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2006章 考验
    “当然是啦!”

    李云霄大声说道:“非倪年轻聪慧,在历代天凤血脉中也算是顶尖翘楚,而且得到了凤凰真火,这一切都寓意着她将来必能成为真正的天凤!”

    “呵呵。”

    金色光球内传来淡淡笑声,道:“当年离朱为九涅凤体,并且得到的是天凤真火,而非普通的凤凰真火。即便如此,最终也未能成为真正的天凤。”

    李云霄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了。

    琳道:“若是日后她能踏入造化境,并且修炼圆满,在冲击界王神境的时候,我可以将这根真翎给她。”

    李云霄心中一动,道:“有了这根真翎,就能冲入界王神境吗?”

    琳道:“呵呵,只是增加了些许概率而已。界王神境岂是这么好冲击的。否则当年离朱也不会停滞不前了。离朱可是修炼至大圆满的造化境高手哦。”

    李云霄更是无话可说了。

    “咳咳,琳大人呐……”

    聆牧笛开口说道:“现在的情形与十万年前不一样了,已经不会有那么多的界王境和造化境高手出现了。非倪若是能得到这根真尾翎,必定能踏入虚极境,也就能对魔劫起到极大作用。”

    金色光球的亮度似乎一下更亮了起来,琳的声音传出,似乎有些不高兴,道:“牧笛大人,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让我用这根天凤真尾翎去造就一个虚极境的喽啰,这是你的意思吗?”

    聆牧笛也有些尴尬,右手握拳放在唇边咳嗽了几声,道:“琳大人,现在的天武界不像我们当年了,没有那样多的强者。虚极神境已是了不起的存在。”

    “哼,聆牧笛,你不要胡扯了。与其如此,这根真尾翎还不如我自己炼化掉,即便给灿或涿,效果也会大于殿外的那个归真境天凤血脉。”

    琳隐约是动了真怒,毫不客气的喝斥起来。

    聆牧笛也有些头疼,想了下又道:“此女不仅自身条件优越,而且与界神碑的当代传人李云霄是情侣关系,应该也是天命选中之人。”

    琳道:“天命选中之人多着呢,但也要历经大浪淘沙,最后幸存下来才行。”

    “废话真多,说白了就是不肯给了!这真尾翎本就是天凤之物,理所应当是天凤血脉所有,你强占她人之物是何道理。”

    李云霄听得不耐烦,出言责备起来。

    聆牧笛脸色大变,急忙道:“别乱说话!”

    那金色光球似乎暗淡了下来,一阵都没有声音传出。

    聆牧笛虽是金属身躯,但五官都往里挤,一副情急的样子。

    李云霄道:“我哪有胡言,本就是这番道理。”

    “哎呀,你还说!”

    聆牧笛只觉得一阵头疼,将琳给得罪了的话,不仅天凤真尾翎拿不到,还留下个不好的印象。

    他让李云霄来找琳的目的,除了天凤真尾翎外,更重要的是为了让琳支持李云霄界神碑之主的身份。

    毕竟当今天下造化境强者怕是不过一手之数,如果能得到琳的支持,李云霄将来的路也要平坦的多。

    金色光球内再次传出声音,道:“你就是界神碑在这个时代选择的人?”声音很轻,似乎并没有生气。

    李云霄坦然道:“正是。”

    金色光球转动了几圈,道:“归真境的修为,融通境的肉身,放在十万年前就是渣渣。但刚听聆牧笛之言,在这个时代也应该还过得去了。”

    聆牧笛生怕李云霄再乱说话,瞪了他一眼后,急忙抢着说道:“呵呵,还行还行。”

    琳道:“这个时代的传承真的如此羸弱吗?若是这样的资格都可以拥有界神碑的话,殿外那女子拥有天凤真尾翎也是说得过去。”

    李云霄:“……”

    聆牧笛忙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大人赐翎吧。”

    琳哼道:“我有说要给真尾翎吗?”

    聆牧笛心中一喜,听这话似乎还有点戏,忙道:“大人眼前所见的这几人,都是将来历经魔劫的主力,作为前辈的我们,从十万年前幸存下来,多少也给他们一点帮助吧。”

    琳又沉默了起来,这下李云霄也看出了她似乎动摇了,也默不作声。

    一阵后,琳说道:“我可以给他们一个机会,试试他们的机缘,也算是测试天意吧。若是天意愿意让我拿出真尾翎,我也就无话可说了。”

    聆牧笛喜道:“什么测试?”

