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54章 生机
    男女脸色顿时大变,璃光城虽然不大,但也决计不小,恐慌都传到了这,可见前方已经是死伤无数了。

    两人四周的人先是愣了下,随即也露出难以置信的样子。

    “杀人不是常事吗?何须如此慌张。”

    “就是,呵呵,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家伙,真是丢人。”

    “等等吧,璃光城的执法队也真是垃圾,处理速度这么慢。”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啊,璃光城好久都没出过事了,这些执法队估计也退化了吧。”

    除了从北面涌入而来的人,四周之人都表现的比较淡定。

    “不是啊!执法队已经被那人杀光啦!!”

    一名满脸是血的武者惊恐的叫道,眼里全是恐惧之色。

    “什么?!”

    这下人群终于哗然起来,都是露出骇然和无法相信的神色。

    那对男女也是脸色一沉,眼里爆射出怒火和恨意。

    女子道:“哥,他果然开始屠城了,怎么办?!”

    男子苦涩道:“还能怎么办,只能等那‘生机’出现了。”

    女子焦急道:“可是……伤亡太大了,以他的实力,不用一个时辰就足以将城池屠光。而且这一个时辰内还能出现什么‘生机’,大哥你会不会算错了?”

    男子郁闷道:“你胡说什么,哥可是耗了寿元,施展出天神鉴才推算出一线生机,怎么可能错?!而且我钻研太初真诀后,对于占卜的准确性也提高许多,否则这一劫还未必能提前算出,做好应对。”

    女子有些抱怨道:“若非那太初真诀,还未必会认出这事来。”

    男子点头道:“这便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世上的事很难定好坏。现在我们看似死地,实则孕育无穷生机。”

    两人正是端木世家的兄妹端木有玉和端木沧,在修炼太初真诀的时候,骤然感应到杀机,立即将世家中人尽数遣散,不顾一切的跑了出来。

    人去楼空,这才躲过了封要离的追杀。

    但封要离岂是泛泛之辈,一路从长天一色追杀到了这里。

    端木沧道:“好吧,就算孕育生机,那这满城之人怎么办?我们的生机岂非是他们的死期?”

    端木有玉皱起眉来,神态显得有些黯然,道:“也许是我们的命太过值钱了,上天为了让我们活,就只能用这些人的命来换了。”

    端木沧怔住了,呆滞道:“哥也这样认为?那我们为了自己活而导致他们死,是对是错?”

    端木有玉摇头道:“谁能说得清楚?但蝼蚁尚且贪生,我们岂能为了怜惜这些人的性命而坦然受死?从大义而已,你我活下来所发挥的力量,自然要远胜这些人的。”

    “唉!!”

    端木沧无奈的长叹一声,内心满是苦闷,眼里露出深深的不忍和自责之色。

    “两位也不用过于自责,魔劫将临,将来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两位担当呢,性命的价值自然是远胜这些凡人的。”

    突然不远处传来悠然之声,一名白衣男子坐在茶楼窗前,细细吃着糕点,对窗外之事置若罔闻。

    “卓清凡!”

    端木有玉猛然一惊,眼里爆出精芒来,狂喜道:“哈哈,我算出的生机便是你吗?你是来救我的吗?谢谢,太谢谢啦!果真是患难见真情啊!”

    他急忙携着端木沧快步走了过去,就在卓清凡对面坐下。

    桌子上摆放着精致的梅花糕,还有一盘包子,端木有玉直接拿起一个包子就吃了起来。

    卓清凡皱眉道:“请斯文点。”

    “哈哈,许久没吃过这东西,尝尝滋味回忆一下。”

    端木有玉将咬了两口的包子放回盘子里,吞咽道:“还请清凡兄快快出手,降服那人,以减少无谓的死伤。”

    “呵呵。”

    卓清凡笑道:“这些人是因你兄妹而死的,与我何干,为何要我去救他们?”

    端木有玉满脸苦涩,凝声道:“人虽高低贵贱之分,但性命皆是一般无二,看着这些人成片的死去,兄于心何忍?”

    卓清凡淡淡一笑,茗了口茶,道:“你说的不错,可修炼武道一途,就连自己的性命都看得极淡,何况他人?”

    “这……”

    端木有玉愣住了,沉思道:“话虽如此,但尽可能的减少伤亡总是好的吧。”

    卓清凡笑道:“再算你说得对,但你也未免太高看我了,以我之能如何敌得过雪之国国君,你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吗?”

    端木有玉正色道:“我用天神签推算过,璃光城内必有贵人可压制封要离,救我一命,现在看来必是清凡兄,绝不会错的。所以清凡兄不用妄自菲薄,定可战胜那封要离!”

