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88章 夺丹(3)
    元基几乎要气炸了,但在朱钧强大的攻势下,就连骂人的间隙都没,苦苦支撑着。

    原本他两人实力相当,真要打的话短时间内很难分出胜负,但若是全力一战,两人必然都要带伤,再想抢那天运造化丹就完全没指望了。

    所以元基根本不想打,不断的闪避躲开。但朱钧却是死逼不放,一招胜过一招。

    元基想引祸东流,不断的朝四周躲去,但周围的人各个老成精算,都是嗤笑一声,早就远远躲开。

    “该死啊!”

    元基怒吼一声,就往中央那金炉冲去。

    所有人瞳孔骤缩,一下警惕起来,都清楚他的心思,想将祸引向那天运造化丹。

    “放肆,这丹乃神物,岂能被你算计。”

    陌嗤笑一声,血光一闪就出现在那金炉上空,凝聚一掌,迎面元基拍了过去,直接出了十成力量,要将其拍死。

    朱钧眼里露出喜色,见有人在前方攻击,顿时双手一合后拍出,顿时一团烈火燃起,竟化作数十道红芒,如暴风骤雨般射去,将元基全部罩入其内。

    前后受敌,让元基一下就傻眼了,措手不及之下,已经陷入险境。

    这千钧一发之际,元基猛然张嘴,大吼一声,地动山摇。

    音波变得实质化起来,像是一层白光悬浮四周,上面密密麻麻的波纹。

    元基身上开始发生变化,皮肤上长出绒毛,面容狰狞如兽,手里多出了一根金色狼牙棒,双手举起就蓦然一挥!

    “妖化!”

    所有人心中一怔,都露出惊愕的神色。

    拥有妖族血脉,呈现出妖化状态的武者,比普通人类武者更有力量天赋。

    但天道是均衡的,每个种族都有强有弱,拥有妖族之血的人类,在力量上占据优势,但也受妖气所染,在对天道的领悟上要逊色许多。

    所以妖族整体力量非常强大,可巅峰的武者却十分稀少。

    元基此刻浑身绒毛,面容古怪,双手持棒,威风凛凛。而且身上透出来的气息是纯粹的元力,似乎已将妖气洗尽。

    “轰隆!”

    恐怖的力量轰击在一起,那层音波化光的防御最先破碎,在血与火的冲击下,天空上化出一个简陋的太极鱼,生生压在元基身上!

    元基再次扬起狼牙棒来,天空上立即化出一根十倍大的虚影,直接顶住穹顶,狠狠打了下去!

    “轰!”

    那血与火凝成的太极鱼图被击碎,一道遁光从其内飞射而出,于数十丈外化出身形。

    元基回过头,看着那恐怖的力量余波,一下心有余悸,更是脸色发白,满是怒和恨。

    陌收回掌来,冷冷道:“我不管你怎么玩,但想要打这天运造化丹的主意,就休怪我不客气!”对于神丹,他内心的渴望比任何人都强。

    元基脸色苍白如纸,抿着嘴不吭声,满眼都是怨毒。

    突然他身躯一颤,莫名的危险就在心头浮现,好像死亡降临过来,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吓得浑身一哆嗦,毛细孔好似一下全部张开。

    元基身上的元力波动在这一瞬间似乎起了变化,头也不回就挥舞着狼牙棒往身后打去,那股死亡的危险气息正是从身后传来的。

    “嘭!”

    狼牙棒击在一柄金色战刀上,两件兵器发出强烈的对抗声,一道道金波荡开。

    元基的身躯未动一下,反倒是那持刀人被震飞了出去,直接在空中滑行了百丈远,直接撞在宫殿墙上,“砰”的一声这才停下来。

    “你……你……你的力量……”

    那持刀之人正是巴瑾,此刻满脸的惊恐之色,失声尖叫道:“虚极神境!”

    元基刚才在生死之间,的确爆发出了虚极神境的力量,虽然只有一瞬,却也将巴瑾震伤,此刻脸色更为苍白,气喘吁吁,盯着巴瑾寒声道:“你刚才不是说以前的事过往不究吗?为何还要偷袭我?!”

    巴瑾脸色微变,有些胆怯了,闷哼一声才道:“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这世上哪有永恒的事,任何事情是有时效性的,过了刚才,我就要过往究了。”

    “你妹啊!你这个畜生!”

    元基气的怒火攻心,一口血就喷了出来,含恨的盯着巴瑾,那模样就像是要将他剥皮抽筋。

    巴瑾将战刀护于身前,警惕的说道:“虽然你冲入了虚极神境,但多半只能维持几个呼吸,你此刻又有伤在身,想要杀我无异于痴人做梦,还是想想怎么保命吧!”

