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38章 庄周梦蝶
    宁可月淡淡一笑,笑的有些凄婉,道:“若是你心中的宁可月,此刻应该如何呢?回到红月城,继续每天守在桃花树下,苦等和思念她的慕容大哥吗?”

    李云霄浑身一颤,万难相信的抬起头来,咬牙道:“可是……可是你身边之人,是杀死慕容大人和楚然的凶手啊!!”

    “切!”

    天思不屑的啐了一声。

    宁可月点了点头,道:“不错。慕容大哥和楚然大哥都已经死了,而且是天思杀的。可他们两人为何会死?还不是为了救你吗?那么,你是希望我也和你一道对抗天思和归墟,然后死在他们的手中?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的我才是真正的我?才能满足我内心的渴求?”

    宁可为微微一笑,笑的有些嘲讽,道:“那不是真正的我,而是你李云霄所认为的我。”

    李云霄身躯颤抖的厉害,豆大的冷汗从额头滚落下来,衣襟早已被冷汗浸湿。

    这些问题直敲他的内心,将他的心彻底击碎,如坠深渊。

    宁可月继续说道:“融合归墟,或许不是我最好的选择,但……”

    她眸子深深的凝望下,如星辰一般璀璨,亦如湖水一般清澈,缓缓说道:“但却是我最真实的选择……”

    “不、不是的!”

    李云霄狂吼起来,身躯如筛糠一样颤抖。

    他绝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无法接受宁可月说的话,嘶吼道:“我绝不相信!归墟,你休要在这蛊惑人心!我今日便要将你斩于剑下,将宁可月救回来!”

    他身上涌起滔天剑气,剑殇斩红出现在手中,刹那间浮现万道剑芒,凝聚成一柄巨大的剑罡,与身影合一!

    “去死吧!归墟,将可月还给我!”

    “剑斩星辰!”

    万千星辉落下,映衬着那一剑,斩向那孑然独立的身影。

    宁可月并未惊慌,甚至没有一丝的表情,只是淡淡一笑,笑的那样无奈,道:“呵呵,真相总是残酷的。你不愿相信,便只能继续欺骗和麻木自己了。”

    天思也是咧开嘴,嗤笑道:“呵呵,无知即是福啊,说起来,我都有些羡慕这些整日生活在自己幻想中的爬虫了呢。”

    “我不会信你们鬼话的!”

    李云霄面色阴沉,寒声道:“只要是从你们口中出来的话,任何一个字我都不会信!我要用自己手中之剑将你们打倒,然后直接问宁可月本心!”

    这是他踏入虚极神境后首次施展出来的剑技,整个星月幻境空间都在这一剑下颤抖,仿佛难以维持如常恐惧的力量,开始崩碎。

    荒和艾等人皆是大惊。

    艾忙道:“吾皇大人,速速布下结界,稳定空间,否则整个星月幻境都完蛋了!”

    “好!”

    荒二话不说,立即和艾瞬移至远处,开始布置结界。

    廖星渊道:“我们要不要也帮忙?”

    顾青青微微摇头,道:“我看是不用了,待会大战起来,这区区小空间如何能承受得住。即便是艾和荒,他们有何能力,可以布下拦截大战余波的结界?”

    廖星渊愕然道:“如此说来,此地被毁是肯定的了?”

    顾青青点头道:“是的。但这对妖族而言未尝不是一种机缘。此地若是毁在李云霄手里,他一定会给妖族一个交代的。”

    端木有玉也是含笑道:“正是。妖族或许能够因祸得福,找到一处更适合自己的灵山宝地。”

    几人的谈话并未秘密传音,同时被荒和艾听见了。

    两人皆是皱眉,荒闷哼了一声,艾则是露出深思的神色来。

    宁可月望着李云霄刺来的那一剑,嘴角扬起诡异的笑来,眸子一下变得嫣红,道:“你要问本心吗?那便让你问吧。”

    李云霄瞳孔骤缩,似乎觉得有些不对。

    眼前的宁可月突然转身就一剑刺了过来,正是岁月如歌所化黄金剑,但这一剑的威力……却只有八星武帝!

    “砰!”

    岁月如歌击在剑殇斩红上,宁可月明显不敌,脸上露出惊色,手臂一弯,长剑就脱手震飞出去。

    “铮!”

    黄金剑一下落在地面上,插·入进去。

    “嘘嘘!”

