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90章 终归本心
    李云霄和小红都是一震,感受到那漫天杀气,都是郁闷无比。

    李云霄骂道:“你们的新仇旧恨,管我们屁事啊?还能不能讲讲道理了?”

    但没人理他,那些魔兽的咆哮声将所有声音淹没。

    李云霄、小红、帝迦,刚才那生死相杀的三人,现在却成了同舟共济,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轰!”

    整个大殿上都是激荡声,各种力量乱撞。

    李云霄直接瞬移至灿和涿身侧,将他们两人收入界神碑内,让他们安心疗伤。同时将六丁六甲也收了回来。

    这十二尊傀儡已经出现裂痕,若是再征战冰域三兄弟的话,极有可能就此报毁。况且帝迦才是他们三兄弟的主要目标,自己只要明哲保身就好,没必要在最前头冲锋陷阵。

    突然小红一下落在他身侧,低声道:“云霄哥哥,我们想办法找出机会逃走。”

    “嗯。”

    李云霄也应了一声,回应道:“这座大殿的禁制十分厉害,怕是只能从正门出去了。只不知那门如何开启?”

    小红担心道:“这殿内禁制我还记得几分,甚至可以控制将我们瞬移出去。可现在已没那么简单了。这冰域三人似乎还布下了他们秘法,我刚才感知了一下,所有禁制都被冻结了。”

    “冻结?”

    李云霄惊道:“禁制还能冻结?”

    小红沉吟道:“那种感觉很奇怪,姑且称为‘冻结’吧,我不是太清楚。”

    此刻芷与帝迦交手了数招,帝迦不敌,连连落败,只能拼命催动圣魔殿的力量抗衡,但也效果甚微,大殿的确是被下了秘术。

    那十三位掌天境的魔修也同时出手,杀向魔兽群和三兄弟,这才让战斗胶着起来,一时间杀的难舍难分。

    李云霄沉声道:“那就用魔兵劈开空间!”

    小红点头道:“好,我试试!”

    虽然她也消耗极大,但比李云霄的状态要好许多,猛地提气之下,就抽出阿含斩骨刀,在冰域三人的震惊目光下,往虚空一劈!

    “嗤!”

    巨大的裂缝应声而出,直接浮现通道。不仅如此,随着那一刀劈下,传来冰消瓦解的破碎声,仿佛那禁制也随之被破了!

    帝迦一下狂喜,并未想到还有如此效果,猛然掐诀施术。

    不远处的巨大王座突然飞起来,整个圣魔都都开始旋转,空间内充斥着恐怖的风暴之力,那冰域之人瞬间受到压制,大量魔兽被击杀,三人也是脸色骤变。

    小红一刀后,脸色极为苍白,几乎站立不稳,就往前倒去。

    李云霄一惊,上前将其扶住,道:“你没事吧。”

    小红那苍白的脸色上,强行挤出一丝笑容来,道:“谢谢云霄哥哥,我没事。我们赶紧离开吧,再待下去就危险了。”

    李云霄扶着她,小红的头直接靠在他胸前,感受到那淡淡的处子清香,他觉得十分不妥,可这个时候又不能将她扔掉。

    “唉!”

    李云霄长叹一声,回望了一眼花千树,抱起小红就往那裂缝冲去。

    不远处的景七见状,面色一寒,急忙将神煞尸收了,也往那裂缝冲去。

    “休走!”

    芷大吼一声,瞬间移动而来,大手就抓向两人。

    他虽有魔尊之力,却受到界力压制,而此刻又被圣魔殿压制,几重禁制落下,力量难以发挥。

    可他弱,李云霄现在是更弱。

    那大手一出,空间瞬间被桎梏住,芷狰狞一笑,寒声道:“谁也别想走!”

    五指顺势结印,拍向李云霄后背,将他震死!

    “嘭!”

    突然一道黑影飞袭而下,与其对了一掌,恐怖的力量炸碎,将各自震开。

    “嗯?”

    帝迦此刻已经端坐在虚空的王座上,目光清冷的看着下方。芷出手擒拿李云霄和小红,他自然不会阻止。

    但却想不到那人会突然出手营救。

    “千树!”

    李云霄一惊,那救他之人正是花千树,硬接了芷一掌后,脸色显然不太好。

    李云霄惊道:“为什么?”

    花千树转头看了他一眼,满是复杂的神色,道:“你是我师父,我焉能看着你被杀?”

    李云霄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道:“跟我一起走吧。”

    花千树手臂一甩,挣脱出来,冷冷道:“要走你自己走,我身为帝迦大人之魔仆,岂能离开大人!”

    李云霄心中颤抖,他深知魔仆禁制的力量,一日为仆,终身为仆,除非是帝迦放了他。

    “谁也别想走!”

