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19章 借我一用
    “五行真罡印!”

    囚将毕生之力全都汇聚在这一招之下,这也是他唯一翻盘的机会!

    “无数年的仇恨、屈辱、愤怒,全都还给你!”

    囚暴怒嘶吼,原本已经停滞扩散的伤势“嗤啦”一声再次撕开,大量鲜血从体内迸发出来,遇到罡气瞬间蒸发。

    龙域外,鲛女等人狂喜之下更是发狂攻击,让胤羽应接不暇。

    胤羽一颗心跌进了谷底,脸上霎时毫无血色。

    他的后背完全展露在五行真罡印下,只能依靠本能的龙域防御!

    “轰隆!”

    五行真罡印直接击落在他身上,那微弱的龙域之力倏然炸开,强大的光波震向四周。

    鲛女等人一惊之下便要退,却也直接卷入了进去。

    那几名本就受伤的真灵武士,在这恐怖的余波下直接被震得吐血而死。

    封要离也是大惊,在发现胤羽中计的时候就想施以援手,但不想还是晚了!

    那一招五行真罡印惊天动地,他料想定是囚垂死一击,就算是他硬接下来多半也会不好受。

    整个海皇殿再次坍塌,只有波隆护住的那小方寸之地还在,其余建筑全部灰飞烟灭了。

    在震荡中心,两道惨白色的影子逐渐分开。

    胤羽狂喷一口鲜血,犹如断线的风筝,远远摔了出去。

    囚也不太好受,那虚光境的肉身彻底炸裂,八门之内传来雷霆般的轰鸣,不时有鲜血爆出。

    “囚大人!”

    鲛女身影一闪,就飞落在囚身侧,半跪在他面前,泣声道:“大人!”

    冷瞳也是急忙上前跪下。

    此刻一同前来的,就剩下他们两位忠心耿耿的属下。

    鬼马族兄弟原本躺在地上半死不活,也在刚才一击的余波下被卷的灰飞烟灭。

    囚静静的看着两人,道:“日久方见人心,你们都是我最为忠诚的部下,我很欣慰。”

    鲛女上前搀扶着囚,哭道:“大人别说了,我们先离开这,待恢复实力后再回来。”

    囚摇了摇头,道:“走不了了,我这伤体根本扛不住了。再者,一旦离开的话,也许再也回不来了。鲛女,你怕死吗?”

    鲛女愣了一下,惨然笑道:“自然是不怕的,为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囚点了点头,道:“很好。那么你呢,冷瞳。”

    冷瞳也是坚定道:“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囚道:“那真的是谢谢你了。”

    他弯下腰,亲切的看着冷瞳,眼里竟露出感激的神色。

    冷瞳愣了下,感觉十分古怪,道:“大人您……”

    囚摇了摇头,伸出手来搭在他肩上,柔声道:“我不需要你赴汤蹈火,只要你将自己的肉身借我一用便可。我现在这具肉身已经彻底不行啦。”

    八门炸裂,身体机能飞速流逝,囚已经不是血人了,而是血肉模糊之人。

    “啊?!”

    冷瞳浑身一颤,立即明白了囚的意思,全身哆嗦的厉害,“大人您……您……”

    囚目光一冷,寒声道:“怎么,你刚才所言难道都是骗我的?”

    “属下不敢!”

    冷瞳满脸悲怆和惨然,豆大的冷汗从额头上淌下。

    囚道:“我强行夺取你的话也并非不可,只是我不想违背你本人意愿,我尊重你的选择。但你得明白,若是你选择拒绝,那么今日我们都得死在这。而你同意的话,我还有一线生机离开,并且为你报仇。”

    冷瞳只觉得喉咙一阵干渴,难以发声。

    生平最困难的抉择就在眼前,即便让他去死,也不会如此艰难。

    “你快些决断吧,若是时间到了也就晚了。”

    囚淡淡说道,脸上一直是平静,没有半点胁迫。但内心却是如火山般焦急。

    强行夺舍的确可以,可需要时间抹杀冷瞳意志,而且还要适应新的身躯,绝不是短期内可以做到的。

    若是对方自愿献身的话那就完全不同了。

    只要对方真心真意,用灵魂引导自己入体,便可以在最短的时间接过这具身躯。

    “好!我愿意!为大人愿肝脑涂地!”

    冷瞳终于下了决心,长长吐出一口气,对着囚长长拜下。

    囚心中重重松了口气,微笑道:“你永远是我最忠诚的部下,我一定会善待你的身躯的。”

    他伸手过去,双指并拢,轻轻点在冷瞳的竖眼上。

    冷瞳只觉得囚的手指冰冷,并且有粘湿的汗水在上面。

    囚道:“抛开一切杂念,迎接我的龙魂吧!”

