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89章 夺丹(4)
    “你?你发什么神经!”

    元基斥声喝道,他才不信李云霄会舍己为人。

    李云霄嘿嘿一笑,并不回答,而是单手掐诀,化出三头六臂法相金身,六臂掐诀,一片剑阵在身前荡开。

    同时体内涌出魔元,凝成一层铠甲似的覆盖在身躯上。

    再抬起手来一点,一片雷界张开,化作数十丈大的领域,浮于身前。

    “元基大人,你觉得本少神通挡你一击当如何?”

    李云霄单手持剑,直指而下,剑上冷芒灼灼,更有冰煞心焰跳动,给人极度危险的感觉。

    元基脸色难看起来,咬牙道:“你玩真的?”

    李云霄面带微笑,道:“当然!”

    元基怒道:“我不信!一定有花样,我不信你会舍己为人!”

    “哈哈哈,云霄公子义薄云天,舍生取义,肝胆两昆仑,岂是你这样自私自利的人可以明白的!”

    英韶一下就兴奋起来,刀芒一闪,就出现在元基身后,断其退路,等待一击。

    巴瑾和朱钧也悄然而动,默默的准备着出手。

    这下元基的面色变得比猪肝还难看,嘶声吼道:“李云霄,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苦苦相逼,宁可一死也要阻拦老夫!”

    李云霄轻笑一声,道:“大人说错了,虚极神境一击罢了,你现在重伤在身,哪怕瞬间踏入虚极,又能发挥出多少力量来?我挡你一击或许会受伤,但‘死’字说的太无稽了。至于仇恨,难道大人就忘了九丹宫内的事吗?”

    元基愣住了,道:“就因为我一句无心的挑衅?”

    “哼,无心?若非巴瑾大人不与你同流合污,本少可能就死在你手里了,什么叫无心挑衅?这可是生死大仇,本少说了,此仇不会忘的!”

    李云霄嗤笑一声,满脸讥讽。

    元基愣了半晌,沉默不语,一阵后才道:“我终于明白了,你还是念念不忘的想要敲诈我。”

    “哈哈,话可不要说得这么难听。”

    李云霄眯着眼睛笑道:“本少就是直肠子,愣头青,认定的事就要坚守到底,就看大人自己的抉择了。反正我也没指望得天运造化丹的,挡下大人一击后,本少掉头就走,就算他们要对付我,肯定也得先把大人碎尸了,本少足够时间跑了。”

    英韶忙道:“云霄公子说的哪里话,公子舍身取义,我等敬佩有加,自不会做出对公子不利的举动。”

    李云霄冷哼一声,就当他是空气,懒得理。

    元基也冷静了下来,抉择就在眼前。

    自己拼着冲入虚极神境斩出一击,也没有把握击杀李云霄的不死不灭身,而自己拼死一击后,结局就是陨落无疑。

    死了的话一切成空,命都没了还要神丹作甚?

    元基也是聪明之人,两相权衡之下立即有了抉择,取出一个玉盒,在手中打开,顿时华光升起,灵气冲天。

    “那是……”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睁大眼睛看着那玉盒,马上就明白了过来。

    英韶脸色骤变,喝道:“元基,快将那玉盒拿来,我不为难你了!”

    元基冷冷一笑,托着玉盒左右展示了一下,这才轻轻抛起,玉盒被一股力量托着,缓缓飞到李云霄面前。

    “云霄公子,你要的十阶神丹,现在可以让本座走了吧。”

    元基嘴角噙着冷笑,他故意将神丹展露,让李云霄引火烧身。

    那玉盒内一枚宝丹呈暗红色,透出美酒一样的光芒,望之即渴,令人迷醉。

    李云霄大喜,将玉盒收了起来,大笑道:“哈哈,元基大人果然是聪慧之辈,懂得审时度势,如此大才大德大能之人,本少很是欣赏。”

    他将三头六臂收了起来,立即退至一侧,让出路来,笑道:“元基大人请。”

    “哼!”

    元基气的胸膛都要炸了,抱拳狠声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日必再相见,本座期望这一天早点到来!”

    他一拂长袖,便阴沉着脸,踏步往殿外而去。

    “就这样放他走了?”

    英韶脸色大变,极不甘心。

    “怎么,英韶大人想跟本座一战吗?倒是来呀!”

    元基蓦地转身,凌厉之气逼压过去,脸上妖化再起,满是狰狞。

    英韶吓了一跳,后退半步,他还真怕元基气头上,直接跟他拼命。

    “哼!”

    元基不屑的斥声骂道:“一群废物,还不如一位少年,丢人!”

