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50章 我要杀你呢
    李云霄脚法很轻巧,并不以力取胜,而是以极为刁钻的角度迎面上去,“扑”的一声点在执法者胸前。

    一道劲气从经脉窜入,那执法者身体一滞,整个人就僵住了,嘴巴张成“哦”形,一张脸紫成了茄子。

    随后那执法者顺势就往后倒了下去,“扑”的一声落地的瞬间,好像经脉打通了,猛地喷出一口老血来。

    “啊?!”

    那些蓝衣剑者都是吃惊的看着,满脸骇然。

    虽说执法者地位不高,未必敢动天鹰神庙的核心弟子,但天鹰神庙的核心弟子在圣域也得悠着点啊,竟然肆无忌惮的下手打了执法者。

    “我天鹰神庙就是这么吊,怎么,有不服的可以出手啊!”

    李云霄嚣张的不可一世,狂妄轻蔑的扫了众人一眼。

    “好,好!天鹰神庙,果然好!”

    天空上飞落一名老者,还有八名执法者,将李云霄两人围了起来,全都怒目而视。

    那老者也只是名八星武帝,发现自己看不出李云霄和磐毅的修为,微感诧异,但并未想太多,挥手喝道:“拿下!”

    八名执法者一哄而上,四周的围观者骤然散开,看热闹的比看武决的人还要多。

    李云霄也喝道:“上!让他们见识一下我天鹰神庙核心弟子的厉害!”

    身影一晃,就迎面而上。

    磐毅不明白为何要动手,但还是很配合李云霄,也跟了上去,耳边响起李云霄的传音入密——“别杀人”,他愣了下,微微点头。

    “嘭!嘭!嘭……”

    眨眼间,几番连击之下,八人就全部被打断鼻梁骨,倒地不起。

    “这……”

    那老者和周围之人都傻住了,这也太厉害了吧?

    台上比试的两人也发现了异状,但正打的激烈,稍一不甚就可能被对方抓住机会,所以不敢分心。

    “哼,这次的事就算了,若是有下次,本少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李云霄扔下一句狠话,就在众目睽睽中走了。

    “那两人真的是天鹰神庙的吗?这实力未免太可怕了吧?”

    “谁说不是呢,刚才检查过他们的观战牌,应该是天鹰神庙不假。北域十大势力之一,岂能小觑,但也想不到竟敢叫板圣域。”

    “听闻圣域接连遭受变故,已今非昔比,就连神霄宫这些超级势力都加入了天武盟,看来果然不假。圣域的确不行了,就连天鹰神庙也能踩着他们横行。”

    “啧啧,这什么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多半也只是个嘘头,想要挽回一点声誉,却不料遭天鹰神庙打脸,啧啧啧,这天鹰神庙是故意来找茬的吧。”

    四周议论声纷起,一波盖过一波,那老者脸色瞬间就绿了,暴怒的转过身来,目光往人群中扫去,这才将议论声压下去不少。

    但还是有胆大不怕死的嘀咕着,“有本事对着天鹰神庙的高手发火啊,闹事的不敢打,只敢欺负我们这些说话的……”

    “嘭!”

    老者暴怒的一脚踩在大地上,震出一个深坑,这才咬牙道:“天鹰神庙,仰天浩!”,猛然化身一道遁光,就飞驰而去。

    李云霄和磐毅已经离开,片刻后,两人出现在圣域藏书楼前。

    那守卫猛然警觉,手持大剑迎了上来,正要喝斥,两人同时一愣,那脸色由警惕变得松弛,变得呆板,爆****芒的双目也黯淡无光,呆滞在那。

    李云霄和磐毅毫无阻碍的走了进去,中央放置着一个巨大的平台,上面躺着一本玉书,流光转动,不时的有符文显现出来。

    李云霄道:“这便是圣域藏书楼,这本金阙玉书里包含了天下各门各类的武技神通,有千千万万种,你想学多少学多少。”

    磐毅看了一眼那玉书,露出喜色,但随即脸色一变,怔道:“好像有禁制。”

    李云霄笑道:“这点禁制难得倒你吗?”

