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15章 海神
    当日在永生之界与岚岩主一战,六丁六甲只能发挥出小半威能,落得大败。

    此刻轻易扛住了那五行柱,但五行生灭不息,不断衍化世界,五行真罡更是一波强过一波,迟早要击破阵光。

    李云霄双手掐诀,再展开双臂,整个人漂浮在阵内。

    大量的金芒从身上绽放,一句句的摩诃古字在金光内幻灭,如霞光一样罩在其周身。

    囚脸色骤变,再次惊道:“摩诃古神诀!”

    六丁六甲随着李云霄的动作也各自掐诀,并且移形换影,速度极快。

    在阵光的中央,李云霄周身浮现出朦朦金色,一下变得极长,化成一尊金色巨灵。

    巨灵伸出大手往阵中一抓,大量符文随之飞起,化成一柄方天画戟抓在手中。

    整个大阵都震颤起来,六丁六甲全都成了苦脸的模样,双手维持着那印诀,身躯竟在颤抖。

    囚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盯着那光影汇聚而成的神煞巨灵,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眼底深处掠过惧色,咬牙道:“竟能凝出神煞虚身!该死!”

    他抬起手来,五指上绕过五行五色光。

    那五道光柱立即胀大一倍不止,恐怖的五行真罡“轰隆隆”震响,仿佛两个世界的碰撞,海之森林都为之震颤不停。

    阵中李云霄缓缓凝聚目光,右手突然一挥。

    那神煞虚身闪烁了几下,便扬起方天画戟,往那阵外的五行光柱斩去!

    “轰隆!”

    阵法结界倏然破碎,六丁六甲身上发出木鱼般的沉默声,就化作虚光飞向李云霄。

    而那方天画戟却直接斩入五行真罡内,搅动之下,整个世界破碎开来!

    “轰隆!”

    一阵天塌地陷,整个海皇殿都为之颤抖,所有厮杀的众人也惊恐的分开,都小心躲避着那迸射出来的余波。

    海之森林上空一片破碎,那世界之力炸开,如同一片烈阳,照耀的整个世界惨白!

    “云霄哥哥!”

    “夫君!”

    “云盟主!”

    各种惊恐的叫声不断响起,天武盟之人都是骇然的望着那烈阳,感受着那不可思议的力量。

    在这一击下,李云霄不死也多半重伤了。

    那烈阳慢慢暗淡下来,在左侧千丈处,囚面色苍白,眼里一片戾气。他的右手负于身后,手掌却是一片鲜血淋漓。

    整条手臂内的血管都炸开了,此刻在虚光的掩映下,看不到伤势,并且慢慢恢复着。

    只是这种恢复速度,在他看来极为缓慢和无效。

    虽然拥有虚光境的人类身躯,但毕竟不是龙族肉身,各种神通都难以施展,空有造化境的灵魂。

    而在烈阳的另外一侧,数千丈远处,李云霄也化身而出,同样狼狈不已,身上带血。

    “夫君!”

    红光一闪,一团火焰落在李云霄身侧,直接化出非倪真身,担忧的查看他伤势。

    “我没事。”

    李云霄吐出一口浊气来,运转元功,身上的伤渐渐恢复。

    非倪怒火中烧,盯着那囚,狠狠道:“我们夫妻联手,一起将这囚虫打死!”

    “哼,你还有心思来对付我吗?”

    囚冷笑道:“你竟叫他夫君?看来这李云霄我是必杀无疑了。”

    非倪愣了下,道:“我叫他夫君与你何干?”

    囚眼里冒出精芒,舔了下嘴唇,道:“你的天凤真血几近大成,待我取回真身后与我结合,便能助我冲破那造化境大圆满的桎梏,成为一界之王!”

    “滚!死流氓!”

    非倪双颊绯红,嗔怒的骂道:“死不要脸!”

    囚嘴角噙着冷笑,道:“你虽喊他夫君,但我看得出来,依然是天凤元身。啧啧,今日李云霄必须死了,否则若是被他先得手,我可上哪哭去!”

    “流氓!去死!”

    非倪大怒,身上的火焰滔天而起,化成漩涡。

    天空上的温度一下升高,天凤虚影缓缓蛰伏火焰内,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李云霄急忙将她拦住,道:“且慢!这里交给我,你去帮助大家!”

    他满脸忧色,波隆等人根本就不是这些真灵的对手,一直处于下风,若是再把非倪抽出来,就更岌岌可危了。

    “可是……”

    非倪不愿走,下面之人就算全死了,也比不上李云霄的性命重要。

    在她眼里这根本就没有可比性,所以不肯离开。

    “哼,还真是夫妻情深呀。”

    囚冷冷说道,虽然不悦,但并没有嫉妒。

    毕竟他想得到非倪只是为了天凤之力,而并非真的喜欢她。

    “既然如此,那你们夫妻就好好看看这些人是怎么死在你们面前的吧。”

    囚目光扫向那些真灵,寒声道:“怎么全都愣住了?还不出手!”

