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65章 甲胄破裂
    六色光辉直照万丈,兜率天峰瞬间化作半亩之大,铺天盖地压去,尖锐的破空声啸起,威势惊人。

    邢整个人都置于阴影内,渺小如蚁。他眼里爆出厉色,眉宇间浮现出花蕾般的魔纹。

    那吸纳万丈的手掌猛地一抓,方圆空间为之巨颤,就连兜率天峰也受到影响,似乎去势停滞了刹那,光芒为之凝结。

    “啸风撕!”

    邢寒声一喝,五指如爪拍击出去!

    一道掌印穿透六色光辉,猛地击在兜率天峰上,惊天震响爆开!

    “轰!”

    无数黑芒迸射而出,竟将六色光辉吞噬,兜率天峰上灵光顿失,但邢也是闷哼一声,眼里露出惊恐,那甲胄包裹的身躯内传来碎裂声。

    山峰与邢的身影皆在黑芒下若隐若现,几个闪烁后方才现身而出,兜率天峰被击的灵光涣散,变回拳头大小。而邢更是身躯晃了几下,就往后飞了去。

    李云霄一步上前,将兜率天峰收入掌心,再次踏出步伐,缩地成寸,朝邢追了过去。

    对方硬扛兜率天峰,显然是受了伤,想要逃走。

    但一名二级魔君,肯定是这片战场的主要统领之一,绝不能放走。

    虚空上凝结出一只巨大的雷电之手,涵盖数亩空间,如老鹰抓小鸡,往邢抓去。

    远处的禹辰吓得呆若木鸡,在他心中强大到极致的邢,竟一招落败,狼狈而逃,这让他的激·情彻底变成了冰块,信心瞬间崩塌。

    邢也双眼满是阴沉,看着那巨雷手抓下。

    他并非伤的不能战了,虽然受了伤,但并不严重,甚至不影响什么。只是身上的甲胄出现了裂痕,若是再打下去极有可能破碎。

    这暗阎甲胄是鲁聪子采集两界顶尖材料,耗费了极大气力才炼制出的,可以均衡天武界界力,每一件都是无价之宝,即便蛮属下的二级魔君,也并非人人都有。

    一旦损坏了甲胄,回去必然要受责罚。

    更严重的是,坏了甲胄的话他就要受界力压制,搞不好就要陨落此地了。

    所以在甲胄出现裂缝的时候,他也顾不得抢夺霓虹魔剑了,转身就走。

    此刻巨雷手快如闪电,瞬间抓下,他也顾不得多想,阴沉着脸扬起手来,一拳击了出去。

    拳劲飞旋,魔气喷·射而出,化成巨大的拳头迎面而上!

    “嘭!”

    只见偌大的虚无空间上,两只数亩之大的拳掌击在一起,一青一黑,双色交织缠绕,不断撕裂对方!

    “轰隆隆!”

    巨雷手不断被撕裂开,那魔拳竟占据上风,粉碎巨雷手后,自己也被撕裂的差不多了,化成无数魔光激·射上去,消失在虚空尽头。

    “咦?”

    原本还打算继续追的李云霄突然停了下来,他原本以为邢必然是重伤了才会逃走,所以打算一鼓作气将其拿下。

    但刚才那一拳劲气饱满,中气十足,显然伤势远轻于他的猜测。

    邢一拳击出后,身躯借势往后翻腾了几下,回到禹辰身侧,单手掐诀,身上的暗阎甲胄才退去,露出真身。

    “邢大人,您、您没事吧……”禹辰战战兢兢的问道。

    “哼,我能有什么事!”

    邢怒哼一声,双眸射出寒芒盯着他,吓得禹辰急忙闭嘴不敢再说。

    邢阴沉着脸,寒声道:“刚才那一击下,暗阎甲胄出现了裂缝。”

    “什么?!”

    禹辰震惊无比,骇然道:“那暗阎甲胄异常坚固,足以承受大人您一半的力量!”

    “不够!一半远远不够!”

    邢双目喷火,寒声道:“我要更强的甲胄!”他猛地盯着禹辰,双手掐住他的肩膀,“你去给我炼!”

    禹辰双肩传来剧痛,就像是刀子在分割他的筋、骨、肉,颈脖都要被拆开了,他痛苦的说道:“大人……我……我炼不出来啊!”

    “炼不出来吗?你不是术炼师吗?!”

    邢眼里爆出凶芒,还有点点杀意,看的禹辰内心一阵发冷。

    禹辰颤声道:“即便是术炼师,也分等级和方向的啊,当今世上只有术长大人才会。”

    “哼!废物!”

    邢骂了一声,这才松开双手,收敛了全身的戾气。他狠狠的盯着远处正在厮杀的李云霄,道:“这些喽啰扛不住了,第二轮攻击该出来了吧?”

