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28章 论罪
    封要离震怒道:“你千万不要做傻事!否则本君让你死无葬生之地!那魔君吉的实力非凡,吾没有必胜把握。不如你将祸斗残魂给吾,吾就能施展出封天印将其镇住。”

    李云霄冷冷道:“先给钱后出力?你这种智商是怎么当上国主的?还是故意欺负我?”

    “咳咳。”

    封要离咳嗽了两下,道:“的确有些勉强,不如这样吧,我替你杀鲁聪子如何?”

    鲁聪子怒道:“封要离,你不想要胤羽的命了吗?!”

    封要离嗤笑道:“能要自然好,但与祸斗残魂相比,胤羽的命也就不怎么值钱了。”

    “该死的奴才,一点道义也没有!”

    鲁聪子气的“哇哇”大叫,破口就骂了起来。

    封要离脸色大变,身为一国之主,时代强者,何曾被人这般骂过,寒声道:“你这下是真的自己找死了!”

    李云霄权衡了一下,点头道:“好,若是国主大人能将鲁聪子斩杀,那祸斗残魂也就是你的了!”

    他同时讥笑道:“总长大人居然跟人谈‘道义’,真是令人吃惊。你勾结魔界之事经此一役将会世人皆知,化神海怕会成为整个天下的风暴中心了。”

    鲁聪子铁青着脸,哼道:“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当年了,是人如何,是妖如何,是魔又如何?天下生灵皆道所生,道无高下,亦无正邪,何来好坏。”

    聆牧笛闻言,怒骂道:“此乃外族入侵,与我界之人势如水火,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何况你身为化神海总长!”

    鲁聪子不屑道:“入侵?十万年前也许是。但现在你哪只眼睛看见魔族入侵了?只因为十万年前入侵了,现在就一定会入侵吗?”

    “这……”

    聆牧笛也是呆住了,是啊,十万年前入侵了,现在就一定会入侵吗?这个问题他也回答不了。

    鲁聪子冷笑道:“魔吉大人,贵族打算入侵我天武界吗?”

    魔吉嘿声笑道:“怎么可能!十万年前那是魔主帝一人的野心而已,帝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大多数魔族都是爱好和平的,比如本君便是。但若有人欺负本君,那本君自然也就不和平了。”

    李云霄道:“休要胡扯!那鲁聪子大人又如何知道他们一定不会入侵呢?仅仅凭借这一位魔君之言吗?”

    他正色道:“十万年前魔族有过如此危险的行径,证明魔族本身是具备极大侵略性的,十分危险。鲁聪子大人身为化神海总长,在不能确定现在魔族特性的情况下,就冒然与魔界生物来往,并且与之结盟,是已成为整个天武界的公敌!”

    鲁聪子冷冷道:“想拿整个天武界来压我,休想!”他一拂衣袖,哼道:“老朽想要做的事,即便是整个天下都不同意,我也要为之!”

    李云霄冷笑道:“看来总长大人才是天武界内潜伏的最危险之人,幸亏及早暴露了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将你除掉,亡羊补牢还来得及。”

    封要离拔出剑,横空一扫,喝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取鲁聪子之命,换祸斗残魂!”

    冷剑冰霜上激·射出万道寒冰,长空上顿时千里冰封,一国之力倾泻而下。

    “该死!我倒要看看谁取谁命!”

    鲁聪子怒斥一声,双锏在身前一合,做防御状。自己脚下轻踩,就应声而退,避开那一剑锋芒。同时大喝道:“吉大人,师弟,李云霄就交给你们了!”

    面对封要离,他没有任何分心的余地,必须全力以赴。

    “嘭!”

    双锏与那剑罡一撞,立即感到手臂发麻,被击的连连后退。

    虽然封要离之剑没有昊锋的刀那样霸道无匹,但也不是他此刻的修为境界能够接的下。

    封要离面色清冷,并不直视鲁聪子的面具,免得心神受到影响。而且他对鲁聪子也彻底的不放心,想要借机将其击杀,把胤羽救出来,正好一举两得,所以手下丝毫不留情,剑剑斩其要害。

    泊雨擎看着李云霄等人,皱眉道:“有些麻烦呢。你们七个真的打算束手旁观吗?”

    那七人犹豫不决,正如李云霄所言,他若将败的话,必会毁去天凤真尾翎,那自己拼命争斗还有何意义。

    而且鲁聪子等人与魔族在一起,也令的他们心中忌惮。

    泊雨擎淡淡说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诸位都是震古烁今的才智之辈,那天凤真尾翎岂是说毁就能毁去的?天凤本就是万火之王,说用火烧掉,不觉得可笑吗?以我推测,除非专门炼化,否则根本不可能毁去真尾翎。”

    “对啊,那可是演化出了永生之界这般宏伟世界的神物啊!”

