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92章 夺丹(7)
    陌见他抢金炉,猛然出手,一道带着血腥的红色枪芒直射而下。

    “嘭!”

    李云霄被逼的翻手一挥,将那枪芒打碎,再次抓向金炉。

    可陌已经顺势而下,战枪横扫而来,彻底封住了他的路,一片血光射向李云霄。

    “你当真找死!”

    李云霄大怒,猛地双手抓住战枪,化出三头六臂,身后四臂掐诀结印,顺着枪上轰了过去。

    双印化作金龙,咆哮而上。

    陌不想丢枪,只能大喝一声出掌。

    “轰隆!”

    恐怖的力量爆开,血光一下将金龙吞没,如血水一般泼在李云霄身上,满是染红。

    陌顺势凌空一抓,那金炉顿时被其掌力摄上,笔直的就要飞入其手中。

    “死!”

    李云霄怒斥一声,抓住战枪猛然往上空挑去,身后一手握剑,斩出剑芒,另一手握锤,带起万道雷光砸战枪上!

    “嘭!”

    无数电芒“嗞嗞嗞”的往上蔓延,如蚯蚓钻入陌的体内,不断炸出血坑。

    那剑芒更是斩出后,将陌的擒拿之力阻断,再次回旋过来斩其手背。

    陌无奈,只能放弃夺丹,将手收了回来拍在战枪上,把雷电之力震灭,同时双手握枪与李云霄争夺起来。

    两人出手不过瞬间,顾青青也轻喝道:“出手!”

    所有人一下散开,顾青青直接飞落下去抢金炉。

    朱钧与孟琢想要阻拦,却被曲红颜等人拦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金炉落入顾青青之手。

    “嘻嘻,如此妙丹,想不到归本姑娘了。”

    顾青青翻手就将金炉收起,整个人化作遁光竟向殿外而去。

    “什么?!”

    李云霄也是吃了一惊,郁闷无比,喝道:“快拦下她!”

    但顾青青速度太快,曲红颜等人也想到她会独自夺丹而逃,措手不及之下,哪里还追得到。

    “李云霄,还有诸位大人,谢啦!”

    一眨眼,顾青青就出现在了大殿外,遁光冲天而去。

    殿内众人都傻了眼,忙乎了这么久,死的死,伤的伤,最后竟是被她捡了便宜。

    突然长空上一朵红云疾驰而来,顷刻间就到了大殿上空,云中射·出霞光,照耀而下,笼罩方圆数里。

    遁光被霞芒一照,立即现出顾青青真身,脸上露出惊色。

    “将天运造化丹留下。”

    红云内传来雄浑的喝声,随后落到三道身影,竟同时出掌,联手往顾青青身上拍去。

    “不要脸!”

    顾青青怒斥一声,身上光芒绽放起来,双手在身前合十,猛然举起,整个人如急火流星,顶着那巨大的掌威而上。

    “轰隆隆!”

    顾青青面色沉吟,嘴角噙着讥讽和冷笑,双手收回抱于身前,同样一片红霞升起,正是太游红尘诀,倏然拍去!

    “轰隆!”

    三道掌力封印的空间蓦地被撼动,空气压得“嗡嗡”爆响,红霞如鲜花盛开,往四周轰散,好似拨云见日。

    “嘭!”

    那道封锁顷刻间被破开,顾青青面色清冷,脚下轻点,身轻如虹,横贯长空而去。

    “喔,竟是虚极神境。阁下就是顾青青吧。”

    盘旋在上空的红云在刚才的冲击下并未散去,而是云层一闪,追上那抹长虹,直接撞去。

    顾青青一惊,那红云好似一团火,整个空气都被染成艳色,又像是陨石从九天坠下,气劲压得她身上的衫衣猎猎作响。

    红云内一抹高大的男子身影,端于王座之上,看不清面容。

    只见他魁梧的身躯上,似乎被铁索缠绕,四肢上满是锁链,绑在王座上。

    顾青青突然想起一人,惊骇道:“四王!”

    刚想迎战的她立即转身,全力化作遁光飞逃。

    那红云携天地之力,浩浩荡荡而下,王座上传来声音,道:“既认出本王,焉有逃脱之理?”

    红云内传来铁索之声,眼见激·射出八道银色铁索,横空而去,将前方千丈空间尽数封锁。

    八道银色锁链贯穿长空,往顾青青身上锁去,无数银纹震颤而起,照的一片绚丽,美轮美奂。

    李云霄等人早已出了大殿,看得长空上的激斗,都是震惊无比。

    李云霄的妙法灵目直接看穿那红云,将其内男子端详的一清二楚。男子面色平淡,双手始终放于两端,未曾动弹一下。

    那些银色铁索的确是将他死死捆住,跟王座绑在一起,却能被其驱使,成为武器。

    王座上刻满各种符文,散发出微弱的银光,好像一种封印术,似乎将男子封印其上。

    “此人是谁?竟如此强悍!”

    李云霄等人皆是大惊,北圳南也露出愕然的神色,并不认得。

    此刻鳄鱼与巴瑾的争斗也愈演愈烈,彼此不能胜,但鳄鱼却是死死咬住对方,让其无法脱身。

    李云霄身影一闪,瞬移至巴瑾身后,一剑刺去。

    “当!”

