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27章 权衡
    李云霄睁开眼来,冷冷道:“在场的无一不是各个时代强者,岂容你三言两句就吓跑,那以后如何抬头做人?”

    原本一些想走的强者,闻言都是脸上微红,不好意思走了。

    李云霄又继续说道:“再者你勾结魔界,公然与魔君为舞,是整个天武界的天敌,人人得而诛之!”

    鲁聪子笑道:“如此稚嫩的煽动能让诸位强者替你卖命吗?你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还是侮辱大家的智商呢?”

    他正色道:“诸位,大家都是绝顶聪明之人,自问留下的话,有多大几率可以得到界神碑或天凤之翎?为了这点几率丧命值得吗?凡是留下之人都是与我鲁聪子为敌,我对敌人的态度一贯都是像秋风扫落叶般冷酷无情。”

    他那魔瞳般的目光往四周望去,每个人都是心头一颤,惊惧那股诡异的杀气,还有霓虹石面具上摄人心魂的力量,手心一片冰冷。

    有几人扛不住这精神攻击,闷哼一声便掉头走人,也顾不得面子了。

    封要离与他对视了一眼,冷哼一声,眼里闪烁出金芒,有摩诃古字在瞳中幻出,正是运转太初真诀对抗那异力。

    他自忖哪怕最终不敌,逃走的把握也是极大的。

    其余一些留下的强者或侧过身躯,或低下头来,不敢与他正视。

    最终,除了李云霄等人与封要离外,还有七名强者留下,其中一人为虚极神境,六人皆为掌天境。

    那名虚极神境强者慢条斯理的说道:“这位朋友所言的确有理,但老夫寿元将近,走也是死,留下还有一线希望生,这个选择并不难呢。”

    另外六人互相看了几眼,其中一人道:“我几人情况也差不多,所剩寿元不够,与其苟且再活十余年,还不如一拼。”

    鲁聪子点头道:“诸位的选择我明白,换做老朽的话多半也会如此。老朽收回刚才那句‘留下者皆为敌人’的话,毕竟我们有着共同目的,应该同舟共济是盟友才对。”

    他原以为可以将闲杂人等吓跑,谁知道还有七个破罐子破摔的。这样一来,加上封要离,以他的力量想要横扫完全不可能了,故而把刚说的话直接吃了回去。

    “啧啧,佩服,不愧是总长大人,在下万分佩服。”

    李云霄拍手赞道:“自己刚拉的屎也能吃的这么顺畅,这么面目慈祥,这么脸不变色。这份修为,在下再练个几百年也赶不上,佩服佩服。”

    鲁聪子面不改色,慢条斯理的说道:“你今日必死无疑,又何必逞一时口舌呢?是对自己命运步入终点的不甘吗?身为一代武帝,就不能死的有风度点?”

    李云霄惊呆了,道:“总长大人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吃·屎,还说我没风度。难道得跟总长一样也吃·屎才有风度吗?呵呵,那我宁可一辈子都没风度。”

    鲁聪子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了,哼道:“休要胡言!诸位,界神碑和天凤之翎就在这小子身上,我们先将他杀了,取了宝物后再行分配。”

    那名虚极神境强者摇头道:“这样不太好吧,若先杀李云霄,这位什么总长再杀我们,谁挡得住?我们是不会出手的,等你们杀个两败俱伤我们再拣渔翁之利。”

    众人都是听得一阵头晕,只有那六名留下的掌天境强者纷纷点头赞成,他们七人不自觉间就成了同一阵线。

    这话说的正是每个人心中想的,只是多少有些矜持,怎么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李云霄心道:看来还是低估这些老狐狸的无耻了。不过也是,活了这么久,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那些虚名都是浮云,唯有性命和好处才是实在的东西。

    鲁聪子也是有些无语,郁闷道:“阁下不出手,就指望我出手,这可能吗?阁下觉得老朽是那种会替人打头阵的人吗?”

    那名虚极神境强者淡然道:“总长大人若是也不出手那就算了,就这么拖下吧。若是拖个十年八年的老夫也许拖不起,但一年半载还是没问题的。”

    鲁聪子满眼怒气,这七个破罐子破摔的老狐狸、老油条,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样子,似乎吃定了自己。

    “哈哈,鲁聪子,你太小觑天下人的智商了。”

    李云霄忍不住大笑起来,若是这样三方形成掣肘,局势只会对他有利。

    鲁聪子愤怒的目光慢慢变得清澈起来,含着冷笑,道:“是李云霄你太小觑老朽的智商了。以为这样就能形成掣肘,逃得一命,那真是大错特错了。”

    他嗤声道:“几位不肯出手无非是怕老朽独吃了。而且几位的志向都在那天凤之翎,老朽便放弃那天凤真尾翎,只求界神碑即可。这样我们之间就不存在任何冲突了,核心利益又一致。”

    李云霄顿时脸色大变,另外那七人则是眼中一亮,虚极神境强者喜道:“此言当真?”

