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02章 舍我其谁
    “哗啦!”

    李云霄身前的空间尽数裂开,他化出三头六臂,六臂掐诀,金色漩涡在身前凝聚旋转,将方圆内的灵气尽数吸纳而来。

    压缩到极致!

    “星璇爆!”

    前身法相面色冷厉,轻喝一声。

    六臂诀印倏然抛出,全部落入那星璇内,恐怖的金色之力转动,猛然炸开!

    “轰隆!”

    黑色巨剑同时斩在那漩涡上,插·入进去,便受到那狂暴气息的冲击,无边无际的空间破碎,巨剑晃动了几下,透明了几分,却不曾破碎,继续斩落!

    “喝!”

    李云霄怒吼一声,身前双臂猛地拍住那剑,一圈圈魔光从剑上绽放出来,“轰隆”一声爆碎,将他卷入进去!

    “嘿嘿。”

    北冥读剑狞笑一声,漆黑的眸子里满是得色和讥讽,但不过瞬间,那眼眸骤然一缩,充满惊骇!

    只见炸开的中央,一股更为纯粹的魔力爆发开了,李云霄全身布满魔纹,手持阿摩轮宝朝他劈来!

    轮宝上十二福轮旋转,“嗤嗤嗤”的鸣响不停,周围空气被切的冒出白丝。

    “那是……”

    北冥读剑心头大惊,那兵器一看就非凡物,而且给他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普通一剑就如同山岳崩塌,整个世界都朝他压来!

    “千魔剑!”

    他手背上爆出一团魔纹,掌心处再次化出剑影,猛地斩了过去!

    “轰隆!”

    巨剑斩在阿摩轮宝上,直接被炸裂!

    “轰!”

    北冥读剑被那剑势击中,搅入了漩涡内,直接消失不见。

    整个天空都在这惊人一击下破碎,另外激战的几人都是瞬间分开,震惊的看着。

    “弟弟!”

    北冥战菅身躯一颤,凄声叫喊了一句。

    只见数百丈外,一面空间破开,北冥读剑从其中走了出来,嘴角带着一丝血迹,满脸阴沉的盯着李云霄。

    虽然一身灰头土脸,但并未受到致命伤,只是脸上多了之前未有的凝重和忌惮。

    李云霄一斩后,阿摩轮宝也从手中消失,盯着北冥读剑,道:“天外玄冥石?”

    “呸!”

    北冥读剑唾弃了一口,冷冷道:“做梦!”

    李云霄二话不说,双臂一舞,大量的雷电“噼啪”作响,一闪就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整个灵山宝地上空,聚拢了大量雷云,不时有雷电从其内吞吐出来,如同长蛇穿梭。

    正殿前的韦青面色沉凝,担忧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材料”,看李云霄那样子似乎要将整个北冥玄宫都连根拔去,他好不容易收集的这些“材料”也就危险了。

    如今天武界人才凋零,七大派都几乎落寞,很难再找这种合适的“材料”,每一个都来之不易。

    韦青一挥手,一片结界张开,将正殿前的广场全部笼罩住,以防被雷霆击毁。

    “李云霄!你要做什么?!”

    北冥段决惊呼起来,那雷云还在不断凝聚,方圆千里都被笼罩其中,黑压压的云层不断增厚。

    雷电虽还未击落,但大地受到能量场的影响,开始被磁化,地面皲裂开,建筑倒塌,大片的山林直接燃烧起来。

    “老祖宗!”

    北冥段决急忙喊道,几乎要哭出来了。

    如此巨大的招式一旦落下,整个北冥世家的基业就此毁去,北冥段决颤声道:“不如将那天外玄冥玉给他吧?”

    “闭嘴!”

    北冥读剑怒斥一声,凌厉的双眸盯着他,直透内心,看得北冥段决不敢再言。

    原本想上来相劝的北冥战菅见自己弟弟动了真怒,也不敢多言了。

    北冥读剑缓缓说道:“北冥世家可以兴,可以衰,但怎么可以屈?意志若是屈了,比宗门毁了还要可怕!”

    北冥段决脸色发白,急忙低头道:“老祖宗教训的是!”

    “说的好!”

    云层内传来李云霄的赞叹,无边雷电从四方汇聚而来,在上空化成一尊巨大的雷神。

    雷神面色清冷,俯瞰大地,就像是真的神灵藐视众生,带着那上位者的冷傲和轻蔑,口吐道:“那就用你北冥世家的意志来接我这招吧!”

    李云霄抬起手来,掌心朝天,那锤子在上空翻滚,摩诃古字化成数亩之大。

    漫天乌云在这一刻“轰隆隆”震响,仿佛受到刺激,所有雷电都往那锤子汇聚过去,压缩成恐怖的形态。

    “化龙!”

    北冥战菅吓了一跳,惊恐道:“这是天雷!”

