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44章 混进圣城
    仰天浩这才放下心来,松了口气,毕恭毕敬的抱拳道:“不知云霄大人有何事,只要在下力所能及,决不推辞。”

    李云霄笑道:“呵呵,简单,带我们两人进圣域。”

    “什么?!”

    仰天浩大吃一惊,但很快就反应过来,知道李云霄必然是有所图谋,顿时陷入了为难。

    若是他带两人进入圣域,一旦闹出了大事,那自己的责任可就重了。

    “呵呵,云霄大人真会说笑。以大人的实力,要进圣域还不是轻而易举。”仰天浩强笑道。

    李云霄脸色一沉,冷冷道:“我开门见山,不跟大人磨叽,大人却是要跟我打太极了。直接一句话,带还是不带?”

    “自然是不带的!”

    仰信抢声说道,他对李云霄完全没有好感,只希望此人赶紧走。

    李云霄冷冷道:“不带?这就是宗主大人说的‘力所能及、决不推辞’?”

    “这……”仰天浩为难起来。

    李云霄冷哼道:“原来大人在忽悠我,骗我!我这人最讨厌别人骗我了,别人对我不讲信用,那我也就不用对他讲信用了!”

    仰天浩愣道:“云霄大人这话何意?”

    李云霄道:“那我之前说的‘绝不出手伤人’也就当放屁了。”

    仰天浩父子:“……”

    半盏茶功夫后,战舰飞至城区外停了下来。三道光芒从战舰上飞起,直接往城内而去。

    李云霄和磐毅稍作面容改变,跟在仰天浩身后。

    李云霄轻笑道:“天浩宗主果然为人仗义,在下感激。”

    仰天浩一脸的郁闷和担忧,摆了摆手,道:“云霄大人严重了。举手之劳,应该的。”

    李云霄拍了拍他肩膀,道:“打起点精神来,去参观天下第一比武大会这可是好事,多笑笑。”

    “诶。”

    仰天浩应了一声,哪里笑得出来,满是苦笑。

    天鹰神庙乃是北域十大宗门之一,受到极高的礼遇,被专门的接引侍女带入传送阵,直接前往圣域。

    刚到住处,李云霄便与之告别,要单独离去。

    仰天浩苦涩道:“云霄大人所图可否告之在下?若是事情闹大了,我仰天浩生死是小,就怕连累了整个宗门。”

    李云霄笑道:“所以呢?你现在就想逃了?”

    仰天浩道:“也许吧。”

    李云霄冷笑的看着他,道:“天鹰神庙为北域十大宗门之一,天浩宗主能逃这次,但能逃得了时代巨变的漩涡吗?在当今的天武界下,谁能逃得了时代的命运?谁也无法置身事外。”

    仰天浩心中一颤,立即有种无力感。

    李云霄道:“决定命运的很多时候就是我们的选择。”他取出一块令牌来,递了过去,道:“若是大人有意加入天武盟的话,拿着这块令牌去南域便可。”

    仰天浩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李云霄和磐毅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能语。

    半个时辰后,李云霄两人在一处庭院前落下,径直走了进去。

    其内阶柳庭花,还有池水潋滟,灵气四溢。

    “谁?!”

    屋内传来一声厉喝,不待院落主人反应,李云霄二人便径直而入了。

    “啊?李云霄!”

    屋内主人惊了一声,脸色呆滞后立即恢复正常,苦笑道:“你怎么混进来了。”

    李云霄淡淡说道:“你办事的效率太慢了,我已经没有多少耐性,所以只好自己来了。”

    屋内主人惊道:“再给我一点时间吧,我已经发现了不少东西,只是……只是结果也许会令人震惊,所以我一直不敢冒然行动。”

    “哦?我倒想听听。”

    李云霄面无表情的说道。

    屋内主人面容俊雅,却显得满是忧愁,正是黑宇护之弟子,许久未见的秦川。

    他道:“君婷现在还好么?”

    李云霄道:“我也许久不知她的消息,应该还在神霄宫受罚吧。”

    秦川身躯微颤,愠怒道:“我辛苦为你做事,你不能这样待她!”

    李云霄淡然道:“罚她的是神霄宫宫主,又不是我。神霄宫的规矩自有她们执行,与我何干?难不成我要为你去强行介入神霄宫内部之事?你还不够格。”

    秦川默然不语,知道讲道理也好,拼实力也罢,自己绝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他道:“我已经查出不少东西,希望你能帮帮君婷,让她免受惩罚。”

    李云霄道:“那就得看看你消息的价值了。”

    秦川沉吟了一阵,道:“我查出了许多事情,虽然还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极有把握推断,梦白和梦舞应该是梦灵真君的后人。”

    “哈?”

