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81章 情与利
    曲红颜道:“此人实力极强,以你我现在的修为,联手施展天剑图下,普通的掌天境强者根本撑不下去,他竟能撑住不死,简直匪夷所思。”

    李云霄道:“这些老怪物无一不是十万年来的顶尖强者,都为了追寻那飘渺的神境而进入永生之界,在此地封印自己,保留寿元,等待十方规则重现。之前遇见的战瑜战擘兄弟,何尝不是实力惊天,那翻天覆地印下,怕是万剑图也要被破去。”

    他脸上露出沉重的凝思,现在还心有余悸。

    非倪笑道:“那两兄弟再厉害,还不是被夫君打败,狼狈而逃。”想起李云霄拼死救她,内心一阵温暖。

    李云霄摇头道:“当时那都天神煞阵,已经非我能掌控了,多半是在翻天覆地印下,刺激了阵法的潜能,这才糟到阵法反抗,直接破了双印合一。若是再遇上这两兄弟的话,必须万分谨慎。”

    “是。”

    三女同声应道。

    “你们都回界神碑内吧,我已经明白了这帝丹塔的构造,乃是一位已经作古的术神所炼,此人名为一凡,修为通神。在阵内布下九宫空间图,玄妙难测,荆白木也是采用愚笨的办法,强撕空间,随机落入此地。”

    对于这种空间迷图,李云霄也并无什么好办法,只能依样画葫芦,与荆白木一样,撞运气了。

    三女飞入界神碑中,李云霄也踏入那传送阵,青色阵光顿时泛起,空间之力运转。

    就在那强大的力量打开空间通道,要将他传出帝丹楼时,他猛地双手往两侧一抓,直接将那扭转之力顶住,同时眉心太古天目一开,射出一道闪电,将空间撕裂!

    “嗞!”

    他全身化作青雷,猛然一闪,就从那裂缝中穿透而过,进入了另外一条传送通道,并且逆行而上。

    漆黑的甬道内,传来强大的空间冲击力,像是江河一般,流向另一端的终点。

    而李云霄则是化作雷霆,将那些阻挡的力量劈开,强行而上,片刻后便看见这条通道的源头,一片白光浮现出来。

    “喝!”

    雷芒一闪,他便穿透而过,身躯顿时浮现在一座传送阵,恢复肉身,猛地双手握拳一震,将那传送阵的空间之力破去。

    阵法上的青芒顿时缓缓消散,李云霄定眼望去,已经身处另外一座大殿了。

    “李云霄!”

    身影刚刚稳定下来,便听见一道熟悉的惊叫。

    “呵呵,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李云霄抬起头来望去,眼里闪过一丝冰冷的厉色,还有嘲讽和杀气。

    眼前之人竟是丁山,此刻正盘腿坐在大殿中央调养气息,身上大片染血,脸色苍白,一见他之下,更是变得面如死灰。

    丁山眼珠子飞转,目光闪烁不定,内心一片焦虑,拼命的绞尽脑汁想办法。

    他知道自己此刻绝不是李云霄对手,若是想不出办法来,怕是就要陨落此地了。

    “玲儿还好吗?”

    丁山长长叹了口气,一脸落寞的样子。

    “哈哈,丁山,戏演够了没有?”

    李云霄从传送阵内走出,一步步向前,道:“不愧是一代枭雄,很镇定呢。”

    丁山脸色微变,颓然道:“唉,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你我之间迟早都要有个了解,晚不如早,这次相遇也算是天意了。”

    “那不知丁山大人想如何了解,是你自己动手,还是让我来动手。”

    李云霄双手抱胸,走至丁山面前五丈处停了下来,这个距离可以确保任何偷袭他都有防御的时间。

    “你我之间就有这么大的仇恨吗?”

    丁山的神色愣了下,随即望着李云霄,道:“这世上没有化解不开的仇怨,只是云霄公子不愿给我一个化解的机会。”

    李云霄见他巧舌如簧,感觉自己有点说不过他了,便挥手道:“不给,别废话了,你自己了断还是我来?”

    丁山只觉得胸口一阵郁闷,缓了口气才道:“我死不足惜,只是希望在死前能再看一眼玲儿,她是我含辛茹苦带大的女儿,也是我一手培养起来的,天元商会现在偌大的基业,最终还是要传给她。”

    李云霄哼道:“这个要求也未免太难了吧,至于传基业之事,待你死后,我会让玲儿去接收天元商会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丁山眉头一皱,道:“没有我的支持,天元商会此刻偌大的产业,岂是想接手就能接手的?还有万一千在外虎视眈眈,就怕……”

    “好了好了,我对你的基业没兴趣,就算败光了也无所谓,别磨叽了。再不自己了断的话,本少就亲自送你了。”

