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29章 祈神术
    “闭嘴!”

    泊雨擎的脸色越发难看,古尘大剑一闪,就一道凌厉的剑光激·射而来。

    李云霄的伤只恢复小半,不敢硬接,冷笑道:“你远不如鲁聪子啊,他是做了坏事心安理得,而你却还有良知,只是一味逃避,我劝你回头是岸。”

    “回头?若是你有本事让我回头,我倒是愿意,可你有吗?”

    泊雨擎冷笑一声,古尘剑上剑影蓬起,变化成龙,如散花纷杳而下。

    “悲鸣剑雨风!”

    强大的剑龙化作罡风剑雨,将空间卷碎,吞噬一切。

    李云霄应声而退,不想与他硬拼。

    泊雨擎目光冰冷,道:“我知道你有伤在身,胜之不武。但这是殊死搏杀,可不是什么公平比试,休要怪我不留情!”

    他的剑势一转,追着李云霄就斩了过去。

    剑中蕴含风雨飘荡的洒脱,又有亓胜风那刚猛无匹的霸气,其中还参杂着霓石的诡异魔气。

    李云霄心中微惊,泊雨擎的确是天纵之才,不仅剑意变化万千,而且炼化了霓石,修成极阴之躯,并且用魔元淬体,实力已不在亓胜风之下。

    那剑意万千,任由他如何闪躲,也难逃千变万化。

    不得已之下,取出法树金轮,在掌心一旋。

    顿时万道金光绽放出来,化出婆娑树影,在光中摇曳。那枝繁叶茂,连成一片,凝成世界光幕,将整个永生之界都撑开!

    “那是……”

    泊雨擎一惊,眼前景象虽惊人,却威力不足。李云霄修炼这件玄器时日尚且,加上有伤在身,真元不足。

    “悲鸣剑雨风——剑界!”

    千变万化的剑意凝成一剑,猛地刺入那世界光幕,剑罡化风化雨,倏然将光幕撕开。

    无穷剑意挥洒而落,击在那树影上,顿时碎成无数金光点点。

    李云霄右手一翻,便将金轮收起,身影变淡,消失在原地。

    瞬间,那留下的残影就被无数剑芒击碎。

    泊雨擎神识一扫,目光落在前方数百丈处,李云霄的身躯渐渐显化出来。

    “法树金轮!那是魔界失传已久的圣器!”

    正在与昊锋厮杀的魔羌眼角余光瞥见两人战斗,忍不住惊呼起来,叫道:“泊雨擎,快快将他杀了!”

    昊锋怒斥道:“与本王应战,还能分神,是对我的蔑视吗?!”

    原本渐弱的刀气一下提升,魔羌只觉得白光闪动的更为厉害,一道宽数尺的巨大刀芒在高空浮现,如泰山压顶似的斩下!

    魔羌冷哼一声,脸孔被大量魔纹覆盖,举刀迎了上去。

    刀身也一下变得黝黑起来,与他身上的符号相互呼应。

    “砰!”

    两刀相撞,震出无边火花。

    魔羌被击退十余丈远,刀上破出一个缺口,他不由得皱起眉来,怒气隐现眉宇间,“鲁聪子给本君量身打造的宝刀,就被你破坏了。”

    昊锋冷笑道:“烂人配烂刀,不是很适合吗?待会就是死人配死刀了!”

    他身上的气息突然发生惊天变化,瞬间提升了数倍,双眸一下化作蓝色,如海洋般深邃。

    魔羌突然惊呼一声,道:“不好!”一股极大的危险在心中蔓延,转身就化作魔光要逃。

    昊锋寒声道:“刀界之殇!”

    涅元刀一闪,无边刀芒如海,一片湛蓝的世界。

    “砰!”

    魔羌急忙举刀一迎,顿时宝刀被震碎光芒,随后身躯被刀海击中,“嘭”的一下炸开。

    “呱呱呱!”

    无数魔煞从羌炸开的那一点空间内挤出,一时间天上满是魔煞,大叫着向所有人咬去。

    “什么?!羌他?!”

    鲁聪子、泊雨擎、魔吉皆是脸色大变,三人终于露出了惊色。

    魔羌一死,势均力敌的平衡瞬间被打破,他们必败无疑。

    “不用慌,昊锋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鲁聪子沉声大喝,眼角余光瞥见,那昊锋在倾力施展出刀界之殇后,整个人完全被抽干了似得,举刀的速度非常迟钝,击杀魔煞都显得身影蹒跚。

    事实也如鲁聪子所言,昊锋施展出了超越自己力量的一击,现在受到秘术反噬,力量渐微,就连这些普通魔煞都杀的困难。

    “真是难缠的东西!”

    昊锋的双眼恢复了正常,一道诀印打入刀内,自己则是盘腿而坐。

    刀上连续闪过七道印记,一声颤鸣响起,其内升起一片金芒,慢慢聚成一个人形大汉。

    大汉守在昊锋身侧,双拳挥舞,每一拳击出都有一只魔煞爆毁,化为最普通的魔元。

    正是刀之灵守护!