    卓清凡摇头道:“你这么一说,那我便可以确定,救你之人绝不是我,应该是另有他人了。”

    端木有玉瞪眼道:“你说的不会是鲁聪子吧?”

    卓清凡笑道:“谁知道呢。”

    “轰隆!”

    突然目光所及的远处传来一声炸响,光芒冲天,恐怖的元力波动传荡而来,震得桌面上的碗盘“当当”作响。

    端木有玉沉声道:“来了!清凡兄,你真不打算出手?!”

    卓清凡拿起茶杯,一饮而尽,“当”的一下放在桌上,道:“当然不是!再不阻止的话,这城就要毁了,随我出战吧!”

    卓清凡站起身来,右手一抓,一柄银白色的方天画戟出现在手中,气势滔天,威风凛凛。

    端木有玉惊愕道:“那你刚才……”

    卓清凡道:“刚才不是在喝下午茶吗,现在吃的差不多了,动手吧。”他身影一下就虚晃起来,直接消失在桌前。

    “轰隆!”

    一道白光激·射而来,直接斩入店内,三人之前所在的地方瞬间化作虚无,整个店面都随之蒸发掉,不复存在。

    “端木有玉,出来!我已经感受到你的气息了!”

    封要离的声音传来,光芒一闪,就出现在那废墟上,面色冰冷的四下望去。

    刚才卓清凡爆发出身上的力量,极强的元力波动被他一下捕捉到,虽觉得不是端木有玉,但也是神境级别的强者,故而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剑斩过来再说。

    可此刻神识扫荡之下,没察觉到半点气息,只有大量的凌乱气息,恐惧的往四周散去。

    “端木有玉,你真是个小人,为了自己活命,连累整个城池都陷入地狱,这样的人还配传承太初真诀,还配拥有九曜星杖吗?给本君滚出来!”

    没找到人,封要离脸色再次阴沉起来,杀气从眼里迸射出。

    “易怒的人饮食应该以清淡为主,这样可以养肝降火,达到……”

    卓清凡的声音传出,还未说完,封要离便一剑刺入虚空内,绽放出强烈的白芒,将整个虚空劈开!

    “砰!”

    冷剑冰霜斩在沧海如尘上,立即凝结出一层寒霜,将战戟覆盖住,卓清凡的双手也冻结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沧海如尘,微笑道:“我还未说完,你又开始怒了。”

    “你说的办法太麻烦了,本君怒了就想杀人,杀人就能降火,就能养肝,多简单。”

    封要离冷冷说道,双眸如万年不化冰雪,嘲讽的盯着卓清凡,突然眼里微微闪过异色,道:“你是谁?”

    卓清凡道:“我只是个生活作息规律,饮食有序,坚持每天练武的武者而已。”

    “那你可以去死了!”

    封要离懒得同他废话,手腕一转,冷剑冰霜再次压了下去,发出“喀嚓”的声音,将卓清凡逼退数步,现在不仅是手臂,整个身躯上都结了厚冰。

    卓清凡左手掐诀,猛地抓在戟身上,那沧海如尘与自己身上的冰层瞬间化掉,并且皮肤上隐现微红的光芒,战戟上符文逐一出现,其内更是传来海浪之声,滔滔不绝。

    突然一片白光从虚无内飞出旋转,直接击向封要离身后。

    那光芒内是一柄玉尺,也被激发到了极限,符文悬浮在尺上,发出嗡嗡颤音。

    显然端木有玉为了偷袭得手,宁可牺牲这件玉尺了。

    “哈哈,找到你了!”

    封要离狂笑一声,眼里射出兴奋之光,喝斥道:“幼稚!”

    猛地左手一抓,手臂上有无数银光倾泻流下,汇聚在掌心,往那玉尺拍去!

    “砰!”

    银芒一下接触到玉尺,就令其炸开,但那些符文却是聚而不散,随着那冲击一起化作厉芒直斩而下。

    而此刻卓清凡也抓住时间,厉喝一声,“万里冰封千玉碎,雪映山河惊雷霆!”

    沧海如尘上爆发出刺目的强光,与卓清凡融为一体,似乎笼罩在一层红芒内,猛地压向封要离!

    两侧同时发难,封要离剑势一回,化作剑界护在身前。

    “轰隆”一声,便被击退数十丈远,封要离只觉得手臂发麻,整个剑界被那两股力量冲击下,竟变得有些不稳。

    “你到底是何人?绝不可能是无名小卒!”

    封要离吃了一惊,喝问道。但他抬起头来,却已不见了卓清凡身影,就连端木有玉也好像消失了一般。

    “哼,仅仅靠躲能活命吗?而且你们刚才的手段本君已经领教了,再次施展也不会有任何效果,不如老老实实的出来,吾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