    四周顿时响起一片喝倒彩的声音,都是唏嘘不已。

    “古飞扬,你也太没风度了吧?宁家二小姐跟你玩几招,你竟然一上来就动真格的。”

    “你好歹也是成名武帝,自诩风流,想不到下手如此狠辣。”

    李云霄浑身一颤,四下望去,眼前一幕幕,竟都是熟悉的面孔。

    一名锦衣玉冠的男子走上前来,将跌倒的宁可月扶起,轻声道:“你没事吧。”

    宁可月脸颊微红,急忙将自己手臂从那男子手中挣脱,“我没事。”说罢,气恼的头也不回的就走回座位。

    那男子微微一笑,转身朝李云霄道:“飞扬,刚才你走神了。”

    李云霄身躯巨颤,抖得厉害,豆大的冷汗不断淌下,“慕……慕容……大哥……”

    慕容竹眉头皱起,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我看你似乎有恙,莫非练功出了岔子?”

    李云霄突然就泪流满面,将剑殇斩红插在大地上,单膝跪下,哭道:“对不起,对不起!”

    慕容竹一惊,急忙一步上前,将他扶起,吃惊道:“你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

    四周一下变得安静,所有年轻豪杰全都呆滞住了,刚才的喧闹一下就变得诡异般的寂静。

    “怎么回事,他真的是走火入魔了吧?”

    “刚才对宁家二小姐下手那么狠,现在又哭又跪的……”

    “我听说宁家二小姐跟慕容竹有点意思,可能是刚才下手太狠,现在看到慕容竹出头就怕了,所以跪下求饶,你没听他说‘对不起’嘛。”

    “汗,不至于吧?古飞扬也是最新崛起的天才强者,实力并不比慕容竹差多少。依我看也应该是半斤八两才对。”

    短暂的宁静后,便是大声的喧哗和嘲笑,各种讥讽声四起。

    宁可月听得众人谈起八卦,之前被古飞扬击伤的郁闷心情,顿时变得羞怒起来,恨不能提剑往那些人身上砍去。

    李云霄单膝跪在地下,泪水如断线的珠帘,滴在地上,很快就湿了大片。

    慕容竹有些动怒,用力将他托起,喝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动不动就跪的。”

    李云霄抬起头来,亦是泪痕满面,泣声道:“慕容大哥,虽然是身处幻境,但却还能再见到你,真的是太好了。”

    他张开双臂,直接拥抱过去,将慕容竹抱得紧紧的。

    两个男人揉在一起,顿时引起一片嘘声和嘲讽。

    慕容竹虽然也觉得有些不妥,但看古飞扬如此激动的样子,也就拍了拍他肩膀,道:“好了好了,没事了,你胡言乱语什么。”

    宁可月瞪大眼睛,随即羞怒的以手遮面,怒斥道:“两个无耻之徒!”

    清风明月楼上,一片哄笑声响起。

    姜楚然端坐首席,苦笑道:“两位都是当世豪杰,还请稍稍控制下自己的感情,毕竟天下英杰尽数在此。你们如此放得开,我这主人还放不开呢。”

    “楚然!”

    李云霄一下放开慕容竹,转身就走上前去,给了他一个熊抱。

    姜楚然吓得拼命挣扎,可惜古飞扬异常用力,抱的他都有些疼。

    “放手!想不到你竟然有同阳之癖!”

    姜楚然又惊又怒,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四周的男子都吓了一跳,大叫道:“古飞扬大发兽性,要强·奸姜楚然了,快逃啊!”

    整个清风明月楼上顿时乱成了一团。

    有的是故意起哄,有的则是真的害怕,全都闪躲到一边。

    慕容竹发觉有些不对,沉声道:“飞扬,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他走上前去,一下抓住李云霄的肩膀,将他两人掰开。

    李云霄反倒将他也搂住了,一下抱住两人,哭道:“多谢两位哥哥对我的照顾!”

    两人都是莫名其妙,姜楚然猛地挣扎了出来,怒斥道:“古飞扬,你到底怎么回事?!”

    宁可月望了一眼古飞扬的座位上,那杯茶水,疑惑道:“是不是刚才端上来的血茶里,被人下了药?”

    姜楚然摇头道:“不可能,上茶的每一道流程都是严格把控的,有谁有这个本事,亦或者有这个胆量,敢在红月城下药?况且……”

    他脸孔抽搐了下,满是厌恶的神色,害怕道:“天下间哪有这种药,可以把一个直男掰弯?”

    宁可月则是摇头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也许就真的存在呢。”

    慕容竹伸出手来,五指成爪,锁住李云霄双肩,生怕他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觉得牢固了,这才道:“飞扬,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云霄满脸都是泪水,甚至含着一丝幸福的笑,道:“现在才发现,有的时候生活在梦中反而更美好。庄周梦蝶,到底谁是谁的梦?”

    他目光从慕容竹望向姜楚然,再望向其他的那些年轻俊杰,以及清风明月楼外,那赤红色的血月。

    “全都如此真实……我终于明白了……可月……所以你不愿醒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