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83章 巴瑾、元基
    “到底是谁就与你无关了,但我肯定不认得你。”

    李云霄目光在室内扫了一圈,除了这座阵法外空无一物,反而问道:“此地是帝丹楼的中枢?”

    老者沉吟了下,知道隐瞒不住,便道:“正是。”

    李云霄笑盈盈的看着他,道:“阁下千辛万苦来到这,必然是有所企图了。”

    老者冷笑道:“企图自然是有的,但你连身份都不肯说,我又为何要告诉你企图?”

    李云霄不慌不忙,笑道:“没关系,阁下不用说什么,在下自然会好好看着。”

    老者一愣,脸孔立即阴沉了下来,寒声道:“那你就是找死!”

    只见他突然发难,双手在身前一合,化出一道金色符印,绕在掌心飞旋,猛地一下拍了过来。

    李云霄虽早有戒备,但也想不到他说打就打,如此干脆利落,并且那一掌之威浩浩荡荡,散发出无上威能,绝不是试探性的攻击,而是想要一招取他性命。

    李云霄虽惊,但并未慌乱,沉着的连退数步,将距离拉开,这才同样凝掌,迎了上去。

    “轰!”

    双掌相互撞击,金色光圈一道道荡开,硬抗之下,李云霄并未退缩半步。

    老者只觉得自己一掌击在了铜墙上,震得整条手臂有些发麻,惊骇之下,双眼被李云霄浑身金光刺的难以睁开。

    “怎么回事,既然是降临之体,何来如此强大肉身!”

    他虽没有一眼看出对方肉身大成,但也感受到了那种压迫力,情急之下不及细想,连忙撤回掌来,转身之下,一道白光粼粼,拔剑刺出。

    “当!”

    李云霄轻笑一声,不紧不慢,伸出双指掐诀,指背一敲而下,击在那白光剑身上,发出剑器的“嗡嗡”响。

    但随即他脸色骤变,那剑被双指一敲下并未弹开,而是顷刻间化软,如蛇如绳,一下将他双指和手臂缠绕住。

    “嗖嗖嗖!”

    软剑束缚住李云霄手指和右臂,并且顺着手臂向上飞旋,恐怖的绞杀之力在剑芒下浮现,直接撕裂整条手臂。

    “啪啦!”

    剑气绞杀下,李云霄半个身躯化雷,那软剑瞬间弹直,震入其体内,爆出一片剑芒,从那雷躯中射开。

    “砰!砰!”

    整个身躯被对方剑芒射穿百道口子,雷形一下模糊起来,“啪”的一声散开,在数十丈外凝聚,这才变回真身。

    “五行灵体!”

    老者惊叫一声,满眼骇然,持剑而立,似乎不动了。

    李云霄脸色阴沉下来,感到异常郁闷,刚才大意之下被丁山所骗,现在又一不小心被对方所伤,若非凭借雷躯遁走,依靠不灭金身硬扛的话,必然被刚才那一剑斩出重伤来。

    “老东西,真当本少好欺负了!”

    李云霄一手持剑,一手掐诀,剑殇斩红在空中化出一道白芒,顿时人剑合一,化作巨大的剑罡在空中,猛然斩下!

    “轰隆隆!”

    整个大殿上,空间不断被剑罡撕裂,似乎要将整座塔楼劈成两半,密室的地面更是浮现黑色裂缝,不断往两旁碎去。

    老者一惊,这般剑势之强,他也不想硬接,但无奈密室不宽,这一剑又笼罩了四极八方,根本避无可避。

    “住手,不要打了!”

    老者手中之剑一下变得坚硬如铁,迎击而上,砰然一声,两剑相击,震得他连连后退。

    无数剑气从剑殇斩红上爆发开,压得他护体罡气不断收缩,脸色一阵发白。

    “打下去毫无意义,住手!”

    老者再次喝了一声,他之前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李云霄抹杀,对方既然是降临之体,必然不会很强,有极大把握能够短期内解决。

    这样不仅少了个麻烦,而且可以夺取对方神丹,可谓一举两得。

    但现在一出手就清楚,要击杀对方绝不是几招之内做得到的了,这样他立即没有了战斗之心,大喊停手。

    李云霄眼里一片凌厉,盯着那老者看了一阵,这才用剑一震,飞身退了几步,停下攻击来。

    李云霄只是心中憋屈郁闷,所以将情绪化作一剑发泄下,也没有想和老者在此地分出生死的打算,一剑后也就冷静了下来,冷冷的看着对方。

    “阁下实力之强,倒也有资格获知这帝丹楼之事。”

    老者面色缓和了起来,道:“这九宫迷图阵乃是帝丹楼中枢不假,并且此地直接通向帝丹宫,此楼的最高一层!”

    “帝丹宫!”

