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75章 古魔井之战(8)
    “阁下何人?!”

    鲁聪子和邢都是震惊不已。

    贝经弘不理会,而是俯身看了一眼手中圣器,打出几个诀印其上,一片金芒流过。

    李云霄心中一震,他苦苦炼化了一段时间的法树金轮,其上烙印就被贝经弘抹去了。

    贝经弘转身看了他一眼,讥讽道:“圣器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玩的。”说罢,直奔那界壁而去。

    “贝经弘!你……!”

    聆牧笛也看见了这边的变化,惊呼道。

    贝经弘抓起金轮一转,顿时一片金光飞起,罩在自己身上,往那界壁上触去。

    那金光就像是水滴一样,毫无障碍的融在界壁上,随后贝经弘整个身躯慢慢的融入进去。

    叶南天的身躯也已经融入大半,还有面容露在外面,冷冷的看着他,道:“西域之王贝经弘?”

    贝经弘瞥了他一眼,那高冷的神色仿佛在说,你是哪根葱?

    叶南天突然一笑,“哈哈哈,真是讽刺呢!”

    贝经弘冷冷道:“闭嘴!笑的真让人讨厌,再多说一句就杀了你!”

    叶南天嗤笑一声,道:“讨厌?证明你的道心还不够坚定呀,对自己选择的路没有足够的信念,如何能走的下去呢?”

    贝经弘眼里爆出精芒,喝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评论老夫!”

    叶南天讥讽道:“贱人就是矫情,本座就评了,你又能如何?再者你这样的贱人甘心入魔,不仅我评得,天下人都评得!”

    叶南天直接将李云霄之前骂鲁聪子的“贱人”用来骂贝经弘了。

    贝经弘大怒,脸色铁青,眼中杀气一闪,便一道金光拍了过去。

    “噗!”

    叶南天全身被七八只大手抓住,完全无法动弹,硬抗了他一击,喷出一口血来,但眼中戏虐之情却不减,笑的更厉害。

    但几下之后就没了声音,被那七八只大手完全拖进魔界,消失在界壁上。

    贝经弘冷冷的看着他,再没出手,随之也融入了进去,彻底不见。

    李云霄怔怔的看着他两人消失,半晌才回过神来。

    邢怒道:“该死的东西!”他转身便朝界壁而去。

    鲁聪子喝道:“站住!你做什么?”

    邢微转头颅,道:“进魔界杀了那人!”他眼里闪烁着寒光,道:“魔界之内,此消彼长,我可以发挥出全部力量,而他却要受到压制,杀他不废吹灰之力!”

    鲁聪子道:“不可!你一旦回到魔界,蛮大人立即就会知道!”

    邢道:“知道便知道,那又如何?我追杀那人,理所应当!而且那件玄器可是魔界久负盛名的法树金轮啊!当年魔主帝带来天武界,至此遗失!”

    说罢,不再理会鲁聪子,邢往那界壁冲去,一闪就消失不见。

    鲁聪子露出沉思的神色来,目光闪烁不定。

    “鲁聪子!杨迪呢,玄桦呢,菲烟呢?!!”

    李云霄心中一股怒火,顾不得伤势,化作一道剑芒就直斩而下!

    “砰!”

    鲁聪子随手扔出银锏,打在那剑光上,将其震开。

    “该死!”

    李云霄暴怒,此刻他已受伤在身,而且体力消耗十分严重,可也顾不得许多,一下化出千万剑,道道飞斩而下。

    “砰砰砰砰!”

    “呵呵,暴怒并不能改变你的劣势啊。”

    鲁聪子淡淡一笑,双锏在身侧飞舞,将所有剑气都打碎。

    “人呢!他们人呢?!!”

    李云霄怒不可遏,剑势一停,横在身前。

    通白的剑身上燃起火焰,身上爆发出强光,整个人就像是被燃烧了。

    鲁聪子心中微惊,察觉到了危险,提着双锏就往后退去。

    “死吧!”

    李云霄身上的力量攀升到了一个极点,剑上照射出通透的强光,化成一道剑罡飞斩而下!

    鲁聪子脸色阴沉,哼道:“无谓之争!”

    双锏抬起,脸上闪过一道寒光,立即被面具覆盖,露出冰冷的双瞳,身上的气势也急速攀升。

    “砰!!”

    李云霄一剑刺下,漫天白色火焰融在剑气里,斩碎金银结界,击在双锏上,震起炫光飞散!

    那剑气和火焰冲击在鲁聪子身上,将其长袍烧毁,割出道道伤痕。

    李云霄自己也受到力量反震,一口鲜血涌了上来,咬牙道:“人呢!”

    鲁聪子冷冷道:“你说的那些人,全是我化神海的人,老朽身为总长,不需要向你汇报吧。”

    李云霄寒声道:“将那些人放出来,我今日不杀你!”

    “哈?你说啥?”

