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53章 璃光城
    叶南天大喜,道:“大善!我就知道云霄公子是靠得住的人!”

    李云霄冷哼道:“少来奉承我!不过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而已,炎武城没有通往化神海的传送阵,我调派几人到圣域来,一并出发。”

    叶南天道:“化神海已经封锁了圣域传送过去的通道,我们要么从原道过去,临时劈开虚空,也应该在化神海附近出来。要么从离火树不夜城的璃光城过去,但多半审查也变得极为严格。”

    李云霄想了下,道:“还是从璃光城过去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封锁,直入化神海。走原道的话风险极大,鲁聪子此人学贯古今,有经天纬地之才,若是在通道内做了手脚,我们就麻烦大了。”

    “好,便依你所言,璃光城汇合。”

    叶南天当即下了决定了,道:“贲庭枫大人,你立即调派人手,并且将圣域内可以控制的司长都喊过来,让他们召集人手,一并前往化神海。”

    贲庭枫皱眉道:“可是这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必须有人看着,也要有强大的实力坐镇,现在圣域本就真空了,若是再将剩下的人手调走……我怕……”

    叶南天脸色显然不悦,哼道:“原本举办武决也无可厚非,但韦青和公羊正奇都不在,就古怪无比了。现在顾不得这许多,铲除化神海的魔修要紧还是武决要紧?将所有能用之人全都调集过来!”

    李云霄道:“要拿下化神海的确有难度,就怕伤及大量的术炼师,对天武界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而且古魔井中现在是怎样一番景象,谁也不知道,希望玄离岛能多派些人手。”

    叶南天道:“此事岛主大人十分重视,这才派了我和昊锋前来,岛上能够调遣的高手大多到了。”

    李云霄眉黛微蹙,道:“能够调遣的?什么意思?难道玄离岛还有你们无法调遣之人?”

    叶南天道:“有许多强者进入玄离岛后就一直闭关未出,有的则是封印了自己,此时都需要有人去唤醒他们。”

    李云霄道:“这次去化神海来了多少人,整个玄离岛又有多少人?”

    贲庭枫在旁听得眉头一皱,觉得这问题非常唐突了。其实李云霄也知道有些冒昧,但他非常想知道,毕竟玄离岛的实力才是这一界内拿得出手的最强战力。

    叶南天微微一笑,道:“这个数据别说我不知道,就算是岛主也未必知道。这些年来有多少人进入玄离岛应该是有统计的,但很多人在闭关或者封印自我的期间,抵挡不住岁月的流逝,直接陨落了的大有人在。至于这次去化神海的人手,算上我和昊锋,一共有三十人。其中虚极神境五人,掌天神境九人,剩下的皆为归真神境。”

    李云霄大喜,抚掌笑道:“三十位神境强者,别说平化神海,就算是平天下也足够了!”

    “你真的这么乐观吗?”

    叶南天忧心道:“据昊锋言,当日鲁聪子一人就放出了三十六头十方凶魂煞,这可是三十六位归真神境的存在啊!”

    李云霄白了他一眼,道:“那又如何?还不是被昊锋大人一刀就灭了?况且那还是在永生之界,不受界力压制的情况下。化神海中,魔头都受到界力压制,实力大打折扣。我们可是有五位虚极神境的存在,更是有南天大人和昊锋大人这种距造化境也就一步之遥的存在。若是这样都压制不住化神海的话,将来两界通道打开,群魔降临,我们还有活路吗?”

    叶南天点头道:“你之言也很有道理,打消了我许多疑虑。毕竟你和鲁聪子有过数次正面交手,又两世皆为化神海名誉长老,对其内的情况比我们了解。由你为首组织这次进攻是最好不过了。”

    “啊?我为首?”

    李云霄愣了下,慌忙推辞道:“使不得。当以南天大人和昊锋大人为首,否则领导上绝对会出问题,那些老怪们怎么可能听从我的指挥。”

    贲庭枫也在惊愕之下,微微的点了点头,暗道这李云霄还算识趣,没有昏了头。

    叶南天笑道:“你所虑的也不无道理,那还是采用联合的形势,双领导。我带领玄离岛和圣域,你带领天武盟。”

    李云霄点头道:“如此甚好。我现在就传讯回去,璃光城会面。”

    说完,李云霄便转身而去,化作遁光消失在天空上。

    叶南天看着他离开后,对贲庭枫道:“迅速调集圣域人手,留下一两位巅峰武帝坐镇圣域便可,其余之人皆随我去化神海!”

