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100章 老祖宗
    “这四方楼的禁制乃是一套音律,名为:香魂锦剑踏歌步,我当年可是偷学了一阵才会的,只是现在不需要了。”

    李云霄抬起脚来,便踏步往那四方楼走去。

    “嘭!”

    一脚落下,踩入禁制内,地面碎裂开,空间发生扭转。强大的力量从四面挤压过来,击在他身上。

    “砰砰砰!”

    身体上暴起一阵光芒,但皆被金光挡下。

    李云霄毫不顾虑那禁制压力,缓步向前走去,每一下都踏碎地面,导致四周空间和禁制崩坏。

    走了三步后,整个四方楼的禁制就全部被毁,他身上丝毫无伤。

    他抬起手来,往前一抓,那铜门就“轰”的一声爆碎。

    这些动作也惊动了宗门内的其他人,很快天空上站满人影,都惊恐的看着下方。

    他们原本想冲下去杀人的,但正巧看见了禁制轰击在李云霄身上,就像蛛丝一样没有丝毫效果,当即被吓傻了,站在原地不敢动,甚至有些机智的就直接跑了。

    “李云霄!站住!”

    就在李云霄几人准备进入那四方楼时,身后传来一阵怒喝,强大的气息压了过来。

    但这气息对他们而言不过是清风拂面。

    李云霄转身过来,“哦”了一声,面无表情道:“原来是杭一枫,你还没死啊?”

    眼前之人就是北冥玄宫副宫主杭一枫,曾有过数面之缘。

    杭一枫震怒道:“你身为天武盟盟主,随意进入我宗山门,打伤我宗弟子,这样无异于鸡鸣狗盗,有何脸面当这盟主!”

    李云霄讶异道:“我是否有脸面当盟主,关你何事?”

    杭一枫愣了下,不知如何回答了。

    就连四周北冥玄宫的弟子也都愣住了,一个个嘀咕道:“是啊,他是否有脸面当盟主,关咱们什么事?”

    杭一枫脸孔羞得通红,怒斥道:“既然是盟主,自该德高望重,品行得体,岂能做出鸡鸣狗盗之事!”他也是强行找理由,否则眼前这四人,随便一个都能要自己的命。

    李云霄再次愣道:“这又关你何事?盟主应该如何如何,这些我自有考究,我只是想知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跟我说这个干吗?”

    “是啊,跟他说这个干吗?”

    四下的弟子也不明白,愣头愣脑的问道。

    他们不知道李云霄的厉害,平日里北冥玄宫也是盛气凌人惯了,一言不合就取人性命者比比皆是,以武为尊的思维早就深入人心。何况是人家欺负上门,应该直接一刀砍死对方才对。

    杭一枫憋得耳根都红了,怒道:“总之就是不应该随意闯入我北冥玄宫,现在令你即刻离去!”

    李云霄悠悠道:“若是我不离去呢?”

    杭一枫怒斥道:“不离去就是不讲道理!不讲道德!”

    李云霄一阵无语,此刻一阵冷风吹来,韦青出现在长空上,目光扫向四周的武者,脸上露出戏虐的神情,挥手道:“李云霄,你快进去找你的宝贝吧,这里就交给我了。”

    李云霄抬头望了他一眼,便头也不回的进入四方楼内。

    另外三人也是默然无语,虽然杭一枫和四周的北冥玄宫弟子令他们讨厌,但想到他们接下来的下场,那种讨厌之情立即转化成了无比同情。

    李云霄还听见身后杭一枫惊喜的声音:“韦青大人!在下见过大人!”他长叹了一声,便将这些琐事抛之脑后,开始进入四方楼内。

    楼中一切依旧,只是显得陈旧了。

    一楼的空间十分宽大,四面全是柜台,上面摆放着各种玉简和玄器。是北冥世家历代珍藏,价值难以估量。

    但李云霄知道这些只是表面,真正贵重之物,以及那天外玄冥石就在这第一层的下方。

    他仔细观察了下方位,立即找出阵法枢纽,一掌拍了过去。

    掌力渗入虚空,空中流转,那地面开始发生变化,下面传来“轰隆隆”的响声,随即整个地面裂开,露出一条通道。

    通道刚刚浮现,四人便察觉不妙,因为一股魔气从中扑面而来。

    李云霄心中一凛,便飞入其内,三人立即跟上。

    通道窄而狭长,不断下沉,飞了片刻后,方才变得宽阔,随后落地。

    地面上满是岩层,空间非常粗燥,打磨的不够,一看便是山体内部。

    “李云霄,你终究是来了吗?”

    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一个人影跳了出来,正是北冥段决,身边还有另外一名副宗主牧鹤。

    两人都是脸色阴沉,有魔光闪动。

    李云霄道:“你们修炼了魔功?”

