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23章 混战
    韦青也道:“阁下放心,我等定然同心协力,绝无二心。”

    在诸多强者的情况下,韦青的想法也很简单,能抢到天凤真尾翎自然是好的,抢不到也没关系,必须要抑制李云霄的成长,否则任其发展下去实在是太可怕了。

    若是能将李云霄在此斩杀,那这趟永生之界也就没白来。

    封要离的想法也差不多,天凤真尾翎都是其次的,关键是李云霄身上的祸斗残魂。

    这些人在这一刻出奇的保持了一致,有种同仇敌忾之感。

    那领头的男子也似乎察觉到了这种微妙的气氛,微微露出讶色,笑道:“好,那便同心协力。”

    他也不磨叽了,果然冲上前去,甩手就是一片白茫茫的剑光洒出,道:“我来对付李云霄。就让我见识一下界神碑之主的厉害,有何过人之处,竟能得到天道垂青。”

    鲁聪子等人倒也守信,毫不含糊的紧随其后。

    见那男子单独挑上了李云霄,先都是皱了下眉,后来一想,也就眉头舒展开,各自寻找对手杀了过去。

    李云霄虽然重伤在身,实力大打折扣,但却是最为核心的人物,并不好对付,也就乐得让他先上了。

    李云霄持剑就迎了上去,内心颇有些郁闷,这个界神碑之主的名号,怕是要给自己惹来不少麻烦了,而且全是这种级别的老怪物。

    对方并没有拼命攻击,只是试探性的出手。两人瞬间就交手了数十招,对方不慌不忙,不急不躁,就好像跟他在切磋一般。

    “罗青云,你做什么?!”

    不远处传来韦青的怒喝声,只见他满脸铁青,怒不可遏。

    罗青云竟一步上前,将他的去路挡路,横枪说道:“抱歉了,韦青大人。我受这位琳大人恩惠,无法坐视不理。”

    韦青寒声道:“那你受我恩惠呢?若非有我,你能成就十阶神血,能有资格站在这与我说话吗?”

    罗青云道:“我数次帮你出手做事,也算是扯平了。”

    “扯平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韦青大怒,“我能一手将你提携起来,也就能一手将你压制回去!”

    震怒之下,金光在双手掌心腾起,猛地拍了过去。

    罗青云不吭声,战枪横在身前,任由他击的“嘭嘭”作响,一片片的光芒散开。

    罗青云只守不攻,韦青越打越气,却也毫无办法,只能是发泄似的狂轰一番。

    “轰隆!”

    整个大殿终于扛不住众人混战的力量波动,骤然坍塌,化作无数碎石往四周散去。

    曲红颜三女和鲁聪子师兄弟狠斗在了一起。

    陌则是和韦无涯激斗,涿与灿两人联手,逼迫的封要离节节败退。

    庞云则是和聆牧笛战,南风璇等实力较弱之人,则被北圳南带着巡天斗牛拦下,还有布子三人,也厮杀过去,与那些神境之下的高手战斗。

    长空上被打的支离破碎,到处都是神通绝技,险象环生。

    李云霄内心担忧起来,虽然他们还隐约占了上风,但自己这个对手却极为古怪,似乎深不见底,不管自己如何出招,都只是跟自己纠缠。

    强则强,弱对方也弱,如同浆糊一般。

    “你到底是谁?!”李云霄沉声喝问道。

    “呵呵,是谁并不重要,本公子只想要你的界神碑,若是能给的话,本公子转身就走。哦,不,我转身就倒戈,帮你对付他们。如何?”

    那男子嘴角扬起笑来,手中之剑挥舞的洒脱至极,至始至终都是一些最为简单的刺、劈、斩、削等招式,没有任何章法。

    李云霄知道这是对剑道领悟极高,才能做到这般随心所欲,像行云流水一般畅快施展。

    李云霄试探道:“本少重伤在身,你若是全力施展的话早就将我拿下了,何须故作惺惺,你是心有忌惮对吧?”

    “哈哈,忌惮?我忌惮什么。”

    男子冷笑一声,只是笑的有些僵。

    李云霄顿时印证了心中所想,道:“我也很想知道你忌惮什么,更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男子冷冷一笑,道:“知道这些对你没好处!”

    李云霄哑然失笑,道:“你都要抢我的界神碑了,我还指望什么好处吗?”

    男子脸色变得铁青起来,手中的剑势失去了沉稳,虽然还是舞的密不透风,却显得有些凌厉和急躁。

    “你连神通也不愿施展,是怕被人认出来吗?看来你也必定是大有来历之人,就让我逼出你的身份吧!”

    李云霄面色一沉,内心处太古天目张开,一道凌厉的劲风顿时激·射了过去。

    “吼!”

