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03章 ?阴阳二气瓶
    “毁去?!”

    北冥战菅心中一颤,愤怒道:“你这个疯子!强盗!明明就是想独占,还找什么借口!”

    “随你怎么说吧。胜者王,败者寇,你现在竭力嘶吼又有何用呢?”

    李云霄望着那深渊,双瞳渐渐变化,“本少没空跟你闲扯了,要聊的话,待我将你弟弟击杀,取出天外玄冥石再谈。”

    他身影一闪,就化作雷电往深洞冲去。

    北冥战菅又惊又怒,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也冲上前去。

    但六丁六甲也随之转动,在深洞上空移形换位,结成阵法拦在他身前。

    “该死啊!”

    北冥战菅心中大急,身上寒气暴起,身影一闪,就往那六丁六甲击去。

    正是天外三式中第二式——“其形也,翩若惊鸿!”

    方圆百丈内浮现异象图案,全身婉若游龙,一闪之下,整个空间晃动,四周灵气汇聚而来,无限压缩!

    六丁六甲成三角排列,前方六尊傀儡身上暴起光芒,在空中凝成巨灵,同时出掌拍下!

    “轰隆!”

    北冥战菅只觉得自己一招击在了钢板上,被狠狠反震回来,连退数步。

    突然一股寒意在他内心涌起,巨大的危机感降临,猛听北冥段决凄厉的惊呼一声“老祖宗!”

    便看到一柄猩红的战枪击穿了护体寒气,从背后穿透而出。

    陌在北冥战菅出手的瞬间也相应出手。

    北冥战菅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胸膛,一股极度的愤怒和不甘在内心蔓延,嘶吼道:“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偷袭我!”

    陌不屑的冷哼一声,缓缓的抽出枪来,鲜血“嗤嗤”的从北冥战菅胸前激·射出,鲜血无比。

    “又不是光明正大的打擂台,偷袭你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陌冷笑一声,觉得这句话太过幼稚。

    “是啊,又不是打擂台,偷袭自己不是很正常的吗?”

    北冥战菅愣了一下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静静的看着自己胸膛飙血,突然觉得好累,就连止血都懒得去做了。

    北冥段决在长空上脸色煞白,见两位祖先都遭到重创,知道麻烦大了,他祖宗也不管了,突然转身化作遁光逃走。

    华裳一惊,喝道:“休走!”也急匆匆的追了过去。

    两人实力相差无比,北冥段决一逃,就难追上了。

    突然前方青光一闪,一股庞大的力量凌空压下,迫使北冥段决停了下来,凌空化形而出。

    “韦青,你……!”

    北冥段决大怒,突然出现拦在前方之人,正是韦青,一脸冰冷的看着他。

    华裳大喜,加快遁术,眨眼间就追了上来,将北冥段决锁定。

    北冥段决咬牙怒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我!”他怒斥着韦青,满心的不甘和愤怒。

    韦青淡淡说道:“这世间事,难道非得有仇怨才出手吗?你的先祖被那名妖族出手偷袭,他们之间又有何仇怨呢?”

    北冥段决怒道:“总归是相识一场,你真要置我于死地吗?!”

    韦青摇头道:“非是死地,而是新生。”

    北冥段决浑身一颤,立即明白了韦青的意思,怒道:“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他身上寒气涌出,身化游龙就击了过去。

    空中结出一道虹霞,沉声的声音连绵而起。

    北冥段决报了必死的决心,所以一击之下用上全力,漫漫寒光映衬着他的身影,显得孤寂而末路。

    韦青面无表情,抬起手来,阴阳二气瓶聚二气而出,在掌心上凝成,不住旋转。

    “这阴阳二气瓶传闻中不仅可以装人,还可装天,可装地,但我一样都未试过,今日就拿段决大人做个试验好了,也算是对得住你我相识一场。”

    韦青淡淡说道,瓶口一转,便朝向北冥段决。

    阴阳二气旋转而出,方圆天地内浮现出八卦景象,演化二十四气,并且有三十六道魔影恍惚其上。

    北冥段决一触到那二气之力,顿感不好,惊叫一声,全身就被诡异的力量束缚住了。

    “该死!随我一道下地狱吧!”

    北冥段决惊恐之下,不顾一切的扑向韦青,要引爆体内丹田和他同归于尽。

    “哼,幼稚!”

    韦青嗤声道:“弱者是没有权利选择生死的!”

