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16章 怒意滔天
    海之森林内顿时变得静悄悄起来,所有人都偷偷将神识外放,包括李云霄在内,全都一无所获,并未发现任何踪迹。

    囚嗤笑道:“波木,你怎么学会故弄玄虚了?”

    波木含笑道:“从来只有你骗我,我何曾骗过你?”

    囚脸色微变,隐约似乎有愧色,但随即就恢复正常,道:“那你将话说清楚,还有何人觊觎本座真身?这海之森林内绝无他人。”

    “哦?你如此肯定?”

    波木笑道。

    李云霄也是心中疑惑,以他术神的精神力都未能发现什么,若真是有人潜藏的话,那这人的匿身术也未免太逆天了吧。

    囚自负的傲然道:“当然!天下间能躲开我探查之人不说没有,但还真不多!”

    波木笑道:“那不如我们来个赌约。若是我能找出他人,你便应了我之前的条件,我也同样将真身还你。若是我输了,真身还你,条件作废。”

    囚愣住了,沉吟不定。

    虽说他极负自信,但条件是让他加入天武盟听李云霄号令,若是万一输了的话……那可就真见鬼了!

    而且他也知道,天下间能够躲避他探查之人也是存在的。

    囚再将神识往四周查探了一番,还是一无所获。

    但他也不想冒这个险,冷哼道:“一码归一码,休想让我中套,谁知道你内心设的什么计谋!”

    “呵呵,囚,你变得胆小了。”

    波木淡淡笑道,眼里的神色带着几许玩味。

    囚被他的目光看的极不舒服,哼道:“随你怎么说,赶紧决断吧!是将真身归还,还是让我杀光你们后,我自己去取!”

    波木叹道:“你不信也没办法,若是动手的话就让人渔翁得利了。”

    囚寒声道:“我不想再听你废话了!”

    在实力上他极度自负,就算真有人躲藏着,也无所畏惧。只能证明那躲藏之人实力不行,否则的话何须躲藏?

    囚目光一寒,下令道:“所有人听令,全部……杀了!”

    “是!”

    云生老祖等人皆是喝道。

    特别是云生老祖几人,最怕两派人谈和了,那他们的位置就尴尬了。

    海皇殿肯定不会去找囚的麻烦,可他们就不一样了。一旦囚走了,海皇殿追究起来,他们可就倒霉了。

    若只是波隆一人还不至于害怕,但现在还有天武盟和昔年一统四海,震古烁今的海神在,如果不能将这些人杀绝,那他们的处境就危险了。

    所以现在最希望杀戮之人反倒是云生老祖几人,得令后便不遗余力的冲杀过去。

    李云霄取出界神碑,随手一拍,两道光芒就激·射出来,化作灿和涿。

    李云霄满是歉意道:“又要麻烦两位大人,真是过意不去。”

    涿哈哈笑道:“云盟主客气了!”

    灿也是轻轻点头,道:“我两人的时间可能不多了,在有生之年还能发挥一些余热,为天武界做点事,也是我们的荣幸。”

    李云霄震惊道:“怎么会这样……两位的时间……”

    灿道:“云盟主不必介怀,人固有一死。我两人能活到现在,此生也没什么遗憾了。”

    涿大笑道:“哈哈,别废话了!啧啧,想不到之前会战了魔族,现在还能会战真灵,真是怀念呢!”

    两名大妖同时眼中爆出凶芒,大喝一声就冲了过去。

    李云霄对身侧的非倪道:“你也过去助阵。有两位妖族大能,还有海神前辈在,谁胜谁败还不一定呢!”他冷冷的盯着囚。

    囚脸色微变,神色不太好看。

    李云霄说的的确没错,灿和涿都是虚极境的强者,天武盟虽人少,但除了端木兄妹外,全是虚极神境的存在。

    而且那海神波木虽然只有一道残影在如是我闻上,但那圣器上的金光散开,如暖阳照在诸人身上,却给人无比宁静,让天武盟和海皇殿众人心静如水,不慌不乱。

    海神波木始终不曾出手,只是静坐莲台,缓缓催动金光。

    这也是让囚一阵心烦意乱,心神不宁的原因。

    以他对波木的了解,绝不可能只有这点力量!

    非倪担忧的看了下李云霄,但见他态度坚决,也就不敢忤逆了,重重的一点头,就化作一团火焰,显化出天凤虚影,往那真灵中烧去!

    “奴才!还不快给本宫跪下叫主人!”

    非倪一下就看到杀的卖力兴起的云生老祖,一闪就出现在云生老祖上方,双手结印,印中藏有凤翔九天之图,带着无边火焰和莫大威能,直接拍落下去!

    “该死啊!”

    云生老祖浑身巨颤,双腿哆嗦的站立不稳,无边怒火和屈辱涌上心头,施展出毕生所学,结印迎了上去!