    李云霄心中一震,忙道:“那该如何前往?”

    “哼!”

    老者脸色一沉,道:“老夫也想知道,但刚来此地,你就跟来了!”

    李云霄神色数变,嘿笑一声,道:“那帝丹宫内可是有无数神丹灵药?”

    老者道:“这我如何能知?此楼乃是当年的术神一凡所炼,帝丹宫内的情况只有玄离岛的人才知道,但据闻有天运造化丹其内,也不知真假。”

    “天运造化丹,世间真有此物?!”

    李云霄双手握紧,十根指头爆的噼啪直响,可见内心的不平静。

    老者看着他的样子,冷哼了一声,轻蔑道:“也只是传闻而已,但帝丹宫内的神丹肯定要胜过九丹宫的。”

    突然一道传来,嘿嘿笑了一声,道:“巴瑾大人所言不虚,帝丹宫内的确有天运造化丹,这个消息本座确认无误。”

    一道光芒从密室外飞来,落在室内,化出一道男子身影,长衫袭地,目如虎贲,身躯笔直。

    “你是……元基!”

    老者浑身一颤,脸色大变,沉声道:“你竟然还没死!”他眼里射出精芒,警惕无比,似乎对此人极为忌惮。

    “呵呵,想不到巴瑾大人还记得在下,啧啧,真是荣幸之至呢。”

    元基笑起来有些诡异,令人极度不舒服,他的目光无视巴瑾,而是打量了李云霄几眼,露出疑色。

    巴瑾阴冷的讥道:“当年老夫一入永生之界,便是元基大人来接引,要带我入玄离岛,可却在路上觊觎老夫的东西,不顾身份的暗中出手偷袭,幸亏老夫有所防备,这才捡回一条性命。”

    “呵呵,都过去的事了,想不到巴瑾大人还记得如此清楚。”元基嘿嘿一笑,摸着嘴角的八字胡须。

    巴瑾冷冷道:“元基大人自然是贵人多忘事,那可是老夫此生最惊险的一次,差点就化作此界尘埃了,自然难以忘怀。这也让老夫对玄离岛没有任何好感,后来多次有人相邀也不想去了,倒是大人自己……,我听人说触犯了岛上条规,被追杀的四处流窜,还以为大人早已陨落呢。”

    “呵呵,说了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还总拿出来提干嘛?莫非是想和本座叙旧?”

    元基阴冷的笑道:“当年你运气好,可不见得今日也运气好了。”

    “嗤嗤!”

    巴瑾手中软剑一抖,如蛇吐信子,震出道道剑芒,一副决战的模样,单手掐诀指着元基,身上的力量不断往上攀升。

    “哼,说你几句,还真想动手了?那天运造化丹不要啦?”

    元基双手抱胸,完全没有打算出手的模样。

    巴瑾嗤笑道:“莫非你会将丹留给我,最终还不是要一战!”

    元基点头道:“把丹让给你自然不可能,此丹得天地造化,可活死人,肉白骨,几乎就等于多了一条命,任谁也扛不住此丹诱惑。只不过我们在这鹤蚌相争,就便宜他人了。”

    巴瑾微微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李云霄,道:“你说他?”

    “呵呵,此人的确有些奇特,看样子应该是界外之人,当属于这个时代的天武界强者。我说的并非他,而是指玄离岛!”

    元基声音一转,变得凝重起来,眼里不时的有杀机闪烁,似乎对玄离岛异常愤恨。

    “玄离岛?!”

    巴瑾也吃了一惊,道:“难道玄离岛也来夺丹了?不可能!这帝丹楼一直都在玄离岛的控制下,若是要取丹药,何时不可以,为何要偏偏选现在。”

    “呵呵,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本座在玄离岛内有段时日,知道的可比你清楚。”

    元基解释道:“这帝丹楼乃一凡大师所炼,并且设下禁制,作为四灵之一封印灵气,而最上面一层帝丹宫必须要九丹宫破去后才能开启,而帝丹宫一旦开启,帝丹楼的所藏就等于全部被打开,从此化作凡物,再无法作为阵眼封印永生之界灵气,所以玄离岛也不敢妄动,必须等待这个时机。若是我没猜错的话,玄离岛之人已经进入帝丹宫了。”

    巴瑾听得一惊一乍的,也不知真假,道:“若是玄离岛之人已经进入帝丹宫,那我们岂非竹篮打水一场空,留在此地又还有何意义!”

    “嘿嘿,你别急呀。”

    元基道:“若是帝丹宫开启,此楼内所有空间都会打开,自行融合为一,此刻并没有任何异常,可见那宫门还未被开。”

    “空间融合为一?”

    李云霄脸色微变,道:“那岂非整栋楼通道都打通,所有人都挤入帝丹宫内了?”

    元基阴笑的看着他,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

    //今天只有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