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70章 古魔井之战(3)
    鲁聪子嘲讽道:“呵呵,要老朽的命?阁下还当自己是昔年的天下无敌呢?”

    叶南天道:“非无敌,但杀你还行。”

    身影一闪就欺身而下,右手掐诀,浮现起一片金芒,化作利刃弹出,“嗖”的一声切碎空间,横扫在鲁聪子身上。

    “嗤!”

    鲁聪子的身影被碎成两半,但不过是残影。

    那道金芒在空中横扫一圈,落回叶南天手中,竟是一柄明晃晃的金剑。

    “呵呵,自毁圣器后还能有这般实力,不愧是响彻寰宇的武帝大人。”

    在古魔井入口处,整个星座大阵的中心,鲁聪子一下出现,面带笑意,道:“但是想杀我,除了实力外还得有胆量呢,你有吗?”

    鲁聪子哈哈一笑,转身就飞入古魔井内,失去了踪影。

    叶南天略一犹豫,但想到这古魔井乃阵法中枢,迟早要进,也就不再犹豫,化作金芒追了进去。

    魔雾之中,除了攻击李云霄的三头元象智尨外,还有七头分布在各处,攻击三派武者。

    不时有血光在雾中溅起,大量的武者被七头魔兽践踏。

    三派武者陷入险境的最大原因是魔雾隔绝了神识和视线,即便相隔极近,也很难相互照应,而元象智尨却是如虎添翼,加上瞬移神通,轻易的将众人逐一击破、绞杀!

    “嗤!”

    魔雾内突然亮起一道明晃的刀芒,仿佛贯穿天地,直透雾海,猛地插·入一抹巨大的黑影中!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瞬。

    在霸道的刀气下,四周雾气被驱散,露出其内景象。

    只见昊锋五指虚握,用真元掌控巨大的涅元刀,刀身是平常状态的百倍不止,前端插·入一头元象智尨体内,从其背后透出!

    “碎!”

    昊锋大喝一声,手臂一甩,那巨刀再次解封,“哗啦”一声如纸扇打开,直接将那元象智尨斩成上百段!

    “铮!”

    涅元刀在倾力一击后,收起了巨型状态,落回昊锋手中。

    昊锋面色苍白,半壁的身躯都成焦黑碳色,受伤不轻。

    那被分尸的元象智尨降解成大量魔煞,“呱呱”乱飞,他再手起刀落,刮起一片刀界罡风,将那些魔煞尽数绞碎。

    昊锋满脸凝重,这种魔兽强大的可怕,而且借助魔雾掩饰身躯,就连他也受伤不轻,换做其他人的话,根本不敢想象。

    收起刀来,他顾不得疗伤,一闪就走入魔雾内。

    就在距离昊锋千丈远处,有两名玄离岛的掌天境强者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两人浑身是血,背靠着背,手持玄器,身上涌起光芒,结成环形散开。俱是惊恐的盯着四周魔雾,生怕那东西再次出来偷袭。

    突然那光环猛烈受到冲击,一下挤压的变形!

    “不好!它来了!”

    其中一人惊慌的叫道,急忙右手挥剑,左手结印,两股力量在身前一合,化成一方剑印击去!

    一头元象智尨就直接瞬移至两人前方,脸上带着嘲讽的神色,吐出一片魔光袭来。

    另外那人也是狂怒的吼道:“畜生!老子跟你拼了!”一根褐色的铁棒在头顶挥舞开,化成风火轮袭下。

    “轰隆!”

    三股力量轰在一起,玄离岛两人立即落得下风,魔光吞噬一切,如滚滚黑水袭来。

    两人俱是眼里露出绝望,满脸苦涩的站在原地,几乎放弃抵抗等死了。

    “嗷呜!”

    突然那元象智尨猛地嚎叫一声,张大的嘴巴一下闭合,露出痛苦的神色。

    只见一条漆皮的长鞭,如蛇束在它脖子上,鞭上符文闪烁,不断勒紧。

    “啊?锁龙鞭!是星渊大人!”

    在元象智尨的身后,一名青衫男子双手抓住长鞭,面色凝重的扯住,正是玄离岛的虚极境强者星渊!

    虽然鞭子束缚住了这魔兽,却给他一种难以制服的感觉,完全没有那种掌控感。

    星渊喝道:“快出手!击碎他!”

    源源不断的力量从他身上涌出,顺着长鞭而去,化出一圈圈的光晕,将元象智尨彻底锁住。

    两名掌天境强者大喜,有种绝路重生的感觉,倍感振奋,两人同时出手,剑与棍飞袭斩去。

    “轰!”

    元象智尨身上暴起魔光,竟一下将锁龙鞭震碎,背后肉翅一扇,狂暴的魔气如雷电般涌起,“噼里啪啦”震向前方!

    “轰隆!”

    剑与棍瞬间被魔气吞没,魔光不灭,一下将两名掌天境强者卷了进去,彻底击的粉碎!

    星渊大骇,那锁龙鞭碎裂,对他的影响也极大,但顾不得许多,顶着魔光冲了上去,五指并拢如刀,一招劈下!

    “轰隆!”