    他也怕元基发狂,只追着他一个人打。

    “啧啧啧,真是悲惨的一幕呢。”

    朱钧也停了下来,露出同情之色,道:“我虽然痛恨你,但生平更痛恨背后偷袭的小人,你若是要杀此人的话,我便暂时不出手,当是给你机会。”

    “什么?!”

    巴瑾吓了一跳,怒目而视,“朱钧大人,你这话未免太诛心了吧!”

    朱钧冷冷一笑,双手抱在胸前,道:“偷袭之辈,是可忍孰不可忍。”

    “哈哈哈!”

    元基突然大笑起来,目光在几人身上扫过,脸孔变得极为扭曲,狠狠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心思,在场的人里谁不希望我死,这样就少了一个大敌!至于朱钧你的话,更是屁话!无非就是想让我先跟巴瑾这个畜生拼的两败俱伤,然后再收拾我,这等幼稚的计谋我会上当吗?!”

    朱钧脸上闪过红晕,有些羞怒的哼道:“随你,你想早点被我斩杀,那也行!”

    “哼,幼稚,身为玄离岛之人,说出这些幼稚的话来,就连我都感到羞涩。”

    元基嘴角扬起讥讽,嗤笑道:“杀我?在场的人里谁有这个本事,倒是站出来给我瞧瞧!本座虽然只能在虚极神境维持数息,但不要命的全力一击,还是能斩你们狗头的!谁不信可以出来试试!”

    他那有些疯癫的样子,已经暴怒的情绪,还有刚才展现出来的虚极神境之力,都让众人忌惮,没人敢上前去。

    “啪啪啪啪!”

    英韶突然鼓起掌来,肃然起敬道:“元基兄果然豪气万丈,不愧我辈中人,老夫愿与你共同进退!”

    听了刚才一番话,英韶思量之下,觉得的确没错。除非有人肯自我牺牲,否则想杀元基难上加难,顿时做出了选择。

    “我呸!共同进退你妹!无耻!”

    元基一口痰直接吐了过去,破开大骂起来。

    对付玄离岛的主意是英韶出的,结果却成了他一人孤军奋战,想想都满满的是泪,元基的心理阴影面积难以计算。

    英韶脸色有些尴尬,恼羞成怒,拂袖哼道:“够了!老夫说愿意跟你进退是看得起你,既然你这般不识抬举,那请自便!”

    “呵呵,现在大家都得罪了元基大人,而元基大人可是虚极神境的强者,若是离开了此地,他日在外面重逢,呵呵。”

    李云霄突然怪笑起来,话语之中意义明显。

    英韶和巴瑾都是脸色大变,一下露出凶芒来,神识将元基锁定。即便是朱钧也脸色微变,盯着元基,似乎怕他逃了。

    元基怒视着李云霄,咬牙道:“小畜生,其心可诛啊,居然想杀我!”

    李云霄冷冷一笑,并不畏惧他的目光,迎面而上,冷声道:“大人可是忘了九丹宫内,何尝不也是其心可诛要杀我呢!”

    “哈哈哈!好,好,好!”

    元基一连吐出三个“好”字,指着李云霄,勾了勾手指,嗤笑道:“既然你这样有种,那倒是来试试啊,看看本座的虚极之力,是否能破你的不死不灭身!”

    李云霄眸子四周浮现出彩光,闪烁之下,冷静的说道:“你此刻有伤在身,加上刚才冲击了刹那的虚极神境,即便还能冲击一次,那也是强弩之末,必死无疑。这最后的一次爆发机会,你敢轻易用掉吗?”

    元基被他那诡异的眸子看的内心发毛,冷汗从手心渗透出来。

    李云霄说的一点没错,他此刻的状态,顶多还能冲击一次虚极神境,而且维持的时间不会超过三个呼吸,也就是说顶多让他爆发一次惊天攻击。

    而现在的状态,被已经掌天境强者围着,一击之后必然是被他们群殴而死。

    “中我一击者,不死也伤,必然落得与我一般的下场,你们谁又敢上前一试吗?!”

    元基面色阴鹫,反问道。

    见无人敢应,他内心松了口气,嘿嘿笑道:“谁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谁又不爱惜自己的性命,谁又愿做那舍己为人之辈,牺牲自己成全他人?哈哈哈,这就是赤·裸·裸的人性啊!老夫虽只剩一击之力,却也能安然离开,你们无人敢挡!”

    “哈哈哈!”

    元基仰天长笑,便要扬长而去。

    “慢着!”

    突然李云霄喝斥一声,化作雷电一闪,就拦在元基面前,嘴角扬起怪笑来,道:“元基大人太小看我们的决心了。本少就甘愿做那舍己为人之辈,诸位不用谢,请叫我雷锋。”

    众人都是一惊,想不到李云霄会站出来,都是想不通,露出愕然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