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13章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李云霄也不客气了,笑骂道:“你爹都几次差点死在我手里,你这个小崽子又算什么东西?敢妄言要留下我的人?”

    囚怒道:“休要拿那个废物与我相提并论!”

    李云霄冷冷道:“你再怎么骂他他也是你爹,改变不了你是废物之子的事实!”

    云生老祖等人都是听得浑身冒冷汗,鲛女甚至哆嗦了起来,这般言论在他看来,别谈说出口,哪怕是听一听也是有罪的。

    “死!”

    一字震怒出口,战车“轰”的一声炸开。

    两匹龙首牛身的怪兽惊得仰天大叫,一下挣脱出来,直接冲向李云霄等人。

    龙首牛身怪在奔腾之中,身上的气息一下攀升至归真神境,并且双眸通红,进入到暴走状态!

    炸碎的战车中,一片白芒泛起,其内缓缓浮现出一名白衣男子的身影,鼻梁高挺而长,满头银发,双眸犀利的盯着李云霄,满身杀气。

    周围武士惊得凌乱了一下,他们从未见过囚如此震怒。但片刻就镇定下来,同时杀气震天的往前冲去。

    这些武士在空中变化出本体形态,果然全是造型各异的真灵,只不过十万年来天地规则变化,他们在演变的过程中也被改变不少,更多都是被削弱了力量。

    四海内的超级海族,绝大多数在上古时都是真灵。因为有血脉传承,加上隐居深海地渊,故而在传承中能最大限度的保留力量,抵御那岁月变迁带来的后代变异。

    有的妖化出兽形,用四肢在天空上奔跑。

    有的背生多翅,一振之下呼啸出风火雷电等各种元素。

    还有的身上蔓延出鳞片和棱角来,气势峥嵘,震爆虚空。

    在真灵狂奔下,杀气如排山倒海而来,每个人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磐毅一步上前,双手就抓向那两头龙首牛身的怪物,喝道:“这两个畜生交给我!”

    他手臂上浮现出虚光,顿时变得坚硬如铁,“轰隆”一声就拦住了两头巨兽的冲击,五指抓在那龙角上!

    磐毅身体微微晃动了下,空间就被震出淡淡的黑色裂纹。

    磐毅圆目猛睁,大喝一声,“盘龙手!”

    两道巨大的金色符印从他掌心射出,“轰隆”巨响下,两头怪物仰天惨叫,被那符印扫过身躯,表皮“噗噗噗”的爆开,一道道鲜血如箭炸射出来。

    李云霄也是凝重道:“诸位小心!这些都是上古真灵之后,有些更是真灵本身!”

    廖星渊苦笑道:“真是做梦一样的场景,有生之年还能见到真灵,而且这样多……”

    顾青青吃吃笑道:“每天都跟做梦一样,挺好的。”

    非倪的目光落在那云生老祖身上,冷冷道:“奴才,滚过来了受死!”

    云生老祖浑身一颤,莫名的就感到恐惧,急忙停下身来,对身侧的鬼马族兄弟道:“那天凤真血的女子交给你们对付。”

    鬼马族侏儒舔了下嘴唇,嘿声道:“那我兄弟二人就不客气了,至于天凤之血,你也就没份啦!”

    “哼。”

    云生老祖闷哼一声,但脸上还是非常恳切,道:“那是自然!”

    内心则冷笑不已,从刚才囚的言语看出,囚对这天凤女子也是势在必得的,那轮得到他们。

    “天凤真血,本座也想要一点呢!”

    一道冷芒从几人身侧穿过,冷瞳抢先一步,便要对非倪出手。

    “先看看自己有多大本事吧!”

    鬼马族两兄弟顿时脸色一沉,急忙追了上去。

    波隆脸色沉重,喝道:“化修,你保护仙儿退下!”

    “是!”

    化修急忙托着水仙往后去,水仙虽不肯,却被化修死死钳制住,无法反抗。

    水仙大怒,喝斥道:“你这废物敢对我出手?!”

    化修脸色微变,淡然道:“师尊有令,不得不从!师妹,得罪了!”

    他双手掐诀,化出利爪来,在身前抓出一个圆形结界,把水仙困入其内,免得她冲入战场为大家添麻烦。

    那两头拉辇的龙兽被磐毅空手震死后,大量武者就冲了过来,将众人吞没在战场内。

    李云霄手中剑气如虹,直接冲杀过去。

    突然一道凌厉的光芒击落下来,“砰”的一声打在他剑上,震起道道光圈激·射向四方,将空间片片切碎。

    “嘿嘿。”

    鲛女出现在他面前,伸出舌头来舔了下红唇,媚笑道:“我很想尝尝胆敢骂囚大人的男人,鲜血会是何等滋味?”

