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46章 抗命不遵
    聆牧笛道:“玉公子传讯回炎武城,说你被归墟挟持了,所以我就调集人手赶过来。”

    李云霄有些歉意,道:“抱歉,麻烦大人了。”

    聆牧笛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道:“何时变得如此见外。”他看了下四周,道:“此处不知是何地,总感觉令人不适,怕是有点麻烦了。”

    李云霄始终觉得自己与归墟和天思的事,是他的私人恩怨,与旁人无关,更与天武盟无关,所以不想大家插手进来。

    “这里是……”

    李云霄也打量起四周来,除了滚滚黄沙和罡风外,还有烈阳直接照射下来,整个空间内没有任何水分,干燥的令人皮肤皲裂。

    宁可月和天思也四下望了一眼,两人则是神色截然不同。

    天思面色沉凝,望着天空上的那烈阳,炙热的光芒中带着淡淡的金色,竟与他手中的战戈锐光有几分相似。

    “哈哈,千年一眸!我终于回来了!”

    宁可月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脸色由先前的平静慢慢的变得狂热和狰狞,无比激动。

    天思眼里露出惊色,但很快便掩饰了下去,忙道:“恭喜大人!终于找回自己的圣器,找回失落的瞳族!”

    李云霄和聆牧笛都是震惊和警惕起来,若是进入了对方的圣器中,那就麻烦大了。

    宁可月独自狂笑了一阵,才停下来,点头道:“多年夙愿得以实现。天思,你也功劳不小啊。”

    天思急忙道:“这是属下应该的。当初大人将属下创造出来,不就是为了今日么。大人能够得偿所愿,属下也万分高兴!”

    宁可月道:“你的功劳很大,但是……我有一事一直很好奇,但又不便问,现在似乎可以问了。”

    天思心中一颤,忙道:“不知大人所指何事?”

    宁可月随手一指李云霄,道:“据我所知,当日地老天荒一战内,你是要杀死月瞳的。”

    天思脸色大变,急忙道:“大人怎会如此想法,当真误会我了!当日我只是想将月瞳收回,毕竟李云霄当时实力有限,根本不可能完成大人的夙愿,属下是想将月瞳收回,另寻适合之人。”

    “哦,原来如此。”

    宁可月点了点头,道:“我只是好奇一下罢了,你不用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的。”

    “是,是!”

    天思被他这么一说,脸上的汗珠更多了,忙道:“属下对大人的忠心,日月可鉴,绝无二心!”

    宁可月点点头,道:“你的忠心我明白,不过还有一事我也想不通。那就李云霄眼中的月瞳已并非我之子,这又是怎么回事?似乎是我儿死前将自己的一部分分离出去了,这才使得实力大跌,否则怎么也不至于被区区武道境界的人掌控。所以我想问下,你知道我儿当年是怎么死的吗?”

    “这……这……属下不知!”

    天思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起来,咬牙道:“属下一直都在地老天荒内,从未离开过,如此能知道如此秘辛之事。”

    宁可月眼眸变得冷了下来,嘴角扬起狞笑,招手道:“我信你,你且过来。”

    天思“刷”的一下反而退了数步,脸色变得比猪肝还要难看。

    宁可月寒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天思脸上毫无血色,道:“属下身份卑微,岂敢站在大人身旁。”

    周围一下诡异般的安静起来,只剩下罡风吹的黄沙“瑟瑟”作响。

    李云霄和聆牧笛自然也听出了名堂,知道两人之间有问题了,而且听出了不少端倪。

    李云霄更是心中微惊,想起之前宁可月的话,在归墟沉寂之后,这片天空下就只剩下一只月瞳,而自己的神技天缺是从红月城得到的,由曾经的红月城城主传承下来的,而所得月瞳却是在地老天荒内。

    他内心顿时有了个大概的猜测,之前的红月城城主,至少有一代城主是被归墟之子附身,并且留下了神技天缺,就是为了日后唤醒归墟。

    而那代月瞳不知为何死去了,由自己体内分裂出了一个后代,也就是此刻在李云霄右瞳中的这只,这样推论下来,李云霄右眼内的月瞳还是归墟之孙才对。

    而留下神技的那代月瞳,死亡极有可能和天思有关。

    毕竟自己初见天思的时候,天思是想极力杀死月瞳的,直至归墟出现后,才隐藏了这个想法。

    看来天思的心思也并不单纯,似乎并不甘心于只做归墟的附庸。

    “呵呵。”

    宁可月淡淡一笑,道:“身份卑微,就更要听本座命令,让你过来你便过来,否则便是抗命不遵了。”

    天思再次退了数步,咬牙道:“大人不会想过河拆桥吧?若非我相助,大人如何能顺利的回到造化境,又如何能顺利的找回千年一眸,即便我没功劳也有苦劳吧。”

    “哦?你乃是本座创造出来的生灵,我可是你的主人,听令于我是你的天职,也是本座创造出你,以及你本身存在的意义。现在反倒跟我论起功劳和苦劳来了?”

