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39章 烟波无计绕此生
    宁可月脸上露出狐疑和迷茫的神色来,愕然道:“飞扬大哥,你在说什么?”

    李云霄面色惨然,流泪道:“庄周梦蝶,蝶梦庄周,是庄周梦里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梦里变成了周庄呢?那么庄周与蝶,则必然有区别。此之谓‘物化’。”

    “但解消摇化蝴蝶,不须富贵慕蚍蜉。”

    慕容竹沉吟道:“飞扬,你到底怎么了?”他关切的问道。

    姜楚然也是惊道:“飞扬,你没事吧?”

    “古怪?还能有什么古怪,不就是搞基吗,大家都看见啦,千万要小心一些啊。”

    “哈哈哈哈!”

    有人怪声的一喊,人群中立即哄笑起来,更多的是恶趣味。

    李云霄目光从人群中逐一望过去,一张张鲜活的面孔,尘段天,北冥段决,还有韦青,玄桦,甚至柳菲烟也在其内。

    只不过每张面容,都比记忆中的要稚嫩许多。

    此刻天地风云榜尚未开启,且没有封号武帝一说。

    正是这次清风明月楼聚首,之后的地老天荒开启,慕容竹丧命天思之手。

    李云霄望着慕容竹,含泪道:“如果能够重来的话,我真希望能和你一起去地老天荒。慕容大哥,一切小心,保重。”

    慕容竹脸色终于变了,喝道:”飞扬,你到底再说什么,你是怎么回事?!“

    李云霄扬起剑来,喃喃自语道:“对不起了大家。”

    他神情有些恍惚,剑光灼灼之下,手中正是斩妖之剑,直接撩剑转身,刺向宁可月。

    “住手!”

    慕容竹和姜楚然同时惊呼起来,两人同时出手,一金一白两色光,从两侧飞袭而来,击在斩妖剑上。

    “砰”的一声荡起无穷光芒。

    “砰!砰!”

    三道身影在空中撞击,眨眼间就交手了上百招。

    剑气如虹,激·射向四面八方。

    李云霄心中一沉,骇然发现自己的实力也只有九星巅峰武帝。

    唯一不同的是,他对天道的领悟,对规则的理解,是不会在幻术中消弭的。

    “这怎么可能?古飞扬竟然可以同时战平慕容竹与姜楚然?”

    “不可能,古飞扬虽然最近名声鹤起,但也不至于强大到如此地步!”

    “慕容竹乃是海外世家公子,传闻是数千年来第一天才。姜楚然更是红月城城主的弟子,两人无一不是当世顶尖强者,年轻一辈中的巅峰翘楚,若是两人都拿不下古飞扬,未免太儿戏了吧。”

    各种震惊和质疑声四起,大量武者都退到了清风明月楼外,凌空而立,静望着楼内的厮杀,那一道道剑气横空斩出,令得他们心惊胆寒。

    李云霄一边迎敌,一边内心纳闷,这幻术如此真实,就好像真的回到了数十年前。每一个场景都历历在目,每一个细微的神态和细节,都是这般逼真。

    就连他的实力……

    若非自己对天道领悟今非昔比,怕是早已被两人联手拿下。”飞扬,你的剑技……“

    慕容竹也是大惊,随即狂笑起来,道:”哈哈哈,好,好!看来当日比剑,你还是对我手下留情了,今日便让我一见你的真实实力!“

    “剑化九龙,身化万千!”

    他身影骤然化成万千身影,从四面八方斩击而来,虚实难辨。

    “西山霁雪,玄芒山间偕日月。”

    “东岳含烟,九霄天外借风雷。”

    姜楚然也是大喝一声,银缕古犀在手中幻化而出,身影一闪就以雷电之势击去。

    李云霄心中震惊,两人联起手来,顿时压倒性的优势扑面而下。即便他天道领悟再高,也不可能在现有实力下突破桎梏。

    “砰砰砰!”

    斩妖剑上不断荡起莲花,剑界之力在四周浮现,将两人攻击挡下,但却越来越弱。

    “该死!归墟这幻术到底怎么回事,竟能硬生生的压制我的修为!”

    李云霄心中大急,若是在此地死去的话,真身可能就真的死了!

    慕容竹的剑技如暴风骤雨,千变万化,而姜楚然的攻击则如电闪雷鸣,快若闪电,凌厉至极。

    两人配合之下,怕是神境之下再无敌手。

    “砰!”

    终于剑界在连番攻击之下,倏然破碎,化成万千荧芒,点点散去。

    两道凌厉的攻击从左右而至,刺向他的要害。

    李云霄心中一惊,一股冷汗不禁而出,但便在这瞬间,他眼瞳中红光一闪,似乎与楼外高空上的血月辉映。

    “千秋峰!”

    “不染尘!”

