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99章 石之王(7)
    朱钧左手掐诀,右手在身前化圆,立即凝出一道龙影。

    孟琢则是一手掐诀,另外一手结印放于身前,掌心处出现一团光芒,里面有阵法浮动。

    一时间,所有人都将力量提升到了极致。

    巡天斗牛通体变得青色,脖子上的九天都录大罗环猩红无比,飞在头顶上聚能。

    就连鳄鱼也化作罡风,狂吼不已,张大嘴巴来,里面竟然含·着一口暴风,并且在不断增强。

    “嘿嘿,这样才有点‘恶战’的样子了。”

    岚岩主难得露出笑来,身体在虚光下似乎起了变化,条条经脉都浮现而出,连周身百窍穴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那强大的力量浮现而出,立即将阵内陀螺撑大,李云霄则是闷哼一声,身上的光芒也琉璃不定起来。

    “你妈·的,拼了!”

    李云霄突然大吼一声,双手再次掐诀打出。

    剩下的五道巨灵也蓦然一动,同时挥舞着兵器出手,往中央陀螺上斩去。

    强行驱动阵法,即便他是八门俱开的融通境肉身,也扛不住那反噬之力,数道经脉直接在体内爆开,炸出血来。

    只是这个当下,他自己也顾不得这许多了,更没有其他人看见,每个人都是拼命施展元功,恐怖的力量就像是一条条猛虎巨龙,扑入那阵内,轰击在陀螺上。

    “轰隆!”

    所有力量尽数冲入进去,那陀螺还在岚岩主的力量下不断撑大,各种力量融入其内,轰在他周身三尺,被法身虚光拦下,整个身体似乎变得通透起来。

    终于,那恐怖的平衡点被压得破碎,所有力量瞬间爆开,“轰隆”一声天翻地覆,向四面八方而去。

    顾青青大喝一声,道:“快走!”

    她当先就化作遁光飞逃,十余人全部作鸟兽散。

    李云霄也想跑,但整个都天神煞阵还得靠他撑着,在那力量爆开的瞬间,阵法就受到极强的冲击,恐怖的力量反噬在他身上,直接爆开数条经脉,整个人炸的血肉横飞,逃跑也慢了半拍,当先就被那冲击之力吞噬进去!

    帝丹宫也难以幸免,被卷入那冲击里,整个宫楼变得恍惚起来,最终开始寸寸破碎,化成漫天的碎片,点点消失在天地间,不复存在。

    还有几人也逃得较晚,被卷入进风暴,但以自身之力还是能抗衡自保,而邱明开始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等到那平衡破碎,力量爆开,才发觉不好,拼命逃走。

    但却直接被巨力吸扯进去,拼命挣扎之下,重伤的身躯难以抗衡,最终在绝望下,连叫喊都发不出,就被撕成了碎末。

    帝丹宫旁的冲击,不断往四面八方扩散,在永生之界内传开,波动更是覆盖千里之遥,甚至数千里外还能感受到微弱的波荡。

    而冲击的原点处,直接化成了黑洞,深不见底。

    那力量渐渐消弱后,才听见从其内传出的咳嗽声,似乎有人在咳血,断断续续说道:“还是……不行吗……”

    “咳……咳咳……该死的……天地规则……”

    黑洞渐渐的缩小,岚岩主的身躯显现出来,嘴角带着一丝血迹,身上也有数百道伤口,却在不断的愈合。

    整个帝丹楼消失后,再没有任何物质,所有人都在站立在永生之界的虚空内,相隔数千丈远。

    “竟然还没死……他是真的不死不灭吗……”

    顾青青在远处脸色苍白,娇小的身躯不由得在黑暗中颤抖起来。

    她已经达到自己的极限了,在永生之界内维持虚极神境的时间要胜过界外,但也已经超出体能。

    “飞扬!”

    曲红颜惊恐的往四方望去,第一眼竟未见到李云霄,吓得花容失色。

    洛云裳忙道:“师尊别慌,他在那呢。”

    顺手一指,千丈外,距离岚岩主最近的地方,浮着一个黝黑的金属球。

    那金属的球形并不规则,有棱有角,突然那些棱角打开,像是从婴儿睡姿里伸展腰肢,正是葫芦小金刚。

    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立即将其唤出,替自己挡下了一击。

    此刻葫芦小金刚的体型彻底被冲击的变了形,而且还缺失了几块,竟未能恢复。

    李云霄惊骇的看着葫芦小金刚的身体,在他妙法灵目下,还是能看到那缓慢的恢复速度,只是慢的惊人,似乎岚岩主法身虚光的创伤极为厉害。

    即便是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全身是血,虽然主要冲击被葫芦小金刚挡去了,但十二都天神煞阵被破,给他的冲击还是异常巨大,体内五脏六腑首当其冲。

    全身闪烁着琉璃光芒,还参杂着不灭金身的金光,但那恢复速度也是极慢,就好像跟普通人一样。

    李云霄双手不断掐诀,从四周的虚空内浮现出光芒,一道道飞了过来,正是被震入虚空的六丁六甲,尽数落回他手里,收了起来。

    “晓风残的光明琉璃身?”