    宁可月冷笑起来,讥讽的看着天思,那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只蝼蚁般。

    天思脸色苍白,道:“属下感谢大人的创造之恩,还望大人看在属下尽心尽力的份上,能放过我。”

    “尽心尽力?”

    宁可月冷笑道:“杀我之子,想要灭绝月瞳一族,并且妄想将我炼制成‘器’,这就是你的尽心尽力?”

    天思大骇,惊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宁可月道:“若非仪式需要你的力量,你以为你可以活到现在?”

    天思猛然转身,一刻也不敢停留,猛地朝远处逃去。

    “哈哈,笑话!这可是我的圣器空间内,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吗?”

    宁可月嗤笑起来,单手掐诀,神念微动。

    前方空间微微一晃,便有巨力向天思压去。

    天思猛一咬牙,战戈锐光挥舞起来,猛地斩了出去!

    “嗤!”

    一道光芒击出,立即将那空间斩碎,身影一跃之下,就逃遁了数百里远,几个闪烁间就消失不见。

    “这……”

    李云霄愣住了,更是有些傻眼,但他并未过多担心,因为这里是归墟的圣器空间,天思除非撕裂空间而去,否则无论如何都逃不掉。

    但宁可月的脸色却是变得凝重起来,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皱起眉头。

    李云霄心中微动,叫道:“归墟,你就这样让他逃了?”

    宁可月沉吟了好一阵,才道:“古怪。”并且放眼四下望去。

    “到底怎么了?”

    李云霄虽不知何事,但也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追问道。

    宁可月道:“这里是本座的圣器内绝对没错,但本座对它的掌控力似乎受到了压制,并不能随心所欲调用世界之力,甚至连感知世界也做不到。”

    “什么?!”

    李云霄一惊,宁可月的意思他十分明白,所谓的感知世界,便是圣器空间内所发生的一切,任何风吹草动,任何人的一举一动,只要圣器之主想要知道的话,随时都可以感知出来。

    若是这种感知之力没有的话,那便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宁可月已经不是这件圣器之主了!

    “难道……”

    宁可月皱了下眉,有些惊异不定的望着长空上,喃喃自语道:“难道这件圣器……已经被别人炼化了?”

    “被别人炼化?开什么玩笑!”

    李云霄惊呼起来,但宁可月的样子又不像是开玩笑,而是若非真的失去了对圣器的掌控,天思如何能逃得掉。

    宁可月则显得平静的多,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千年一眸离开我有近百万年了,这百万年来被其他人抹去我的烙印,重新祭炼一番并不奇怪。”

    李云霄惊道:“那怎么办?若是这圣器另有主人的话,那我们现在突然闯入,岂非被他得知了。”

    宁可月微微一笑,道:“得知了不是更好吗?我还担心月瞳一族的命运呢,现在看来,应该还有很多强大的月瞳存在才是。嘻嘻,真是太好了。”

    李云霄愣了下,便蓦然不语。

    耿牧笛道:“你真的觉得好吗?要知一山不容二虎,妖族的例子就活生生在眼前。如今的圣器之主,容得下你这位上一代圣器之主吗?”

    宁可月昂起头来,似乎十分有自信,道:“当然!别拿我跟那些低贱的妖族比,本座可为月瞳之祖,他们都是我的子孙,都是由我衍生出来的呢!”

    “呵呵。”

    耿牧笛淡淡一笑,道:“你自己相信便好,别忘了那天思也是你创造出来的。”

    宁可月脸上的自信立即变成愕然,随即沉思了起来,道:“天思不同,天思只是我制造出来的工具罢了,而这些可是我真正的族人啊!”

    李云霄道:“但愿如此吧,若是我猜的不错,这圣器的主人马上就会来跟我们见面了,我们在进入圣器的瞬间,就应该被他所得知了。”

    宁可月点了点头,道:“等等吧。”

    看样子她对李云霄似乎并无恶意,盘腿坐在虚空上,开始调息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