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31章 生死一战(6)
    此男子一现身,从那模样看便是龙族,双手上还布满尖锐的龙鳞。

    只是神态略显得呆滞,双眸有神却无灵光,只是眼珠一转,望向那胤羽,顿时有杀气从眸子内射出。

    李云霄心惊不已,他能肯定这身躯定然就是囚的法身,但在法身之内到底是谁?

    似乎感应到了李云霄的目光,囚微转过头来,扫了他一眼,眼眸里露出愕然的神色,在思索什么。

    “难道是……”

    李云霄小心的用神识从囚身上扫过,发现他的灵魂之力极弱,顿时明悟起来。

    魔主普原本有些生气,因为天上的那双眸子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望向远处。

    让他觉得有一种被轻视之感,正想提刀砍过去,却突然一愣,视线被囚之法身吸引了过去。

    脸上更是露出玩味的笑来,嘿声道:“啧啧,竟然让他找到了这具法身,这算不算是一种成功呢?”

    胤羽也是惊疑不定,心中狂震不已,怒道:“逆子!你当真没死吗?!”

    虽然囚眼神恍惚不定,但那种气势和仇恨的杀意,却是囚无疑。

    囚也直愣愣的盯着他,眼中的杀气不断凝聚上来,只增不减。

    胤羽瞳孔微缩,道:“我明白了,你已经魂化万千,只是万千之一的魂魄无意中找回了肉身,所以记忆也残缺的厉害。即便如此,也没有忘记对为父的仇恨吗?”

    他伸手一指,指向李云霄道:“你可别忘了,这个人才是真正杀死你的人啊!”

    “胡扯!”

    李云霄怒斥道:“囚大人,我们可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啊!这个指鹿为马之人,才是你一直想要杀的,别忘了自己本心,遵循自己本心便可!”

    胤羽差点气炸胸膛,怒骂道:“李云霄,你还要脸吗?!”

    “本心……”

    囚喃喃自语了一下,双眼中立即爆射出无边杀气,抬起手就往胤羽击去!

    始龙一直都在警惕着,猛地仰起头来,一道龙吟震九霄,迎着囚冲了上去!

    “嘭!”

    两人皆是龙子,同为造化境肉身,撞击之下天崩地裂,恐怖的力量震荡开,化成一道道罡风激散。

    李云霄心中又惊又喜,喜的是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帮手,惊的是造化境之威竟如此恐怖!

    胤羽气的要发狂了,大声道:“吾之爱儿,三子囚,我乃是你之父王啊,你怎么能举刀相向我呢?那李云霄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他一脸正气的模样,眼中满是仁慈和父爱。

    “父王……胤羽……杀杀杀……!”

    囚迷茫的喃喃念叨了几个字,随后杀机更甚,就连那一丝的疑惑都扫除干净了,只剩下坚定的杀意!

    “轰!”

    两位龙子在长空上厮杀起来,打的天崩地裂,龙威激荡四方。

    只是始龙一直是龙身状态,虽然实力强横,却不够灵活。

    囚虽是人身,但意识模糊,纯粹靠着一股杀意和本能反应在激战,但全是强横的硬碰硬,打的风云变色。

    “哈哈哈!”

    李云霄忍不住狂笑起来,道:“胤羽,你这是做了什么缺德事,自己的儿子竟这般想要杀你,就连魂化万千,记忆缺失的状态下,也不忘杀你的执念啊!”

    胤羽脸色铁青,显然是气坏了。

    他猛地发觉了长空上的眸子,心中一惊,转身抱拳道:“九渊大人,还望援手!”

    李云霄也是一惊,脸色凝重的望向那双深邃的眼眸。

    眼眸古井无波,就像是天上的星辰,亿万年来始终在那,凝视着这片大地,历经岁月的流逝,没有任何情感和波折。

    李云霄心中震骇不已,担忧的望向那无尽高空,也不知顾青青他们六人如何了。

    激战始终没有停过,而深渊之主却如此悠哉的在这看戏,怕是情况不妙。

    那双眸子渐渐地变淡起来,慢慢在长空上隐去。

    随后眸子所在空间,化出一道瘦小的身影,竟是少年模样,身披黑色的披风,静静看着众人。

    那眼神与之前的眸子一模一样,与少年稚嫩的脸孔完全不称。

    胤羽正色道:“九渊大人,助我斩妖除魔!”

    李云霄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怒斥道:“你这个败类!谁是妖,谁是魔,休要在这蛊惑人心!”

    九渊静静的看了下四周,开口道:“他是界神碑之主,为何要杀他?”

    胤羽脸色微变,但依然大义凌然道:“虽是界神碑主,却误入歧途,难以挽回。你没见他之前施展魔功吗?甚至六道魔兵都能抽动,而这魔主也是他放出来的!”