    那名虚极境老者的双眼一下亮了起来,闪烁出对生命的贪恋,舔了下干燥的嘴唇。

    几人的气势一下压迫过来,使得原本稳操胜券的李云霄再次陷入弱势,他郁闷道:“先不谈天凤真尾翎的事,诸位在永生之界这么多年,多少也该堪当对抗魔族大任,最低限度也不能与魔族为伍吧。”

    那名虚极神境老者道:“要对抗魔族也至少得我们先活下来吧?你将天凤真尾翎给我们,我们立即帮你除魔。”

    “对对,都快没命了,还除什么魔啊!”另外六人也都附和起来。

    涿怒道:“早知道永生之界的资源被这些行尸走肉占据了,我真该一早就找上他们,逐一杀掉!”

    灿冷冷道:“现在杀也不晚。李云霄,你觉得应该如何战?”

    李云霄担忧道:“以两位的实力,可否拿下那魔君?”

    灿和涿联手,虽可以逼下封要离,但那魔君的实力比之封要离只高不低,昊锋现在也陷入了与羌的苦战,可见实力非同一般。

    灿沉吟道:“且试试吧,尽力而为。即便不能击杀他,也绝对可以拖住,不会让他影响战局。”

    李云霄点头道:“如此便够了,那这魔君就有劳两位了。”

    灿道:“应该的。想不到十万年过去了,还有机会和魔族之人交手!”他眼里寒芒闪动,喝道:“涿,上!怎么也不能让天武界这些后辈小瞧了我们!”

    “好!待我两人撕了那魔君,再来收拾这些残渣!”

    涿也是大喝一声,身上的气息爆发出来,双手持着板斧,与灿一道化作流星,冲了上去。

    “桀桀,想要撕本君,真是一群高估自己的笨蛋呢。”

    魔吉嬉笑不已,但眼神中却是警惕和戒备,不敢有丝毫大意,身影一闪就与两人周旋起来。

    李云霄看着三人缠斗,短期内是分不出结果了。目光这才落在那七人身上,冷冷道:“牧笛大人,这七人……”

    聆牧笛道:“就交给我们吧。”

    一名虚极境,六名掌天境强者,己方陌为虚极,正好相抗,但之后聆牧笛、曲红颜、非倪是掌天境,而北圳南、洛云裳、巡天斗牛都只有归真境实力。

    李云霄望向罗青云,道:“琳大人助你突破关卡,可是要留下报恩?

    罗青云面无表情,道:“留一个给我好了,刚突破到掌天境,正好验证一下实力。”

    李云霄喜道:“多谢了!”

    罗青云复杂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别自作多情,我只是报答琳大人之恩而已,与你无关。况且,你我之间还有一场决斗。只是我现在自知非你敌手,但这差距我一定会追上来的,到时候你就俯首受死吧。”

    李云霄笑道:“好,无论何时,只要你觉得差不多了就来找我,我随时奉陪。”

    罗青云点头道:“我会的。”他手中金芒一闪,荒神明月枪抓在手中,便朝七人而去。

    李云霄抬起手来,一圈旋风吹起,化作鳄鱼怪,“你也去助他们。”

    加上罡风鳄鱼和罗青云,双方的力量才差不多势均力敌。

    泊雨擎眉头一挑,道:“你是想单独战我?”

    李云霄道:“不可以吗?”

    泊雨擎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你一生小心谨慎,算无遗漏,乃是我生平仅见强敌。当年陷空岛上一遇,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有今日局势,真是人生如梦。”

    李云霄道:“当年你我同生共死,实在是一段令人难忘的时光。”

    泊雨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不过是利益所驱,各取所得罢了,如同今日一般,并无好坏之分。”

    李云霄摇头道:“你这么说真让我伤心,但凡盗亦有道,即便是利益所驱,也得心安理得。你杀亓胜风之事我无话可说,但现在你与鲁聪子同流合污,与魔界之人勾结,是为罪大恶极。若是亓胜风还在的话,想必也会亲手除害!”

    泊雨擎脸色异常难看,寒声道:“休要提他!你别忘了,我们这一脉本就是当年魔仆传下来的,说起来我们也算是魔之传人呢。”

    李云霄冷冷道:“魔仆传的只是一种武技而已,并非奴性。即便是亓胜风大人及其先辈,也不甘魔族入侵,这才会打造出魔元锁这般器物,以便将来克魔之用,却想不到收了你们这两个欺师灭祖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