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20章 波木身份
    囚长叹道:“波木,抱歉了。”

    波木道:“也不是第一次了,或许是你们龙族的人天性多疑吧。当年你若是信了我,也不会有今日之事。”

    囚沉默了起来,眼底满是懊悔的神色,道:“波木,我真心给你道歉。希望我们还能回到从前的友谊,彼此信任。”

    波木讶异道:“从前彼此信任?汗,囚大人,你何曾信任过我?”

    囚正色道:“自然是有的,否则我也不会找你来封印我肉身。也不会将如此宝贵的‘太阳真诀’给你。这些不都是彼此信任和友谊的证明吗?只是最后我被迷了眼,一时铸大错。”

    李云霄等人听得吃惊不已,就连波隆也是大惊。

    想不到波家世代相传的太阳真诀,竟然是真龙三子,眼前这男子给的。

    众人都是面色古怪,这样说来的话,两人以前的关系还真不一般呢。或许还真的是亲密战友也说不定了,只是不知后来如何闹翻了。

    波木淡淡笑道:“太阳真诀只是用来帮你的报酬而已,彼此间等价交换罢了,谈不上什么交情。即便有,在你后来偷袭我的时候也烟消云散了。”

    囚点头道:“好吧。当年你被魔主普制住,成奴成仆,若非我给你太阳真诀,让你摆脱奴身,也不会有当年的海神,以及波家传承。而你为我封印肉身,保管至今,也算是兑现契约。现在就把肉身还我吧。”

    此言一出,更是让四下之人震骇。

    不由纷纷望向波木。

    李云霄更是心中惊天滔天巨浪,当年的海神竟然是魔主之奴,而救了他的却是太阳真诀和真龙三子。

    他心念电转,在震骇的同事却是大喜,激动地双手有些颤抖。

    既然波木可以从魔奴的身份出来,那么花千树自然也可以,其它那些被魔功浸染的武者就更不在话下了!

    胤羽和封要离也是脸上露出异色,他们也不知道这其中原来还有这层关系。

    波木含笑道:“刚刚不是说了吗?你偷袭我后,彼此间的缔约自然也就散了。不过现在我依然可以给你这条路,那边是加入天武盟,立下心誓追随李云霄。”

    “怎么可能!”

    囚怒道:“我乃堂堂龙族,贯穿古今的有数强者,你让我听令一个人类男子的话,鞍前马后的伺候,这样我活着还有何意思?!”

    波木道:“自然如此,那给这个誓言加上一个期限如何?就五百年。”

    李云霄知道波木看重他,也是因为魔劫之事,希望多笼络一些力量,不由得对波木多出许多好感来。

    囚冷冷道:“五天都不行!”

    波木叹了一声,摇头道:“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可谈的了。你们父子继续吧。”

    囚脸色骤变,若是海皇殿和天武盟束手旁观的话,他只有逃跑一条路了。能否从胤羽手中逃掉尚且两说,自己的法身怕是再难取回。

    他忙道:“凡是有商量,可以再谈谈。”

    波木回绝道:“没什么好谈的了,我的条件绝无更改。”

    囚道:“让我效命他五百年也行,必须再附加一条。那便是替我杀了胤羽,何时杀掉胤羽,我便何时开始替他效命。”

    “逆子,找死!”

    胤羽怒斥一声,高声道:“本座乃天地真龙,存在的意义便是为了维护此界,魔劫之事自然义不容辞!波木大人不用跟这逆子多说,待我杀了他,我们再详谈!”

    胤羽说完,便转身击了过去。

    “轰隆!”

    囚所立空间瞬间炸裂,他第一时间便纵身而退。

    现在的局势非常明显,他刚刚占据冷瞳的身躯,虽施展自如,但不可能赢得了胤羽,何况对方还有一只祸斗真身在那。

    所以只能不断闪躲,他一心要逃的话,胤羽想要杀他也是极难的。

    封要离何尝看不清形势,他的脸色更为难看,即便胤羽杀了囚,对他而言也毫无益处。

    他曾被李云霄戏耍,不小心发下心誓,决不再出手对付端木有玉,这才与胤羽结盟,想借胤羽之手从端木有玉手中夺来九曜星杖。

    而胤羽同样需要端木有玉的推算之能,两人几乎是一拍即合。

    却想不到现在局势陷入如此被动的状态,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柔薇。”

    就在这时,波隆所护着的一方海皇殿,也最终无法承压,化成齑粉。

    那暗室中的景象呈现出来,昏暗的空间里,七星灯燃在阵法上,豆大的光芒微颤。

    一幢华床摆放其上,满是鲜花。

    波隆一惊,小心的将结界收拢,生怕胤羽和囚的厮杀波及过来。

    李云霄心中一动,便走上前去,道:“海皇大人,我这有枚丹药或许能救下水仙母亲。”

    “嗯?什么丹药?”

