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12章 龙有九子
    龙辇战车“咕噜噜”的驶来,在宫殿不远处停下。

    时间仿佛也随着它停了下来,整个海之森林万籁寂静。

    云生老祖等人身躯一颤,将那种宁静打破,齐齐上前拜道:“见过大人。”

    这些不可一世的存在,彼此间谁也不服,却在那战车前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忤逆。

    战车上的洪荒图案变得鲜艳起来,似乎突然活了,栩栩如生。

    九彩的云霞在龙辇上空汇聚,光芒挥洒下来,在四周化出一道道伟岸身影,都是手持武器的威猛武士。

    一种不好的感觉在李云霄众人心中弥散。

    李云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词,惊道:“真灵?”

    那些高大威猛的武士全都是模样怪异,不少都曾在古籍和海皇殿的铜柱上见过,正是真灵模样。

    祖亚浑身瑟瑟颤抖,在这些强大存在的威压下,精神上感到莫大压力,颤声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云生老祖等人都是躬身站在一旁,不敢抬头不敢语。

    战车内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淡淡说道:“界神碑主?”

    李云霄知道是在问他,因为那道飘飘渺渺的神识在他身上挥之不去,“囚?”

    男子道:“你可以这么称呼我。”

    那声音有种俾睨天下之感,似乎换做其他人的话,则无此资格。

    李云霄道:“你到底是何人?为何要搅乱四海,对付海皇殿?”

    男子道:“搅乱?”他戏虐的说道:“四海何曾乱了?一切依旧。我要对付的不是海皇殿,什么‘海皇’还没那个资格让我出手。”

    众人皆惊,祖亚更是脸色难看起来。

    海皇为四海共主,天下同尊,在他眼里却是这般不值一晒。

    但从此人出场的气势和实力来看,或许还真有这资格说出这番话。

    李云霄不由感慨道:“四海之大,不可斗量,我们都坐井观天了。阁下既来,还请亮明身份和目的。凡事皆可商议,如果能谈妥的东西就没有必要动手了。”

    若是只有云生老祖几人,李云霄怕是已经出手了。

    对方亦是如此,若非李云霄等人突然出现,这“囚”或许根本就不会现身。

    所谓的“商议”,那也是站在实力对等的基础上而言,若是力量相差悬殊,就不存在“商议”这个说法,只有“服从”亦或者“死”。

    囚淡淡说道:“你的实力不配与我‘商议’,但你既是界神碑主,我倒是愿意给你一个‘商议’的机会。”

    战车四周的武者皆是悚然动容,就连云生老祖几人也是满脸震惊,似乎不能相信战车内的这位大人,会跟对方进行所谓的“商议”。

    李云霄不动声色道:“那就多谢了,不知如何议法。”

    囚道:“波家之人尽数留下,那天凤真血的女人也留下,其余之人便可以走了。”

    “哈?你在逗我?”

    李云霄轻蔑的挑了下眉头,满脸冷笑。

    对方的要求里一下就要留下他两个女人,原本平静的内心,被激起了一道波澜。

    囚道:“我从来不逗人。若是你不愿,界神碑就要换主了。”语气依旧平静,却带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哎呀,真的?那赶紧求你了,我早就不想要这界神碑啦,给我惹来多少麻烦,你赶紧给他换主吧。”

    李云霄双手抱在身前,满脸戏虐的哼唧道。

    宫殿上空一下变得死寂起来,压抑的气氛直接在空中“噗噗”的爆出火花,在蕴含着一场极大的动荡。

    鲛女实在忍不住了,双手抱拳,作揖拜下道:“囚大人,此人实在傲慢无礼,当碎尸万段,以儆效尤!请大人下令,我等誓死为大人诛杀此人!”

    云生老祖等人互相看了一眼,也都上前拜道:“愿为大人诛杀此人!”

    骨虹亦是诚惶诚恐的跟在云生老祖身后拜下,他也不知道这囚到底是何人,只是内心感到莫名的害怕,有些后悔跟来了。

    “切莫动手。”

    海皇殿内突然传来波隆那苍老的声音,随时一道金光从殿内冲起,在空中化出两人身影来,正是波隆与水仙。

    波隆的容颜比数年前更为苍老,但却有红光泛面,似乎心情极好。

    水仙挽着波隆的手臂,亲切的跟在身后。

    李云霄忙拜见道:“见过海皇大人。”化修急忙跪下拜道:“见过师尊!”

    其余之人也都纷纷行礼。

    波隆微微拱手,道:“有劳云盟主,有劳诸位了。”他目光望向李云霄,显得更为亲切。

    水仙莫名的就双颊绯红,有些紧张的样子。

    李云霄道:“大人,这些人……”

    波隆道:“我已经知道他们的来历了。”

    波隆收敛了笑容,凝望着那龙辇战车,肃然起敬道:“囚大人降临海之森林,波隆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他竟双手抱拳,当空作揖拜下,态度竟是毕恭毕敬!