    李云霄耐心被磨光,懒得跟他理会,眼里射出灼灼杀机。

    丁山心头一颤,知道打悲情牌是没用了,一阵焦急,忙道:“云霄公子,老夫此刻富可敌国,愿意用各种财物来抵命,消除你我之间的仇怨。”

    “呵呵,丁山大人的性命可是无价之宝,岂是钱财能抵的。看来你是不会有觉悟了,还是让本少送你吧。”

    李云霄身影一动,化作青色雷身,一下变大数倍,有如巨灵。

    抬起右臂,五指就从天空抓下,一片雷芒闪烁。

    但大手触到丁山面前三丈便,停僵住了一般,一动不动。

    李云霄瞳光闪动,看着丁山的手掌上,正托着一个玉盒,与他得到的两枚神丹盒子一模一样。

    丁山的手掌一片元力蒸腾,压在那玉盒上,只要用力一捏,便能将盒子与丹一道粉碎。

    李云霄的手掌停滞在空中,丁山也一动不动,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丁山的举动他明白,便是借着十阶神丹威胁他,若是动手的话,他第一时间就毁去神丹。

    丁山微微一笑,道:“云霄公子既然愿意为了十阶神丹而停下手来,那老夫就想,我们之间还是可以谈谈的。”

    李云霄冷声道:“放过你我不愿,毁神丹我又不甘,真是艰难的抉择呢。”

    “哈哈,抉择本身并不难,难的是云霄公子心中放不下。”

    丁山微笑着,脸上露出无限的留恋和不舍,含情脉脉的看着手中丹药,道:“以此神丹,换取我两之间的友谊,云霄公子以为如何?”

    “我呸!”

    李云霄怒斥一声,喝道:“丁山,你未免将我看得太低了吧!为了区区一枚丹药,就妄想跟我结下友谊。”他义愤填膺的伸出手指,道:“怎么也得三枚。”

    丁山:“……”

    丁山无比郁闷,道:“十阶神丹,即便在十万年前,能够得到一枚也是参天造化,我哪来三枚!有三枚的话,我宁可自己吃了撑死,也死而无憾!”

    “哼,那就别跟我废话和妄想!”

    李云霄冷笑不已,伸手指着那玉盒,道:“将丹药留下,你走。但下次再见,依然是死敌。”

    丁山眉毛一挑,额头浮现皱纹,道:“我丁山不过一介草莽,十阶神丹居然只能换一次逃生机会,云霄公子未免太看得起我了吧。”他同样伸出手来,道:“怎么也得三次!”

    “哈哈,丁山大人刚说自己富甲天下,天元商会之财加起来可得抵多少神丹呐。”

    李云霄打了个哈哈,嬉皮笑脸的样子,但目光却是冰冷,始终注视着丁山的一举一动,丁山太过狡猾,他不敢有丝毫大意。

    丁山苦笑道:“那只是我为了自抬身价乱说的,就算天元商会有财,但那也都是可聚之财,而这神丹却是不可聚之财,整个天武界也找不出一枚来。”

    李云霄冷冷道:“丁山大人在天武界也是独一无二的呢,神丹不止一枚,而大人却百分之百只有一个,孰轻孰重?”

    丁山望着那盒内神丹,啧啧叹道:“唉,若是云霄公子这样说,那老夫只能宁为玉碎了。可惜这神丹呐,留存了十万年之久,几乎都要化灵了,却在最后关头毁于一旦,变成瓦砾渣土。”

    李云霄沉声喝道:“别动手!”

    他郁闷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寒声道:“最多再给你一次机会,下次落我手中放你一次,再下次也必杀无疑了!”

    丁山皱起眉来,道:“当真无法和解了?我从来都不信这世上会有永恒的仇恨,只是利益不够。但你的胃口也未免太大了吧,一枚神丹也买不来友谊,你这是在敲诈我啊!”

    李云霄冷冷道:“别用你那商人的脑子来度量我,宇文博死在我前面时,便下了决心必杀凶手,就算给我一万枚神丹我也必杀你。之所以这次肯放你,是因为你在我眼中已不足为惧,杀你如杀蚁,随时都行,何必要浪费一枚神丹呢。”

    丁山脸孔抽搐了一下,也发现了自己与李云霄之间的差距,对其成长速度感到心惊肉跳,所以希望凭借此丹讲和,有这样一名敌人在,简直就是噩梦。

    早知今日的话,当初拼死也要调动一切资源先将其斩杀,但如今思之已晚,只能尽量想办法。

    “就为了区区一个宇文博!他的命能和我比吗?李云霄,古飞扬,你别这样意气用事行不行?若是有我助你,以你的修为和聪慧,成为天下之主都指日可待,你可好好想清楚啊!”

    丁山隐约中有怒火,只觉得十分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