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26章 魔君
    昊锋同样心中微惊,不敢正视那面具,但又不好意思撇过头去,那样显得自己怕了对方,太没面子了。

    只好目光低垂,看着鲁聪子的双脚,冷冷道:“早饭吃过了,只是没舍得加个蛋,所以补充的体能不够。刚才那一刀给我的最大教训就是,早饭一定要吃饱吃好,才有力气杀人。”

    “那真是遗憾了。”

    鲁聪子惋惜道:“这个领悟真够惨痛的,下辈子记得好好吃早饭。”

    昊锋闻言,笑傻了,道:“你是在怪我没能一刀送你上天吗?对此我道歉,这次不会了。”

    涅元刀横在身前,一圈圈刀光如泡沫幻灭,整个人完全沉寂在那刀芒下,仅仅是一眼看去,就觉得双眼被割出了血。

    不少人都是心中骇然,急忙退下数千丈,免得被那一刀波及。

    鲁聪子也是瞳孔骤缩,面具之后看不清他表情,但整个人在那霓虹石面具下,显得有些恍惚不真实。

    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啧啧,果然呢。想不到天武界还有这样的地方,完全不受界力压制啊。”

    一团魔影在鲁聪子身后凝成,化作人形不断变大,如巨人凌空。

    李云霄眼里一片惊色,这正是真魔法身,只不过巨灵非常普通,没有三头六臂的法相,而且那真魔巨灵的脸孔上噙着冷笑,十分有灵性。

    “不对!那不是真魔法身,好像哪里不对!”

    李云霄连连摇头,对于真魔法身这招他再熟悉不过了,立即感受到了不一样。

    真魔巨灵瞳孔爆缩,盯着昊锋以及其周身的刀芒,沉声道:“好强!”

    鲁聪子双瞳中还是一片冷色,道:“不强的话我召你出来做什么。”

    “嘿嘿,这次你算是找了一个不错的地方,可以让我好好发挥下。”

    真魔巨灵嘿笑一声,猛地双手结印,一只手臂骤然变得巨粗,大喝一声就凌空轰了下来,拳头就像是一颗流星。

    李云霄心中一凛,脱口失声叫道:“魔君!”

    他发现那真魔巨灵的眼神和神态与鲁聪子完全不一样。

    所谓相由心生,魔功在凝聚真魔巨灵的时候,巨灵的神态都会受到主人的影响,产生一致的神态和动作。

    而鲁聪子与那真魔巨灵完全是两个不同个体!

    鲁聪子瞳孔中射·出漆黑的寒光,越过昊锋直射李云霄。

    李云霄按捺住内心的震惊,淡淡说道:“总长大人,盯着我干嘛?不断的将魔君从魔界内拉出来,这样真的好吗?”

    四下皆惊,都是骇然的目光望着鲁聪子,若是李云霄之言属实的话,此人岂非勾结魔界?

    “哼!”

    鲁聪子闷哼一声,杀机在眼底闪过,内心下定主意,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李云霄。

    “这就是魔君吗?”

    昊锋眼里也闪过惊色,手中刀光一闪,立即一道巨大的刀罡劈去。

    “轰!”

    那一拳顿时爆开,炸裂成无数魔气,被刀劲击飞,化成漫天的魔煞飞舞,“呱呱呱”的乱叫。

    同时刀罡威力不减,猛地从天落下,“嗤”的一声将魔君的肩膀和手臂都劈了下来。

    “啊?!”

    魔君睁大眼睛,满脸惊怒之色,“不可能啊,在不受界力压制的情况下,我们魔君要远胜你们虚极境强者,为何我之拳头敌不过他?”

    鲁聪子沉声道:“你到底行不行?此人可不是一般的虚极境,怕是虚极境内算是顶天的高手了!”

    “原来如此!”

    魔君脸上的惊色才慢慢恢复,断肩处晃动了一下,顿时激·射出无数黑芒,像是一头黑发瀑下。

    每一根都射向那些魔煞,透过而去。

    “呱呱呱!”

    魔煞凌空飞舞的乱叫,被那些黑发脱了回去,尽数吸入魔君体内,那断掉的手臂再次复原了。

    并且魔君仰天大吼一声,巨大的身体不断压缩下来,最终和普通人一般大小。

    魔君望向不远处的泊雨擎,道:“吉,你也出来吧。这个人有些棘手,我怕应付不来。”

    泊雨擎眉头一皱,但还是单手掐诀,其身后亦如鲁聪子一样,狂暴的魔气涌上天空,慢慢凝聚出一名魔君,目光扫视四周,嘿声道:“这里便是天武界内吗?”