    话音落下,那锤子下方逐渐化成龙形,角、须、鳞、尾、爪……,每一个部位都在压缩下慢慢化出。

    “该死的!他竟能引动天雷!”

    北冥读剑怒喝一声,吼道:“你们都退开!我来接这招!”

    他身上寒气发出“咔嚓”的冻声,清晰可见蛛网状的裂纹浮现虚空,在他掌心不断有寒星化成气流涌向四方,好像一条条细小的冰龙。

    北冥世家几人都是心神一阵,急忙退开,仔细观摩起来。

    华裳和陌等人也停止了出手,站在远处观望。

    北冥段决又惊又喜,兴奋道:“老祖宗这招还未出手,就已经产生天凝地闭之像,若是施展出来岂非毁天灭地!”

    北冥战菅眼里掠过喜色,欣慰道:“这些年来他的修为真没落下,也许这趟魔界之行是对的。”

    李云霄化作的雷神凝视着下方,特别是北冥读剑的左手中,上百道寒冰之气旋绕,层层叠叠在一起,四周空间呈现出古怪的扭曲。

    就在这时,一尊帝王虚影在其身后浮现。

    帝君负手持剑,君临天下,仰起头来与那雷神对峙!

    整个虚空在两人的威压下不堪重负,纷纷碎裂开,发出大量刺耳的声音。

    “好强的一招!”

    李云霄心中凛然,立即明白了此招便是那天外三式中的最后一招!

    “好!就让我来领教一番北冥家先辈的卓绝天资!”

    李云霄轻喝一声,雷神拿那悬浮的天锤抓住,击落下来。

    动作十分迟钝,显得有些笨拙,但那缓慢之下,已跨过千万时空!

    雷龙或跃在渊,周身形成一道道淡紫色的光流,飞落九天!

    北冥读剑眼里闪过冷色,抬起手来,身后那帝王身躯缓缓睁开双眸,挥舞之下,身后之剑横于身前,往那雷龙刺去!

    “天外三式——舍我其谁!”

    北冥世家三式神通,为历代天才所创,并且不断被后人完善修改,终成惊天动地的三招流传下来。

    “吾道有涯”、“翩若惊鸿”、“舍我其谁”,这三式正象征着一条通往“道”之终点,武者在路上孜孜不倦的追求身影。

    剑印斩出,雷龙的身影变得迟缓,就像有千难万阻,压得虚空“嗤嗤”作响。

    终于,一道巨大的光柱瞬间冲向天穹。

    在光影出现后,声音才开始传开,那天地崩碎的爆炸声传入几人耳中时,他们早就提前感受到了余波冲击,急忙运转元功抗衡,否则被那力量吸入进去就危险了。

    “轰隆隆!”

    那光柱在两人对击的直线上,不断扩大变粗,向四方推开。

    李云霄和北冥读剑两人完全在光柱的中央,情况不明。

    几人不断往后退去,都是心神震荡,被这股冲天彻底的力量震撼到了,除了静静感受外,再无其它想法。

    “轰隆隆!”

    余波震荡了半晌,经久不散,整个北冥玄宫尽数摧毁,不留一砖一瓦。

    天空上的乌云不仅没有散去,反而压得更低了,好似天穹触手可及,但阳光却照射不进来,一片灰朦朦的天地,压抑至极。

    在北冥读剑原先所立之处,一个巨大的深坑浮现,深不见底,似乎击穿了地脉!

    大量灵气从山脉的各处裂缝内溢出,像潮汐涨水,弥漫四方。

    北冥段决脸色苍白,失神的看着眼前一切,仿佛不敢相信。

    叱咤天下的北冥世家,前一刻还安详宁静的北冥玄宫,此刻就永消于世,找不到任何痕迹。

    北冥战菅也是忍不住颤抖,“弟弟!”惨叫一声就冲向那深渊。

    突然一片金光落下,分成十二道,落在那深渊入口。

    一股浩瀚金光从六丁六甲身上荡开,将北冥战菅拦住。

    上空雷光“噼啪”闪烁,慢慢凝出李云霄的身影来,冷冷看着他。

    北冥战菅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只觉得喉咙发干。关于李云霄的传闻很多,即便他不闻外事,在永生之界入口打开后,也多少听到一些传闻,但未放在心上。

    此刻亲历一战,才明白那些传闻一点也未夸大,此人已是强的匪夷所思!

    他浑身气的发抖,怒斥道:“住手!你已经赢了,北冥玄宫也毁了,你还想做什么?!”

    李云霄淡淡看着他,道:“至始至终,我也只是想要保管天外玄冥石而已,你现在还问我要做什么,不是讲笑话吗?”

    北冥战菅怒道:“天外玄冥石历代都为我北冥世家之物,凭什么给你?你这个强盗!”

    李云霄道:“不管我是不是强盗,现在魔劫在前,我也不想浪费时间跟你们讲什么道理。就当我是抢吧,这玉石我抢来后会研究一二,若是没有太大作用的话,本少便会将它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