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85章 强大生物
    李云霄震惊下并未慌张,翩然而退。

    却猛然发觉自己被一股力量禁锢住了,不仅四周空间坚如铁壁,就连双脚所立大地也像有万斤吸力,将他桎梏!

    “踏踏踏!”

    脚下几个踉跄,急退之下竟差点没站稳!

    “剑诀,斩妖!”

    闪避不过,只能一剑击出!

    剑殇斩红上腾起一片火光,与剑气缠绕在一起,化龙而去!

    “轰隆!”

    那魔光闪直接被剑势劈成两半,化成滚滚魔炎从两侧流淌开。

    李云霄握紧宝剑,神奕力在体内流转,施展出光明琉璃身,才使得身躯的压力骤减,扛住圣魔殿的压制。

    “不错!”

    帝迦赞了一声,但面色却冷,身上魔光一闪,就消失在原地。

    随即整个大殿轰鸣起来,发出震颤,悠远而古老的咒声在殿内响起,周围的魔气如沸腾的江水,滚滚而下。

    在魔气中,隐约出现高大的影子,气势如山逼人!

    李云霄定眼望去,不由得一惊,魔气中是三尊巨灵,皆是帝迦模样,不过神态有异,分别为嘲讽、冷厉和淡然。

    这三尊巨灵就像是三头六臂的法相分离开了,各占一个方位,同时掐诀凝掌,猛地往中央击去。

    “轰隆!”

    四周的魔气冲天,随着那三道掌印飞旋,凄厉的风啸声在大殿内四起。

    李云霄化出三头六臂,大喝一声,全身金光绽放,那肌肉也膨胀起来,一股伟力将圣魔殿压制震开。

    就好像是无边黑暗里的一朵金莲,骤然盛开!

    六臂掐诀下,金符飞舞,瞬间结出“浮生”、“尘世”、“天地”三印,往四面八方击去!

    “轰隆!”

    印诀击碎空间桎梏,与那三尊法相印轰在一起,恐怖的灵压震得惊天动地,大殿震荡,空间扭曲的完全变形。

    “主人!我来助你!”

    任兮旻见李云霄如此勇猛,大惊之下厉喝一声,双手凌空一抓,一柄古铜色的战钺在手里,飞斩而来!

    李云霄正在和帝迦抗衡,帝迦似乎借助了整座圣魔殿的力量,三面法相上的冲击力如海浪排卷,层层叠加,让他倍感压力!

    “吼!”

    他眉心处天目一闪,猛地暴起一团光芒,罡风破体而出,直接化作风刃,如巨大的半月,迎着任兮旻斩去!

    “嘭!”

    任兮旻瞬间就被击飞,罡风在空中一旋,就变成鳄鱼,“嗖”的一声就扑了过去,紧追不舍。

    任兮旻这才大惊,顾不得帝迦了,提着战钺掉头就逃。

    与此同时,李云霄倍感不支,对方的力量源源不绝,好像没有终点。而自己的神奕力却江流直下,此消彼长,越发艰难。

    帝迦三面法相上的神态逐渐趋同,都是面带冷色,嘴角噙着狞笑,似乎有意无意,好像故意要将李云霄彻底拖垮。

    李云霄瞳孔骤缩,一下化成血色,凝视而去,喝道:“天缺!”

    瞳术之力配合他那术神程度的精神力,几乎实质化了,四周的魔气上浮现一层白光,开始急剧消亡。

    瞳眸所见之处,皆化作虚无!

    帝迦前方法相正好与李云霄四眼相对,首当其冲的受到攻击,猛地将双眸闭上,手中诀印一变,迎着那天缺之力往前压来!

    “轰隆隆!”

    灵压晃荡,推进了奔溃之势。

    李云霄体内五脏六腑剧烈翻滚,嘴角溢出血来。

    这也证实了他的猜测,帝迦是故意压着他的力量,想将他彻底拖垮。

    虽不知对方心中想法,但由此看来对方似乎并不想一下就要他性命。

    在万般危难之际,灿和涿也从界神碑内飞出,化作两道金光分别袭向两座法身。

    三尊法身皆是脸色大变,阴沉了下来。

    帝迦拿捏不定的也就是李云霄的界神碑,不知其内蕴含多少强者。

    原本以他的力量,若是能够完全掌控圣魔殿的话,可以直接窥见对方圣器内的景象。但此刻他的实力不足当年全盛时的一成,完全做不到这点。

    其中两尊法身手印一变,击向灿和涿。

    但哪里是两人之敌,两名大妖各自出手,恐怖的力量冲击而上,瞬间将两座法身击碎,如山岳坍塌下来!

    李云霄顿感压力大减,也同时身影一晃,三道诀印收拢回来,在上空合成一印击向前方那尊法相!

    “轰隆!”