    “是!”

    贲庭枫领命,立即下去执行。

    李云霄在圣域又逛了几圈,并没有发现梦舞的踪迹,甚至又去了一次碎云天川,也不见踪影,怕是已经离开圣域了。

    他叹息一声,现在最为挂念的便是花千树和杨迪,还有梦舞梦白姐弟,好友玄桦与柳菲烟。

    但欲速则不达,只能一件件的将事情理顺,至少现在梦舞梦白在韦青身边没有危险,而且实力提升迅猛,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花千树的事也拖了这么久了,无法急于一时,杨迪、玄桦、柳菲烟才是当务之急。

    思定后,便立即施展秘法传讯回炎武城,自己则去藏书楼找到磐毅,一并前往璃光城。

    磐毅非常不情愿,直到李云霄说带他去看真正的巅峰强者决战,他才依依不舍的随之离开藏书楼。

    就在此时,北域的一座繁华小城,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城内多是富甲人家,往来街上穿着珠光宝气,武者的玄器上镶着各种增幅的宝石,无一不透着富贵气息。

    街边的小铺子里各种丹药和玄器玲琅满目,让人眼花缭乱,整个城市就像是个巨大的术炼物品集散地,充斥着繁华、富贵、喧闹和浮躁。

    这里便是距离化神海最近的一座城池,虽然天下各地都有直接传送去火树不夜城的传送阵,但不夜城内各种规章制度十分苛刻严格,一丝不苟,所以并非所有人都喜欢。

    反而是璃光城里这种散漫和喧闹的环境,吸引了大批武者和商贾。

    璃光城是依靠着不夜城而繁华的小城,就像是不夜城的影子,但每天的交易量却不在不夜城之下,甚至许多九阶的玄器和丹药,都会流通在璃光城内。

    在人群中有一对男女,闲散的逛着,目光懒散的四下张望,好像对什么都不上心,又好像什么都想看上一眼。

    男子面色枯黄,国字端庄脸,浓眉大眼,穿着一身阔气的衣裳。女子则是轻纱蒙面,但腿粗腰肥,任何人扫过一眼后都不会想看上第二眼。

    两人就这样悠闲的逛着,似乎在享受生活的乐趣。

    突然人群前方传来一阵躁动,似乎出了什么事,惹得两旁交易的武者都停了下来,将目光投望过去。

    “到底怎么回事?北面似乎有人打架了,好像动静还弄得不小。”

    “北面?北面可不是商贸区啊,怎么会有人打架呢?而且璃光城的执法队可不是闹着玩的的。”

    “对啊,我听说璃光城里的贸易,许多化神海的大师都有份额在内,所以执法队也是首屈一指,并不比那些超级势力的力量弱多少。”

    “有消息过来了,好像不是打架,听说是传送阵被毁了。整个璃光城的传送阵都被毁了。”

    “啊?这、这怎么回事,怎么可能?!”

    各种震惊的声音不断传来,越说越确切,看来的确是传送阵被毁,而且好像还不是一两座,似乎整个传送区域都受到了重击。

    那一对男女站在人群内,两人互望一眼,眸子中都是闪过惊骇之色。

    女子拉扯了一下面纱,将鼻梁也遮住,轻轻传音道:“哥,不会是他追来了吧?”

    男子浓眉皱了一下,又舒展开,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也许是吧,但璃光城是我们的‘生’之地绝不会错,即便是他来了,也只能躲在这。”

    女子传音道:“那封要离多半也能算出我们在此,所以怕我们逃了,先就将传送区毁去,接下来就是瓮中捉鳖了。”

    男子传音道:“好在璃光城虽不大,但靠近化神海,而且人数众多,武力超强者也不少,他除非杀戮屠城,否则一时半会很难找出我们。”

    女子似乎有些担忧,道:“那你说他会不会杀戮屠城?”

    “这……”

    男子愣了下,苦笑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这人就是个疯子,而且是个没人性的疯子,自己的国家都可以炼化掉,何况是区区一城。”

    女子担忧不已,道:“若是因为我们而连累了这么多无辜之人死去,那我们如何能心安?”

    男子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眼里闪过焦虑,喃喃自语道:“生机啊生机,这一线生机到底在哪呢?难道要等化神海鲁聪子来救我们不成?”

    “不好啦!杀人啦!!”

    突然从北面传来惊天惨叫,顿时“哗啦啦”的乱成一团,大批的人开始从北面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