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47章 自信过头
    三人施展出这月瞳仪式,每个人的消耗都极大,特别是宁可月自己,否则即便圣器易主,他也不会轻易让天思走掉。

    李云霄也跟着盘坐起来,感受这天地间的灵气和力量。

    千年一眸内的灵气并不充裕,但是规则之力极强,拥有天武界内完整的规则。

    而且令他吃惊的是,即便是荒芜的沙漠,也能从大地内源源不断的溢出灵气来,这就证明千年一眸是个自循环的天地,可以生生不息,周而复始的长存下去。

    李云霄观察了一阵后,复杂的目光落在宁可月身上,内心长长的叹息,便也闭上双眼,开始调息恢复。

    李云霄的肉身恢复速度极快,加上消耗比宁可月小多了,很快就恢复了大半。他突然睁开眼来,问道:“我有一点很好奇,当初你是怎么跟胤羽产生冲突的?胤羽身上的伤可是你造成的?”

    宁可月不理会他,似乎进入到了入定。

    数个时辰后,才缓缓的睁开眼来,道:“你是不是问得太多了?”

    李云霄轻笑道:“纯属好奇。”

    宁可月想了一阵,道:“胤羽的伤有一部分是我的原因,但主要并不是因为我。”

    “什么?难道还有其它人可以弄伤他?”

    李云霄吃惊道:“天地真龙的鼎盛时期,不应该是这一界的最强者吗?”

    宁可月道:“按理应该是的,但也有例外的时候。胤羽之事是他咎由自取,而我……也有自取的因素吧……”

    她突然叹了口气,眼里蒙上一层灰色,目光变得浑浊起来。

    李云霄沉吟了片刻,才道:“既然你不想说,那也就罢了。我再问你一事,之前你所言的死而复生,一丝希望,是真还是假?请如实告诉我,不要骗我!”

    宁可月抬起头来,眼中的阴霾一下散去,射出精芒,道:“你觉得有可能吗?”

    “嘭!”

    李云霄一拳砸入大地内,震起无边沙尘,被风“呼呼”一吹,就散的干净,“人死怎么能复生!即使是一丝希望也不可能!你果然是在骗我!”

    宁可月平静的说道:“我之前已经说了,井蛙不可语于海,你的修为和见识都还太短,在这天地之间,有一处极为神秘的地方,叫做“轮回之地”,宇宙苍穹间,凡是有灵之物,都要进入那轮回。若是能够踏入其中,或许就能让慕容竹起死回生也说不定。”

    “轮回之地?”

    李云霄心中狂震,若是在从前有人这么跟他说,他一定会以为是骗子,但自从鬼王的那束轮回之光投影出现后,又在六道魔兵的世界内感悟到了轮回之力,现在归墟说来,他反而觉得并非不能接受。

    “荒谬!”

    耿牧笛不屑的嗤笑一声,道:“云霄,你不会信了吧?”

    李云霄沉默不语。

    “切,井底之蛙,焉知海阔天空!”

    宁可月讥讽的说道,脸上满是轻蔑之色。

    “好吧,此事姑且不论。”

    李云霄按捺下内心的震惊,继续问道:“那你现在到底是谁?”

    宁可月冷冷的看着他,道:“你想见的我都让你见过了,为什么你就是不愿相信呢?我即是宁可月,又是归墟,正是他们的融合体啊。”

    李云霄沉声道:“那你们还能分开吗?”

    “分开?”

    宁可月眼眸中掠过厉色,警惕的说道:“你想做什么?”

    李云霄道:“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和可月融合在一起,令我觉得很恶心,我想将你们分开而已。”

    宁可月寒声道:“你敢在我面前说出这话来,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李云霄突然一笑,道:“若你真的有一部分是可月的话,就不会杀我了。”

    “喔,你如此自信?”

    宁可月冷笑道:“你可是害死她心爱的慕容大哥的凶手啊!”

    李云霄皱起眉来,道:“你口口声声说你是可月和归墟的结合体,但每次说归墟的时候,你都说‘我’,而每次谈到可月,你都说‘她’,这让我如何信你?”

    宁可月大笑起来,道:“即便是融合,也有强弱之分啊,归墟的意志自然是占据了我主导,我本身自然更偏向于归墟的自我。李云霄,你就别妄想将我们分开了!”

    李云霄满眼忧色,默不作声。

    宁可月冷哼了一声,便继续闭目调息起来。

    李云霄与聆牧笛用眼神交流了下,彼此询问了一些对策,都是暗自摇头。

    无奈之下也就各自盘坐,也跟着归墟一样入定了。

    又过去数个时辰,宁可月突然睁开眼来,望向前方虚无内,嗤声道:“什么人,都出来吧。这点修为还想瞒住你们的先祖爷爷,岂非让人笑掉大牙!”

