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95章 全部命令
    李云霄也万分难过,道:“段天宗主,此地不宜过分哀伤,还请节哀!”

    尘段天满腔愤怒,铁青着脸盯着阵法外的魔族,一言不发,脸上毫无血色。

    大战依然在胶着,李云霄也没过多时间照顾他,叮嘱了两句便杀向阵法外。

    现在唯一能撑住的就是六丁六甲,只要撑过那界晶的有效时间,便还有一丝反败为胜的希望。

    突然长空上一声鹤鸣,两只首鹤飞了起来,往那六丁六甲冲去,黑色的钢嘴猛地啄下!

    “嘭!”

    一名丁甲扬起光刃拦在身前,但一下就被啄碎,身躯受到重击,“咚咚咚”的在空中连退。

    两只首鹤振翅一飞,顺势冲了上前,再次啄去!

    “轰隆!”

    那具丁甲终于扛不住了,胸口被啄开,破出一个大洞。丁甲本身也停滞了行动,好像死了似的站在那,面色木讷,如同雕像。

    一具丁甲被摧毁,失去灵性,顿时整个阵法趋弱,大阵的光环急剧收缩。另外十一具丁甲也变得压力倍增。

    众人都是心中一凛,不断往下沉去,知道凶多吉少了。

    远处观战的户吐了口气,悠悠道:“终于是破了,这十二都天神煞阵果然名不虚传,可惜这傀儡之前就有伤在身,否则也不会如此轻易破开。”

    他抬头望了下四周环境,自语道:“这界力环境还能支持多久呢?”嘴角扬起一笑,道:“不过都不重要了,胜利已经画下了句号。”

    两只首鹤在破去一具丁甲后,振翅向阵中飞了过去。

    非倪抛开手中对手,猛地化身天凤,带着无边威势向那两只首鹤冲去。

    “轰隆!”

    三股力量猛烈一撞,爆出强大的光波和火焰,非倪当即被震得吐出血来,变回人族真身,不断后退。

    两只首鹤也受到了冲击,身上的黑羽染上神火,“扑哧扑哧”的扇不灭。最终还是张开喷出大量符文,才将那些火焰盖住,但也气势弱了许多。

    “哦?那是天凤血脉吗?”

    户君眼里露出讶色,大量了非倪几眼,似乎十分开心,笑道:“这次不仅能得到界神碑,还能得到天凤血脉。啧啧,这是老天对我的补偿吗?”

    他真得意,突然瞳孔骤缩,猛地抬起头来。目光投向那裂缝前端,天荡山脉的方向,脸色立即沉了下来。

    大量的武者正急速飞行而来,一眼望去有上百之多,而且那气势十分奇特,给人一种非常不适的感觉,却又非常强大。

    “那是什么?”

    户狐疑的望着,那些武者飞的近了,他才看的清楚。

    除了为首几人是正常人类外,身后跟着上百的武者,皆是面目狰狞,全身透着煞气,似乎没有神智。

    “杀戮兵器?!”

    户君一惊,当即准确的叫出了这些东西的名字。

    “韦、韦青大人!是韦青大人!”

    六丁六甲守护的战圈内,紫铜突然兴奋的大叫起来,连跳带着挥手,激动不已。

    天荡山脉内发现异常后,他便第一时间将消息传回了圣域。

    圣域虽然强者死伤无数,但整个庞大的机构还在运转,消息也就传到了韦青手里。

    毕竟现在整个圣域,就只剩下韦青和公羊正奇两位执政司了,而后者进入神都后就再未出现。

    韦青接到情报后,就第一时间带着杀戮兵器赶了过来。也是天意如此,他们在山脉内转了许久才撞对地方。

    紫铜的激动也是容易理解的,他毕竟是圣域之人,可至始至终都不受待见,丝毫没有存在感。此刻见到自己人,而且是生死关头,看到大批自己人来救援了,激动的就差没落泪了。

    李云霄也是吃了一惊,内心惊喜交加,喜的是韦青身后那上百杀戮兵器,绝对可以力挽狂澜,惊的是此人亦正亦邪,天知道他会不会出手。

    但很快李云霄就放下心来,韦青看了一眼局势,顿时下令道:“所有魔物全杀了!”

    那些杀戮兵器顿时身上暴起戾气,进入到狂暴的状态,嘴里发出古怪的声音,往前冲了过去。

    随着韦青来的还有南风璇等一些圣域强者,都是一直以来追随在他身侧而残存下来的,也二话不说就直接出手了。

    户的脸色一下难看起来,身影一闪,就出现在韦青面前,伸手抓了过去。

    他深知杀戮兵器的厉害,是完全为了杀戮而存在的东西,没有丝毫情感和疼痛,只知道杀,并且以此为乐,是比那些魔兽还要令人头疼的存在。

    但杀戮兵器也都有服从的主人,只要主人一丝,他们自然也就会停下来。

    所以户当机立断,立即向韦青出手。

    韦青身后,韦无涯身影一闪,就挡在韦青面前,大喝一声出掌拍去!