    说罢,便扬长而去,再无人敢挡。

    李云霄得到神丹后,兴奋了片刻便冷静下来,知道已经引火上身了。

    内心暗骂不已,元基那老狐狸,不仅故意将神丹之力展现,引起众人对自己的妒火,走之前还特意挑衅一番,引发众人对自己的仇恨。

    但有得必有失,能够得到一枚十阶神丹,这点风险还是挺乐意冒的,而且也没白费自己一番演戏。

    “哼!云霄公子果真是心机深沉之辈,装作大义凛然的模样,却是为自己谋私,真让老夫失望至极!”

    元基走后,英韶便脸色难看,目露凶光的盯着李云霄。

    “切,英韶大人,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还让你失望,失望又如何,你算什么东西?”

    李云霄嗤笑一声,直接就撕破脸来。

    现在场上所剩之人无几,即便没有元基之事,英韶也多半要动心思对付自己了。

    更何况有元基之事,即便自己继续装傻和稀泥,也难逃被敌对的局势。

    还不如干脆点,直接撕破脸来,以英韶的精明反而投鼠忌器,不敢过于逼迫自己。

    果然,英韶愣住了,想不到李云霄这般说话,呆滞了一下,才暴怒喝道:“竖子,竟敢谩骂老夫!”

    李云霄冷冷道:“骂了不就骂了,你还想怎的?”

    英韶再次愣住了,是啊,骂就骂了,自己还想怎样,难道冲上去跟他拼命?

    他目光瞥了下,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看着自己,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都是巴不得自己上去拼命的模样。

    “咯咯。”

    顾青青忍不住笑弯了腰,道:“英韶大人,是可忍孰不可忍,一个少年都这样骂你了,你还能当忍者龟吗?”

    英韶脸都气绿了,但顾青青越是这般说,他内心就越告诫自己,千万不能中计,忍住,忍住,一定要忍住!

    “呵呵,老夫活了这么多年,怎么还会跟一年轻后辈计较呢。”

    英韶强撑开脸皮,怪异的笑了几声,装作不生气的样子,但那头发都根根飘起,直接出卖了他的内心。

    李云霄白了他一眼,道:“那不就是了,还说个毛?虽然优胜劣汰了不少人,但还剩下不少,英韶大人,再想想办法减几个呀。”

    英韶没好气的说道:“减掉你可好?”

    “呵呵,大人若是减我,我现在就冲过去将那天运造化丹打碎,谁也别得!”

    李云霄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样子,弄得英韶彻底没辙,只能头上冒烟。

    顾青青掩嘴而笑,道:“咯咯,以我之见,当前的大敌还是玄离岛的人。”

    这句话一出,大殿内顿时安静了下来,朱钧和孟琢都脸色骤变,怒视着顾青青。

    “咳咳,话虽如此,可众人不齐心,难啊。”

    英韶摇了摇头,一副队伍不好带的模样。

    朱钧伸出手来,指着顾青青,寒声道:“小妮子,你找死!”

    殿外穆星脸色微变,眼里闪过惊色,他知道顾青青的实力,乃是虚极神境强者,怕是此地最强,若是朱钧正面与她冲突,多半就要遭殃。

    “嘻嘻,我已经找死过好多次了,怎么还没死呢?想杀我吗?来呀来呀,大怪物来呀。”

    顾青青吐了吐舌头,对着朱钧不断做鬼脸。

    朱钧:“……”

    李云霄道:“我有个主意,咱们来分配下任务如何?英韶和巴瑾大人对付朱钧,剩下的那两人就由我们三个来对付,这样谁也不能置身事外了。”

    朱钧脸色大变,又惊又怒,似乎察觉到了情况不妙。

    “嗯,如此倒也不错。”

    英韶望了巴瑾一眼,两人都觉得可行,随后目光就落在朱钧身上。

    李云霄、顾青青和陌三人,也同时将目光望向殿外的穆星和孟琢。

    气氛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李云霄叹道:“穆星大人,您不会想要动手吧?”

    穆星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实力夺丹,自然不做想法。”

    他同时说道:“朱钧、孟琢两位大人,我不知岛主下了何等命令,但若是不违背的话,我希望两位也退出神丹的争夺。毕竟如此神物,自然有主,二位若是参与进去,怕得不偿失。”

    朱钧与孟琢皆是皱起眉来,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是犹豫不决。

    朱钧缓缓说道:“岛主之令便是让我们将此丹带回去,怕是穆星大人的希望要落空了。”

    穆星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言,只是说道:“那希望二位大人好运了。”

    说完,便转身而去,只留下一道声音传入大殿,来回旋转,“李云霄,后会有期。”

    一道金光遁走,穆星就消失在大殿外。

    李云霄抱拳,遥遥作揖,对于穆星,他还是非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