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33章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囚嘶吼着冲了过去,却被一股力量禁锢住,无法进入那漩涡中。

    “哼!逆子!”

    胤羽闷哼一声,还不忘骂上一句。

    随后狠狠的盯着李云霄,脸色难看的跟在九渊身后,一步步消失在通道内。

    紧接着通道缓缓收拢,随即闭合在长空上,那巨大的漩涡也消失不见。

    “吼!”

    囚口中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随即仰天长吭,愤怒的龙吟声震入九霄,搅得风云再变,天地震颤!

    但数声后,也就停了下来。

    囚怔怔的站在长空上,一下失去了目标,变得有些懵懂。他那长长的眉毛拧成结,模样变得有些呆滞起来。

    毕竟灵魂残缺的厉害,现在他体内之魂,也不知剩下之前的多少,记忆和灵智严重缺失。

    顾青青道:“此人怎么办?”

    李云霄舔了下嘴唇,嘿声道:“这可是造化境大圆满的肉身啊,自然不能放过。”

    他一挥手,不远处的六丁六甲身躯一动,身上符文亮起,通体再次绽放出光泽,变得灵气十足。

    十二道光芒飞冲而起,落在囚的四周,将其围困住。

    与此同时,李云霄五指往前一抓,太古罡风就呼啸而出,往囚卷了过去。

    “砰!”

    囚本能的打出一拳,就直接轰爆了空气,罡风也被炸的粉碎,一下散开。

    囚法身上散发出来强大的压迫感,六丁六甲也被压抑的“吱吱”作响,往后滑行了数步。

    李云霄心中震骇,之前看囚和始激战,虽然惊天动地,但感觉也不过如此,此刻自己对上才发觉极不简单。

    似乎不喜被阵法围住,亦或者囚本身的煞气,使得他开始暴怒起来,一声龙吟响,五行真罡从掌心轰击出去,“砰砰砰”的震在六丁六甲身上。

    六丁六甲应身而退,几个呼吸间就被击退数百丈远。

    李云霄脸色难看起来,似乎意识到了困难。

    波木道:“虽然他此刻魂魄不全,但的确是囚之灵魂,能够完整的控制肉身,想要拿下怕是极难。不如先离开此地,休整之后再来拿他。”

    李云霄有些难以抉择,担忧道:“就怕我们一走,再也找不到他了。”

    顾青青笑了一声,道:“你这是担心则乱。你有没想过,一尊造化境大圆满的法身在天武界行走,很容易就可以找到的。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而且普天之下,有几人有这番实力可以收服他。”

    廖星渊也是点头道:“天武盟、玄离岛、龙族、深渊之主,能够拿下这尊法身的,也只有这四股力量了。”

    波隆道:“短期内这法身肯定离不开四海,我派人盯梢。待大家恢复实力后便去擒拿。”

    李云霄道:“普通人怕是盯不住他。”

    他打出一道金色符文,直接印在鳄鱼额头,一闪就隐入其内,道:“你负责跟着这法身。”

    那鳄鱼身躯微晃,化作一阵风就消散在空中。

    李云霄这才放心道:“走吧。”

    囚始终站在长空上,脸上的神色十分拧巴,就像在苦苦思索,想要找回记忆。

    波木叹了口气,摇头道:“他缺失的记忆太多了。”

    随即凌空一点,法华莲台就飞了起来,一下将众人收入其中,便化成一朵金色莲花,往远处飞去。

    囚直愣愣的看着那朵莲花,沉思之下竟然跟了上去。

    一步一天地,每走一下都缩地成寸,竟然跟住不丢。

    “他追上来了!”

    法华莲台之上,顾青青吃惊的叫道。

    囚似乎认定了法华莲台,倒不是想对他们做什么。

    只是他现在特别迷茫,对天地万物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而法华莲台上众人让他觉得有些印象,甚至是熟悉的感觉,他希望能够找回自己的记忆。

    李云霄皱起眉来,道:”可惜离的炎武城太远,否则一路将他引到炎武城去,那也省许多事。“

    顾青青笑道:“你真坏!若真去了炎武城的话,怕会惹出惊天动地的大麻烦,弄不好整个炎武城都毁于一旦。”

    李云霄道:“波木大人,可有法子撇开他?”