    磐毅点了点头,便走上前去。

    玉书四周突然浮现碧玉色的光芒,如手镯般罩在书上,凝成封锁。

    磐毅抬起手来,用手掌往前轻轻一压,那玉色手镯立即出现裂纹,轻微的“咔嚓”后就全部崩碎开。

    李云霄道:“你且在这研读,不要弄出动静,我去办自己的事。等走的时候再来喊你。”

    “好的。”

    磐毅挥了挥手,迫不及待的将神识扫入那书中,细心研读起来。

    李云霄便独自离开了藏书楼,那两名守卫随后恢复了清明,只是忘了之前的事,也不不知道有人在殿内,继续守护起来。

    在圣域的某处,白云缭绕,雾变霞蒸。

    在云中不时有宝光射·出,与天星照应,一名老者单手托着圆盘,右手掐诀。

    盘内符文旋转,虽是白昼,其内却映出星斗天图,仿佛一方宇宙。

    四周的白云和蔚霞不时的停滞,在那宝光下被凝固,又松开,再次凝固,松开,不断重复着这个过程。

    许久后,老者长袖一晃,将那圆盘收了起来,陷入沉思。

    “这宙光盘奥妙无穷,融入时间规则,与这有关的资料实在太少了,难以尽数参透。”

    老者正是苍梧穹,眉头凝成“川”字,久久不能化开。

    “既然这样,不如给我看看吧,也许能参详出点什么呢。”

    云层中炫光一晃,一道身影显露出来,面带冷笑的看着苍梧穹。

    “李云霄!!”

    苍梧穹浑身一颤,吓得不轻,急忙飞退数十丈,全神戒备。

    李云霄道:“整个圣域如火如荼的举办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几个执政司却全都不见踪影,真是怪哉。我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苍梧穹大人呢。”

    苍梧穹皱眉道:“公羊正奇也不在吗?不知云霄公子找我何事?”

    “呵呵,何事?我要杀你呢!”

    李云霄狞笑道。

    “啊?!”

    苍梧穹心头狂跳,吓得再退数步,厉声道:“为何?!”

    “哈哈,我跟大人开玩笑的,看大人吓得。”

    李云霄大笑起来,目光却是更冷。

    苍梧穹脸上毫无血色,用手擦了下汗,心头仿佛压了巨石,但还是强行笑颜,讪讪道:“原来是开玩笑的,云霄公子吓着我了,呵呵。”

    “不用怕,我又不是吃人的魔头,就算要吃人,也得选细皮嫩肉的吃才行。大人这种糙皮烂肉,吃了不会恶心吗?”李云霄眼里闪过戏虐。

    苍梧穹讪笑几下,尴尬道:“嘿嘿,是会恶心。”他心念电转,苦死脱身之策,绞尽脑汁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对了,大人可还记得我徒儿花千树?”李云霄突然问道。

    “呵呵,记得,当然记得。”

    苍梧穹眼里露出赞色,夸道:“花千树根基深厚,天赋卓绝,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李云霄道:“嗯,他的确不错,现在他人呢?我这个做师傅的很想见一见他。”

    苍梧穹面色一正,叹道:“唉,那小子重情重义,自从大陆传闻云霄公子陨落后,他为了找出公子的死因,自动请求调派去了天荡山脉浮空岛。”

    看着李云霄的脸色瞬间变得阴寒,苍梧穹忙道:“我自然是极力阻止,但还是拗不过他那倔强的脾气与尊师重道的情谊,现在这样优秀的小伙子不多了。”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那当年花千树入魔的原因,大人可查清楚了?”

    “这个……”

    苍梧穹沉思道:“当年我也调查了许久,应该是他偶然修炼了魔功,这才导致不甚入魔的。”

    “哦?就这么简单?”

    李云霄道:“修炼魔功至多功法走火入魔,没有大量魔元灌体是不会本体入魔的。”

    “啊?这样呀。”

    苍梧穹惊愕了一下,怔怔道:“那就奇怪了。云霄公子给我一些时日,我定然会调查清楚。”

    “罢了,不用了。”

    李云霄摆手道:“此事我已经打算自己来查,苍梧穹大人还有什么要说的没?”语气极度冰冷,杀气在眼里闪动。

    苍梧穹心中一震,立即警惕起来,连声道:“云霄公子莫急,我下个调令过去,肯定能将花千树召回来。”

    “我已经等了二十几年,急不可耐了,还是我自己去吧。大人为圣域和天下操劳了这么多年,也该好好的休息了。”

    李云霄冷笑一声,滔天魔气从身上涌出,化作真魔巨灵,单手掌心浮现阵纹,从天空压了下去。

    “李云霄!你该死!!”

    苍梧穹暴怒,怒自己装了这么久孙子,对方还是要杀自己,一点尊严都没有。

    宙光盘猛地出现在掌心,那宝光从盘上射·出,化作阵纹在空中凝结,像一层光罩护在前方!

    “轰!”

    真魔巨灵的一掌压在那光罩上,突然宙光盘一旋,时间似乎逆流。

    李云霄明显的感受到巨灵的那一掌之力被尽数扭曲了上去,“轰隆”一声,巨灵的手臂爆碎,化成漫天魔气倾泻而下。

    苍梧穹又惊又喜,再次拿起宝盘一恍,时空震颤,他的身影在这股震颤之力下缓缓消失。

    李云霄也极为吃惊,右瞳一缩,化成血月,神技天缺倏然而出。

    目光所见之下,一切化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