    李云霄瞳孔微缩,只觉得脑中微微有眩晕感,但不过刹那,就被识海内强大的精神力扫荡一空。

    眼前一花,鲛女就攻击了过来,那纤纤如玉的手指在空中微荡,点向李云霄眉心。

    “噗!”的一声,李云霄的眉心就被她手指一下戳穿,爆出血洞,鲜血飙射而出。

    “啊!!”

    李云霄惨叫一声,满脸都是鲜血和惊恐,吓得拼命往后逃去,眼泪直流,和那脑洞上的血水混杂在一起,惨不忍睹。

    “哈哈哈!”

    鲛女狂笑不已,扭动着腰肢往前走去,一边抛着媚眼,嘻笑道:“真是没用的男人呢,一招就败了。是不是见我太好看,所以忘记戒备了?”

    李云霄惊恐的脸上露出迷惑神情,木讷的点头道:“你真的很好看,我忘记了戒备。”

    “嘻嘻,真的吗?”

    鲛女走至他身前,将脸孔凑了上去,伸出猩红的舌头,在李云霄脸上舔了过去,将他左侧脸孔上的血和眼泪都舔的干干净净,尽数吃了下去。

    “真难吃。一般血液的味道就代表了这个男人的味道,你的血里还带着恐惧的眼泪,真是个窝囊废呢。”

    鲛女的笑容变得冰冷起来,“我对废物男人一点兴趣也没有。”

    “呜呜呜……”

    李云霄吓得大哭,刚刚被舔干净的脸孔又变得污浊不堪,“噗通”一声就双膝跪在鲛女面前,拼命磕头求饶道:“我错了,我不该骂囚大人,女王放过我吧,就饶了我这条贱命吧!”

    他“砰砰砰”的磕的极响,每一下都震在虚空上,鲜血乱飙。

    鲛女轻蔑的讥讽道:“真是废物,杀了你脏手。但你刚才敢对囚大人出言不逊,就饶不得你了。把你杀了,或许囚大人会赏识我,将我纳入后宫也说不定呢。”

    鲛女的脸颊上闪过幸福的红晕,似乎陷入了痴迷的幻想。

    “不要,不要杀我啊,呜呜呜……”

    李云霄还在不断的磕头,拼命求饶,眼泪鼻涕一大把。

    鲛女刚刚沉浸在幸福的想象里,就被李云霄的哭声打断,立即恼羞成怒,“我呸!废物!”

    她一口痰吐了过去,随即抬起脚来,猛地踢下!

    “砰!”

    李云霄的脑袋就开花了,成为一具无头尸从天空上掉落下去。

    “鲛女,做得好。”

    天空上传来囚的称赞,空间微微波荡,一身白衣的囚缓缓走了出来,脸上带着赞许的笑容,“我果然没看错你。今日起,你就做我的妃子吧。”

    “谢谢!谢谢囚大人!!”

    鲛女浑身激动,双手合在身前跪下,喜极而泣道:“鲛女一定尽心尽力的伺候好大人。”

    “嗯。你的容貌也是上上之选,我很喜欢。”

    囚从虚空中走了下来,行至身前将她扶起,道:“就不知你的身材如何呢,倒是脱了给我看看。”

    囚的一只手抓了过去,直接将她的衣裳撕开大半,露出那雪白的肌肤,和半遮半掩的酥·胸,随即轻笑一声,便抓在那酥·胸上,肆意揉捏。

    “嗯嗯。”

    鲛女忍不住的**呻吟,面含桃花,在娇喘下,慢慢退去自己罗衫,直至最后一片亵衣。

    突然一声震喝传来,如冰水从头浇下,淋得她浑身瑟瑟发抖。

    “鲛女!你在做什么?!”

    眼前的囚一下变得面色狰狞,满脸怒色。

    她浑身一个激灵,猛然意识到不对,眼前一下清醒过来,就发现囚已经消失不见了,四周异常的寂静,无数双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自己。

    刚怒喝之人并非囚,而是云生老祖,此刻也瞪大眼睛,双眸喷火的盯着她的身子,那眼神里满是**。

    “啊!!”

    一声惊天的惨叫刺破云层,鲛女瞬间奔泪,拼命捂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躯。

    “哈哈!”、“啧啧”、“嘿嘿”……

    四周立即响起哄堂大笑,和各种怪异的讥讽,戏谑、淫·笑。

    鲛女怨毒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李云霄,便大哭着冲天而起,直接奔入海之森林,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顾青青嗔怒的瞪了李云霄一眼,斥声道:“色魔,你也太狠了吧!这样对付一个女孩子,可比杀了她还要狠毒!”

    李云霄冷冷道:“我只是将她的幻术还给她罢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至于做什么,全是她自己内心**的体现啊。我不过是引导她将**表现出来而已。再者,她都要杀我了,还要杀我的亲人朋友,我还顾虑她是不是女的?老弱妇孺病残孕抱小孩的敌人,照杀不误!”

    顾青青也一阵无语。

    在鲛女脱衣自摸的时候,整个战场都静止了下来,此刻随着鲛女离去,再次爆发出怒吼声,滔天杀气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