    鲁聪子哑然失笑,道:“杀我?哈哈哈,李云霄,你傻到连形势都看不清了吗?”

    古魔井内,惨烈的厮杀下,人族开始出现疲色,死伤一下被拉大。

    魔修武者虽然死的更多,但这些人已被凶魂煞入体,失去了神智,根本不畏死。

    李云霄寒声道:“若是我也不活了,跟你同归于尽呢!”

    剑殇斩红猛地压下,冰煞心焰徐徐燃烧,帝屠夷世双锏上发出“噼啪”的爆声,鲁聪子顿时察觉到危险,惊喝道:“你疯了吧?!你想做什么!!”

    他急忙用力,想要将剑殇斩红震开,但李云霄却像是下了决心,剑身死死的黏着双锏,无论如何都摆脱不掉!

    “嘿,世上从来不存在不可能,只是你想不想而已。”

    李云霄狞笑道:“我想救出他们,仅此而已!”

    他施展出法相金身,六臂皆是抓住玄器,三面法相狰狞而冰冷。

    “这些玄器的力量你都感受到了吗?本少融通境的力量你感受到了吗?活着杀不死你,难道死也杀不死吗?”李云霄威胁起来。

    “你这个疯子!”

    鲁聪子气的直哆嗦,但脸色在那些玄器的光芒照耀下,也异常难看。

    李云霄冷笑道:“反正本少已经死过一次,大衍神诀我已练的出神入化,粉身碎骨之下还未必会死,说不定又是转世重生,也只是二十年的光阴罢了。”

    鲁聪子听得心中直颤,怒道:“老夫可不信你舍得死,不过是威胁我罢了!”

    “谁不贪生,自然舍不得。但无舍,如何能得?”

    李云霄冷冷说道,眸子一瞬间变得清澈起来,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不,我不信你会自爆!你只是在威胁我而已!”

    鲁聪子狂吼起来,身上的青筋根根绷起,愤怒和凌厉的眼神里,流露出恐惧来。

    他聪明绝世,机关算尽,自然明白李云霄骗他是大概率事件,可万一这疯子是来真的呢?

    鲁聪子想到这小概率,立即心中拔凉拔凉。

    他怕死,他不敢赌。

    李云霄的命虽然之前,但远远不能跟自己的命比。

    李云霄自然将他的害怕看在眼里,轻蔑的瞥了一眼,道:“那便试试吧!”

    四臂扬起玄器,身前法相则是单手掐诀,恐怖的玄器之力迸射出来,在法相金身前化作旋风。

    “住手!”

    鲁聪子惊恐的大叫一声,彻底被吓住了,慌忙道:“快住手,我愿意跟你好好谈谈!”

    他内心的防线瞬间奔溃,即便知道李云霄是吓人,但他终究被吓到了。

    鲁聪子只觉得无比的憋屈和愤怒,自己天资卓绝,横贯古今,却想不到被人吓住了,那种屈辱在内心无限放大,双眼里满是怨毒。

    虽然一直都想杀李云霄,但那只是为了除去祸害,并无太大的仇恨。

    而此刻却不同了,李云霄彻底的击碎了他自尊,让他第一次产生了羞愤感,甚至被用刀子割他肉还难受。

    但谁让自己怕死呢?谁让自己的命比对方珍贵呢?

    鲁聪子知道这份屈辱只能吞下了,以待时机再报仇。

    李云霄呵呵一笑,道:“本少可没心情跟你谈,快将他们几人放出来,否则就是一起玩完!”

    鲁聪子怒道:“他们已经不在古魔井里了!”

    李云霄道:“想骗我!我不管,见不到人就一起死!”

    他面露怒色,但内心却是一颤,知道鲁聪子多半没有骗他。

    这古魔井内虽然产生了变异,但整体而言空间并不大,他早就刻意用神识扫了一遍,并没有发现。

    鲁聪子忙道:“是真的!老朽虽然与你不同路,但没有理由骗你。他们那些人我已经全部送入魔界了!”

    “送你妹啊!!”

    李云霄大怒,在他的面前,即便是鲁聪子也无法说谎,顿时明白了这是真的。

    狂暴的情绪在内心蔓延,身躯和玄器上的金光也变得更强,更加暴戾。

    鲁聪子吓得不轻,忙道:“别激动!千万别激动!我可以派人将他们接回来的!”

    李云霄脸色阴冷,盯着他看了一阵,情绪慢慢恢复下来,寒声道:“让这些魔修全部停手!”

    “什么?”

    鲁聪子一惊,道:“全部停手的话,岂非被你们任意宰割!这要求太过分了吧!”

    李云霄狞笑道:“是过分了,那又如何?你要留他们的命还是你的命?”

    鲁聪子冷冷看着他,道:“若是他们被宰杀了,这么多人围拢上来,老朽也逃不掉。这等无异于自杀的事,你就算跟我一起玩完,我也无法答应。”

    李云霄哼道:“你还算计的挺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