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32章 生死一战(7)
    九渊看着魔主普,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只是一缕分身,而非本尊降临,杀之意义不大。但既为魔身,便有除之之理。”

    魔主普眉宇间隐约有怒气浮现,狞笑道:“哈哈,怎么,还看不起这分身了?”

    九渊不语,单手掐诀置于身前,口中轻念秘法。

    天穹之上风云变色,一团黑芒旋转起来,覆压千里。

    整个时空似乎瞬间凝滞,直接化作他的背影。

    在九天之上,那一尊尊的深海巨兽似乎受到感应,逐一消失在天穹内。

    刚才还惨烈激战的苍穹,一下就变得异常安宁。

    魔主普双手抱在胸前,冷冷看着他的动作。

    九渊并未出手,只是施展秘术将那些深渊巨兽召唤回去,天空之上再次恢复如常。

    李云霄则是心中大喜,这便证明了九渊的态度,已经不再与他为敌。

    相反,胤羽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没有了九渊这个帮手,他怕是再难讨到便宜。

    天穹之上,正在厮杀的顾青青等人,早已体力不支,望着对手一个个消失,都感到情况有异。

    “怎么都不见了?莫非下面出了事?”

    “我一直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些巨兽似乎并不想杀死我们,只是将我们围困在这。”

    “什么?你也是这般感觉?”

    “你也是?!”

    六人面面相觑,皱眉之下,道:“别管了,先下去看看,不知道李云霄那如何了。”

    六人立即化作遁光,从九天之外飞落而下。

    李云霄立即感应到六人存在,虽然气息极弱,但并无伤亡,顿时松了口气,感激的看了九渊一眼,道:“多谢九渊大人手下留情。”

    胤羽也是脸色大变,怒视着九渊,对他产生了怀疑。

    但即便如此,他也无可奈何,此刻若是对九渊发难的话,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九渊依然面无表情的静立长空,对两人的态度置若罔闻,仿佛不曾看见。

    “云盟主。”

    顾青青和廖家兄弟等人分落在李云霄身侧,一扫眼前局势,顿时大吃一惊。

    胤羽且不说、九渊和魔主普无一不是深不可测,那边囚和始更是打的惊天动地,难解难分。

    顾青青惊道:“波木大人入魔了?”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大家小心点,他此刻被魔主普夺舍,已非自己。”

    “魔主普?!”

    六人都是吃了一惊,顾青青愕然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李云霄知道一时间难以解释,干脆就不解释了,道:“我终于明白波木大人为何一直不敢出手,原来体内魔气并未驱逐干净,而只是压制下去了。一旦动用真元的话,就被你反噬而出了。”

    魔主普点了点头,笑道:“毕竟是本座之奴仆,哪有这样容易摆脱束缚。除非他永世将力量压制在一定程度下,否则一旦超出那界限,必然会惊动本座,可以直接降临此体进行夺舍。”

    李云霄一颗心沉了下去,就连波木修炼太阳真诀都无法彻底排除魔障,那花千树岂非永世受帝迦控制了。

    “难道身为魔仆,便永世再无自由吗?”他追问道。

    魔主普嘿声一笑道:“自然不是,办法还是很多的。比如我自愿解除主仆契约,这是最为简单,但某种意义而言却也是最难的。”

    李云霄道:“你的本尊还在南域天水国,怕是不久就要脱困了吧?”

    魔主普道:“不错,即便不降临波木身上,那阵灵也压制不了我多久了。怎么,你想救波木吗?”他眼中射出戏谑的笑来。

    李云霄点点头,恳切的说道:“希望你能放过波木。十万年来他都未曾动用魔功,可见本心并不想成魔的。”

    “哈哈哈,身为本座之奴,岂能由得他的意愿?”

    魔主普脸上布满寒霜,道:“况且这个叛徒,三番两次跟我作对。莫非他用秘术之力压制魔元,早数万年我便可以从三十三天内出来了,何须如此?这叛徒必死!”

    李云霄正色道:“我曾听闻,当年魔主因善恶之念而分,普大人当为善念一面,为何依然邪心不改,恶性不变?”

    “哈?善恶?”

    魔普突然大笑起来,道:“世间岂有纯善与纯恶?如同阴阳两极,凡事相生相克,有善必有恶。善恶滋生不同念头,产生不同的品性,从而分裂出我与帝。但即便是分裂后的个体,又何尝没有对立的两极念头,何尝不是善恶共存呢?”

    他嗤笑道:“再者,何为善?何又为恶?不过是本心一念。”

    李云霄抱拳道:“受教了。但在下还是希望大人能放过波木。”他再次恳求起来。

    “放过?嘿嘿,给我一个理由?”

