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28章 生死一战(3)
    那股恐怖的力量冲击,经久不绝,终不能散。

    三人被那冲击卷入进去后,竟然陷入空间洪流,全都消失不见。

    封要离面色大变,知道这是空间的暂时乱象,而且也证明三人都受伤不轻,否则这个程度的乱象不足以将他们陷进去。

    如此恐怖的震荡下,六丁六甲依然站立在原地,坚守阵线,将大部分波动都拦截了下来。

    六丁六甲还在运转,可见李云霄没事,众人心中都落下一块石头,就不知非倪如何了。

    封要离看着这恐怖的真空地带,若是刚才那一击是针对自己的,被卷进去的话想想都一阵头皮发麻。

    他再也顾不得许多,一下瞬移至端木有玉身前,伸出手来喝道:“九曜星杖,拿来!”

    端木有玉嘿笑一声,道:“不给又如何,你又不能为难我。”

    封要离冷笑道:“吾的确不能为难你,但可以为难他们!”

    冷剑冰霜剑影划过,“嗤”的一声,在不远处的祖亚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当场斩成两截。

    “啊?!”

    “祖亚叔叔!!”

    水仙愣了半晌,才惨叫一声,“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扑在祖亚那半截身躯上,嗷嚎大哭。

    “呜呜呜,祖亚叔叔,你怎么被斩成两截了,呜呜呜……”

    波隆也是心中一闷,“噗”的一口呕出大量鲜血,神色苍白。

    祖亚于他,亦是部下,但更是朋友。

    海皇殿这么多年来,罕有人至,除了一些仆人外,也就是祖亚相伴左右了。

    如今一点心理准备都没,就被人斩断身躯,横死在自己眼前。

    让他心神紊乱,犹如一块巨石重击在自己心头,悲愤异常。

    封要离看了一眼波隆那愤怒的目光,讥讽道:“只有弱者才会有‘仇视’,强者的话就直接出手了。”

    波隆万分懊悔,对这些年来颓废自己后悔到了极点。

    老泪在眼眶里打转,身为四海王者,自己的友人被斩杀面前,却丝毫无能为力。

    羞辱和悔恨在他心中交加,大吼一声就冲了过去。

    “砰!”

    毫无悬念,封要离轻轻一拳,就将他击飞出去,远远的摔在地上。

    “爹!”

    水仙大哭,又奔向波隆。

    端木有玉也是震怒不已,“你……!”

    封要离剑势一起,指向水仙父女和端木苍,寒声道:“给还是不给,一息杀一人。”

    端木有玉脸色发白。

    陌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警惕起来。

    其他人死他都无所谓,但水仙是李云霄的女人,若是被杀的话就不好跟李云霄交代了。

    但他暗暗祈祷封要离别动手,因为那万千血珠正汇聚而来,填充着他的身躯。

    这股能量比在五霞山时的那次,都要来的更为强大和充足。

    遗漏任何一滴鲜血,都将是不小的损失。

    端木苍急道:“哥,绝不能给他!我们死不足惜!况且以这恶魔的性子,就算给了他他也未必会放过我们。”

    封要离道:“哼,你们就就把本君想的这么坏吗?吾可以立誓,只要拿到九曜星杖,绝不伤你们,转身就走,否则……”

    他剑光一起,便往水仙父女斩去。

    “不可!”

    陌身躯一颤,正要出手时,却听见一声震喝,随即金光一闪。

    波木终于动了,那光影瞬间汇聚在封要离面前,单手掐诀化掌,“铮”的一声竟然将那剑势挡住!

    “什么?你……!”

    封要离吃了一惊,一直见波木端坐在那,以为只是中看不中用的存在,却想不到竟能徒手接自己剑气。虽说这一剑没用多少功力。

    “铮!”

    波木再屈指一弹,一道金光击在剑身上,封要离便觉得巨力震来,将他剑势弹开。

    封要离心中震骇不已,惊道:“你到底是何人?!”

    波木一招之后,脸色微变,似乎有难言之隐,咬牙道:“雪之国主,休要再伤人,否则难逃恶果。”

    “哼,装神弄鬼!”

    封要离自然不鸟他,剑势再起,这次再无手中留情,直接百分之百的力量施展出来,直接斩向波木。

    太初真诀和雪之国的世界之力,相互辉映下生生轮转,强悍无匹。

    陌正在不远处吸纳千万血珠,脸色阴寒的看着他,不动声色。

    波木脸色极为难看,怒斥一声便迎面而上,双手掐诀拍去!

    “轰隆!”

