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24章 值不值
    囚也是愣了下,沉吟起来,道:“以他此刻的状态,的确不断夺舍才是最好的途径。难道还有什么事是比他续命还重要的?以我对他的了解,一定是在续命上,也许还有比夺取法身更好的办法。”

    李云霄叹道:“若是简单的推算,让玉公子给他算一下又何妨。毕竟他是天地真龙,若是能够恢复力量,至少对魔战有益无害。”

    “哈哈哈,果然是幼稚啊!”

    囚突然捧腹大笑起来,眼泪都掉下来了,“哈哈哈哈,你还指望那个垃圾能帮上忙吗?他只会拖后腿,无数年来,两界冲突又不只有十万年前那次,只是那次太过激烈,影响最大罢了。但有哪次他真正出手过?”

    李云霄惊道:“你意思是说,两界之战打了无数年?”

    囚的眼里也掠过一丝疑惑,道:“按理应该是的,毕竟两界的轨迹十分接近,在无数年的运转里,相互碰撞,摩擦出裂缝来也十分正常。可是……我记忆中,在历史的长河里,似乎并没有爆发过剧烈冲突。真正愈演愈烈的厮杀也就这数十万年的事,而十万年前那次则是真正的大爆发。就连魔主也被封印在了天武界,也算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了。嘿嘿,这可是魔族巨大的耻辱啊。”

    天武盟众人心中都是无比郁闷,那场胜利几乎耗费了一界之力,让整个天武界的实力倒退了十万年。

    囚看着李云霄愁眉不展的样子,冷笑道:“怎么,你不会想是要跟魔族和解吧?放在以前或许可以,但你们十万年前杀了魔主,这从未有过的屈辱,以那些魔头的性格是绝不能容忍的。我劝你赶紧打消那不切实际的幻想。”

    李云霄道:“若是天武界灭亡,他身为此界真龙,也不好混吧?”

    “哈哈,说的极是呢。”

    囚嗤笑道:“但天武界不还有你们这些人顶着吗?不到塌下来的那一刻,他是不会捉急的。对了,十万年前那个身怀天凤真血的女子,好像是叫离朱吧?也是封魔一战的主将,还不是被他抽了凤血真元,最终导致战死。”

    “什么?!离朱大人竟是因此而死的!”

    灿和涿皆是浑身颤抖,两人眼里爆出无边怒火来。

    其余之人也是听得心惊不已,想不到胤羽竟恶劣到如此地步,为了一己私利置整个一界于不顾。

    “嘿嘿,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

    囚狞笑道:“可惜那离朱实力有限,并且不够配合,最终胤羽还是苟延了十万年性命,只是力量未曾恢复。”

    他双眸微眯,古怪的看着一旁的非倪。

    非倪心中一惊,被他看的有些发毛,怒道:“看什么看?再看现在就挖了你的眼珠子!”

    囚微微摇头,道:“的确奇怪呢,他到底想要什么呢?我的法身在此,若是被他夺舍,再抢去这天凤的真元,即便不能回到界王境,也能维持数万年的造化境啊,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事?”

    非倪眼里射出寒光,冷冷道:“天凤一族在你们眼里都成什么了?只是掠夺的对象,如同天材地宝一般吗?”

    囚回过神来,嗤声道:“怎么,你不服?万物皆蝼蚁,把你们当天材地宝已经是看得起你们了。”

    “砰!”

    非倪身影一闪,直接一个耳光就闪了过去,直接将囚击飞,大殿上洒出一片鲜血。

    “你做什么?!”

    鲛女吃了一惊,震怒的一掌劈了过来。

    非倪面色冰冷,再次扬起手,将鲛女也扇飞出去。

    囚从地上爬起来,寒声道:“你敢打我?”

    “切!”

    非倪嗤笑一声,道:“不敢,我现在只是要杀你!”

    她翻手就取出一柄刀来,一步步走上去,寒声道:“而且是一刀刀的慢慢割死你!”

    囚吓了一跳,心中有些怕,忙道:“李云霄,快阻止你的手下!”

    李云霄淡淡说道:“抱拳,她不是我的手下,是我之红颜,龙家之主,她的意愿我不仅没法更改,而还要尊重。若是她达不到心愿的话,我还会帮她的。所以……你还是老实的待在那,等着被一片片割肉而死吧。”

    “你……!”

    囚大惊,震怒道:“你不会在这个时候想要杀我吧?要知道胤羽还在外面,若是他们冲进来,没有我相助的话,你们更死定了!”

    李云霄嗤笑道:“你不会误以为自己有多重要,没了你世界就完了,宇宙也炸了吧?”

    非倪感激的看了李云霄一眼,心中再无忌惮,一步步朝囚走去。

    鲛女愣了下,脸上有些迷茫,但本能还是让她冲过去,喝道:“住手!”