    琳道:“等那天凤涅体从修炼中出来再说吧。难得她来到此处,我开创这方洞天,并且维持十万年来,用了十二根天凤之羽,现在维持着的这三根也所剩力量不多了。那天凤涅体能吸纳多少就全看她的造化了。”

    李云霄的妙法灵目穿透至殿外,非倪此刻的状态完全进到了入定,怕是一时三刻根本出不来。

    但他一点也不急,能多在入定中待一会,就多占一分便宜。而且到时通过琳之考验的把握也就更大。

    琳的声音再次响起,道:“你是苍妖?”

    陌浑身一震,立即戒备起来,知道琳盯上了自己,警惕道:“正是。”

    琳道:“我看你身上元力波动,可是修炼了我留下的圣功?”

    陌不敢否认,抱拳道:“正是在下继承了,多谢前辈大人。”

    “嗯,应该是刚刚得到传承不久。你能得我圣功,也算是有一定的机缘之人。只是这圣功乃我梵妖一族量身打造,你冒然修炼,怕是终要误入歧途,最终要么走火入魔,要么身死下场。”

    琳的声音淡淡说道,十分平静。

    “什么?!”

    陌心中大惊,又急又怒,看了李云霄一眼,这才盯着那光团,道:“前辈说的可是真的?”

    琳道:“笑话,我为何要骗你?当然,你也没有必要相信我,就当我是胡说的吧。”

    陌脸色有些难看起来,抱拳道:“那前辈可有化解之法?”

    金色光球不答,亮度暗了下来,似乎沉静了。

    陌又急又怒,再次抱拳拱手道:“前辈,可有化解之法?”

    金色光球依然沉静,陌又再问了数遍,额头上青筋暴起,却又不敢发作。

    “吵什么吵,我自然知道,只是没想告诉你而已。”

    金色光球亮了一下,琳的声音传出。

    “还望前辈看在妖族一脉的份上,将化解之法告之。”陌耐心的说道,此刻除了耐心外,他也别无他法。

    琳道:“呵呵,圣功包罗万象,你没有梵妖之体虽会练出问题,但只要小心谨慎,以自己的天资和细心应对,自行解决其中问题,这样才能更渗透领悟圣功之力。”

    陌郁闷无比,双手高举过头顶,深深作揖拜下,道:“琳大人,别开玩笑了!还望看在妖族一脉,赐我化解之法!”

    “这样呀,看来你是怕死得紧了。果然是一代不如一代。那么我也给你一个考验吧,若是能通过,我便亲自传你圣功。”琳的声音说道。

    陌狂喜,忙道:“多谢琳大人,只不知是何考验?”

    琳道:“待会你就知道了,但你也要有准备,若是考验不过的话,可能就挂啦。”

    “什么?挂?!”

    陌吃了一惊,满脸阴鹫道:“是什么考验,竟要我用命为注去赌。”

    “呵呵,你的命算什么?若非你苦苦哀求,你以为你有资格赌吗?”琳不无讥讽的嘲笑道:“若非我念在妖族一脉,鬼才会理你呢。”

    陌道:“那还请琳大人将考验详细说明一下,我好斟酌是否参与。”

    琳道:“无说明,爱来不来。”

    陌:“……”他刚修炼梵妖圣功不久,并未发现有何不妥,但琳的话她深信不疑,一下怔在原地,不知如何好了。

    聆牧笛对他的事也不关心,站在一旁不语。

    李云霄则是干脆闭上了眼睛,进入修炼状态,等非倪出关。

    陌知道这几人是出于对他抢丹的报复,不由心中发苦,天运造化丹没抢到,还得罪了一干人等,自己还要在李云霄身边追随十年,天知道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就在他纠结时,门外突然传来元力波动,频率极低,似乎是从洞天外传来,但在场的无一不是绝顶高手,立即就感应到了。

    是有人闯禁地!

    李云霄从入定中回过神来,双眉皱起。

    是什么人闯禁地他不关心,关心的是非倪是否会受到影响,此刻她正在大肆鲸吞天凤真力,若是被打斗阻断的话就太可惜了。

    “明知这里是琳大人禁地还敢来,莫非是天武界来的毛头小子?”李云霄猜测道。

    “也难说呢。永生之界封闭许久,大家相安无事,现在界门大开,大家都等着出去,也就开始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了。”

    琳的声音从金色光球内飘出,淡淡说道:“不过我好像也没得罪谁,因为我得罪了的人……都死了。”

    李云霄与聆牧笛互望一眼,便坐不住了,一闪就来到殿外。

    只见灿与涿已经依然立在宫殿前,并没有什么表情,似乎对外面的打斗不以为然。

    “两位不打算出去教训一下闯入者吗?”

    李云霄好奇的问道,这两人的模样看上去并不是那种慈善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