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88章 随我入魔
    那十三道魔影中,有一人面目端庄,神色凛然,内心处隐约有黑色的火焰跳动。

    在李云霄惊呼的同时,也目光望了过来,瞳孔骤缩!

    两人的目光在时空中汇聚,相视的一刹再难分开!

    “哈哈哈!”

    任兮旻疯狂的大笑,显得异常激动,哆嗦道:“终于成功了吗?得到了天荡山脉内最强真灵之力的十三人,哈哈哈!”

    那十三人身上皆是魔气萦绕,虽为掌天境,但气势却如山岳,回山倒海!

    帝迦也是微微一笑,吐了口气,悠悠道:“四十多人进去,十三人活下来,不易,不易。你们都很好,很乖,都有资格成为我最忠实的仆人。”

    花千树看了李云霄一阵,那震惊的神色逐渐恢复平静,淡淡说道:“师尊吗?”

    李云霄心中微颤,但还是强作镇定,道:“你入魔了?”

    花千树嘴角扬起微笑,眼里神色似乎有些嘲讽,嗤笑道:“入魔?当年我不就已经入了吗?现在只是稳定了道心而已。”

    李云霄的心异常沉重,道:“你随我走。”

    “走?去哪?”

    花千树愣了一下,不以为然。

    李云霄道:“去我的地盘,我帮你驱逐魔气。”

    “哈哈哈!”

    花千树顿时大笑起来,轻蔑道:“驱逐魔气?当年你做着同样的蠢事,被人耍的团团转,现在又要重复一遍吗?”

    李云霄沉声道:“当年我实力不够,现在今非昔比。我有信心将你身上的魔气驱逐干净,还你本来道心!”

    “本来道心?”

    花千树目光微凝,冷冷道:“我现在之道心,便是我之本心,何来‘还’?师尊,当年是你错了。若非你执念要替我驱魔,也不至于惹下诸多事,最终惨死此地。”

    李云霄眼里射出厉色,望向不远处的任兮旻,寒声道:“当年便是你们之计,故意引花千树入魔的吧?”

    任兮旻被他的目光盯得浑身发冷,哆嗦了下,这才狞笑一声,道:“不错!当年我和苍梧穹便想到了修炼魔功,来突破武道桎梏。天武界规则缺失,但魔界的规则不缺啊!天荡山脉是连同两界的桥梁,也正是我们构想的冲击神境之地。但想要领悟魔界规则,就必须修炼魔功,但那功法太危险了,不得已只能找些小白鼠了,呵呵。”

    花千树闻言,眼底掠过一丝怒色,但面色却平静如水,没有丝毫涟漪。

    任兮旻见李云霄一脸愤怒,却无可奈何的样子,更是肆无忌惮起来,狂笑道:“当年便是我负责浮空岛之事,对天荡山脉了如指掌,并且布下了诸多准备。哈哈哈,花千树只是其中的一只小白鼠而已。我们知道他的天资根本不够,其实是想拖你下水的,可惜啊,可惜你也太渣了,居然死在了山脉里,让我们的计划一下落空!”

    李云霄长叹了口气,并不理会他的疯狂,而是平静的对花千树说道:“千树,随我回去吧。”

    他的眼中一片清澈,如天上的明月,不染一尘。

    花千树的目光触到那眼眸,忍不住的颤抖一下,似乎道心触动,急忙撇过头去,道:“你走吧!我现在全身魔元,已经无法回头了。况且此刻的我,便是我想要追求的道心,并没有什么不对。反倒是师尊你,当年为了救我,犯下多少错事。”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我从古籍中查到,当年东海也有人入魔,后来驱逐了魔性。这才前往东海求术,杀戮无数,染下血腥。”

    花千树冷冷道:“亿万海族人的命也没能让你幡然醒悟,执迷不悟的不是我,而是你啊,师尊大人!”

    李云霄惨然一笑,道:“可是,每当我看到你那痛苦的神情,喊着‘师尊救我’的时候,我便是一切都义无反顾了。”

    花千树脸色微变,嗤声道:“当年我是魔心不稳,现在不同了。而你依然还是一颗弱小的心,这样如何能够成为强者呢?师尊,不如你随我一道入魔吧。”

    “入魔?”

    李云霄哭笑不得,黯然的摇头。

    “嘿嘿嘿,花千树说的不错。李云霄,你一身魔元魔功,就连心脏也是虹石,却没有一颗真正的魔心,这怎么能行呢?”

    帝迦舔了下嘴唇,渴望道:“只要你归顺于我,你便是自我之下第一人!”

    李云霄白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我好好的在你之上做人不好吗?为何要做你之下的人,我有病啊?”

    帝迦冷哼道:“既然你执迷不悟,多次放弃我给的机会,那也就怨不得我了!”他眼里寒光一闪,喝道:“你们十三人听令,这些人全都杀了!特别是她!”他伸手一指小红。

    小红面色发白,但也没乱,只是摆好架势,警惕的戒备着。

    “是!”