    北冥段决嗤笑一声,道:“是与不是,关你什么事?”他将李云霄之前对杭一枫的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来。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看来外面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北冥段决脸色难看,指着他们寒声道:“你们都该死!你们五个人都该死!”

    李云霄叹道:“原本我还想联合北冥玄宫一同抗魔的,现在看来是没戏了。我也不跟你废话,只问那天外玄冥玉在哪?”

    北冥段决和牧鹤的脸色更为难看起来,北冥段决哑然失笑,“哈哈,原来你还念念不忘本宗之宝!你觉得本座可能会告诉你吗?”

    李云霄神色平静,道:“我也觉得不太可能,所以只能搜你魂魄了!”

    他身影一晃,就出现在北冥段决面前,只有二尺距离,伸手就锁向对方咽喉。

    北冥段决大惊,往后躲去,但李云霄的锁龙功擒住四方天地,哪里逃得掉。

    身旁的牧鹤猛然出招,左手掐诀,右手化掌劈去。

    北冥段决也是怒喝一声,强大的力量从体内爆发,双手运转间,有魔光和白芒闪动,击向李云霄一爪!

    “嘭!”

    三股力量相撞,灵压往四周震荡开,北冥段决和牧鹤顿时受创,各自喷出一口血来,震退数十步远。

    两人眼里都是掠过惊恐,北冥段决惊慌道:“怎么差距会如此大?!”

    他脸上除了惊恐外,还有深深的不甘以及懊悔。

    早知今日,当初得知李云霄身份后就应该不惜一切代价的击杀,演变现在这般局面,再难挽回败局!

    牧鹤惊慌道:“快让老祖宗出来吧!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

    李云霄闻言,疑道:“老宗祖?”他的目光望向通道前方,漆黑深处,似乎有些异样,但神识被挡了下来,无法探的明白真切。

    那深处一道魔光波动开,随后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你们两个退下,你们不是这四人对手。”

    “是!老祖宗!”

    北冥段决和牧鹤都是一喜,急忙从两侧往后面退去。

    从那黑暗的影子里缓缓走出一人来,面色消瘦,由于修炼玄阴之气的关系,脸上泛着青色,阴沉无比。

    “天武盟盟主李云霄?”男子面无表情的问道。

    李云霄点头道:“正是。阁下是?北冥玄宫的先辈?”

    那人道:“吾名北冥战菅,从永生之界而来。”

    北冥战菅自报姓名后,继续说道:“我虽非玄离岛之人,但对天武界命运也是非常关心在意。云盟主若是与我北冥世家没有深仇大恨,为何要苦苦相逼?”

    李云霄长叹道:“北冥世家数次要置我于死地,多亏本少命大方才脱身,这算不算是深仇大恨?不过我既为天武盟盟主,这些私人恩怨的确可以放在一边,共图大业。”

    北冥战菅抚掌赞道:“不愧是君临天下之人,这气度令老朽佩服。”

    李云霄道:“不过有个条件。”

    北冥战菅道:“但说无妨,只要力所能及,无不答应。”

    北冥段决和牧鹤在一旁,听得脸色越发难看了,两人互望一眼,都是看到彼此眼中的不甘和愤恨。

    李云霄道:“我要那天外玄冥石。”

    “什么?!”

    北冥战菅一惊,当即拂袖否决道:“绝不可以!这个条件太过为难了,云盟主还是另换一个吧!”

    李云霄心中一动,问道:“前辈可知那天外玄冥石的来历?”

    北冥战菅眉头微蹙,道:“自然。此玉石乃天外陨石,天武界仅此一枚,独一无二。”

    李云霄道:“说它是天外陨石倒也没错,但前辈可知此石来自魔界?”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不仅北冥段决和牧鹤,就连华裳、宁可云和陌,也是吃了一惊。

    反倒北冥战菅极为淡定,目光中闪过惊色后,就恢复了平静,冷哼道:“就算是,那又如何?终归是我北冥家之物,我们有一切处置权!”

    李云霄道:“若是寻常之物也就罢了,哪怕是来自魔界的霓虹石,本少也不愿追究。但此玉石关系着魔界一大家族的传承和修炼,若是落入魔族手中,极有可能产生难以估量的灾难。所以我不得不将他收入天武盟,以防后患无穷。”

    “冰域的那个圣魔世家吗?”

    突然北冥战菅身后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吓了所有人一跳。

    就连北冥战菅也是浑身一颤,急忙回头道:“弟弟,你被他们打搅了?”

    北冥战菅身后走出一人,身上魔气翻滚,一看便是魔修武者,而且造诣不低。那眼眸里一片寒光,就像是北冥世家身上独特的阴冷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