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80章 世界法则
    李云霄脸色大变,寒声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哈哈!”

    韦青得意的大笑,高声道:“李云霄,你明明已猜到,只是不肯信而已。哈哈哈,这一切……都是天意啊!”

    李云霄只觉得浑身有些发冷,天道之下,万物皆蝼蚁,他仰头望天,难道这一切冥冥中皆是天意?

    韦青看了一眼远处厮杀的灿和涿,还有鳄鱼,斩杀了大量杀戮兵器后,也开始陷入困境,只有防守之力。

    “这些神境级别的杀戮兵器便是天道为了除魔而出现的,代表的本就是天道抉择!不管你内心有多么不愿,也无法改变这一事实!我劝你回头是岸,此刻住手,我也不想掀起腥风血雨,在魔劫前过多的内耗力量,这种情况谁也不想看到。”

    韦青面色冷然,寒声道:“但若是你一意孤行,本座也不惧!”

    他右手托于身前,代表阳极的炎芒,代表阴极的冰芒,化作双色旋转,在掌心上冉冉升起。

    两种极致之芒交错辉映下,凝聚出一只尺许的宝瓶,通体银光闪动,有赤红色的兽纹盘亘之上,威势惊人。

    瓶上不断荡漾出光芒,整个虚空随之摇摆,同那阵力温和的粘合在一起,相互挤压,如暗潮涌动。

    只是这暗涌下,空间被压得变形,各种狂暴之力极不稳定。

    六丁六甲就像是有灵一般,神色变得凝重,手中诀印也发生了变化,阵势不断提高。

    韦青长衫剧烈飘动,剑眉星目,冷声道:“是战是和,全在你一句话!”

    李云霄目光闪动,道:“放回梦舞梦白,我即刻就走!杀戮兵器之事,在魔之浩劫结束前,我不会再管了!”这已经是他的底线了。

    韦青也察觉到了李云霄的底线,沉吟道:“他们两兄妹可以交还给你,但不是现在。我不知你对他们了解多少,他们身上关系着一个秘密,暂时无可奉告。给我一年时间,一年后我必将他们完好无损的交还你。不仅完好无损,而且会是两位绝顶强者。”

    “一年后?你说的是地界之事吧。”

    李云霄一拂衣袖,双手负于身后,冷然说道。

    “你知道?!”

    韦青瞳孔爆缩,射出厉芒,好一阵后才慢慢收敛戾气,平静道:“也难怪。天武盟现在的强大难以想象,还有玄离岛相助,知道地界也不奇怪。既然你也明白其中关系,那我就直说了,他们兄妹的力量便是来自地界,我需要取得地界之力。不仅对我,对应付魔劫也是大有裨益。”

    李云霄冷冷道:“为何一定要你取得?我得到也能大有裨益。”

    韦青哼道:“不管你怎么说,我酝酿了如此之久,岂能这个时候放弃。我承认此刻的力量不如你,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若是你不给我放开一条路来,凭借我手中的力量也能将天武盟搅得翻天覆地!有句俗语叫做给人方便就是给自己方便,凡事做得太绝,缘分势必早尽!”

    李云霄怒气上涌,韦青这纯粹就是耍流氓,就跟在古魔井中他对付鲁聪子时一样。

    每个人都有看重的东西,鲁聪子是自己的命,而他看重的是天武界的命运。

    李云霄无奈的很,怒道:“你发誓确保他们兄妹的安全,并且一年后完好无损的交还于我。并且发誓这些杀戮兵器一定会用来对抗魔族。”

    韦青嘴角扬起笑,右手一翻,将阴阳两气瓶收了起来,并且下令让远处战斗的杀戮兵器全都停了下,各自分开。

    李云霄也一挥手,撤了十二都天神煞阵,六丁六甲尽数飞回,收入界神碑内。

    那紧张到了极致的氛围,一下就烟消云散。

    “我就知道你是个有责任和担当的人,就是太过妇人之仁了!”

    韦青轻蔑的嗤笑道:“若是没有足够的力量对付魔族,不仅这些武者本身要死,他们的亲人、朋友,整个天武界的人都要死!而现在仅仅是他们死了,能够给所有人一线生机,他们死得其所!”

    所有杀戮兵器在接到命令后,全都退回了韦青身后。并且身上的气息开始急速跌落,直接跌破了归真境,回到普通的九天境状态,一个个萎靡而呆滞的样子。

    “哼!”

    韦无涯冷哼一声,也出现在韦青身侧。

    而灿和涿也回到李云霄身后,两人浑身鲜血和杀气,还有满脸的震骇。显然杀戮兵器的存在让他们感到了异常的吃惊。

    鳄鱼化作一股旋风,变回迷你形态,趴在李云霄肩上。

    “就算死得其所,也由不得你来做主!”