    李云霄张大嘴巴,吃了一惊,道:“天下间姓梦的人很多呢,你不能乱浮想联翩啊。”

    秦川道:“开始我也没多想,后来发现不仅梦白是天地毒身,那梦舞竟然也是天生神体,这就不正常了。”

    李云霄惊道:“梦舞也是天生神体?是何体质?!”

    其实秦川刚说的时候,他就信了几分。否则当初在天水国,韦青不可能为了自己两名弟子而派姚金良前来,更是在梦白的体内设下封印。

    秦川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明,只知梦舞的神体异象是一种炫光奇辉,被照射之物皆化晶粒飞散,如花语飞散,十分恐怖!”

    说到此处,他眼里还带有惧色,似乎亲眼见过。

    “炫光奇辉?”

    李云霄皱起眉来,他也摸不着头脑,但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不觉明历,此事梦灵真君自己不知吗?梦白梦舞此刻在何处?”

    秦川道:“梦灵真君隐居神都多年,不问世事,我也从未见过,只是听过他的一些传闻。梦舞梦白都在韦青的控制下,实难接近,据我说知,极有可能在碎云天川。”

    “碎云天川?这是什么地方?”

    李云霄愣了下,圣域他虽了解的不甚详细,但也知道个大概,这“碎云天川”之名从未听过。

    秦川道:“是圣域的一处禁地,属于空间裂缝,被异水灌溉,形成天川。”

    李云霄脑中突然想起“曲径通幽”和“深幽水径”来,秦川这么一说,他大概就明白了,应该就是这种地方。

    他问道:“那天川何在?”

    秦川犹豫道:“你要去?”

    李云霄道:“带回梦舞梦白乃是我此来圣域的目的之一,自然要去。”

    秦川取出一个指针来,攥在手里,道:“顺着这个指针走就能到碎云天川,我希望给你之后,你能让曲宫主放了君婷。”

    李云霄道:“你念念不忘之人,也许一刻也未想过你。韩君婷乃是神霄宫的不世天才,虽然心机可怖,但红颜责罚她,却也看得出来爱惜极重,自不会有事的。只是何时能出来,就另当别论了。若是她心性不改,此刻放出反倒是害了她。”

    说完,他伸手一抓,秦川手中指针别落入其手。道了声“别过”,便与磐毅联袂而去。

    秦川在屋内,沉默许久,脸上满是颓然,渐渐化成痛苦。

    “我儿啊,原来你受困的缘由是那韩君婷。此女不仅容颜绝世,而是智慧超绝,的确配得上你。”

    虚空中缓缓浮现一道白光,化成月牙形,慢慢凝聚出来,竟是一柄长剑,透着古怪的气息。

    长剑身后,隐现出一位长袍身影,在剑光灼灼下,映照出丁山的容颜。

    丁山一副衣袖,将那长剑收起,叹了口气,道:“幸亏一早在外面布下了禁法,否则就被李云霄发现了。”

    秦川道:“爹爹的心思慎密,孩儿先前还不以为然,现在知道厉害了。”他也是一阵后怕的样子。

    丁山叹道:“唉,现在时局巨变,天下纷乱。这圣域看似强大和安全,实则风雨飘摇,令人惶恐不安,每走一步不得不深思熟虑啊!”

    秦川作揖道:“孩儿受教了。爹的神通也当真了不起,竟能躲过那李云霄的探查,就不知他身侧是何人,似乎也是异常厉害。”

    丁山苦笑道:“李云霄之能已在远在我之上,当真是可怕啊。我手中之剑名为零落世界,乃是用当年魔主圣器,古神战场的碎片炼制而成,其内自成小空间,这才让我躲过一劫。”

    秦川见他劫后余生般的模样,震惊道:“爹爹对李云霄也忌惮到了这种程度吗?”

    “唉!此人最可不怕的不是古飞扬转世的身份,而是那无以伦比的天命!”

    丁山有些颓然,道:“这些年来各种事都在我心中算无遗漏,从未有过这般的无力之感,也许爹真的是老了。”

    秦川惊道:“爹,若是李云霄这般不可敌的话,我们就不要跟他做对了,多出让一些利益给他,求个和好平安。”

    丁山道:“你以为我不想吗?但当年我杀了宇文博,又杀了丁鹏,不仅是他的仇人,也是丁玲儿的仇人,李云霄是不会放过我的!”

    他眼里闪烁出煞气来,狠声道:“但我丁山也绝不是好惹之人,也绝非那束手就毙之辈!我还有机会,现在时局纷乱,便是我最好的机会,即便是天命之人,我也要将他斩杀在天命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