    银光在她手中凝聚成短匕,直接割向非倪咽喉。

    “嗤!”

    非倪身躯化成火焰,那一击斩入火焰内落空。

    火焰绕着鲛女的身躯旋转,一个个淡淡的红色火符如蝴蝶般飞起,鲛女只觉得身后一热,非倪那炙热的手就捂住了她脖子,轻声道:“为了这样的男人而送死,值得吗?”

    鲛女心中大震,怒道:“自然值得!为囚大人而死,死得其所!”

    她怒斥一声,不顾颈脖上的手,强行转身刺了过去。

    那匕首银光一闪,在空中化作长鞭,如银蛇蜿蜒,一下将非倪的身体束住。

    “死吧!”

    鲛女拼尽全力怒喝,银鞭一甩,“砰”的一声,非倪顿时被绞的粉碎,碎裂成无数火焰。

    鲛女一招得手,但并未放松警惕,反而眼里露出恐惧来。

    原本两人的实力相差不大,只是连番的厮杀,她已是强弩之末。

    此刻站在大殿上,身影萧瑟而斑驳,孤独无依。

    非倪身躯所化的火焰并未熄灭或者坠落,依然停滞在空中,熊熊燃烧。

    “既然你选择了,我也不再说什么,你觉得开心就好。”

    冰冷的声音响起,随即万千火符涌出,如柳絮般飘去,一下就覆盖了鲛女全身,又像是葬花的雪。

    “火蝶!”

    非倪身躯在火焰中浮现而出,单手掐诀,轻喝一声。

    “轰隆!”

    那些火符倏然炸开,爆出熊熊烈火冲向大殿顶端,似乎触到禁制,一下往四周散去,顿时整个殿内都变成一片火海。

    “啊!!”

    鲛女的身躯在烈火中扭动起来,惨叫声撕心裂肺。

    但不过片刻,她的身躯便在火焰中跪了下来,直至扑倒在地上,被烈火烧成灰烬。

    漫天火焰立即往中央聚拢而来,凝出非倪真身。

    她面色冰冷的抬起头,眼里满是阴鹫和怒色,盯着角落的里的囚,“你这冷血的虫子,她多次为你出生入死,几次救你性命,最终惨死在烈焰下,你竟没有一丝动容吗?”

    “谁说不动容?若是我有力量的话,现在就杀了你!”

    囚阴沉着脸,狠声道。

    非倪道:“那她惨死,你还能淡定的安坐在这?”

    囚怒骂道:“你这刽子手,若是你觉得她可怜,又为何要杀她?杀她纯粹就是为了试探反应吗?竟然还有脸说我冷血?!”

    非倪失望的摇了摇头,道:“那傻傻的女人,真不值。但人各有志,她觉得其所便好。现在,我就来一刀刀的割死你,再抽你龙魂出来,配些药材炼化一下,一定很补呢。”

    “疯子!一群疯子!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知道团结我!胤羽说的没错,你们都是傻子,严重拉低了这一界智商的傻子!该死的傻子!”

    囚看着非倪一步步走上前来,眼里满是惊恐,不断往后退去。

    非倪冷笑道:“你的魂魄马上就会被这些傻子炼成丹药吃掉了。”

    囚满脸的绝望,怒吼道:“我死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他突然不逃了,直接盘坐在虚空上,双手在身前掐诀。

    额头上的竖眼一下张开,射出冷厉的寒光。

    一股危险的气息在大殿内蔓延,李云霄惊呼道:“非倪小心!”

    不用他提点,非倪也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身化火蝶,在囚面前散开,无影无踪。

    囚满脸的冷笑,寒声道:“你们这群蠢货,自寻死路!这海神殿虽然外部坚固无比,但我若是从其内破坏,就不堪一击!你们等着被胤羽那垃圾杀死吧!哈哈哈!”

    他眼里露出残忍和快意的笑来,双手更是加速掐诀。

    一道强光从那竖眼内爆发而出,“轰隆”一声震向四周!

    “大家小心!他自爆肉身了!”

    波木的声音突然传来,一直都消失了的他再次出现在大殿上空,单手掐诀。

    整个神殿的禁制被触动,结界汇聚而来,硬抗那自爆之力!

    “轰隆!”

    冷瞳也是虚极神境的强者,肉身自爆开来威势难以匹敌。

    而正在此刻,神殿之外数道破界黑芒击下,狠狠的轰落在神殿上!

    “轰隆隆!”

    内外夹击之下,大量禁制崩碎,化成一道道弧光在殿内激散。

    “不好!”

    波木惊道:“主禁制被轰开了!”

    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看着神殿外大量的海族,还有那顶天立地的深海巨兽,都是心情沉重。

    非倪突然有些后悔,自责道:“夫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