    两股力量撞击,凝成一道灵压,相持不下。

    那灵压呈朦朦金色,好似一层薄膜,其上有上百的摩诃古字凸显而出,演化规则。

    两人所学皆是摩诃古神诀的残篇,太初和太阳两篇真诀,施展出竟有相似之处。

    端木有玉突然略感不妙,惊道:“波木大人……”

    只见波木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他身上的金光逐渐隐没,皮肤上开始出现一道道黑纹,正是魔族的符文。

    “魔化!”

    端木有玉震惊道:“大人,这……怎么办?!”

    以他之能,只能在一旁束手无策的看着,就连两人对峙的灵压都无法靠近。

    波木的脸孔从慈祥开始变得狰狞起来,满身金光逐渐被魔光所取代。

    封要离冷冷看着,虽然也心惊,但更多的则是好奇。

    “先祖大人!”

    波隆亦是震惊不已,看着波木身上的变化,想要上前帮忙,却不知如何是好。

    “呵呵,波木,你终于还是想起我了吗?”

    波木的身体里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听得众人莫名其妙。

    波木则是脸色大变,忍不住的浑身一颤,失声叫道:“普大人!”

    这一下惊呼,众人立即明白他体内之人为谁!皆是心神大震!

    “怎么可能?!魔主普不是被李云霄封印在南域天水国吗?!”

    陌同样心神大震,一阵焦虑下,只觉得体内气血膨胀的厉害。

    那源源不断吸纳而来的血珠,开始在体内起了变化,整个人直接变得通红如血。

    “呵呵,即便没有你的身躯,我也能很快出来。不过既然你已想起我,那本座就暂时借你身躯一用,重临大地吧!”

    波木的身体上立即有魔光翻滚,将他整个人吞没进去。

    波隆大惊道:“先祖大人!”猛地飞身而起,施展全力拍击过去!

    “嘭!”

    一声震颤,他再次被震飞开,鲜血吐了一地,气息降低到极点。

    不仅是他直接被反震击飞,就连与之对峙的封要离,也越发的感觉到不对。

    那灵压原本相峙不下,他的力量甚至占据上风,可波木掌中金光湮灭后,魔气愈盛,隐约中反超过他。

    突然波木口中发出“咦”的一声,随即凌空一抓,恐怖的气息在那五指间凝聚,缓缓化出刀身。

    “阿含!”

    “波木”口中轻吐,阿含斩骨刀便被抽了出来,二话不说就朝封要离斩去!

    封要离大骇,额头双角猛地爆出光芒,激·射过去!

    同时右手抓剑,化出一道结界护在身前。

    “嘭!”

    那金银双色光一下就被阿含斩骨刀击碎,刀光不减,顺着那势能击落下来。

    “砰!”

    冷剑冰霜上发出巨颤,封要离一下就被震飞出去。

    偌大的祸斗真身凌空滑行了数百丈远,才停滞下来。

    “魔主!”

    封要离脸色异常难看,顿时明白了眼前之人已不再是波木,怒哼一声便转身就走。

    他倒也干脆,知道再无法打下去了。

    而且他也并非真的离开,只是不想卷入这混战内,先躲到一旁,等待局势明了再出来捡便宜。

    但刚刚化作遁光,就感觉四周空间被凝滞住了,竟不能动弹。

    “什么?!”

    封要离一惊,瞳孔骤缩,立即看见身前百丈远,波木持刀而立,满眼都是讥讽和冷笑。

    封要离内心震惊,但脸上依然不动声色,道:“魔主大人,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还望不要动手,和平共处。”

    “哈?和平共处?”

    魔普呆滞了一下,随即呵呵笑道:“行啊,你先过来给我砍三刀,若是你不死的话那就和平共处。”

    “嗞!”

    封要离抽了口冷气,隐约有些怒色,道:“阁下手中的莫非就是六道魔兵?被这东西砍一刀也得死了,何来三刀不死!”

    魔普冷笑道:“真替你的智商捉急,本座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让你活啊!”

    阿含斩骨刀再次斩了过去,整个虚空一颤。

    封要离吓了一跳,魔主之威他哪里敢扛,奋力一剑劈开压制,正要逃走。却发现一片阴影降下,海神殿凭空出现在其上方,猛地压了下来。

    “轰!”

    那阿含刀的刀芒斩在封要离身前,被他奋力一挡,随即海神殿落下,轰在他身躯上,就被击飞了出去。

    封要离大骇,身躯刚站稳,一刻也不敢停留,就化遁光要逃。

    前方却是一片血影闪动,陌早已窥视在旁,乘其不备偷袭出手,那血影瞬间化成巨掌拍来!

    封要离震惊之下,单手化掌,直接迎向那血掌一击!

    “轰!”

    两掌相印之下,却不想自己掌力崩碎,血印直接压了下来,轰在他真身上!

    “噗!”

    即便他身躯再强横,也忍不住喷出血出来,被震得在空中连连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