    他几道诀印打出,拍在那银色宝瓶上,二气一旋,八卦符印聚拢,一下就将北冥段决压制住,“嗖”的一声就吸入了瓶内。

    华裳看完整个过程,只觉得脸色发白,忍不住的后退了数步,不敢直面眼前这个男人。

    韦青将宝瓶收起,淡然道:“华裳大人这么怕我吗?你是天武盟的人,我自不会动你。”

    华裳咬牙吐出二字,“恶魔!”便转身而去。

    牧鹤在北冥段决逃离后,就暗骂一声自己蠢,反应慢,被北冥段决占了先机,天武盟这几人必然有所警觉。

    果然,在他也随之要逃的时候,宁可云的神识和杀气直接锁定了他,令得他不敢擅自动弹。

    只能阴沉着脸站在那,一言不发。直至看到北冥段决被韦青用宝瓶收掉,吓得牙齿不断打颤,揉了几下眼睛,更是失了魂。

    此刻,北冥战菅失血过多后,终于身体不支,摔倒在地上,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天空,似乎在回忆过往。

    突然一个男子映入了他眼帘,男子面容俊雅,淡淡说道:“如此强者,死了可惜。不如发挥点余热,为天武界做出点贡献吧。”

    随后便是一个宝瓶出现,瓶口对着他。

    北冥战菅下意识的愣了下,只觉得这个瓶子似乎有些熟悉,好像哪里听闻过。

    但还未等他想起,身体就被阴阳二气卷住,脑子一下变得空白,就被直接吸了进去。

    韦青收了北冥战菅后,便朝牧鹤走去,吓得牧鹤直接哭了出来,哆嗦的哭道:“大人,韦青大人饶命啊,饶了我吧!”

    韦青道:“莫哭,千古艰难唯一死,你就当自己死了便好。而且还能为天武界贡献余力,何乐而不为呢?”

    “啊!!”

    牧鹤知道再求饶也无用,猛地一咬牙,喷出一口血来,那血气散而不灭,反而一凝,化作一抹光芒,他整个人变得恍惚起来。

    “哈哈,竟然在我面前用血术,太幼稚。”

    陌哑然失笑,他是玩血的祖宗,牧鹤的遁术虽厉害,但还不入他法眼。

    五指往前一抓,那虚空“砰”的一下爆开,牧鹤就被震了出来。

    韦青道了一声“多谢”,便上前去将牧鹤也收入瓶中。

    他之前从未用过此瓶装人,但刚才在李云霄和北冥读剑的惊天战斗下,要护住那些“材料”太难,这才将所有“材料”都收入瓶内。

    后来发现“材料”在瓶内并无变化,而且在阴阳二气的滋润下,似乎变得更为强壮,这一发现令得他大喜,这才尝试着用瓶子收人,想不到有此奇效。

    韦青此刻心情大好,有了这宝瓶在身,不仅可以随手收集“材料”,而且可以将大量的杀戮兵器收入瓶内,随身携带,那么这天下间谁还是自己敌手。

    华裳和宁可为看他的脸色也变得惊惧起来,陌更多的则是好奇。

    “这是圣器?”陌忍不住问道。

    “也许吧。”

    虽然韦青也认定了这是圣器,但毕竟之前从未了解过圣器,也不知道是否为真。

    但既然是当年魔主之物,就算不是圣器也不会差到哪去。

    华裳没好气的说道:“整个北冥玄宫的人都被你‘收集’起来了,这里也没你什么事了,还留下做什么!”

    韦青看了她一眼,指了指大地,道:“下面不是还有一位吗?那位可不一般呢,更不能浪费了。”

    他的手指刚指了几下,整个山脉立即崩塌下去,惊天响动传来,随即两道光芒破土而出,冲入长空!

    “嘭!”

    “嘭!”

    李云霄一身金光,北冥读剑则是魔气滔天,从大地内打到天上,难分胜负。

    北冥读剑一出来,立即察觉到了不对,整个山脉几乎粉碎,但天武盟的人俱在,而他们北冥世家的人则不见了。

    “大哥!”

    北冥读剑心中一沉,惊慌的大叫一声,但四野之下只有他们搏杀的声音,此外没有任何回响。

    韦青冷冷道:“你大哥和所有北冥世家的弟子都已经死了!”他的声音不高,但却直接传入天空,并且语气讥讽和轻蔑,令人听得愤怒。

    “啊?!”

    北冥读剑顿时心中一乱,怒急道:“不可能!绝不可能!”

    他心神一慌,立即就出现了破绽,被李云霄抢攻上来,剑殇斩红刺入身躯,再中一掌就震飞出去。

    两人在之前惊天对决下,就已经是强弩之末,又在大地内搏杀了一阵,任何一个疏忽都可能导致丧命。

    韦青也正是看出了这点,才故意出言刺激。

    这一分心,立即判了胜负,甚至是生死。

    “天外玄冥石拿来!”

    李云霄一击得手后,化作雷光一闪就追了上去,一剑斩出。

    剑气化出七道莲花,“噗噗噗”的击入北冥读剑体内,将他几处要穴炸开,让其短期内再无法运转魔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