    众灵被那股冰冷的目光扫过,心头巨颤,立即杀气震天的向波隆等人杀去。

    天武盟和海皇殿众人都是心惊,再次运转元功准备迎战。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微微带着叹息,道:“都住手吧。”

    所有人为之一愣,目光都转了过去,那声音竟然是从水仙身上发出来的。

    囚浑身一颤,眸子一下收缩起来,脸上闪过惊慌。

    只见水仙身上一片金光亮起,法华莲台缓缓飞了出来,凌空盛开。

    每一片花瓣上有细小金符飘起,几千上万字密密麻麻汇成矩阵,在莲台上闪耀,似乎是一篇经文。

    “那是……”

    李云霄瞳孔骤缩,那些细小符文虽然像经文,但却并不是。只是构造上看,与曾经见到过的法则虚光非常相似。

    不过刹那,那些法则虚光一般的符文就消失了。

    随后莲台上似乎有虚影晃动,淡淡的声音响起,从莲花上飘荡开。

    “悲哉六识,沉沦八苦,不有大圣,谁拯慧桥。”

    如是我闻上人影逐渐变得清晰,虽然还是半透明状态,却已经能辨五官轮廓。

    波隆浑身巨颤,失声道:“海神先祖?!”

    李云霄虽然也吃惊,但要镇定的多。

    当初在东海上与北冥天禄一战时,也曾经出现过这道虚影和那诗号。记得水仙也曾惊呼过“先祖”,只是当时并未放在心上。

    李云霄看了一眼水仙,后者此刻半迷糊的状态,被化修用神奕力拖住,悬浮在空中。

    囚咬牙道:“波木!”

    波隆心中一颤,闻言后再无怀疑,急忙上前跪拜下来,“无能子孙波隆拜见先祖大人!”

    如是我闻上的虚影缓缓睁开双眼,伸出手做托起状,道:“波隆你起来吧。”

    波隆这才诚惶诚恐的站了起来,内心五味杂陈,说不出什么感觉。虽然有些震惊和难以接受,但总体而言还是激动和兴奋。

    波木抬起头来,望着囚,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囚龙,你终于还是来了。”

    “废话!”

    囚怒斥道:“本座的真身还在你手里,我能不来吗?!”

    此言一出,四下皆惊。

    李云霄也是愕然,他刚知道囚用的不是自己身躯,却想不到真身竟被镇压在海皇殿,而他此行的目的那应该就是自己的真身了。

    “可是……”

    李云霄沉吟起来,刚刚囚明明说真身是他自己封印的,难道是被波木夺去了?

    不仅是他,所有人脑海中都是一头雾水。

    波木点了点头,道:“的确应该来的。”

    囚道:“你将我真身还我,我立即就走!”他似乎不愿意面对波木。

    波木道:“你要真身我可以给你,但有一个要求。”

    囚愣了下,原本以为千难万难之事,想不到波木竟会如此爽快的答应,顿时脱口问道:“什么要求?”

    波木道:“加入天武盟,立下心誓,辅助李云霄迎接魔战。”

    “什么?”

    这个要求一出,所有人都是愣住了。特别是李云霄,做梦也想不到波木的要求竟然会是这个。

    囚愣了老半天,突然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整个海之森林寂静无声,只有他的笑充斥天地,笑的非常厉害,都弯下腰去了。

    笑声突然间止住了,囚的脸色这才冷了下来,“你在讲笑话吧!”

    波木淡淡笑道:“你我相识已久,你觉得呢?”

    囚阴冷道:“让我听从这个人类的号令,这种荒诞的想法亏你怎么想的出来?即便他是界神碑主也不行!”

    波木双手在身前合十,长叹道:“那就等可以的时候你再来取真身吧!”

    “放屁!”

    囚震怒之下,风度也不要了,直接爆了粗口,怒斥道:“真身我今天一定要带走!否则就铲平海皇殿,杀尽你波家之人!”

    波木淡然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样暴戾。”

    “天性是改变不了的!而且本座也没想要改!”

    囚双指指下,寒声道:“今日你若是不妥协于我,那就只有毁灭一途!”

    波木抬起头来,眼里含着笑意,道:“今日来取你真身的,可不仅仅只有你一人呀。”

    “什么?!”

    囚心中一震,惊道:“你什么意思?”

    天武盟的人也是听得雾水,难道还有谁也要来夺他身躯?

    李云霄则是目光凝聚起来,神识瞬间往四面八方散开。

    他可是知道囚的肉身是法身境大圆满,不管任何人得到都可以大有作为,这可是不世珍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