    李云霄和聆牧笛皆是一惊,从入定中回过神来,听得宁可月之言,再看看她那婀娜的身姿,玲珑剔透的一个女孩子,称自己是“先祖爷爷”,令人啼笑皆非。

    前方那虚空上,果然微微晃动,随后便露出一道裂缝,十余人从其内鱼贯而出。

    李云霄和聆牧笛都是看得呆住了,这十余人全是飞禽走兽,就没有正常的一个人族。

    而且这些飞禽走兽身上,都有一个巨大的眼睛,有的在脑门上,有的在肚皮上,有的在脸上,右臂上,有的则直接镶嵌在原先的眼洞里,五花八门,诡异的令人心中发毛。

    “哈哈,果然是我瞳族!”

    宁可月一下心情大好,从虚空中站了起来,笑道:“虽然都是杂族,但也的确是我瞳族一脉,你们都过来,我有话要问你们。”

    这十余人怔怔的看着宁可月,又将目光望向李云霄和聆牧笛,看了一阵后便围成了一圈,开始嘀咕的讨论起来。

    “这三个人好奇怪的样子,似乎从未见过。”

    “是啊,真奇怪。这三人的实力似乎不弱,不应该啊,在王城内人族容器极少,怎么也应该有印象才对。”

    “难道他们是从蛮荒之地来的?”

    “这怎么可能!那些地方更加只有猛兽,是不会有这种类型的容器的。”

    “啧啧,居然是人形容器,真令我们羡慕啊!”

    十几只瞳族讨论了一番后,都是露出狰狞的神色来,身体上那只异常显眼的大眼睛睁的更大了,贪婪的看着三人。

    宁可月自然全都听在眼里,皱起眉来,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十几只玩意可能没见过什么世面,让你们见笑了。”

    李云霄道:“见笑与否都不重要,现在你圣器也找到了,瞳族也找到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离开?”

    宁可月嗤笑道:“这圣器可是生生不息的完整世界,没有圣器之主的允许,你只能强行破空而去。可一旦撕裂空间的话,必然会引起圣器之主的震怒和诛杀。你有把握在对方的圣器里打败对方吗?”

    李云霄皱起眉来,道:“那怎么办?难道永远不用走了?”

    宁可月道:“莫慌,这圣器我是一定得要回来的。只要我能顺利接管圣器,我便大方的放你们离开。”

    李云霄冷冷道:“若是你不能呢?”

    宁可月笑道:“那你就准备和圣器之主一战吧!”

    李云霄闷哼了一声,便拂袖在一旁。

    与圣器之主一战他也未必不敢,毕竟这圣器是天武界下制造的,哪怕有完整的规则之力,可灵气不足,此地的月瞳之王必然实力有限,他未尝不敢一战。

    但如果有更温和的办法离开,他自然也就懒得动手了,免得又树敌人。

    “喂,你们在嘀咕什么?!”

    那十余只飞禽走兽内,一只天鹅模样的怪物走上前来,喝道:“说出你们的身份,然后接受审查!”

    宁可月皱眉道:“我的身份便是你们的祖爷爷大人,至于审查,你们想怎么审查我?”

    “放肆!”

    那名天鹅怒斥道:“该死的异类,竟敢羞辱我!我们乃是王城的护卫队,编号第七纵队,我乃队长,有责任和权利对你们进行盘查审问!”

    “王城?”

    宁可月高兴起来,道:“哈哈,想不到你们发展的如此壮大了,很好,很好。”她显然非常高兴,道:“快带我去见你们的城主。”

    天鹅胸膛上那大眼睛中掠过红芒,开口道:“城主岂是能随便见的,你们速报上身份,我们才好回禀大王。”

    “身份?我不是已经说了吗?”

    宁可月狞笑道:“本座便是你们的先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瞳族始祖,第一代月瞳归墟!”

    “归墟?”

    天鹅愣了下,回望了同伴一眼,那些同伴皆是摇起头来,显然并未听过。

    这幅模样落在宁可月眼中,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冷冷道:“原本是应该你们城主来见我的,但本座念在他不知者不罪的份上,速带我去见他。”

    天鹅尖叫一声,怒斥道:“竟然胡言乱语说城主,该死!”

    他张口就吐出一道火来,“呼呼”的烧成一片,往宁可月和李云霄三人身上罩住,打算一下就将三人尽数处决了。

    “哈哈!”

    李云霄双手抱在胸前,戏谑的笑道:“归墟,我之前就说过,你对自己的身份自信的过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