    劲风不仅凌厉无比,其内还发出鳄鱼的咆哮。

    男子脸色一沉,左手凌空结印,直接拍过去。

    “嘭!”

    一道镜面结界在他身前凝成,将劲风挡住。鳄鱼一撞之下直接破碎开,化作龙卷逼压过来,却依然无法撼动那结界分毫。

    李云霄脸色一变,惊道:“你绝不是掌天境!”

    以鳄鱼的实力,就算是掌天境强者也不可能这般轻松自如的接下一击,这完全是两个层次上的区别。

    男子悠悠道:“人艰不拆,我只是想要界神碑而已,你何必苦苦相逼呢?”

    李云霄道:“你能再无耻一点吗?界神碑事关天武界气运,就算我给你,你又敢拿吗?”

    “有何不敢?!”

    男子眼中爆射出精芒来,似乎有些激动。

    “好,那你拿着!”

    李云霄右手托于身前,一片绚丽的白光升起,界神碑缓缓飞出,他收回右手猛地一拍,击在那碑身上,将其震了出去。

    “嗖!”

    界神碑立即化作一道流光,往天际而去。

    “什么?!”

    那男子一怔,又惊又喜,再也顾不得李云霄,转身就飞走。

    而此时,天空上传来数道震惊之声!

    “界神碑?真的假的?!!”

    “那便是天武界内至强圣器,关系到一界气运之物吗?!”

    “不会吧?这么容易就放弃了?我看那小子挺有实力的啊。”

    “那小子定然知道保不住了,这才丢车保帅,虽然窝囊,但也够聪明。”

    数道声音响起后,便凭空浮现出十多道光芒,全都往那界神碑飞去。

    李云霄怔怔的看着天空上,无语道:“投石问路,一个红包就把潜水的全部炸了出来。”

    就连鲁聪子等人也是瞳孔暴涨,再也顾不得激斗,全部飞身抢界神碑去了。

    聆牧笛惊怒道:“胡闹!你怎么能将此物丢弃!”

    李云霄无奈的耸了耸肩,道:“若是命都没了,留着何用?”

    聆牧笛一阵无语,李云霄所言虽然有道理,但总觉得非常不舒服。

    他也震惊于此刻那激烈的争斗,想不到天空上还隐藏了如此多的高手,若非界神碑出现,怕这些人都要等到自己双方两败俱伤后,才会出来捡便宜。

    那带头男子也是郁闷无比,虽然猜到虚空中肯定藏了人,但想不到竟藏了如此之多,怒斥道:“都给我滚!”

    他手中剑势一变,力量比之前强大太多,冲上天空瞬间就斩掉了一名归真境武者,“垃圾也想染指界神碑,你们当这东西是玩具吗?都给本公子去死!”

    一瞬间斩出百道剑芒,横空而去。

    “嘭!嘭!”

    又有两名实力较弱之人,当场爆体横死。

    男子如杀神降临,顿时寒气在天空上弥漫,一下将诸多强者震惊住了。

    就连鲁聪子和封要离也是吃惊不小,眼里闪烁着忌惮之色。

    “界神碑现世,有能者居之,为何不能抢?”

    一名老者不服,怒哼一声再次冲上天际。

    其余之人这才从震慑中回过神来,争先恐后的抢过去。

    男子大急,也顾不得杀人了,身影数变,就追上众人。

    那界神碑在空中不断变大,通体流光溢彩,无数金符在其上闪烁。

    “我的界神碑!”

    一名男子大喜的扑了上去,就像是饿狼扑野兔,双眼冒出光来。

    数十人一下全部冲过去,就生怕慢了一步。

    那带头男子又惊又怒,一下瞬移至界神碑前,激动道:“我的界神碑!”他也伸手就抓去,那手心刚触到金芒,突然心中一怔,一种不好的感觉浮上心头。

    “怎么回事,为何预感不妙?难道我昊锋君临天下,天资冠绝,竟也得不了这界神碑吗?那李云霄又有何资格?!”

    他内心极度的嫉妒和不满,突然暗呼一声,“不对,不是那么回事!”

    只见那通体碧玉,长达百丈的界神碑一下变化起来,竟化作山峰,呈现六种色彩,往他身上撞击而来!

    “不好,中计了!”

    昊锋惊喝一声,猛然就纵身而退。

    但那山体瞬间变大几倍,六色之光如同漩涡在周身转动,一下将所有人都吸了进去,撞的昏头昏脑,大口吐血。

    昊锋也大惊,只觉得那股大地之力要将自己生生撕碎!

    “铮!”

    在这关键时刻,一道刺目的刀芒空破而起,仿如昏暗的天空内,投下的第一抹晨曦,照耀整个天穹!

    “轰隆!”

    兜率天峰的六色之光被那片刀芒一斩而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