    “轰隆!”

    双印相撞下炸开,无边威能席卷天地!

    云生老祖直接被炸入大地中,海皇殿前的广场上浮现出一个巨大天坑,不少真灵都掉落下去。

    坑前火光一闪,非倪落在一旁,胸前有些起伏,显然也受了伤。

    但比起被轰的不知所踪的云生老祖,要好上太多。

    囚的脸色更加难看了,阴沉的要滴出水来。

    鬼马族侏儒也变了脸色,道:“云生老祖对上这妮子太吃亏了。不仅灵魂上受到压制,就连功法也似乎被天凤克制!这天凤就由我兄弟二人来对付!”

    “好!”

    鬼马族壮汉应了一声,兄弟两人化作黑影,从两侧飞袭过去!

    “不要脸!”

    顾青青一下窜了出来,双手在身前化掌,红光萦绕飞舞,就拍向其中一道黑影,喝斥道:“两个打一个,还是对女孩子,你们还真男人啊!”

    “嘭!”

    太游红尘诀拍在那黑影上,鬼马族的那个侏儒直接被震了出来。

    两人同时后退数步,竟是势均力敌。

    另外一道黑影在空中绕了一圈,飞袭而下击向非倪。

    非倪冷笑一声,双臂一展,便飘然而去。

    姿态轻盈,如凤鸟归巢,戏于林中。

    虽是逃跑,却显得悠然自得,一派逍遥的样子。

    反倒是鬼马族壮汉,一招落空,脸色就变得铁青,闷哼一声就追了过去。

    “看来不需海神大人出手,局势就已逆转了。”

    李云霄看着远处的囚,嗤笑起来,满是戏谑。

    其实他内心还是深深担忧,灿和涿参战后,只能说是局势稍好,但若真的持续战下去,怕还是败多胜少。

    所以他故意言语相讥,想让囚乱去分寸,从而找出其破绽。

    果然,囚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倒不是李云霄的讥讽有多大效果,而是他最为忌惮的敌手波木始终未曾出手,就仿如一颗巨石压在他胸前。

    “波木!十万年过去了,再让我来领教你的高招吧!”

    囚终于忍不住了,腾空而起,身上一片青光化出龙形,猛地咆哮而去!

    “想战波木前辈,先过我这关吧!”

    李云霄身影一闪,化作电芒疾驰,一下出现在那青龙下方,一剑当空撩起!

    “哗啦”的空间破碎声在剑殇斩红下接连作响。

    剑罡迎风而起,化成一柄白朦朦的剑形,迎着青龙铮然斩去!

    “轰隆!”

    那青龙被剑芒击碎,整柄剑形也倏然爆开!

    李云霄受到龙威冲击,体内气血激荡下,飞退数百丈远,将那冲击卸去。

    囚气的七窍冒烟,嘶吼道:“李云霄你真该死啊!”他整个身躯都在瑟瑟发抖,额前青筋一根根嘣了起来。

    李云霄摇了摇手指,嗤笑道:“生气是弱者才有的表现呀,身为绝代强者的你,不是应该拿出应有的实力来说话吗?”

    囚阴冷的盯着他看了一阵,脸上的怒气才慢慢散去,咬牙道:“那天凤真血我不要了,你别插手我的事!”

    李云霄看着那强忍的表情,心中暗赞,此人也不愧是一世枭雄!

    虽然在暴怒下,但还是极力克制自己情绪。毕竟相比天凤真血而言,先拿回自己真身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回到了法身境,到时候再取天凤真血也是手到擒来!

    但李云霄怎么可能让他如愿,冷笑道:“天凤真血何时容得你要不要?天武盟至始至终都是与海皇殿在一起的。”

    “那你就先去死吧!”

    囚单手掐诀龙印,身上青芒四射,五行真罡在周身化形,凝成五道巨龙。

    他终于没了耐性,也明白非除掉李云霄不可。

    波木和李云霄两人,只要这次能击杀一个,那也不枉这次之行。至于那法身,已经放置了十万年,也不在意多放几日!

    李云霄剑势一转,急忙扔出六丁六甲,同时化出三头六臂,各自掐诀,警惕的戒备着。

    他也从囚的眼中看到了决然和杀意,不敢有丝毫大意。

    六丁六甲在李云霄四周落下,身上飞起金光,凝出神煞虚身,持戟而立。

    “五龙破天!”

    囚周身凝聚出方圆千丈的白色龙域,隐约间有巨龙蛰伏。

    那五道五行之龙盘旋而起,从四面八方冲击而下。

    空间在这龙罡搅动下,地动山摇,每个人都感受到莫大威压!

    李云霄目光一凝,漫天剑影鱼贯而入剑殇斩红内,九朵斑驳的白花在剑身上逐一浮现。

    像是剑斩星辰,却又似是而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