    巴瑾猛然回身,双手持刀挡住,暴怒道:“卑鄙小人,只会偷袭!”

    之前英韶被李云霄偷袭,这次李云霄等人出了大殿后,巴瑾就多了个心眼,果然见到故技重演。

    李云霄冷笑道:“又不是跟你单打独斗,而是为了取你性命,有何不可!”

    “唰唰唰!”

    剑殇斩红化出数道剑芒,逼攻而上,鳄鱼更在巴瑾身后变身半妖,双手抱拳过头,猛力砸下!

    前后夹击,巴瑾心中大急,一掌拍在刀上,“铮”的一声刺响,炫目刀芒晃过,竟然一分为二,化成双刀。

    左右手各持一刀,前后斩去,泛起一片朦朦刀芒罩在周身。

    “嘭!”

    前刀压住剑殇斩红,后手一刀“嗤”的一声将鳄鱼斩开成两半,以一己之力硬抗两人!

    “呼哧!”

    但鳄鱼斩裂的瞬间,就化成无数风刃斩下,吹毛断发。

    巴瑾大骇,猛然一刀震开李云霄,急忙转身双刀砍出,布下一层刀光,将无数风刃斩碎。

    “砰砰砰砰!”

    四下皆是刀影,还有七八道挥舞双刀化出的残影。

    巴瑾之前与鳄鱼苦战不得脱身,就耗费元力极大,现在更是被前后夹击,内心一片焦虑,久拖下去的话必死无疑。

    顷刻间,李云霄又持剑攻了上来,化出千万剑影,与鳄鱼所化的风刃配合,同时剑影内青光闪烁,带有雷霆。

    “嘭!”

    “嘭!”

    巴瑾身上立即被剑芒刺中,不断爆出血口,只是刀芒护住全身要害,依然苦苦支撑。

    “李云霄住手!”

    巴瑾急喊道:“我认输,我错了,那两枚神丹都给你,快住手!”

    他身上不断爆出血洞,快要撑不住了。

    这种强者之间过招,即便拥有掌天境修为,但生死也就一瞬间,只要防御被破开,对方必然势如破竹,瞬间取自己性命。

    “快死了就求饶,世上有这样的道理吗?”

    李云霄不依不饶,招招犀利要置对方于死地,这种程度的强者现在得罪了,若是不能诛杀,必将留下无穷祸患。

    “我既已认输,又愿奉上神丹,何必苦苦相逼!”

    巴瑾怒不可遏,咬牙道:“老夫也是一代强者,性命岂容你随意作践!”

    李云霄冷笑道:“天道之下皆为蝼蚁,你我之命比之蛇鼠又能强上多少,生死由天,迟早都有陨落之日,难道大人还看不透这层吗?”

    “蝼蚁尚且贪生,我即便看透,也不愿随意而死,否则何苦入这永生之界,数万年来沉寂的意义又何在?!”

    巴瑾满心的不甘,在李云霄的剑芒和漫天风刃上,身上被削去无数血肉,面容早已被鲜血模糊,强撑而战。

    “意义?天道下一蝼蚁,本身又有何意义?只是一厢情愿的强加给自己罢了。”

    李云霄反唇相讥,手中剑势却越发凌厉,不断斩在对方刀上,依靠蛮力之法消耗对方的元力,让对方步步崩溃。

    巴瑾的刀芒终于不支,露出破绽,被一道风刃斩了进来,直入身躯要害。

    “噗!”

    那要害处爆出一团血,顿时气势急落,兵败如山倒。

    “嗤!”

    李云霄也顺势一剑刺入其胸膛,穿透而过。

    巴瑾低头,看着胸膛上的白色长剑,火焰在伤口上灼烧,剧痛无比,突然惨笑一声,“哈哈哈。”

    李云霄怕他垂死挣扎,抽出剑来飞退,道:“你笑什么?”

    巴瑾笑得异常难看,几乎是张哭脸,道:“我笑天道循环,报应不爽。英韶死在此招下,我抢了他的神丹,现在自己也要死在这招下了,但神丹谁也别想要了!”

    他面色一狞,一道储物环从身上飞出,随即一掌拍去,要将环和其内空间全部震碎。

    “嘭!”

    但空间微微扭转,那环前突然出现透明的气旋,硬抗了这一掌,猛然炸开。

    但储物环却是飞出,被李云霄一把抓住。

    李云霄轻笑道:“辛苦了。”

    那被炸碎的气旋在李云霄身侧凝聚成大鳄鱼,站在其脚边。

    巴瑾一下面如死灰,眼里暗淡无色,充满绝望。

    李云霄几下就将储物环的禁制破去,检查了一下,两枚神丹赫然在其内,大喜的收了起来。

    如今九丹宫内九枚神丹,已有过半被他所得。

    “如今神丹已归你,放我一马又如何?我可以指天发誓,此生绝不会报复!”

    巴瑾心底再升起一丝希望,求饶起来。

    //今天只有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