    斩妖剑再起,两道剑意前后击出,正是真龙世界之剑内的剑道领悟。

    “砰!”

    “砰!”

    两声震响,慕容竹和姜楚然各自被击飞出去,身躯直接震在清风明月楼上,各自喷出一口血来。

    “飞扬你……!”

    两人皆是眼里露出骇色,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满是愤恨。

    慕容竹怒道:“好,好!想不到你竟如此之强,之前都是在戏耍我们了!”

    姜楚然脸色阴沉,寒声道:“你的修为怕是已经到了超凡入圣吧?!”

    “嗞!超凡入圣?!”

    四下皆惊,一片惊呼声四起,各路强者都是变了脸色。

    但也有人皱起眉头,狐疑道:“超凡入圣是什么?”

    李云霄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归墟,你的幻术太真实了,若非你太心急,我是无法找出破绽的。”

    “什么意思?你又开始胡说了。归墟到底是什么?你从开始就不断吐出这个词汇。”

    慕容竹提着剑,戒备的问道。

    李云霄望了他一眼,哀伤道:“不管我有多么不对劲,慕容大哥绝不会对我下杀手的。而刚才剑界被破的瞬间,你和楚然都对我产生了极大的杀意,这便是破绽。从开始到现在,我唯一发现的破绽。幻术空间是不容许有破绽的,否则世界就破了。所以……我的力量回来了。”

    他手中的斩妖之剑,也变回了剑殇斩红,身躯上散发出淡淡的虚光,哀伤道:“想要最终离开此地,关键之眼应该就是在慕容大哥和楚然身上了。归墟你好恶毒啊,是要我杀了他们吗?”

    慕容竹脸色一变,怒斥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李云霄扬起手中之剑,缓缓的闭上双眼,道:“两位大哥,再次对不起了。”两行青泪从眼中留下,滑过脸颊,滴落在衣襟上。

    以他现在的实力,即便闭上眼睛,也能轻易斩杀在场的任何一人。

    “慕容大哥,若真的有来世的话,我们再做兄弟!而此刻我唯一能做的,便是将可月带回来,你原谅我!”

    李云霄面色苍白,随手便一剑刺了出去。

    剑光耀眼,剑势之强,根本不是在场任何一人可以匹敌。

    慕容竹满脸惊骇,想要闪避,却怎么也动不了身躯,竟是被那一剑的剑势彻底压制住了。

    “嗤!”

    长剑破空,刺入肉身,飙射出血来,溅入空中。

    “可月!”

    数道惊呼声响起。

    李云霄身躯一颤,猛然睁眼,在慕容竹身前,自己长剑刺中的是宁可月,直入心窝!

    “可月啊!”

    慕容竹仰天长悲,泪水终于崩溃而出,将宁可月抱住。

    李云霄浑身冰冷,心境一下坠入深渊,猛然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

    宁可月轻轻一笑,伸出手抚摸着慕容竹的脸庞,柔声道:“慕容大哥别哭,月儿会伤心的。”

    “古飞扬!你这个畜生!”

    姜楚然嘶吼一声,四周还有大量红月城的强者,皆是怒不可遏,大喝着从四面八方攻击过来。

    “嘭!”

    李云霄满脸铁青的翻手一掌,瞬间将这些人全都震飞出去,那猩红的眸子中,流下血来,手中剑不住的颤抖,怒吼道:“告诉我为什么?!”

    宁可月将目光从慕容竹脸上转移,笑望着李云霄,道:“未验周与蝶,安知人作鱼?你不是我,又焉知我本心?”

    “你这个畜生!枉我当你是兄弟!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一道金光扬起,慕容竹持剑冲了上来。

    李云霄抬起手,本要拍下,当瞬间看见对方那通红的眸子,带着泪与血,还有无边愤怒与绝望,那抬起的手停在了空中。

    “嗤!”

    虚空中被斩开,慕容竹一剑刺入李云霄胸膛,与宁可月身上一模一样的位置。

    李云霄只觉得心中一疼,慕容竹那无边的怒火化作剑气冲入他体内,鲜血染红衣襟。

    虽然痛,但却有种莫名的轻松感。

    他抬起头来,各种泪水的眼眸,已经看不清慕容竹面容,轻声道:“谢谢。”

    慕容竹的放开了手中剑,转身便离开,在那透过血水的目光中,渐行渐远,“但解消摇化蝴蝶,不须富贵慕蚍蜉。”

    与之并肩而行的,还有那姜楚然的身影,依稀传来,“千古是非输蝶梦,一轮明月照清风。”

    两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李云霄的目光里,他的心一阵落寞和空虚,仿佛被人挖去了一块。

    只剩下宁可月那淡淡忧伤的笑,在眼眸里反倒变得清晰起来。

    “愿作一梦化蛱蝶,烟波无计绕此生。”

    宁可月轻声吟道,声音里夹杂着淡淡的紫色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