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04章 大浪淘沙
    “你杀我吧!杀了我吧!”

    北冥读剑倒在地上,满身是血,阴冷的盯着李云霄,眼里是无边的怒火。

    李云霄长叹道:“你也是个人物,将天外玄冥石拿出来吧,我给你个痛快。”见北冥读剑满脸讥讽,他又说道:“败了就败了,至少也要有点风度吧。”

    “风度?哈哈哈,我北冥世家一日之间被你灭去,你还让我有风度?!”

    北冥读剑双目中喷出火来,怒吼道:“本座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李云霄道:“若非你执意不给玄冥石,又如何会战起来?就算我过于执着了,你又何尝不是?现在这个结果也非我所愿见的。”

    北冥读剑沉默了下来,他心中生出悔意,自己执着着要天外玄冥石修炼,好冲击那魔尊境界,罔顾亲人和世家生死,最终落得这般下场。

    “不用难过。北冥世家的人没有死,只是暂时被我‘收集’起来了。你很快就能跟他们在一起了。”

    韦青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两人身侧,道:“李云霄,要取东西的话快些吧,我忍不住要收集这个‘材料’了。”他面色阴鹫,眼里闪过一丝兴奋。

    李云霄只觉得一阵恶寒,若非魔劫在即,上次见识到了杀戮兵器的厉害,他现在就想翻脸将韦青杀了除害。

    “收集?什么收集?”

    北冥读剑一愣,但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只是还有一丝希望,他就不愿放弃,叫道:“你说我北冥家的人还没死?他们在哪?!”

    韦青伸出右手,一片银光闪烁下,就化出阴阳二气瓶,上面图案精美,惟妙惟肖,“就在此瓶内。”

    “这是……”

    北冥读剑猛然一震,失声叫道:“阴阳二气瓶?!”

    他的面容变得极为震惊和扭曲,双手开始抓着脸孔,似乎不敢相信。

    韦青被他的样子吓了一下,愣道:“你也认得此瓶?”但想到对方的身份,当年叱咤天下,又在魔界待了这么久,知道这瓶的来历也不足为奇。

    “哈哈哈,认得?我何止是认得!”

    北冥读剑突然狂笑起来,道:“我找这宝瓶找了多少年啊,想不到他竟然在天武界!”

    韦青点头道:“那这真是天意了,你不仅能和家人在一起了,而且还见了这宝瓶,算是遂了心愿。”

    北冥读剑冷冷的看着他,满是讥讽的样子,道:“这宝瓶你不会仅仅是拿来当兵器用吧?”

    韦青一怔,望着他道:“那你认为这瓶子还能怎么用呢?别告诉我还可以插花。”

    “哈哈哈,插花?笑死我了!”

    北冥读剑捧腹大笑,眼泪都掉了下来,“哈哈哈,插花!这瓶内蕴含着一个巨大的秘密,整个天武界怕也只有我知道了。”他停止了笑容,抬起头来看着韦青。

    李云霄眉头一皱,道:“这种保命之法未免太幼稚吧?”

    韦青也点了点头,道:“是有些幼稚。前辈的智商让我们这些做后辈的都感到脸红呢。”

    “哼,信不信由你。天外玄冥石保不住了,我又落得重伤,神道之路算是止步了,对其它事也不再兴趣,那个秘密就永埋世间吧。”

    北冥读剑神态变得淡然起来,说完就缓缓闭上了眼。

    李云霄神识在他身上一扫,立即发现了天外玄冥石所在,凌空一抓,“砰”的一声空间爆碎,一块玉石就被抓入手中。

    掌心刚刚触及那玉石的刹那,就感到惊人的寒气入体,顺着经脉而上。

    那玉石看似普通,通体白色,并没什么异常,只是入手后才能感知非凡。

    他急忙运转元功,将那股寒气压下。

    “玉石到手,我也赐你个痛快吧,免得一代豪杰被人糟蹋了。”

    李云霄扬起剑来,就砍了过去。

    北冥读剑虽然性情偏执,但也不是什么坏人,而且两人一战下来,也生出了惺惺相惜之感,不忍见他落入韦青手中。

    “砰!”

    剑殇斩红落在北冥读剑身前半尺处,被韦青双指一弹,就偏离了位置。

    李云霄沉声道:“韦青你……”

    韦青嗤笑一声,哼道:“你那妇人之仁的毛病又犯了!这可是虚极境巅峰的存在啊,浪费了多可惜!”

