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93章 户君
    这样一解释,众人就基本上明白了。

    紫铜也是颇为吃惊,他在浮空岛这么多年,可从未听过这般说法,“还以为魔界都是些未开化的低智商存在呢。”

    李云霄淡淡看了他一眼,道:“魔界的等级高于天武界,里面智慧生物的智商也是要高过你的,在他们看来你才是低智商的存在。”

    紫铜被说的哑口无言,颇为郁闷。

    远处那些冥九鲍也发现了他们的存在,身躯开始膨胀起来,原本就半亩多大的面积,浑身的肉上浮现出吸盘一般的器官,猛地将四周魔气吸入体内,就膨胀了十倍不止!

    “啊?!”

    天武盟众人见到这变化,都吃了一惊。

    聆牧笛沉声道:“别看这东西像充了气似的,但防御异常惊人,都小心点!”

    “嘻嘻,让我先用火来烧烧这些东西,看能烧死不。”

    非倪身上红光一闪,就遁向前方,身上浮现出天凤虚影,双手十指飞速掐诀,每一道符文都化成火蝶,翩翩飘起。

    李云霄道:“小心点!”

    非倪一笑,应道:“是,夫君!”

    她双手合掌,此刻周身上万的火蝶,好似有生命般在震动翅膀。

    “去!”

    非倪薄唇轻启,吐出一字,身后天凤振翅,整个空间旋转。

    那上万火蝶直接被瞬移下去,落在一只冥九鲍上,细细的双脚抓住鲍上须肉,整个冥九鲍成了一只花鲍。

    这只花鲍上似乎还有大量魔物,只见影子乱窜,这时一位魔君从其内飞了起来,惊惧的看着前方,他身后站着五六只十方凶魂煞。

    那魔君远远厉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没人理他,非倪嘴角微扬,轻笑道:“爆!”

    那上万只火蝶一下发出璀璨的光芒,“轰轰轰”的逐一炸开,那恐怖的爆炸力连成一片。

    眼前顿时火光冲天,那头冥九鲍直接被炸开,大片的血肉在火里灰飞烟灭。

    那名魔君第一时间就冲了出去,但也被火焰波及,一道火舌吞吐而来,他连变身法,才闪躲过去,但身上也被烧黑了一块。

    “该死啊!”

    那魔君猛地长啸一声,凄厉的音波激荡开,四周空间为之震碎。

    聆牧笛喝道:“不好,他在传讯!”

    上百人飞速冲了过去,并且全都出手,向那魔君打去。

    那魔君的长啸声曳然而止,脸色变得惨白无比,转身就逃。

    但漫天攻击下,空间直接被锁死,哪里还逃得掉?那魔君瞬间就被打爆,就连降解成魔煞的机会都没,直接化作了魔气消散。

    其它的那些冥九鲍上也有魔物飞起,一看上百人,而且都是实力非凡,吓得掉头就走。只留下一些智商不高的低级魔物当炮灰阻挡一下。

    “嘭!”

    那些冥九鲍虽然防御极强,但也扛不住这种急雨般的围攻,一只只在空中爆开,炸成烂肉,降解成一种比魔煞还小的魔虫,到处爬行。

    众人正杀的欢乐,突然从那裂缝深处飞出大量魔影,二十余名魔君,还有上百的十方凶魂煞,尽数冲了出来。

    “嗞!怎么会这么多魔族?!”

    聆牧笛等人皆是大吃一惊,这股力量已经不弱于古魔井内鲁聪子带来的那批魔头了。

    紫铜也是彻底吓傻了,仿如梦中,难以相信。他揉了揉眼睛,梦境却始终不散,才浑身冰冷的明白所见为真。

    前方的那些魔君,皆是满身杀气,那几名逃走的也混在其内。

    “该死!竟然被发现了吗?!”

    其中一名魔君怒斥道:“既然如此,那就将他们全杀了,把圣战提前也未为不可!”

    另外一名魔君冷冷道:“事到如今,想不提前也没辙了,先杀光他们,尽力再多争取一些时间!”

    几人的谈话传入众人耳中,都是心中一凛,知道此地必然有状况。想不到歪打正着,但魔族实力之强也远超乎他们预计。

    两派人很快冲击在一起,爆发出巨大的撞击力!

    李云霄全力施展,雷诀瞬间打入一名魔君体内,将其炸的粉身碎骨。

    聆牧笛厉喝道:“此处被魔化的厉害,界力不强,大家多加小心!”

    同一层次境界内,魔族的实力要远强过天武界,但存在微弱的界力压制,这个优势也并不明显。

    惨烈的厮杀蔓延开,到处都是魔煞“呱呱”的乱叫,也有天武界强者的鲜血飞溅。

    李云霄杀了两个魔君后,急忙抛出界神碑来,迎风而涨,化成巨大的不朽丰碑,流光转动。

    碑上摩诃古字逐一闪现,灵光激·射出,光芒万丈。

    裂缝中界力顿时加强,魔族众人皆是脸色大变,慌神的刹那就被天武盟诸人斩杀几个,一下就呈现败势。

    “这是什么玄器?”