    禹辰取出一面铜镜,打出几道诀印,镜光恍惚,有影像浮现。只见古魔井深处,在界壁前,并列着一排巨大的圆球。

    而界壁上呈现出数百上千的阵法,从阵中涌出滔天魔气,源源不断的灌入那些球体内。

    禹辰将目光收回,道:“应该快了。”

    “哼,鲁聪子做点事磨磨唧唧的,你们人类也就是这幅不爽快的德行!”

    邢极度不满,却又不知如何发泄,只能劈头盖脸的对着禹辰骂,将他训斥的跟孙子一般。

    突然邢目光一转,看着那困住叶南天的规则锁外,心中升起微妙的感觉,道:“那人是谁?”

    禹辰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规则锁之外站着一名金属傀儡般的男子,双手抱剑,面色清冷,此人他也不认得,只能摇摇头。

    邢怒骂道:“废物!什么都不知道!”

    禹辰气的脸色发白,只能不断的把怒火往肚里吞。

    在那规则锁内,叶南天不断的掐诀打出,研究这锁的破解之法,突然他微微抬起头来,看着锁外之人。

    这金属人是从天武盟来,也只有归真神境修为,一直就未曾吭声,此刻也不知想做什么,就这样直愣愣的站在锁外。

    叶南天忍不住问道:“你是何人?”

    那金属人第一次开口,道:“我在观察这规则锁,也许我能将之斩断。”

    “你?”

    叶南天显然不信,但还是友善的说道:“那麻烦阁下试试。”

    “好的。”

    金属人拿起手中的剑,顿时一道道金光从那剑上浮现,却是一些古怪的文字,整柄剑一下变得通透起来。

    叶南天露出惊色,这剑异常的凌厉,给他一种浩然正气感,似乎对魔物有克制作用。

    那金属人扬起剑来,猛地一斩而下!

    “砰!砰!砰!”

    无数节点在剑势下炸裂,崩成魔元,那被剑斩开的裂缝在慢慢愈合。

    但叶南天已经看得目瞪口呆,狂喜道:“竟然没分裂!”

    顷刻后,裂缝自行缝合了,四周的节点往这处空间慢慢移动过来,似乎会自动均衡力量。

    远处的邢和禹辰也看傻了,两人同时惊呼道:“不可能!”

    禹辰怔怔道:“这、这怎么办?”

    邢也是张大嘴巴呆住了,但瞬间恢复神色,寒声道:“一定是那把剑的问题!那是什么剑?!”

    禹辰也答不上来,他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剑,竟能斩开规则锁。

    金属人再次扬起剑来,道:“大人注意了!”

    剑上再次浮现金光,气象万千,并且有兽吼声从其内咆哮出来,金属人运起剑势。

    邢猛地大吼道:“拦住他!拦住那人,快上去杀了他!”

    声音传来,金属人附近的一些魔修似乎受其震慑,都撇开原本的对手,往那金属人冲去。

    但三派武者岂能遂他们愿,也大面积涌向规则锁,击杀那些魔修。

    “浩然千征诀!”

    金属人厉喝一声,一剑飞斩而出,剑影浩浩荡荡,如甘霖雨下,击在规则锁上。

    无数节点瞬间“砰砰砰”的炸裂,巨大的口子撕裂出来!

    “多谢了!”

    叶南天狂喜,一步从其内踏出,仰天狂笑三声,这才抱拳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金属人收起剑来,道:“莫景洲。”

    金属人正是莫家先祖,一直依附在天诛荡魔剑内的莫景洲,也用神炼钢打造了一副身躯,跟随聆牧笛而来。

    “莫景洲?……”

    叶南天心中暗念了几遍,觉得十分陌生,但不管如此,此人是天武盟的人,他也非常高兴,抱拳道:“再次多谢了。”

    莫景洲道:“同为诛魔之人,客气了。”

    叶南天感激的点点头,也不再多言,直接仰天长啸数声,纵身一闪就消失在原地。

    似乎是被压抑了,叶南天瞬间就冲入战场,如一条金龙游荡,所过之处皆是传来连连惨叫。

    邢大怒,猛地抓住禹辰衣领,吼道:“还多久?还要多久尨蛹才能孵化出来!”

    “我……我不……知道……”

    禹辰被勒住了脖子,踹不过气来,脸孔憋得通红。

    “呵呵,邢大人的耐性就这么差吗?”

    一道悠悠声音响起,那古魔井似乎起了变化,从静态开始旋转扩散,很快就大了数倍,井口如同一个星系,闪动着恐怖的力量。

    在这星系般的背景下,鲁聪子拄着银拐出现,面带微笑。

    邢一惊,大喜道:“成功了?!”

    鲁聪子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邢阴鹫着面孔,怒道:“到底成功了没?!”

    鲁聪子道:“既成功了,又没成功。”

    邢:“……”

    他冷冷道:“换做其他人这样跟我说话,此刻就已经是宇宙间的碎渣了。”

    “嘿嘿,所以老朽才说邢大人耐性差呀。”鲁聪子淡淡笑道。

    邢咬牙道:“你妈·的,赶紧跟我说人话!”他急的双目喷火,头发根根竖了起来,恨不能把鲁聪子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