    鲁聪子含笑道:“自然。老朽之志在那界神碑与他的身躯,天凤之翎虽珍贵,却也并非必须之物,舍弃又如何。”

    李云霄讥讽道:“诸位难道就忘了,他刚刚就把自己说的话吃回去,这样的人做出的承诺,你们也信?”

    虚极神境强者点头道:“总长大人的诚信的确是个问题。不如这样吧,李云霄,你将天凤真尾翎给我们,我们掉头就走,再不与你为敌。”

    李云霄拒绝道:“抱歉了,此翎我既然吃下了就绝无再吐出来的道理。如今天武界重现十方规则,诸位只要出去便可得大机缘,何必九死一生的留下赌命呢?恕我直言,与鲁聪子为伍就是与虎谋皮,绝不会有好下场的。而与本少作对,同样难有善终。两者权宜,诸位实是十死无生。”

    这七人完全成了不稳定因素,无论鲁聪子还是李云霄,现在都不希望他们留下,想要尽快赶走。

    “哈哈,破军大人怕了。”

    鲁聪子笑道:“唯有大家共赢才是长久之计,什么好东西都你一个人吃,如何还能和睦共处下去呢?我鲁聪子肯让利,便可得人心。”

    天凤真尾翎对非倪而言异常重要,李云霄不可能让出,这样便使自己陷入了险境,若是这些人联手的话,必败无疑。

    此刻昊锋与那魔羌打得惊天动地,从开始略占优势到优势尽失,几乎成了平手。

    昊锋想要击杀魔羌几乎是不可能了,但魔羌陷入了死战,也绝无可能脱身出来。

    “总长说的对,共赢才是长久之计。既然你如此不识时务,那我们也只好不客气了。”

    那名虚极神境的老者脸色一寒,杀气就迸射出来。另外六人也分别戒备,随时准备出手。

    李云霄看向封要离,突然微笑道:“国主大人。”

    封要离冷冷道:“怎么,你不会妄想本君救你吧?”

    李云霄道:“你不是要那胤羽吗?落在鲁聪子手里,他多半要回去炼化掉的。”

    封要离眉头皱了起来。

    鲁聪子忙道:“国主大人千万别听他挑衅,胤羽大人在我这绝不会有危险的,我只是想将他治好而已。”

    李云霄嗤笑道:“这种话国主大人信吗?”

    封要离道:“就算吾不信,单凭这个就想让吾替你卖命,未免太幼稚了吧。吾不喜欢和浅薄幼稚之人交谈。”

    李云霄想了下,道:“我明白国主大人的意思。你替我将那魔君吉杀了,那祸斗残魂我给你。”

    封要离瞳孔爆缩,道:“当真?可是那魔君实力超强,吾杀不了他。这样吧,吾替你将你这七名寿元将尽之人斩了。”

    七人皆是脸色大变,“腾”的一下全部警惕起来,怒不可遏的盯着封要离,杀气凌人。

    “不不,这可不行。这七名喽啰肯定是一上来就死的,何须国主大人动手。”

    李云霄摇摇头,并不同意。

    那七人更是脸孔都绿了,被人当做垃圾似得完全不放在眼里,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都是怒火中烧。

    封要离冷冷道:“那你要本君去做完不成的事,岂非故意讹本君!”

    李云霄道:“岂敢,这祸斗残魂天下间仅此一份,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大人三思啊。”

    鲁聪子忙道:“国主大人,千万别被他骗了。只要杀了李云霄,他身上所有东西都是我们的,那祸斗残魂老朽也不会要的,自然双手奉上给国主。”

    李云霄道:“若是国主大人这么想,反正我活不了了,第一件事就是毁去残魂。”

    他还目光瞥了一下那七人,道:“同样的,若我真不敌了,毁去残魂的同时会将天凤真尾翎也烧了。呵呵,以为杀了我,我还会将好东西留给你们吗?真是白痴。界神碑为一界圣器,我没那本事毁。此战若是最终鲁聪子获胜,得好处的也只可能是他一人。”

    七人顿时呆滞住了,傻傻的站在原地。

    “是啊,若是对方命都不保了,岂会留下宝物给自己。那自己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拼的是什么?”

    七人都是脑中有些恍惚,一下子全部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