    “嘭!”

    两人一招之下,韦无涯竟被震退,而且内腑受伤,嘴角溢出血来,满脸震骇。

    韦青也是大吃一惊,“爹!”

    韦无涯喝道:“我没事,你小心!”

    户在击退韦无涯后,转身就攻向韦青,五指如刀,直接向韦青咽喉斩去。

    指尖前浮现出一抹白芒,直接撕裂空间,锋锐无比。

    韦青面色一沉,双手一扬,手臂就变成两种颜色,带起极炎和极冰两道力量,“嘭”的一声将户的手掌压住!

    “嘭!”

    户指尖的锐光破碎,他眉头一皱,觉得万分奇怪。

    那两股力量对他而言并不强大,但却十分古怪,让他内心莫名的有些悸动。

    “不过掌天境而已,就想从我手中活命吗?”

    户抛开脑中杂念,嗤笑一声,右手一震,将那两股力量震碎,再变掌为爪,攻了上去。

    韦青顺势退了两步,双手飞速掐诀,最终做出一个环抱的姿势,双手托于身前。

    阴阳二气立即氤氲而出,相互缠绕着往上而去,直接在双手间化作宝瓶,其上符文飞舞,散发出雄浑伟力,浩浩荡荡!

    宝瓶一出,韦青浑身的气势为之改变,就连空间都微微震荡。

    “嗞!阴阳二气瓶!”

    户瞳孔爆缩,一下就认出了此物,忍不住惊叫一声!

    他的五指也触到符文,顿时有一股心悸的力量传来,猛然缩回手。

    韦青大喜,见对方被吓住了,急忙宝瓶一转,瓶口中喷出两色光,激斩而去!

    户不敢大意,手里拿出一块似玉非玉的东西,连拍数下,青芒在空中乱飞,“嘭嘭”几声将那双色光芒打碎。

    “哼,吓我一跳!只不过是最粗浅的施展而已,此物乃是魔界圣器,没有至精至纯的魔元是不可能发挥出它的威能的。”

    户眼里精芒闪动,贪婪的舔了下嘴唇,“还是送给我吧。”

    他再次欺身而上,猛然感受到一股危险,韦无涯单手虚空,一柄巨大的虚刀在掌心凝聚,骤然斩下!

    “裁决!”

    “轰隆!”

    无边戾气从那裁决之刃中爆发出来,斩碎天地!

    户不愿硬接如此一招,只能身化落叶,飘飘荡荡往后退去,一下飞离数百丈远。

    随着裁决之刃的斩出,整个空间都充斥着一股暴戾之气,似乎正符合那些杀戮兵器的喜好,全都更为兴奋起来。

    有几个杀戮兵器更是抱着元象智尨,直接就用牙齿咬了下去,将那魔兽生生咬死了。

    几名魔君看得心惊胆寒,他们也被杀戮兵器围住,脱不开身。

    两只首鹤也在长空被困住,凄厉的叫声四起。

    非倪独斗一只,以她的实力和天凤之力稳稳压制住对方。

    还有一只则是聆牧笛和巡天斗牛在苦战,两人的金属身躯早已被打的变形,但依然咬牙苦战。

    户的脸色极为难看,盯着那战圈凝视了一阵,默默的转过身,便往那裂缝深处而去。

    一名魔君察觉到了,猛地惊呼起来,吼道:“户君,你在做什么?还不快出手救我们!”

    另外一名魔君也是怒道:“若是丢失了阵地,你如何向媛大人交代!阵地的重要性,可是远远高过我们的性命啊!”

    户的脚步停住了,突然回转过头来,那英俊的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

    摸着下巴,眨巴眨巴着眼睛,满是阳光的样子,笑道:“媛大人说了,阵地的重要性远远胜过你们的性命,就算是你们死绝了,阵地也不能丢,但是……”

    他那会说话的眼睛一眯,笑道:“媛大人还说了,我一定要活着回去。我的性命远远胜过阵地,即便阵地沦陷了,我也得活着回去。这就是……媛大人的全部命令。”

    “啊?!”

    几名魔君都是彻底傻了眼,分心和失神之下,立即被杀戮兵器砍伤。

    随后无边的愤怒在几名魔君内心爆发,拼死杀掉了数十具杀戮兵器,终究不敌,被杀戮兵器分尸,降解成十方凶魂煞,再降解成魔煞,最终烟消云散。

    此刻,充斥在整个裂缝中的那界晶之力也开始消散。

    剩下的一些元象智尨和两只首鹤瞬间受到界力压制,原本就不敌的情况下雪上加霜,瞬间就被斩杀干净了!

    最后一只魔煞也被捏爆后,整个裂缝内变得极度安静起来,静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