    李云霄驳斥道:“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即便你所说的是最佳选择,但别人不愿意,你有何资格强迫!”

    “哈哈,笑死我了!”

    韦青嗤声道:“李云霄,你还是小孩子吗?!渣渣无人权,强者为尊!弱者的命运就应该由强者来决定,这本身就是世界法则啊!我拳头大,就可以掌控他们的命运,这不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吗?你怎么突然变傻了?!”

    李云霄一愣,呆在当场,不知如何辩驳了。

    这个道理他自然明白,并且也一直遵循着,只是这一刻恍惚觉得有些不对,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灿和涿互相望了一眼,似乎也没觉得不妥。

    韦青冷冷道:“就算我不主宰他们的命运,一旦魔族侵入,他们的命运也是被魔族主宰。也就是说,就算我跟你一样妇人之仁,这世界的规则也不会随你的仁心而变,依然是弱肉强食啊!”

    他蔑笑道:“你若是自忖有本事,觉得你是对的,那你去跟魔族的人说啊,让他们别入侵天武界啊,告诉他们要讲仁慈,大家和平共处,共同建设和谐大世界啊!”

    李云霄一阵无语,他向来都是伶牙利嘴,被对方说的哑口无言还是第一次,彻底懵逼不知如何回应了。

    韦青摆手道:“若是再无事,就请吧,本座不送了。一年后我定将梦家姐弟完好归还,抗魔之事我也必然尽心尽力。”他双手负于身后,冷漠而傲然的看着李云霄,眼里满是复杂神色。

    李云霄沉默的站在长空上,一阵后才长叹一声,带着两人转身而去。

    自从知道界神碑之主的使命后,就冥冥中顺着天道布局好的路在走,彻底失去了往日的洒脱不羁,做着许多自己不喜欢的事。

    比如他不喜欢韦青,不喜欢杀戮兵器,却又不得不容下韦青,不得不容下杀戮兵器的存在。

    灿突然说道:“云盟主是否觉得有些沉闷,见不得那大量的武者成为行尸走肉,似乎觉得武者的尊严被践踏了?”

    李云霄转头看着他,抱拳道:“还望灿大人解惑。”

    灿点了点头,道:“正如刚才那人所言,你虽有责任,有担当,但的确太妇人之仁了。古有云,慈不掌兵,也许你真的不适合这个盟主之位。但各种关系,你却又不得不担任盟主。渣渣无人权,说的一点也没错,你没有见过魔族在天武界大陆肆虐的场景,通常都是满城的屠杀,死者无数。那些如同草芥一样被抹杀的生灵,他们的尊严又何在呢?他们没有尊严,因为他们是弱者。”

    李云霄欲言又止,灿却是一笑,道:“这些武者也没有尊严,因为他们相比那韦青,也是弱者!可他们失去尊严,还能起到一些作用,比那些被魔族抹杀的草芥却又有尊严的多。”

    涿拍了拍李云霄的肩膀,呵呵笑道:“兄弟!等以后死的人多了,你也就麻木了。”

    李云霄身躯微微一颤,只觉得心底发寒,但他知道两位大妖说得都是对的,甚至韦青说的也是对的。

    他长叹一声,摇头道:“也许我太凭自己的感觉做事了。”

    说罢,转身就继续遁飞。

    灿和涿两人在身后苦笑着互望一眼,都是连连摇头。

    涿道:“这小子的确是太妇人之仁,并不适合当盟主啊,他只适合当个小统领。”

    灿微微一笑,道:“你错了。他虽然不适合当盟主,但他却是最合适当盟主的人。”

    涿愣了下,道:“额,什么?什么叫不适合当盟主,却又是最合适当盟主的人?你的话把我说糊涂了。”

    灿正色道:“你有没想过,也许正是他的妇人之仁,凭一股热血做事,所以才得人心,才能聚拢各方势力。现在的天武界,除了叶擎宇外,还有谁能担当这天下领袖的位置呢?”

    涿想了下,摇头道:“的确是没了。”

    灿道:“不仅是人族。有我们两人和琳大人在,将来他和妖族的关系也不会差,正是缓和两族冲突的中间人物。并且海族公主也追随他,将来能够团结整个天武界力量的,就只有李云霄一人了,即便是叶擎宇也做不到。”

    涿点头道:“言之有理!”

    灿笑道:“别多想了,一切自有天意。我们不过是尽人事而听天命罢了。”

    两人当即化作一抹遁光,追着李云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