    几名强大的魔君看的心惊胆寒,内心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彼此交换了几个眼神,便弃下大量同伴,往裂缝深处逃去。

    而就在那深红的裂缝内,一道漆黑身影缓缓浮现,凌空往外走来。

    “户君!”

    那几名魔君一见此人,立即脸色大变,恭敬的作揖,站在空中不敢再前进。

    这名叫户的魔族双眼呈淡蓝色,如海洋一般深邃,目光扫过战场,竟一下呆滞住了,望着那界神碑,眼瞳不断扩大。

    “户君,天武界的生物已经发现我们了,怕是倾全力而来,我们挡不住了,还是快逃吧,先退回魔界再说。”

    一名魔君看着身后战事吃急,所有魔君都退了回来,就剩下十方凶魂煞在后面抵挡,也不知能支撑多久。

    户的目光这才收回来,眼里惊色消散,恢复那一汪碧色,淡然说道:“丢失阵地的话,这么多年的努力就白费了,如何跟媛大人交代?”

    那魔君急道:“若是命都没了,那就更没法交代了。”

    “哟,这话就不对了。”

    户淡淡一笑,用手指轻轻刮了下唇,道:“在媛大人眼里,你们的性命如何能跟阵地比?就算是全部死绝了,也不能丢阵地。”

    不仅那魔君大怒,其余魔君也是勃然怒喝。

    “这话是你的意思还是媛大人的意思?”

    “休要拿鸡毛当令箭!”

    “媛大人怎么可能如此绝情!”

    各种苛责和怒骂包围着户,那些魔君眼中的怒火恨不能将他烧成灰。

    “呵呵。”

    户淡淡一笑,道:“本君之令,便是媛大人的意思。”他取出一块黑色的玉牌来,亮在众人面前,上面一个清秀的符文,闪烁着黑光。

    “啊!”

    所有魔君都是张大嘴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仿佛那面令牌有着无比威压,令他们瑟瑟战栗。

    户将令牌收起,道:“这下都没异议了吧?本君现在便代媛大人下令,凡后退者死,丢失阵地者死。”

    一名魔君气的不轻,怒道:“你可知这些人类的可怕?一百多十方凶魂煞,眨眼就要灭绝了,我们怎么跟他们斗!”

    “就是啊,要上你打头,我们跟在你后面!”另外一名魔君也是冷嘲热讽的讥笑起来。

    户呵呵一笑,摸着下巴,轻笑道:“若非你们贪生怕死,也不会输得这么惨。”他拍了几下手。

    那赤红而宁静的深渊内,缓缓涌出巨大魔力,化成漩涡转动。

    好似汹涌的波涛下面,有巨兽现身。

    “这是……”

    一名魔君震惊道:“元象智尨?”

    户笑道:“不仅是元象智尨,还有更大的惊喜呢。”

    “轰隆隆!”

    强大的魔力破空而起,一下震撼人心。

    在裂缝上,顿时浮现出三十四只元象智尨,与古魔井中所见的大为不同,乃是最为原始,并未被改造过的元象智尨,即为一代。

    此外,在元象智尨身后,还有两只巨大的飞禽,双翅煽动下,漫天符文飞舞。

    “嗞!是首鹤!”

    一名魔君惊叫起来,满是震骇的神色,“你竟能让首鹤也穿透裂缝过来,这是怎么做到的?!”

    户轻笑道:“这些你们就不用管了,这下可以战斗了吧?”

    那些魔君面面相觑,其中一人道:“有了这些元象智尨和首鹤,再加上户君的帮助,我们的胜算还是很大的。”

    另一人道:“正是!既然媛大人下了死命要守住阵地,就只能舍命一战了,而且首鹤也出现在这,正是体现了媛大人的意志啊!”

    那些魔君重拾信心,转身就往战场内奔去。

    元象智尨也咆哮着飞来,一起奔跑下,震得整个虚空震荡。

    那两只鹤形魔兽,一振双翅,就凌空飞了起来,声音悠远清扬,在耳边回荡。

    只有户依然不动,静静的站在裂缝前望着,仿佛是那条裂缝最后的守卫者。但户的目光并不在战场上,而是盯着那界神碑。

    “果然是界神碑吗……”

    户满脸落寞的神色,叹道:“想不到还未出魔界,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界神碑。这真是造化弄人吗?”

    他抬起右手来,缓缓舒展开五指,一枚褐色的晶石出现在掌心。

    “嗖!”

    那枚晶石突然从户的手中飞起,往界神碑而去。

    “界晶,碎!”

    户单手掐诀,蓦地轻喝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