    北冥读剑冷冷的看着他两人,并不以为意,反正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败者无权择生死,他也就懒得操心了,直接闭上眼睛。

    随后只觉得身躯一晃,就被阴阳二气吸入了银瓶内。

    至此,整个北冥玄宫之人,全都被韦青收走了。

    李云霄冷声道:“你做事太有伤天和,小心他日下场凄凉。”

    韦青道:“若是手段不狠一些,现在就要下场凄凉,哪来的他日?此间事了,我就不跟你回炎武城了,先别过。”

    他周围空间微晃,就只剩下残影,渐渐消失在原地。

    李云霄知道他一定是迫不及待的去制造杀戮兵器和研究那阴阳二气瓶了。

    华裳道:“云盟主,我们也回去吧。”她看了一眼满山裂痕,长叹道:“北冥世家就此绝迹于世了。”

    李云霄道:“世间荣辱沉浮,世家的兴衰盛亡,本就是历史规律,无数年来都这样,大浪淘沙,滚滚向前。”

    华裳点头道:“这道理我何尝不明白,只是同为七大势力,难免会有些兔死狐悲罢了。”

    宁可云心境尚好,毕竟经历过红月城一役,此刻也就淡然了。

    “走吧,回炎武城去。没空在这闲聊。”

    陌催促道,在见了李云霄和北冥读剑一战后,给了他极大压力,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修炼。

    他沉思了下,有些尴尬的向李云霄提出了见琳一面的事。

    李云霄道:“琳大人尚且在修炼中,怕是很难见到,不过我可以让你去见一下灿和涿两位大人,问问他们的意见。若是他们不许的话,我也就没辙了。但两位对妖族功法钻研颇深,你有不懂的问他们,或许也能给你解答。”

    以李云霄的猜测,灿和涿多半是不会让陌见琳的,故而先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陌道了一声谢,便进入界神碑内。

    李云霄三人随即化作遁光,回炎武城。

    那天外玄冥石他研究了数日,也发现不少问题。

    这玉石散发出的寒气并非有多伤人,而是那股阴冷之气,直接冰入骨髓,破坏身体的机能和结构。

    而且这种破坏是永久性的伤害,根本无法愈合,只能破去坏死结构,让肉身重生。

    李云霄尝试着用神识往那玄冥石探去,刚刚触及表面便感到识海一滞,一股阴冷的气息似乎顺着神识反侵而来,吓得他急忙将自己神识斩断。

    “看来这石头果然非凡,万万不能让魔族人得去。”

    李云霄在此石上施展了上百道封印,随后扔入界神碑里,沉入大地中去,这才松了口气。

    “如今天武大陆的力量几乎都汇聚在天武盟和圣域了,还有南北商盟也算是不小的力量,但只要他们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我也暂时不想管,至于海外势力……”

    李云霄沉吟了一阵,便取出一块传讯玉符来,将一道神念引入其内,便投入虚空。

    他自语道:“让牧笛大人派人前往海外,以探天堑涯和诸派的态度,炎武城掌控十方规则,他们不可能不心动呀。”

    做完这一切,他便抛开诸事,开始修炼起来。

    单手在身前掐诀,指尖上就浮现一圈金色光晕,由四个摩诃古字组成,绕在指前旋转。

    就这样一动不动,静静盘坐虚空。

    那正是太初真诀里的指印,当初百轮结衣强行将太初真诀以及自身领悟灌输给他,就像是嘴里直接塞了个大包子,一点点的方才消化开。

    随着那太初真诀的修炼,似乎对天道的领悟更进了一层,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头萦绕,却又始终抓不住。

    只是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在内心蔓延,一直困扰在他内心的问题,如何才能让魔化的武者脱离魔障,似乎要更高的天道领悟才能找出答案。

    而古往今来,无数大能强者,对天道领悟最深的莫过于摩诃古神,他留下的摩诃古神诀更是当今天下第一神诀。

    那脱离魔障之法,也只能从摩诃古神诀中去寻找答案了。

    如今大界、大衍两篇神诀他都掌握了不少,彼此间相互印证,解开了不少摩诃古字的含义。现在修炼太初真诀,以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数日相安无事。

    天武界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天下间各大宗派也陆续派强者前来修炼,包括天鹰神庙、梅家等与李云霄有交往的门派。

    几日来李云霄都未曾动弹一下,始终保持那个姿势,指尖的光芒也如轮旋转,没有丝毫变化。

    这一日,他指尖微颤,那几个摩诃古字一下隐入不见,金芒也散开。

    这才从入定中回过神来,眉宇间隐现一片怒色,抬头望天。

    他此刻正在封魔之地的上空修炼,距离炎武城有一段距离,而从炎武城传来了轻微的元力波动,被他感知到了。

    “这么远也能传来波动,必然是异常激烈的打斗。就不知何方神圣,竟有如此实力。”

    当今天下,敢擅闯炎武城的人的确不多了。

    李云霄沉吟了一下,就青光一闪,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