    手刀斩入元象智尨背脊,半只手臂都插·了进去,星渊再五指一抓,猛地撕扯!

    “嗤啦!”

    元象智尨背后的肉翅被生生撕下一片。

    “嗷嗷!”

    痛苦的嚎叫声从元象智尨口中传出,那细小的尾巴猛然一甩,如箭矢横刺上去,却在空中不断转圈,捕捉不到轨迹!

    “嗤!”

    就在星渊震惊,猛然后退之际,那尾巴以极为刁钻的角度射·了过来,射入他胸膛,穿透过去!

    “咔!”

    那尾巴端部一下变大,长出五个钩子掐入星渊后背,将他扯了回来!

    “啊!!”

    星渊背后传来剧痛,急忙手刀斩向尾巴,但元象智尨已经回转身躯,一拳轰了过去。

    “嘭!”

    就在手刀斩断其尾的刹那,元象智尨一拳击在星渊胸膛,正好打在伤口上!

    “噗!”

    一口鲜血喷出后,星渊就被击飞,胸前血肉模糊,还有大量魔气侵入体内,开始腐蚀身躯。

    他在魔雾里退了数百上千丈远,血气和力量流失的厉害,神智都有些不清起来。

    “嗖!”

    其身后黑影一闪,元象智尨瞬移而来,再次一掌拍下!

    星渊心底发寒,强行提振力量,转身就一掌拍去!

    “轰隆!”

    两股力量相撞,一人一兽都受到冲击,但元象智尨庞大的身躯被震退几步就没事了,而星渊则是身上爆出血来,彻底昏死了过去。

    “嗖!”

    元象智尨那细长的尾巴一甩,立即将星渊绑住,抓了过来,眼里闪过戾气,抬起手就一拳轰下!

    突然那手臂停在了半空中,魔气一滞后就涣散开。

    只见一道金芒在它脑后缓缓升起,水仙双手持剑,刺入了它的后脑勺,正在努力的一点点刺进去。

    阔剑上有金色符文飞起,也射·入元象智尨脑后,却如石沉大海,并无卵用。

    “砰!”

    元象智尨怒吼一声,脑上一层魔光绽放,将其震开。

    水仙身上浮现金光,护住身体,被击退许远。

    元象智尨的肉翅被毁,再难瞬移,尾巴一甩将星渊击飞后,咆哮着向水仙冲去!

    水仙刚刚稳住身体,不由得大惊,双手持剑往身前一横。

    眉心处浮现出金色莲花,飞旋出来。

    那如是我闻幻化无数,四周就像是一池莲花,朵朵落下,荡起微恙,竟自成妙境。

    “轰!”

    元象智尨一拳轰了过去,那莲华妙境一下破碎,大量魔气涌入,轰在莲台上。

    水仙虽未被正面击中,却也受到冲击,莲台和阔剑都被魔气吞没,她那雪白的脸颊变得更为苍白,嘴角流下一行鲜血。

    “坏蛋!”

    水仙张嘴骂了一句,更多的血流出。

    元象智尨眼里爆出厉色和讥讽,大踏步而来,它身上也受了不小的伤,打算杀了水仙和星渊后,就隐入魔气内修养。

    这些魔兽虽然智慧不高,但战斗的智商却不低,而且也知道如何取巧,以及如何保全自己。

    “怪物,别过来!”

    水仙大急,刚才的一击让她五脏六腑都震伤,立即明白了差距,根本不是敌手。

    而眼下四周无人,她情急之下掉头就跑。

    元象智尨张口“嗷嗷”大叫,十分得意,小跑着追上去,似乎很有调戏的快·感。

    “嗖!”

    那细长的尾巴一甩,就激·射过去,将水仙困住,拉了回来。

    “放开我!快放开我!”

    水仙焦急不已,但以她的力量根本撑不开那尾巴,不断举起剑斩去,震出金芒和魔光。

    元象智尨看了一阵,感觉到尾巴上的不适,再这样被砍的话估计就得断了,终于眼里爆出凶狠之色,张开嘴来,扬起尾巴就把水仙往嘴里送。

    “嗷呜!”

    突然元象智尨惨叫一声,一道脸盆粗的金芒不知从何而来,直接射·入它嘴里,“轰隆”一声将其脑袋击穿!

    “嘭!”

    元象智尨的脑袋炸开,降解成大量魔煞飞出。

    水仙心中一惊,眸子一下化成金色,立即看见一道人影,难以辨识模样。

    那人影的速度极快,瞬移至元象智尨身前后一掌拍在那肥胖的肚皮上,随即就消失不见。

    “轰隆!”

    元象智尨的肚皮也炸裂开,整个身躯剩下一半不到,再难维持现状,不断降解。

    “呱呱呱!”

    到处是魔煞飞舞,如同蝙蝠,铺天盖地。

    水仙揉了揉眼睛,四下望去,在她的金色瞳眸下,竟找不到那人身影。

    “难道是幻觉?”

    水仙托着脑袋想了下,摇头道:“若是幻觉,那这怪物是怎么死的?”

    漫天嘈杂的叫声让她觉得有些恍惚和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