    第三座法身也不敌,当场被击爆,化作无边灰烟。

    整个空间扭曲在三座法身崩溃的同时恢复原状,大殿内变得静悄悄起来,没有任何人影和声音,就连任兮旻也不见了。

    鳄鱼将任兮旻追丢后,趴在地上缓慢爬行,眼里满是郁闷和戾气。

    “这是……圣魔殿?!”

    灿和涿回到李云霄身侧,四周打量了一下,骤然惊呼。

    李云霄喜道:“两位对此殿可有了解?”

    灿沉声道:“此殿乃是当年魔主帝的居所,本身也是一件极强的玄器,若是刚才那人可以彻底掌控此殿的话,就麻烦了!”他脸上露出忧色。

    李云霄道:“刚才那人便是魔主帝之分身。”

    “啊?!”

    灿与涿皆是大惊,灿急道:“那赶紧离开!否则危矣!”

    他五指并拢如刀,往虚空上斩去!

    “嗤!”

    手刀过处,一条黑纹划过,空间没有丝毫裂缝,灿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涿沉声道:“他既是魔主分身,怕是已经能够掌控此殿了!”

    灿脸色难看道:“此物虽不是圣器,却是可以抗衡圣器的存在,当年直接镇压了大批强者,几乎是秒杀!”

    “啧啧,我道是谁,看来两位应该是当年残存下来的渣渣吧,否则不会知道圣魔殿的事。”

    上端王座上人影一闪,帝迦再次化身而出,轻轻的端坐其内,面带讥讽的看着三人。

    “魔主!”

    灿与涿皆是一惊,似乎对那张面容感到极为惧怕,脸色苍白无血色。

    “呵呵,不用怕。我已经不是昔年的魔帝了,没那么暴戾,吾名帝迦。两位可以选择做我的仆人,留下一命。也可以选择负隅顽抗,身死道消。”帝迦淡淡笑道。

    “哼!当年我们都不怕你,现在岂会再怕!不过一死而已,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涿冷然道,眼里满是讥讽。

    “啪啪啪啪!”

    帝迦鼓起掌来,笑道:“有骨气,有风骨,不愧是当年能与我一战之人。不过你们以为死了就没事了吗?”

    涿皱眉道:“什么意思?”

    帝迦笑道:“我就让你们看一样东西,想不到这天荡山脉还是个宝库呢。”

    他打了个指响,“啪”的一声,任兮旻也出现在其身侧,面带微笑的取出战钺来,在身前轻轻挥舞,画出一个个符号,散入四周空间。

    随即,在大殿四周的黑暗中涌出许多强大的气息,之后再出现一双双暴戾的眼睛,逼近而来。

    “这些是什么?”

    李云霄一惊,这些强大的气息荒古而久远,震人心弦。

    他突然想起一物,便是之前在魔谷上空斩杀的那头魔兽,便是这一样的感觉。

    四周的东西渐渐变得清晰,果然是大量魔兽,全身魔气滔天,静静的站在两侧,像是雕塑般,在等待命令。

    李云霄从这些魔兽身上完全感受不到灵气和生机,就像是中了邪的傀儡,没有自主意识。

    “呵呵,这些东西,都是无数年来在天荡山脉中陨落的强大生物啊!”

    帝迦眼里冒出光芒,嬉笑道:“由于它们的肉身强悍不朽,所以才保留下来,此刻正好能够为我所用!”

    李云霄骂道:“原来如此,想不到你还有控尸癖!”

    “这三个字真难听。”

    帝迦冷冷讥讽,挥手道:“全杀了。”

    周围的魔兽气息瞬间暴起,接连发出吼声,猛地冲了上来。

    “该死!”

    李云霄三人皆是脸色大变,若在大殿之外,要斩杀这些东西也不是什么难事,可这圣魔殿直接压制了他们一半的力量,再被围攻的话就难以抵抗了。

    涿急道:“云霄兄弟,界神碑内还有多少强者?全都召唤出来吧,虐死他们!”

    李云霄强颜笑道:“就我们三个,还剩下琳大人。”

    灿和涿都是瞬间呆滞了。

    “哈哈!”灿狂笑一声,豪气万丈,道:“不管了!这些东西迟早是祸患,现在能杀多少就杀多少吧!”

    他眼里寒气一闪,就冲向那些魔兽,瞬间就徒手撕裂一头!“嘭”的一声爆出大量魔气来,没有任何血液。

    李云霄和涿也被激发了豪气,同时往左右冲上去,放手厮杀!

    “十万年前没死在魔族手里,大不了现在死!”

    涿冲到灿的身边,与他一道厮杀,大笑道:“不知当年的兄弟们可还在地下等我们!”

    李云霄郁闷道:“少说丧气的话,我可不想跟你们一起死!”他剑势一起,就斩去几只魔兽的头颅,随后身上射·出十二道金光。

    “轰!”

    “轰!”

    “轰!”

    六丁六甲在落地的瞬间就化成通天巨像,身上浮现一层朦朦金光,千万符文闪烁。

    那巨灵则好似甲胄般浮在周身,各自手持光刃,迎着那些魔兽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