    即便昊锋已难再战,但魔羌的死还是给鲁聪子三人极大冲击,特别是魔吉,脸色阴鹫无比,被涿和灿围攻,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内心一阵焦虑。

    鲁聪子自己也被封要离逼的步步险境,突然大声道:“魔吉大人,快施展祈神术!”

    “祈神术?!”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惊,谁都明白这是一种祈祷强者降临自己肉身的禁术,一旦施展,可能对自身造成难以弥补的后果。

    但魔界之人的构造与常人有异,受到的冲击也要小得多。

    李云霄更是担忧起来,最低级的魔君也相当于虚极境强者了,而且在没有界力压制的情况下比普通虚极境还要强大。

    那么他施展祈神术的话,是什么级别的存在降临?

    造化?界王?

    无论是哪种情况,对他们而言都是噩梦般的消息!

    涿和灿在十万年前便和魔君交过手,有一定经验,闻言后皆是脸色微变,手中的攻击更急,让他没有任何空闲施术。

    魔吉突然嘴角扬起,冷笑道:“你们以为只有本君才能施展祈神术吗?”

    “什么?”

    两人愣了一下,随即灿猛地望向远处的鲁聪子,惊道:“那是……”

    鲁聪子脸上的面具突然变得猩红,鲜艳欲滴。

    封要离瞳孔骤缩,道:“用霓虹石刺入脑中?”

    “嘿嘿。”

    在面具之后,生出一根长针,直接从鲁聪子的印堂穴扎了下去,霓虹异力源源不断输入其体内。

    不仅力量飞速提升,而且身上开始涌出魔纹,整个人完全魔化起来。

    “你以为老朽炼化霓虹石,只是为了戴在脸上施展微弱的精神攻击吗?”

    鲁聪子冷冷笑道,身上的魔气像是炙热的高温,一圈圈激荡出去,令封要离变了脸色,不敢再肆意上前。

    鲁聪子用面具提升力量后,并未急于进攻,而是单手掐诀,右掌往身体一侧拍去。

    一拳魔光浮现,化作人影大小,里面渐渐出现一道身影,正是胤羽。身上橙黄色的鳞片闪烁光芒,只是脸孔有些呆滞,还未从那术神一击的创伤下恢复过来。

    “国主大人,你以为老朽取胤羽身躯是为了什么?”

    鲁聪子慢条斯理的说道,双手却是不断掐诀,一道道打入胤羽体内。

    包裹着胤羽的魔气越来越浓,不断由内往外翻,魔符也闪烁而出,击入虚空不见。

    一股恐怖的力量从胤羽体内爆发出,震得空间“嗡嗡”作响,却并非龙威!

    封要离脸色变了,惊道:“祈神术!”

    鲁聪子点头道:“正是。胤羽大人乃上古真龙,本身就是界力所凝,身体用来承受魔君之力最为合适不过了。这样降临下来的魔君大人,便不会受界力压制了,呵呵。”

    “疯子!”

    封要离脸色大变,喝斥道:“看来你已经完全入魔了,死有余辜!”左手掐诀,往长空点去,化作太极图不断散开,封印一片天地,猛地压下。

    鲁聪子眼里爆出精芒,似乎有些忌惮,手中双锏化作流光祭了出去,冲上天空。

    太极图落下,那双锏一下就被封印住,像是定格在空中。

    “什么?!”

    鲁聪子瞪大眼睛,自己的力量在面具刺激下甚至已经超过了封要离,却依然被那太极图封住,惊吓之下顾不得施展祈神术了,猛地掉头就跑。

    “轰!”

    刚遁出十余丈远,就感受到巨大的空间压制,四面都成了铜墙铁壁,不仅动作极缓,就连体内运转的魔功也受到桎梏。

    “该死!”

    鲁聪子咬牙怒骂,眼里爆出怒火和杀气,他还是低估了祸斗族的天赋神通。

    “该死的是你!”

    封要离讥讽的冷笑一声,冷剑冰霜就斩了下来。浩浩荡荡的世界之力,倾国一剑!

    千里都在这一剑下冰封,剑罡未至,鲁聪子身上就结出了厚厚的冰层,像一个雪人立在那。

    但透过冰雪,依然可见他那清澈如星的魔瞳,闪烁出妖异的光。

    漫天雪花在那光芒注视下似乎凝结住了,整个空间出现极大的扭曲,好似麻花一般,旋转起来!

    “轰隆隆!”

    那倾城一剑,从那扭曲的空间上滚过,斩出一圈圈螺旋状的轨迹,从鲁聪子身侧袭过,未能伤其分毫。

    封要离吃了一惊,对方竟然直接用精神力扭转空间,躲过了这一剑!

    鲁聪子的双瞳一下变得暗淡起来,浑浊无光,刚才那一下扭转空间几乎掏空了他的精神力,现在脑子里都有些懵。

    “能躲一剑,躲的了第二剑,第三剑吗?”

    封要离脸色寒了下来,一步之下,就出现在鲁聪子身前,举剑直接往他脖子上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