    魔普冷笑道:“告诉你一个绝望的事情,待会我若是打不过你们的话,我便要将这具身躯自爆掉的,哈哈哈!”

    “你……!”

    不仅李云霄彻底没辙了,天武盟和海皇殿众人也是懵了。

    除魔的话,波木必死无疑!

    胤羽在旁幸灾乐祸,狞笑道:“李云霄,在大义和友情之间你作何选择呢?”

    一直未吭声的九渊突然开口说道:“他只是缕分身,杀与不杀意义不大。但这波木既为魔仆,便终身为奴,即便现在不杀他,也迟早有杀的一天。除非他此刻将魔念驱逐,并且把修为压制在归真神境之下,方可幸免。”

    李云霄忙道:“将修为压制下来并不难,九渊大人可有驱逐魔念之法?”

    九渊道:“我试试吧,他身怀摩诃古神诀残篇,应该有希望的。”

    魔普一下警惕起来,五指一抓,阿含斩骨刀便握在手中,戒备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妄言驱逐本座?”

    九渊道:“你说的没错,善恶只是一念,一念起万法生,一念灭万法灭。”他抬起手起来,指尖处一道金芒闪动,便点了下去。

    整个人也随即一闪,出现在魔普身前。

    “当!”

    那一指直接点在阿含斩骨刀刀背上,荡起波光。

    “什么?!”

    魔普浑身大震,对方一指之力竟然压制住了六道魔兵的力量,令得他浑身无法动弹。

    其余之人无不是大惊失色。

    在九渊的指尖上,那金芒如字,点点化出,竟是一个个的摩诃古字,在阿含刀刀身上幻灭。

    摩诃古神诀乃是对天武界规则的至强领悟,每一字内都代表一方规则。

    “这是……?”

    李云霄眼里露出疑惑的神色来,九渊指尖凝聚而出的的确是摩诃古字,但却并非四大神诀中的任何一篇。

    魔普在被压制的同时,眉心处也是金光一闪,同样浮现出相同的文字来。

    隐约中好似有波木的灵魂之影,盘坐在自己眉心,不断双手掐诀。

    太阳真诀的光芒立即大盛,从波木肉身的眉心处开始,金光荡漾而出,往下而去,扫荡周身魔气。

    “好强!”

    李云霄等人皆是心中震惊,骇然的望着那九渊。

    波隆又惊又喜,道:“残篇神诀!”

    李云霄忙问道:“何为残篇神诀?”

    波隆打起了精神,道:“摩诃古神诀已不存于世,无数年来大量的强者都寻找和钻研过,出现过大量的残篇。所谓的四大神诀只是所有残篇内,最自成体系,也最贴近原本神诀的存在。九渊大人此刻施展的神通,虽不是四大神诀,却也一定是某种残篇神诀。”

    李云霄立即明白了,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九渊指尖之字,每个字他几乎都认识,只是不同的组合出来,便产生不同的规则,千变万化,与四大神诀的确完全不同。

    魔普手持阿含刀,冷冷的盯着九渊看了一阵,才道:“你很强。”

    九渊面色不改,如山岳不动。

    魔普道:“这次就当是波木逃过一劫,待我本尊从封印中出来,再取尔等性命。”

    说罢,那阿含刀顿时在手中化作烟消,魔普的神色也变得平静起来,满身魔气逐渐从波木身上消退。

    “先祖大人!”

    波隆急忙上前,扶住站立不稳的波木。

    波木长叹一声,道:“我没事。”急忙站稳身体,向九渊拜下,道:“多谢大人救我。”

    九渊面无表情说道:“你既非恶人,我自然愿意救你。”

    说罢,他似乎无意多留,转身便要离去。

    胤羽忙道:“九渊,你去哪?”

    九渊道:“回深渊去,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胤羽惊道:“慢着!你若是离去,这些人必然要杀我。”

    九渊略一沉吟,挥手道:“那你随我一道离去吧。”

    一层黝黑的光芒罩在胤羽身上,在九渊的面前传来“轰隆隆”的巨响,随后一处巨大的漩涡出现,打开了通道。

    胤羽大惊,急忙召唤始龙。

    正在厮杀的始龙眸光一亮,扔下囚不管,转身就追了过去。

    廖星渊沉声道:“就这样放胤羽走吗?”

    李云霄微微摇头,道:“既然九渊大人愿带他走,那便随他去吧。”

    其实以他们现在的状态,廖星渊六人都耗尽了真元,也很难再留下胤羽和始龙。始龙之强,还在失去了灵魂的囚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