    芷怒吼一声,再次飞身而上,被一名掌天境的魔仆挡住,令他羞愤不已,怒斥道:“都给我本座去死吧!”

    他双掌化圈,无边寒气倾泻而出,仿佛时空冻结,湛蓝色的玄阴之力如暴风急雨,飞袭而下!

    花千树一惊,喝斥道:“师尊快走!”

    一步上前,将李云霄两人拦在身后,双手掐诀,竟结出天地印,直击而去!

    “轰隆!”

    两人四掌相对,花千树猛地喷出一口血来,直接被玄阴之力冻结,两条手臂也结成冰晶!

    花千树大吼一声,眉心处黑色凤凰一闪,就应身而出,带起无边魔炎冲向前去!

    “师尊快走!”

    他再次回过头来,满眼焦急的盯着李云霄,似乎面对如此强敌没有丝毫把握。

    “你随我一起走!”

    李云霄同样内心焦急,再次抓向花千树,但身侧的景七也伸过手来,将他的手抓回,沉声道:“别磨叽了,再磨叽谁也走不了!”

    “轰!”

    那黑凤被芷一掌击碎,玄阴之力顺势攻来,花千树再次大喝,无边黑焰绕身化现,倾力一击而上!

    并且出手的瞬间,就转身化炎,想要从那玄阴之力下遁走。

    “嘭!”

    黑焰再次被芷击碎,那玄阴之手势如破竹,直接插·入他的后背,从前胸穿透而出!

    “噗!”

    花千树一口血喷了出来,正好洒在李云霄身前,溅了他一脸。

    李云霄瞬间呆滞住了,一下失神。

    “血……”

    花千树低头看着那穿胸而出的玄阴手,鲜血汩汩的留着,只不过满是漆黑的血,竟然在逐渐变红。

    “千树!”

    李云霄心头一颤,猛地挣脱景七的手,冲上了来,颤抖着抓住花千树的手。

    “师尊……好温暖……”

    花千树咧嘴一笑,抬起头来,两行眼泪顺着面颊而下,忍不住的哭着,视线极为模糊。

    “走!随我走!我们回去!”

    李云霄也是双目赤红,他想带花千树走,但芷的玄阴手还插在胸膛上,花千树的身躯不断被凝结。

    花千树两行泪流下,四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哽咽道:“谢谢师尊,我终于……回来了。”

    生机的不断流逝,让他终归本心。

    那漆黑的鲜血,开始变得艳红,亦如他从来的赤子之心。

    “云霄哥哥!快走啊!”

    小红在身后焦急不已,回过身来抓李云霄,却无论如何都扯不动他。

    景七也是又急又气,“天尊者,别管他了!我们快走吧,否则都要陪葬在这里了!”

    小红一时犹豫,左顾右盼,不知如何是好。

    景七当即抓着她的手,往那裂缝处扯去,道:“若天尊者大人喜欢李云霄,那我们回去后潜心修炼,他日再来给他报仇便是!”

    “给他报仇?”

    小红心中一颤,被景七托着走,视线中的李云霄还与花千树一道跪在地上,只能看见他的背影,越来越远。

    她只觉得内心一阵难受,却又满是迷茫。

    “我真的喜欢他吗?”

    眼前浮现出在海天镇时,东海大军压境,他挺身而出维护自己时的样子。

    也许自己真的喜欢上了他,只是从未察觉。

    她一甩手,挣脱开景七,头也不回的说道:“你先走吧。”

    说完便冲上前去,猛地一掌击下,重重的拍在李云霄后脑,将其打昏。

    李云霄脑后一片血肉模糊,“扑”的一下就倒在地上,脑门还在不断“汩汩”冒出血来。

    随后她抬起头,冷冷看了花千树一眼,寒声道:“放手!”

    花千树满眼是泪,看不清小红,但却笑了起来,将紧握住的手放开,却发现李云霄虽晕了过去,却抓的极紧,怎么也掰不开。

    “没时间了,抱歉了。”

    小红眼中闪过厉色,道:“我也是为了救他,别怪我。”寒光一闪,她手指如刀,直接将花千树的两只手掌削了下来,鲜血飞溅。

    花千树浑然不觉疼,反而点头道:“多谢。”

    “不客气!多谢你救命之恩!”

    小红生硬的回了一句,便抱起李云霄,就往那裂缝中冲去。

    “哼,戏演完了就想走?”

    芷冷哼一声,猛地要收回手来追击,却发现自己插·入花千树体内的手被掐住了,竟无法抽动!

    “放开!畜生,放开我!”

    芷寒声怒喝,左手也一掌击在花千树后背上,直接将他肩膀震碎,爆出大片魔炎。

    花千树此刻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身上浮现出黑凤之影,降临而下。

    “这股力量……”

    芷和帝迦皆是一惊,吃惊的看着花千树身上的变化。

    “浴火重生?!”

    所有人心头都冒出这四个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