    九渊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那脸孔就如眸子一般,似乎经久不变,亿万年来都未曾变过。

    李云霄忙道:“九渊大人,休听他胡言。此人就连自己亲生儿子都要杀他,可见人品之低劣到了何等程度。大人乃一界之巅峰强者,当恪守正道,斩妖除魔,杀去这妖龙才对!”

    九渊和胤羽虽然只有简短的一句对话,但他却听出诸多内容。

    至少有两点:一是九渊此人不坏,否则胤羽这种人绝不会跟他谈什么正道,多半就像跟封要离一样谈利益;二便是九渊不想和界神碑之主作对。

    魔主普虽满脸不屑,但内心也颇为吃惊,天武界什么时候又多出这么一号人物了。

    至少在十万年前天下强者围攻他的时候,并未有此人的印象。

    他心中不觉有些黯然神伤,感慨一界之大,自己当年太小觑天下人物了。

    “李云霄!”

    胤羽怒斥道:“你当九渊大人是眼瞎吗?你刚才施展魔功,甚至引动六道魔兵,与这魔主有何区别?!”

    李云霄反驳道:“功法和兵器岂有善恶之分?就算你是天地真龙,只要心恶了,还不是成为邪魔外道,为天地所不容。否则为何你真龙还在,这天地却开始孕育新一代的真龙?就是因为这天地已经不容你了啊!”

    胤羽勃然大怒,身上的龙鳞都气的张开,此言正触动了他的心思和软肋。

    自从当年重伤后,就一直在苦苦想办法维持界王境,但最终天人五衰,各有命数,不得不接受自己逐渐衰败的宿命,修为一路跌落下来。

    他想尽各种法子让自己延续下去,其中便包括夺取几位造化境儿子的龙元,一度导致众叛亲离。

    但诸多办法下,倒也让他苟延残喘到了现在。

    就在十万年前,他开始真切的感受到了恐慌,隐约中感应到了下一代真龙诞生的命数。

    天武界内永远只能有一位真龙,新的真龙诞生必然要伴随着老一代的死去,绝不可能同时存在两代。

    即便无数年来仇家满天下,也从未有过这般令他恐惧。

    因为真龙诞生乃是天意,证明是天要让他死!

    “闭嘴!本座既为真龙,便代表天地规则,本座之意,便是天意!”

    胤羽暴怒起来,眼里折射出煞气,死死的盯着李云霄,寒声道:“什么新一代真龙,胡言乱语!根本不可能有这种事!”

    李云霄冷冷嗤笑道:“没有就没有,你慌什么?”

    “本座没慌!”

    胤羽怒不可遏,甚至有些失去分寸了。

    “好好好,你没慌,是我慌了行吧?”

    李云霄慢悠悠的说道:“记得永生之界内,百轮结衣给了我一个时空坐标,我还以为那里有美女呢,看来不是了,空欢喜一场。”

    “什么?!”

    胤羽浑身颤抖,几乎是哆嗦起来,“什么坐标?快告诉我!!”

    他模样彻底失态了,凶恶无比,恨不能直接扑上来。

    端木有玉也是震惊不已,道:“云少,你也见过百轮结衣前辈?”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不仅传了我太初真诀,而且还将一个莫名其妙的时空坐标印在我脑子里,唉,想忘都忘不掉,还以为是什么好事呢。”

    似乎为了证明,他单手掐诀,九个摩诃古字在指尖浮现,一圈圈金光散开。

    “太初真诀!”

    胤羽惊叫一声,顿时确信无疑了,盯着李云霄的眼神变得凌厉异常。

    他一颗心不断往下沉去,因为李云霄是他见过的最难缠的对手,无论实力还是智谋都是上上之选,更可怕的是他乃界神碑之主,顺应天命。

    胤羽内心不断告诫自己,别慌!别乱!一定会有办法的!

    长空上除了两位龙子的激战外,四人所立之处,反倒变得诡异般的寂静。

    九渊突然开口道:“你们的孰是孰非我不清楚,但魔主在眼前却是不假,两位不管有何恩怨,一为真龙,一为界神碑主,但齐心协力除魔才是。”

    李云霄心中大喜,眼前这九渊虽名不见经传,而且看上去并不是和善的类型,却不想到胸怀大义,乃正道之人。

    “大人所言极是!”

    李云霄当即抱拳道:“还望大人相助,一道镇压魔头。”

    胤羽则是脸孔神色变化不停,并未吭声。

    魔主如何管他屁事,他现在只想从李云霄脑子里取出那坐标,然后乘真龙未诞之时将其杀死,夺他的天地造化,重回界王境!

    “哈哈,看了这么久的戏,终于到了活动筋骨的时候了吗?”

    魔主普嗤笑一声,冷冷的看着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