    那十三名被魔化的武者皆是眼里爆出杀气,花千树也是面色开始狰狞,身上闪现出魔纹来。

    任兮旻狂笑道:“哈哈哈,花千树,李云霄就交给你对付了,快去将他的脑袋拧下来!”

    花千树目光渐寒,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任兮旻身后,猛地一掌拍了下去!

    “嗞!你做什么?!”

    任兮旻大骇,他做梦也没想到花千树会突然发难,而且他和景七斗的两败俱伤,哪里闪躲的过,只能举起战钺刺了过去。

    “嗤!”

    战钺一下刺空,被花千树左手抓住,右手猛地拍在他天灵盖上,“砰”的一声魔气灌入其内,鲜血顺着头顶流了下来,满脸都是。

    花千树冷冷道:“我乃帝迦大人之仆,并非你这垃圾的仆人,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命令我?呸!”

    一口浓痰吐在任兮旻脸上,与那鲜血混在一起。

    任兮旻双眼缓缓失神,颤抖的抬起手来,伸向帝迦,那眼神满是对生的不舍,还有苦苦哀求救他。

    帝迦抹了下鼻梁,淡淡说道:“花千树说的没错呀。”

    任兮旻那颤抖的手一下僵硬了,彻底失去生机,死不瞑目。

    帝迦看着任兮旻的尸体,道:“虽然你的肉身不够强大,但毕竟也是一代强者,尽可能的废物利用吧。”

    他单手掐诀,一道诀印打入任兮旻的体内,那尸体立即颤抖了下,竟开始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

    只是尸体双目无神,完全就像傀儡,头顶上的血冒了一阵后就停住了,流的满脸全是。

    “上吧。将这些人全杀了。”

    帝迦一挥手,淡淡说道。

    那十三名魔化武者顿时飞落而下,其中八名都是朝着小红而去。

    任兮旻嘴里也发出嘶吼声,扑向景七。

    “师尊,这些年来徒儿一直未曾忘记苦修。但不管自己如何努力,天资所限,始终无法冲击更高境界。只有在帝迦大人的赏识下,才能赐予我无限的前途,而我也甘愿匍匐在帝迦大人跟前,奉其为主,终身听从,永不叛变。”

    花千树一步步朝李云霄走去,说道:“希望师尊也能像徒儿一样,追随帝迦大人。”

    李云霄平静的看着他,道:“我徒千树,当年师傅未能救回你,始终是心中憾事。今日见你这般情景,更是心中惨痛。今日就算拼着身死道消,我也一定要将你救回。”

    李云霄眼里闪过决然,内心一片宁静。

    仿佛世间的一切事都不再重要了,为了救回爱徒,他随时可以舍弃一切。

    “既然如此,那徒儿只好让师尊见见帝迦大人赐我的力量了。因为师尊交给我的,实在是太垃圾,徒儿没脸施展出来啊!”

    花千树脸上一闪,眉心处闪烁出魔炎,竟是一只火鸟形态。

    “凤凰?!”

    李云霄瞳孔一缩,骇然的望着,脸色竟变得呆滞。

    花千树狞笑一声,一掌就拍了过来,在五指间燃起熊熊烈火,寒声道:“不错,正是不死火凤!”

    “轰!”

    李云霄也挥掌而上,双掌相击下,他五脏六腑再次被震动,一口鲜血喷出,连退了数步。

    之前被轮回之光击伤,一掌之下就触动伤势,内脏开始破损。

    “啧啧,师尊也就这点实力吗?真让做徒儿的感到难为情呢。”

    花千树冷笑道:“我们十三人皆是得到了陨落在天荡山脉中的真灵之力,而我得到的正是凤凰之力,虽不是上古天凤,却也拥有神火。在被魔化后,便是师尊此刻所见的魔炎!”

    他双手掐诀,眉心处火鸟图案一闪,正是一只凤凰,只不过通体漆黑。

    那火鸟张口就喷吐出一道黑炎,化成火线烧了过来。

    “原来如此。”

    李云霄长叹一声,显得有些黯然,他略微扫了下其余十二人,果然都呈现出或多或少的真灵特性,知道这下麻烦了。

    这些武者得到真灵之力后,加上魔化,让实力更上一层楼,比普通的掌天境强大太多。

    就算没有这十三人,仅仅是那些普通的魔兽就让他们陷入绝境了,而现在更是翻盘无望。

    六丁六甲身上的巨灵甲胄也被打的七零八落,傀儡身上开始出现裂纹。

    “长江后浪推前浪,见到你的力量提升,为师还是很欣慰的。为师将用最后一点力量,尽可能的将你挽回吧。”

    在看到取胜无望后,李云霄眼里闪过决然之色,似乎有所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