    岚岩主眼里露出讶色,隐约里有光芒闪动,道:“不愧是界神碑择主之人,果然在此界的‘道’之安排下来,汇聚各种机缘。”

    李云霄道:“既然你有这般认识,那与我为敌岂非就是与这一界为敌,小心紫雷落下,将你击杀的片甲不留。”

    “哈哈哈,善于讲笑话的人真令人讨厌。”

    岚岩主嗤声道:“界神碑择主之人死掉的多了去了!即便是此界之‘道’,也无法违背更高规则的宇宙天道,那便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哪怕是天武界本身,又何尝不是在努力的淘汰自身弱点,努力的求得生存呢。”

    李云霄点了点头,正色道:“我明白了,我且问你,你可有自信踏入那圣体,成就界王?”

    岚岩主脸色微变,不明白他为何这般问,但还是答道:“在这永生之界内是无可能了,刚才我让你们全力施为,就是想在外界压迫下,再突破自身极限,可惜还是失败了。即便我得到天运造化丹和界神碑,也没有可能。但既然天数易变,想必外界的规则之力已经出现了变化,当十方规则重立天地间的时候,便是我踏入圣体,成就界王之时。”

    李云霄愣了一下,道:“你不是说人体即为宝藏,自己不断的内部挖掘,不需要外力也能成就圣体,踏入界王境吗?”

    岚岩主沉凝道:“话的确是这样,但我在法身境也有上万年了,始终不得向上突破,刚才灵机一动让你们合力压制我,依然没有起色。也许这机缘还是与十方规则有关。”

    他又看了李云霄一点,似乎有了更深的明悟,道:“当年晓风残将体术炼至极限,最终也不过与我一般的法身境。只不过他存在的时代乃是强者遍地,最为鼎峰的时代,而我所处之时,早已变了天地,即便如此,我也取得与他一般的成就,我相信只要十方规则一开,我必能悟出踏入界王境的法门。”

    李云霄沉默不语,这岚岩主的确是厉害,不仅实力通天,而且天赋也是吓人,不在自己之下。

    岚岩主淡淡一笑,道:“时至如今,你也该有死的觉悟了吧?谁让界神碑只有一个,而你又与我共处同一时代呢?是喜是悲,也只有你自己内心知道了。”

    他抬起脚来,踱步向李云霄走去。

    “你觉得刚才那十二都天神煞阵的威力如何?”李云霄突然问道。

    “嗯,很强。”

    岚岩主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脚步停了下来,道:“但若是你想靠此保命,还是不够的。若是你能将其威力全部释放出来,也许能与我一战也说不定,但现在嘛……还远远不够。”

    李云霄点了点头,道:“很中肯的评价。但我若是舍身一战,布阵之后将十二神煞傀都炸毁,自己也引爆肉身冲击你,你有几分把握挡下?”

    岚岩主神色微变,但还是淡然道:“百分百的把握能接下。”但他又诚恳的补充道:“但我也会受伤不浅。”

    “若是我们也舍身自爆呢?”

    曲红颜等人也飞了过来,站在李云霄面前。

    非倪、洛云裳、北圳南、巡天斗牛、鳄鱼,随后陌与顾青青也飞了过来,只剩下朱钧与孟琢,阴沉着脸不动。

    岚岩主皱起眉来,道:“很幼稚的想法,即便你们想要自爆,又有几分把握能伤到本王,就算真的出现那样一幕,本王也自信能接下不死。”

    “啪啪啪。”

    李云霄鼓掌赞道:“果然是气魄非凡,自信非凡。但大人可有想过,以我们之力就算杀不死你,也必然重创你的法身,你又还有多少把握冲击界王境呢。”

    岚岩主突然笑了起来,道:“哈哈哈,亏你还是修炼肉身之人,怎会说出这般幼稚的话来。体术一道,艰难百倍,但却有着极大的好处,便是肉身不坏,境界不落,再重的伤也能恢复如初,并且恢复速度要千百倍于常人。即便你们以死抗衡将我重创,不出三月本座就能完好如初,想以此来要挟我,太幼稚啊!不仅是幼稚,更是可悲可笑,本王应该给予你们怜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