    祖亚和水仙大吃一惊,海皇的身份尊贵无比,四海之内无出其右,竟然对这战车主人这般谦卑!

    李云霄同样震惊道:“大人,此人到底是谁?!”

    波隆面色凝重道:“云盟主,你在那些铜柱上必然见过这位大人的真容。据闻上古真龙有九子,分别为始、隐、囚、炽、泾、渊、黑、芒。这位大人便是九子之三,囚大人!”

    “真龙之子?!”

    李云霄和顾青青等人都是愣住了,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来。

    原本这些都是传说中的存在,万年一见,但他们与真龙本尊胤羽都厮杀过多次,也就没有什么神秘感了,对这真龙之子就更不感冒。

    非倪更是直接嗤笑道:“弄得神秘兮兮的,还以为是什么来头呢。别说是龙子,就算是真龙本人来此,在夫君面前也一样束手无策。”

    此言一出,战车四周之人皆是脸色大变。

    云生老祖也是怒斥道:“放肆!”

    鬼马族壮汉双眼内射出精芒,寒声道:“当真是老寿星上吊,自己找死了!”

    那些武士也纷纷脸上露出怒容,杀气迸射出来,空间隐约间被压得“噼啪”爆响。

    “呵,呵呵……”

    龙辇内竟传来囚的笑声,那笑越来越狂,“你说的是胤羽那废物吗?”

    非倪一愣,怔怔道:“你竟直呼他名,他不是你老爹吗?”

    囚的笑声好一阵才停下来,道:“不错,胤羽正是父王,即便如此,那又如何?废物始终是废物,是不会因为他的身份有别而发生变化的。”

    所有人都是愣住了,这话未免太诛心了。

    就连云生老祖等人也是吃了一惊,但他们眼里露出骇色,不敢再多言,这种话题一旦插嘴,弄不好就是“死”字降临了。

    李云霄叹息了一声,摇头道:“连自己老爹都能骂,看来又是一个厉害人物。”

    囚道:“我倒是很好奇,你们见过我父王了吗?他果然还没死呀,但现在的状态应该不好受吧?”

    李云霄想了下,道:“挺好的,整天到处跑来跑去搞破坏,弄不好哪一天就被人杀了。”

    “呵呵,还是像以前一样讨人嫌呢。”

    囚厌恶的说道:“真是丢了我龙族的脸,若是下次遇见的话,就让我这个做儿子的尽点孝,亲手送他归西吧。”

    “嗞!”

    所有人都连抽冷气,只觉得四肢发冷。

    此人竟然要弑父!

    而且说得这般理所当然,不屑一顾的样子,仿佛根本没把这当回事,就算是弑父,也好像顺手而为,随意使然。

    李云霄额头上都冒出汗珠来,讪讪道:“阁下果然是非常人,佩服,佩服!”

    囚道:“不提那扫兴的废物了。波隆,既然你已知道我身份,那自然知道我的目的了。”

    波隆点头道:“虽不清晰,但多少能猜中一二。只是以大人的实力,海皇殿还不是随意来去,何须弄得如此大费周章。”

    “哼,你莫不会以为我惧怕你吧?”

    囚闷哼了一声,道:“我只是有些忌惮那人罢了。”

    波隆愣了下,道:“那人?是谁?”

    囚道:“你不必知晓,总之波家之人和天凤真血留下,其余之人离开,便是本座给你们的最大机会了。而且看在那人的份上,我不会过多为难你们的。”

    李云霄冷怒又好奇,道:“连自己老爹都想杀的人,天下间还有谁有这般资格,让你如此另眼相看,甚至是……忌惮?”

    “砰!”

    战车内传来拍击声,囚震怒道:“界神碑主,你问得太多了!”

    “切!”

    李云霄嗤笑道:“既然你不肯说,那也罢了。还是想怎样就怎样吧,千万不要给谁面子,否则我们会以为你胆怯呢。”

    波隆也是点点头,道:“若是要留下本皇一人,那便遂了囚大人心愿。但爱女和天凤公主是万万不会留下的。”

    “爹!”

    水仙急着摇晃了他手臂,满脸嗔怒道:“爹也不能遂他意,大家一起出手,把这囚打死就好了。”

    非倪嘻嘻笑道:“妹子说的是,打死一了百了,谁跟他这么多废话,给脸不要脸!”

    “砰!”

    战车内又传来震怒的拍击声,囚怒极反笑,道:“哈哈,打死?本座纵横了无数年,有几人敢在我面前说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