    波隆愣了下,下意识的问道。

    他对于救妻子已经不抱希望了,曾经也是天武界巅峰强者的他,但凡世间还有的天材地宝都弄到过,依然没有任何效果。

    李云霄取出玉盒,道:“天运造化丹。”

    “什么?!”

    波隆大吃一惊,仿佛不敢相信,看着李云霄手中那玉盒。

    浓浓的丹力透过盒身也能感受的到,令得他心潮澎湃,那苍老的容颜竟然颤抖起来。

    水仙也早已清醒,同样激动不已,双手在身前祈祷,“云霄大哥,这丹药真能救我母亲吗?”

    李云霄微笑道:“试试总比不试的好,若是此丹也不行,那真的就麻烦了。”

    顾青青将目光从战场内移了过来,有些幽怨的瞪了李云霄一眼。

    波木也是抬起眼帘,点头道:“此丹不仅是最有可能救活柔薇的丹药,更是世间仅存的一枚。炼制它的上万种材料都基本绝迹,除非等十方规则回归天地,再孕育个数万年,也许还能出现再造此丹的机会。数万年内再也找不出第二枚了。”

    波隆激动地难以自持,两行老泪流下,颤声道:“谢谢,谢谢!”

    除此之外,他已经不知说什么来表达内心的心情了。

    李云霄道:“我原本想等战斗结束后再拿出来,现在看来这对父子已无法构成威胁了。有我们众人护法,应当无碍。”

    波隆颤抖的从李云霄手中接过丹药,撤开结界后飞落下去,稳定了下心神,才将那天运造化丹取出。

    顿时一片金银霞光散开,蕴涵无数色彩其内,闪烁在眼帘,仿佛手中拖着的是一方世界。

    波隆手臂哆嗦了下,生怕那灵气扩散,急忙将丹药放入柔薇口中。

    那霞光立即从其口内散开,化成云霞将柔薇的身躯罩住。

    波隆激动地难以支持,他心中似乎有种坚定,坚定这次一定能将妻子救回来。

    那沧桑的五指在妻子脸庞滑过,青泪滴落,颤声道:“柔薇,我们很快就能再见面了,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

    水仙也是被感动到,站在一旁抹眼泪。

    端木沧叹道:“柔薇大人以身祭天,推演未来,实在令人钦佩。但愿老天开眼,能让她醒来。”

    水仙双手合十,祈祷道:“一定可以得。”

    李云霄道:“放心吧,我相信一定会是大团圆的。”他看了一眼战场,冷冷道:“这对奇葩父子也吵了,不如我们出点力,送他们归西好了。”

    非倪嬉笑道:“夫君真霸气。这可是纵横古今的真龙父子啊。”

    李云霄望向波木,道:“不知大人何意?”

    这里毕竟是海皇殿的地盘,而且波木与囚有旧,还是要尊重他的意见。

    波木长叹了一声,道:“唉,囚也是不世强者,想不到如今落得这个田地。若是他愿意辅助你对抗魔劫的话,我还是愿意将法身归还他的。”

    李云霄笑道:“可惜他并不肯,至于那法身……”

    他舔了下嘴唇,嘿嘿笑道:“我有几位朋友都缺乏肉身,正要可以暂时安置下他们。”

    波木点头道:“那一切随你吧。”

    李云霄得到答复后,便下令道:“这两只虫子太吵,全杀了!若有人敢拦,照杀不误!”

    最后这句显然是对封要离说的。

    封要离目光望了下,正好与李云霄四目相对,觉得心中微微一冷,便闷哼一声不语。

    得到祸斗残魂后,他现在是完整的祸斗真躯。

    虽然实力比之前也要提升不少,但还没到变态的程度,让他一人抗衡天武盟这么多高手显然不可能。

    胤羽正在追着囚杀,见天武盟的人围了过来,顿时停止追杀,震怒道:“李云霄,你真要跟我成死敌吗?!”

    李云霄笑道:“大人这话说的……我们什么时候不是死敌了?”

    “好,好!你可别后悔!”

    胤羽暴怒不已,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放弃追杀囚,往后退去。

    磐毅和顾青青两人则同时冲向囚和鲛女,后者也是震惊,不敢当天武盟之威。

    囚惊道:“波木,你真忘了当年之情吗?若非我帮你,你现在还是普的奴才,又岂会有如今巅峰的波家!”

    波木叹了口气,微微摇头,便闭上双目,坐在法华莲台上入定起来。

    封要离目光冷了下来,道:“胤羽,你的救兵呢?若是还不来的话,以我之见还是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