    冷瞳闭上双目,一缕缕白光立即从囚的身上飞起,尽数涌入冷瞳体内。

    鲛女在一旁护法,小心的戒备着众人,特别是胤羽。

    胤羽在硬抗了一击后,身上大片的龙鳞脱落,此刻浑身带血的在远处站了起来,满脸的阴沉和愤恨。

    广场上没有任何声音,一切都变得静悄悄的。

    除了李云霄和少数人外,大多并不知道囚和冷瞳的事,只是好奇地看着他们黏在一起,感觉好玩。

    非倪也是低声问道:“夫君,那囚死了吗?”

    李云霄摇了摇头,道:“在夺舍那竖眼的身体。”

    “什么?!”

    周围几人才心中一震,明白过来。

    胤羽阴沉着脸,摸了下嘴角的血痕,寒声道:“刚才那下算我栽了,你现在夺舍又来得及吗?”

    “站住!不要过来!”

    鲛女手中再次化出银鞭,摆开架势守护在两人身前,一副决然誓死的模样。

    胤羽居然听了她的话,站在原地没动了。

    因为刚才那一击的确受伤不轻,若只是对付一个鲛女的话还有胜算,可若是囚再弄出什么花样来,就难说了。

    “要离兄,可否帮我杀了这几人?”

    胤羽指着鲛女和囚,拜托封要离。

    封要离皱眉道:“你已经虚弱到这种渣渣也应付不了了吗?”

    胤羽心中有气,但还是平静说道:“自然不是,但这逆子狡诈多端,我怕他还会耍出什么滑头来。要离兄直接施展太极封天印,锁住他们体内真元,再一剑斩之便可。”

    “好吧,既然答应了与你合作,本君也就不嫌麻烦了。”

    封要离手持宝剑,踏步走了过来。

    鲛女心中一惊,慌忙持鞭对着封要离,一圈圈银光散开。

    “吾之剑下,挡者死!”

    封要离满脸嗤笑,寒气从身上逼迫而出,一剑就斩了下去。

    “冷瞳”突然睁开眼来,随手抓住囚的身躯,直接当成兵气般扔了过去。

    “轰隆!”

    身躯一下落在剑芒下,猛烈炸开,巨大的震荡使得空间都颤抖。

    那肉身虽炸,但在如此强大的震动下并未粉碎,只是支离破碎,掉落了一地。

    虚光境的**,强悍可见一斑。

    鲛女应身而退,一下回到“冷瞳”身侧,惊道:“大人?”

    “冷瞳”点了点头,身上的气质截然不同,散发出上位者的气息来,“嗯。”

    鲛女大喜,忙道:“恭喜大人!”

    囚道:“冷瞳很好,没有丝毫的抵抗,全都照着我的吩咐做的。此刻我已经完全接管了这具身躯。”

    胤羽怒道:“休要自欺欺人了!即便是完全占据,这身躯本就有伤在身,而且只是虚极修为,未必容得下你的灵魂,你现在还剩几成力量呢?”

    囚冷眼看了他一眼,嗤笑道:“夺舍而言,虚极修为的肉身自然无法和虚光境的肉身比,毕竟我需要的是肉身而非修为。但这个情况下,还由得我挑吗?”

    李云霄突然冷笑道:“即便这个竖眼不愿意被你夺舍,你也会用强的吧?”

    囚丝毫不隐瞒,点头道:“的确会。但那样的话,我就要先击溃他的魂魄,无法像现在这般顺畅了。”

    李云霄道:“那就是说,你之前说随他意都是骗他的了。”

    囚眉头一挑,冷傲道:“怎么,这重要吗?”

    鲛女道:“冷瞳忠心为主,死得其所。”

    囚一点也不忌讳,坦然笑道:“自然是骗的,那个时候岂能由他?”

    李云霄竖起两个大拇指来,赞道:“你们这对奇葩父子,今日真是让我开了眼界。”随后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请继续杀,别停。”

    囚这才收回目光来,看着不远处的胤羽和封要离,面带冷色。

    胤羽怒道:“逆子!以为夺舍了一具渣渣身体,就能翻盘了不成?!”

    囚道:“翻盘的确难,但现在你们想杀我,也没有那样容易了。若非你这个卑鄙小人偷袭,我也不至于落得现在这般!”

    胤羽冷笑道:“兵不厌诈,偷袭不是很应该的吗?为了给你那一击,我和要离兄可是耗了不小的代价呢,但却想不到依然骗不过波木!”

    胤羽也有些忌惮的看了波木一眼,他连李云霄的术神之光都骗过去了,却依然被波木发现了。

    他有些后悔了,没忍住冲动,想要先解决囚,这才从虚空中出来偷袭。

    早知如此的话,就应该让囚和天武盟的人杀的两败俱伤再出来。

    现在不仅自己重伤,囚还没杀死,天武盟和海皇殿的人则毫发无伤,一下变得异常被动了。

    波木淡淡笑道:“虽然我提点了囚,可他却不信我。你们父子继续吧,不用管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