    波木点了点头,道:“他肉身虽然强横,但限于灵魂之力,神识必然有限的。我将法华莲台隐入虚空而行,他就查探不到了。”

    李云霄赞道:“此法可行。”

    波木顿时双手掐诀,不断将神诀打入法华莲台内,莲台顿时变得透明起来,渐渐隐入虚空之内。

    果然,囚跟了一阵之后,便追丢了。

    法华莲台消失后,囚愕然了一下,随即怔怔的站在长空上,满是迷茫,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数个时辰后,不知多少万里之遥的海域里,突然一片金光绽放出来。

    法华莲台缓缓从虚空内出现,漂浮在海面上。

    莲台有七八亩之大,上面十余人分别坐在不同位置,静静疗伤。

    莲瓣上不断有细小的符文闪烁,在吸纳四方灵气,源源不断输入众人体内。

    四周十分安静,没有任何声音,只有轻微的海涛在下面缓缓拍打。

    天高海阔,景色宜人。

    李云霄的身躯也开始慢慢从大胖子恢复过来,两枚十阶神丹的药效算是最终化解。

    他此刻的力量犹如大江奔涌,源源不绝,和之前掌天境时完全是两个层次。

    并且踏入虚极后,只觉得之前未有过的一些感觉,清晰的浮现在神识脑海里。

    四周的空气流动,阳光照射,甚至深海内的鱼虾潜泳,每一种自然现象中无不蕴含着能量和规则。

    这种感觉让他更为贴近天道。

    脑海中浮现出九渊施展出过的那摩诃古经的残篇神诀,再与自己内心四篇神诀相应证,顿时多了几番明悟。

    之前很多晦涩难懂的字符,也顿悟了不少。

    一时间福灵心至,开始不自觉的施展出各种神诀。

    先是潜意识中的大衍神诀,随后是太初真诀,再然后是太阳真诀,最后是大界神诀。

    每一篇的领悟都不是那样完备,但彼此印证,互相参透,让他一时间精进许多。

    最终所有诀印都汇聚到大界神诀上来,眉心处一片朦朦白光闪烁下,界神碑直接飞了起来,化成琉璃玉碑,悬浮在上空。

    “嗡嗡……”

    法华莲台一下发出轻微的颤鸣声,似乎有些抗拒。

    波木微微一笑,单手掐诀,几道诀印施展出来,那颤鸣才归于平静。

    这一现象立即吸引了所有人,全都举目望去,看着这一界的至强圣器,都是脸上流露出崇敬之色。

    界神碑在上空光彩四射,琉璃通透,随着大界神诀的施展神态万千,绚丽异常。

    大衍和太初神诀皆是别人强行灌入他脑海中,当做营养一样不断自行吸收领悟。太阳真诀也没掌握多少。

    唯独大界神诀是他一字字自行参透和修行的,领悟程度要在另外三篇神诀之上。

    所有诀印施展完后,整个玉碑上顿时爆发出绚丽的光泽,仿佛有古音从其内震颤出来,传入李云霄识海,要与他共鸣。

    李云霄吃了一惊,之前从未有过这般感觉,立即镇定心神。单手掐诀,开始努力与界神碑沟通。

    但可惜的是,数个时辰后,依然没有找到关键。

    就好像两种频率的波纹在激荡,始终不能融通,仅仅是那古音在脑海单一回响,不明其意。

    “难道就是因为碑灵的丢失,所以无论我如何努力都不能沟通天圣器本身?”

    李云霄不由得有些颓然起来,长叹一声,便将界神碑收入怀内。

    此刻,其余之人也都相继恢复了不少力量,想要完全恢复到巅峰的话,还是得回炎武城静心闭关了。

    波木好奇的望着李云霄,道:“云盟主为何事困惑,长吁短叹的?”

    李云霄突然想到,这法华莲台乃是波木本人炼制,其对圣器理解定然远在他人之上,立即将自己心中困惑说了出来。

    “碑灵丢失?”

    波木有些讶异的样子,随即沉思了起来,道:“普通圣器的话,未必会有器灵存在。因为圣器本身就远胜九阶玄器,自身就是通灵的存在。有的圣器存在器灵,也只是为了方便管理器中世界而已,对于战斗而言,帮助并不大。但这界神碑乃是一界之圣物,就远非我所能理解的了。”

    李云霄闻言后,更是郁闷无比。

    波木见他更为颓然的样子,哑然笑道:“云盟主不用担心。你乃是界神碑之主,天命选中之人,若此圣器真有灵的话,那么你迟早会遇上的。”

    李云霄点头道:“我也是这般想法的。只是现在强者辈出,两界不断有裂缝出现,各种强大的魔族都在裂缝四周蠢蠢欲动。而我实在实力有限,枉为天武盟盟主,怕辜负了众人对我的期望。”

    波木笑道:“原来是因为这般。云盟主重情重义,勇于担当,实在佩服。但有的事急也急不来,等到机缘一到,自然就全部明了了。而且对于封魔之事,即便是当年的诸多强者,又有谁敢说自己有把握的?无外乎八个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说的好!”

    李云霄称赞了一声,便道:“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尽人事而听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