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98章 以杀止杀、以魔制魔
    李云霄不便打搅众人,径直的往术苑总殿而去。

    殿内摆满了各种金色的小人,全是那十二金人的模型,各种姿态,惟妙惟肖,竟有上百之多。

    在殿内围着这些金人研究的,除了少数术炼师外,多为穆家之人。

    “穆钲长老,子睿大师,两位久违了。现在才来相见,实在失礼。”

    带领穆家前来的,正是长老穆钲,还有从化神海去穆家的子睿,当初了求证傀儡之道而前往海外,而且还躲过了鲁聪子之劫,也算是万幸了。

    李云霄一入大殿,便见到两人,急忙抱拳打招呼。

    大殿内众人这才发觉他,但多数只是神色冷漠,看了一眼就继续沉浸在自己的研究里了。

    穆钲和子睿也正在探讨问题,内心并不想搭理他,但却不便失礼,也急忙起身客套了两句,但那神色还沉浸在对问题的深思里,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李云霄心中苦笑一下,便道:“两位继续忙吧,我就不打搅二位了。”

    “嗯,好的。”

    两人都是一喜,就将李云霄晾在了一旁,开始继续讨论,“我觉得加点龙之粪便进去可以解决那阵力不足的问题……”

    李云霄神识在大殿内一扫,并未发现天照子的踪迹,只有袁高寒还在一所偏殿内炼器。

    他身影一闪,就瞬移了过去,轻笑道:“高寒兄。”

    他瞬移出现之前,就微微释放了神识,让袁高寒感知到,故而对方并没有吃惊,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道:“什么事?”

    李云霄笑道:“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想和高寒兄商谈一二。”

    袁高寒头也不回,继续专心自己的炼制,淡淡说道:“说吧。”

    李云霄沉吟了一下,才道:“我想让高寒兄主持炼制一系列可以增加实力的丹药。”

    袁高寒双瞳一缩,眼里射出寒光,这才将手中炼制放下,转过身来直盯着李云霄,一字字道:“你什么意思?”

    李云霄似乎有些心虚,长叹了一声,道:“唉,不瞒高寒兄,正是你心中所想的意思。”

    袁高寒大怒,上前抓住他的衣领,斥声道:“你知道你在想什么吗?!”

    李云霄道:“自然知道,我也纠结了很久。”

    袁高寒冷笑道:“你是不是当盟主当疯了头?增加实力的丹药不断服用,基本就是断绝了武者的天赋,将来再难有成就。而且丹药的效用也会递减,最终境界永远停滞在某个位置,永远无法前进!这对那些拥有武道之心的强者而言,无疑是毁灭性!”

    李云霄点头道:“这些我自然知道。”

    袁高寒哼道:“那这种丹药你自己会不会服用?”

    李云霄摇头道:“绝不会。”

    袁高寒更是怒气冲天,喝斥道:“那你还想让别人服用?!”

    李云霄辩解道:“很多人的修为早已停滞不前,或许很乐意服用呢。”

    袁高寒冷冷道:“放屁!现在十方规则散开,即便之前有所停滞的武者,在这规则之力的滋养下,也能逐步打开瓶颈,冲击更高境界!”

    李云霄看着愤怒的他,眼中十分平静,如古井无波。

    袁高寒与他对视之下,突然心中莫名一动,也愣了下。

    李云霄叹息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天武界落后了十万年,这个巨大的差距是短时间内难以弥补的。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袁高寒怒气消减了不少,皱眉道:“但你也不能以牺牲他人的前途来达到短期目的吧?”

    李云霄抬头望着他,苦笑道:“前途?你知道这两次与魔族之战死了多少人吗?我们多少同族,甚至是昔年老友都逐一葬生其内吗?这场战斗就是个大熔炉,所有人都在炉中挣扎,随时会被烧成灰烬。别说牺牲前途,多少人连命都牺牲出去了。”

    袁高寒愣了下,突然觉得自己无话可言,怔怔道:“可这……终究是邪道啊……”

    李云霄盯着他,眼神变得坚定和锐利起来,“此刻已经顾不得这许多了,就连韦青将人炼制成杀戮兵器我也已经不管了。以杀止杀,以魔制魔,我现在只想要更强大的力量!你帮我!”