    众人皆是大骇,竟然出现两名魔君。

    聆牧笛也是脸色难看起来,这两名魔君都穿透了魔界界壁。泊雨擎去古魔井并没有太长时间,他们似乎掌握了可以让魔君快速穿过之法。

    若是这样的话,危险就大了。如果还只是掌控在鲁聪子手里,尚且还好,可一旦失控的话,后果就难以想象了。

    “这里是天武界,但却是一处比较特殊的地方,只有微弱的界力,无法对你我造成压制。”先前那名魔君羌说道。

    聆牧笛寒声道:“鲁聪子,你可知自己是在玩火**!”

    鲁聪子目光瞥了聆牧笛一眼,嗤嗤笑道:“区区傀儡身,也不知是什么阿猫阿狗,也配和老朽说话?”

    吉的目光落在李云霄身上,漫天魔气被李云霄一下吸空,身躯都膨胀了起来,通体全是魔纹。

    吉皱眉道:“此人修炼的魔功非常正统啊,似乎很难缠。”

    鲁聪子淡淡说道:“此人吸收了魔主帝的部分力量,不仅继承了帝的一些神通,而且还能抽动六道魔兵。”

    “什么?!”

    两名魔君都是大惊,脸孔完全扭曲起来,一下落在鲁聪子左右,脸孔几乎贴在他脸上了,寒声道:“你没骗我们?!”

    鲁聪子似乎有些不快,将两人用手推开,道:“我有骗两位的必要吗?再者我们的合作也不是一朝一夕的,而是为了千秋万世,这点诚信我会没有吗?当初弑就是被他打跑的。”

    “弑的实力不在我二人之下,但古魔井中有界力压制,发挥不出多少力量来,被杀的逃回魔界也实属正常。”

    羌不以为意,淡淡说道。但是目光却完全落在李云霄身上了,对昊锋置之不理。

    昊锋冷笑道:“看来本王被小看了呀。”

    他抬起刀来,往鲁聪子和两位魔君走去,刀气逼人。

    吉目光一扫众人,沉声道:“天武界之人实力怎么会这么强?这些人可不好对付啊!”

    鲁聪子笑道:“这些人可都是这一界内的绝顶强者了,况且也并非都是敌人。”他翻手取出两柄战刀来,寒光赫赫,递给两名魔君,道:“这是答应你们的条件之一,特意为你们炼制的玄器。”

    “哦?果然是好东西!”

    两人皆是一喜,将那刀接过,仔细观赏起来。

    羌赞道:“天武界的术炼之道果然远胜魔界,这刀虽不如眼前这男子手中之刀,却也是极品存在。”

    鲁聪子笑道:“羌大人若是能抢过刀之王的战刀涅元,不就是自己的了吗?”

    “说得好!”

    羌将手中刀一舞,把魔气灌入其内,顿时刀上有魔纹闪烁起来,发出欢快的饮血之声。

    “哈哈哈,抢我的涅元,多少年没听过这样狂妄的话了!”

    昊锋身影一动,人刀如一就斩了过去。

    “砰!”

    羌迎面一刀回应,双刀震颤下,两人皆是被震退十余丈远。

    昊锋脸色大变,多少年来,除了造化境强者,再没有人可以挡住他手中之刀。

    可恨之前斩杀三十六头十方凶魂煞,耗费的真元太多,而且每一刀击出,自己的力量又要弱几分。

    现在魔羌竟与自己实力相当,而这些魔物皆是元素之体,继续打下去的话就麻烦了。

    鲁聪子面带微笑,道:“看来羌大人一人应付刀之王就绰绰有余了,我们可以放心对付李云霄啦。”

    他目光落在韦青、还有永生之界内的那些老怪身上,面容变得慈祥起来,呵呵笑道:“诸位是打算就此离去呢,还是要以老朽为敌呢?”

    韦青皱眉道:“不走就是为敌吗?留下来观战也不行?”

    鲁聪子摇头道:“自然是不行的。老朽身平最恨的就是渔翁得利之人,我可不想无涯兄和韦青大人窃取了老朽的胜利果实。”

    韦无涯脸色凝重,道:“鲁聪子,你当真打开了魔界之门?就不怕玩火**吗?”

    鲁聪子笑道:“是不是玩火还待两说,其次这不关二位的事,二位现在只需要给我一个答案便可。”

    韦无涯难以抉择,便望着韦青,一切以他为主。

    韦青心中暗暗叹息,想到这趟永生之界之旅,便十分颓然,有极强的挫败感。

    自己这点修为在天武界叱咤风云,一到永生之界内,与喽啰无意。

    在这么多强者的围观下,想要抢天凤真尾翎和界神碑是极其渺茫的事,不由得长叹一声,道:“我们走吧。”

    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圣域闭关,将那阴阳二气瓶参透,早日突破到掌天境。

    说罢,便带着自己之人,往那南面疾飞而去。

    罗青云站在原地未动,韦青也没有喊他一声,甚至没有再看一眼。韦青知道,两人之间的境界差距,使得自己再也命令不了他了。

    场内一下就少了近十人,鲁聪子露出微笑来,道:“韦青识时务者为俊杰,不知剩下的诸位呢?”

    //今天只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