    袁高寒浑身一颤,脸上的神色变得极为复杂,眼神中尽是苦苦挣扎的样子。

    李云霄道:“我知道圣域肯定有这方便的研究,通过一系列的丹药培育,来突破现有桎梏。你在最短的时间内帮我炼制出来,涵盖人群为武皇、武尊、武帝,至于武皇之下……”

    李云霄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不想让天武界的将来也绝了,就留下那些苗子吧。并且这丹药我不会强迫大家服用,只是会鼓励。”

    袁高寒脸色有些发白,道:“你终究是变了。”

    李云霄嗤笑一声,冷冷道:“你若是参加了那两次战斗,你也会变的。若是你不服,下次我便带你上战场。”

    袁高寒摇了摇头,道:“你现在是天武盟盟主,一切都听你的。你要的东西我会尽快拿出来。”

    李云霄抱拳道:“多谢了。”

    袁高寒不语,似乎变得颓然了起来,挥了挥手送客,似乎不想再见到他。

    李云霄内心也不好受,再次抱拳作揖,便瞬移而去。

    下一刻,直接出现在一间大厅。

    丁玲儿刚刚与商会的几位核心人物谈完,目送众人离开,便吃了一惊,喝道:“谁?”这才看清楚是李云霄,急忙迎了过去,唤道:“云霄大哥。”

    李云霄微微一笑,伸手梳理着她的鬓发,轻轻挽与耳后,“这段时间以来,你辛苦了。”

    丁玲儿心中一舔,双颊微红,低着头细语道:“不辛苦,这些是我应该做的。玲儿不能像红颜姐姐和非倪妹妹那样,陪在云霄大哥左右杀敌,就只能在身后打理这些小事,还望云霄大哥不弃我。”

    在李云霄的红颜知己中,她的实力最弱,内心始终有些自卑。

    即便她现在掌控着整个炎武城的后勤和运转,作用之大完全超过另外几人,但这毕竟是一个强者为尊,弱者无人权的世界。

    在她的内心因为实力的悬殊差距,始终存在着自卑感。

    李云霄轻轻一笑,将她揉入怀中,轻抚秀发,闻着那淡淡清香,道:“别傻了,你们每个人都是无可替代的,在我内心同样重要,没有任何偏爱之分。”

    丁玲儿轻轻“嗯”了一声,靠在李云霄的胸前,享受着那无比的温馨。

    但不过片刻时光,李云霄便将她退开,正色道:“玲儿,现在有件事急需你派人去做。”

    丁玲儿这才从那儿女情中回过神来,忙道:“云霄大哥且说。”

    李云霄道:“现在天下的局势你也知道,这场魔劫谁也逃脱不掉,我希望你能派人去将腾光、厉华池和凌白衣找过来。”

    丁玲儿惊道:“三位封号武帝?云霄大哥所想甚是,若是他们三人能来,天武盟的实力又能增进不少。”

    李云霄点头道:“当年红月城一战,腾光功体尽废,但他乃是当世阵法无双,将来必有大用。厉华池与雪晨羲琴剑和音,挡者披靡。至于凌白衣,此人不是什么善类,但做事也有原则,属于邪乎的那种。当年在新延城上大战万宝楼,直接踏入掌天境界。这些年过去了,以他的绝世天资,也许在神道上更进了一层。只要能找到他们居所,晓之以理,我相信他们几人还是会来的。”

    丁玲儿点头道:“嗯!我这就派人去寻,一有消息的话便亲自前往,一定将他们四人请来!”

    李云霄道:“此事就有劳玲儿了。我还有一件事,你替我修书一封,送往万宝楼万一千那,从他手中换取‘大往生极乐阵’的阵图。”

    丁玲儿惊道:“与十二都天神煞阵起名的上古三大杀阵之一?”

    李云霄颔首道:“正是。此阵当初在新延城上大展神威,虽只显露端倪,却可见阵势之强,举世无双。哪怕他手中只有残图,若是落在阵法大师的手里,能够复原一二的话,也能将炎武城打造的固若金汤。”

    丁玲儿道:“商盟虽然现在还是南北对峙的局势,但万一千对我们十分和善,加上有云霄大哥的书信,应该不难。”

    李云霄点头道:“万一千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丁山则是真正的枭雄。若非我此刻诸事缠身,下一个要对付就是丁山了!”他眼里掠过杀气。

    丁玲儿心中一颤,说不出的难受和复杂。

    李云霄爱怜的抚摸着她秀发,轻轻道:“过去的终究过去了,丁山他坏事做尽,将来迟早要遭报应。”

    丁玲儿眼眶微红,难受道:“云霄大哥一定要杀他吗?”

    李云霄道:“别忘了,他可是杀了你的亲弟弟啊。”

    丁玲儿咬紧嘴唇,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他就是个刽子手,弟弟才是我真正唯一的亲人,却也死在了他的手里。”

    李云霄见她的样子,一阵心疼,揉着她道:“从此以后,云霄大哥便是你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