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78章 紫金雷劫丹
    李云霄在这片五色雷云的压制下,大手印光芒越来越弱,但那丹火之力却是不断增强。

    被磁化的大殿上,开始浮现火纹,与那雷纹相抗!

    三女在远处都震惊相望,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只要李云霄出现疲态,便立即出手。

    但大殿四壁在两股力量的相互搏击下,开始如光壁一般摇摆晃动,而且火纹不断暂居上风。

    十万年来,这辛癸离焰都是这帝丹塔力量之源,而大殿四壁,正是塔身的一部分,顿时整座帝丹塔之力都开始凝聚过来,压制那雷电!

    两股力量终于再难维系平衡,倏然炸开,强绝无匹之力涌向四面八方!

    “轰隆隆!”

    李云霄与那雷哞一道被力量吞噬了进去,碧玉色的十阶神丹也受到冲击震飞,但却有股力量绕在神丹四周,并未受损。

    远处三女联手布下一道结界,抵抗那威能冲荡。

    满大殿的风雷激荡声,持续了良久,才渐渐散去,但空气中依然弥漫着雷电和火光,被这两种元素充斥。

    李云霄单手持剑,左手还保持结印形态,身上金光闪烁,看去竟未受半点伤。

    远处曲红颜心头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惊呼道:“飞扬你……”

    李云霄微微一笑,将结印的手臂收回,点头道:“在百轮结衣那,与云裳神体互修,我的确已经打开第八门,肉身大成。”

    洛云裳两颊泛红,十分羞涩的模样,低垂下头。

    “八门俱开,肉身不朽,神体大成!”

    曲红颜和非倪都是惊喜不已,这意味着李云霄仅仅凭借肉身,便可和掌天神境的强者一战!

    不论是霸天炼体诀,还是光明琉璃身,都是当世最强的炼体功法,即便李云霄实力被雷哞压制,但在刚才恐怖的冲击下,两人高下立判。

    李云霄分毫未伤,而雷哞却是变得更加恍惚起来,那身躯上雷光一闪一烁,几乎难以维持形态。

    雷哞双翅一闪,化作一道雷电划过长空,直接隐入那碧玉的神丹内,丹药上立即隐现一层雷光,“噼啪”闪动了几下,收回丹内。

    顿时一道淡淡的丹香散发开来,远处的三女也闻之如露,心旷神怡。

    李云霄松了口气,幸亏那雷哞自己回到了丹内,否则他还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让三女一同出手,布下大阵,将雷哞逼回去。

    毕竟丹魂失不得,否则神丹的药性将丢失十之七八,一半都不存。

    李云霄走上前去,将玉盒从地上拾起,仔细端详起来。

    只见丹上不时有雷光跳跃,依稀可见雷哞影子。

    三女也围了上来,端详这神丹,毕竟是十阶之物,谁也未见过,好奇心大起。

    李云霄眼中射出精芒,忍不住舔了下干燥的嘴唇,嘿声道:“好强大的雷能,我真有一口吞下它的冲动,这种感觉太强烈了。这丹内蕴含有雷之本源吗?”

    曲红颜喜道:“那你赶紧吞下试试,也许能将后天雷身转为先天雷体。”

    李云霄满脸喜色,道:“即便不能转化,也能洗涤后天之身,让我的雷元本质再进一步,甚至冲破归真神境束缚,踏入掌天境也有可能。只是吞食此丹需要时间闭关消化,现在又处于帝丹塔内,待离开永生之界后再吃。”

    他伸指在空中化符,结成数道符印,凌空飞落下来,一道道的封在那丹药上,将其灵气闭住,以免散去。

    同时也施加了几道禁制,免得雷哞恢复元力冲出来,这才将玉盒收入界神碑内。

    此刻,在大殿的前方,缓缓浮现小型传送阵,青光流转不定。

    “此地果然玉书阁一样,根据每个人的修为和属性不同,传送到属于自己的空间内,炼制这帝丹塔之人当真了得。”

    李云霄由衷的赞叹起来,这种精密计算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必然是当年那些术神们才有的手段。

    曲红颜道:“从这个传送阵走的话,应该就是回到入口处了吧?那还能再进来吗?”

    李云霄沉吟道:“若是玉书阁的话,会将你直接传送至阁外,同一人再难入内。这塔中空间结构非常复杂,我在想,有没有办法不出去,直接穿梭去另外一个大殿?”

    非倪笑道:“若是可以的话,那这丹塔内所有神丹都得归我们了。”

    几人想想有些小激动,毕竟是十阶神丹,可不是什么地摊货。

    李云霄开始仔细观察这大殿与那传送阵来。

    而就在此时,同一时刻。

    帝丹塔内,某处暗楼中,两名黑袍男子各自掐诀,相对而坐。

    在两人中间是一座圆形的法阵,被均分成九道宫格,其内镶嵌着各种颜色的宝玉明珠,五光十色,十分炫目。

    突然其中一块碧玉色的宝珠一下暗淡下来,失去了所有光芒,仿佛化成土砾。

    “嗯,竟是紫金雷劫丹!”

    左侧一名男子,名为孟琢,蓦然睁开左眼,爆射出精芒,仿佛难以相信。

    他的右眼紧闭,其上一道寸长的疤痕,像是蜈蚣趴在上面,狰狞可怖。

    “嗯,的确有些意外啊。”

    右侧的黑袍男子体型略胖,名为朱钧,面容敦厚,嘿嘿一笑,道:“最为担心的一枚神丹,想不到第二位就被人取走,仅次于白木老怪取北广法天丹,看来这人的实力非同一般呢。”

    “奇怪,取走紫金雷劫丹之人,竟是界外之人。能够降服雷哞,当今的天武界下,还有这等存在吗?”

    孟琢盯着那剩下的七枚宝珠,沉吟起来。

    那七枚宝珠呈现出不同颜色,但都光芒灼灼,只有一块碧玉和乳白色的宝珠暗了下去。

    朱钧点头道:“的确令人吃惊,但帝丹塔会将此人直接传送到紫金雷劫丹处,便可见此人实力,非同一般。这已经超出了我们预测,也不知是好是坏,千万别出什么变数才是。”

    孟琢脸上布满煞气,那蜈蚣般的疤痕显得更为狰狞,左眼里暴出寒芒,道:“那雷哞已是半实之躯,即便是你我要拿下它,也得耗费一番手脚。此人多少要提防一些,免得坏了我们取丹的计划。”

    朱钧“嗯”的应了一声,道:“想不到帝丹塔内如此麻烦,我还以为是个轻松活呢,难怪没人肯来。当初一凡大人也不知作何想,竟将天运造化丹如此至宝放于此地,徒增我们取丹的困难。”

    孟琢道:“天运造化丹夺天数造化,可活死人,肉白骨,一凡大人是希望有缘者得之,可十万年过去了,依然不见有缘人出现,岛主只好令我们将神丹取回,免得落入俗人手中,令得丹药蒙尘。”

    “嘿嘿。”

    朱钧突然古怪一笑,眼里露出狡黠的光芒,道:“不如你我将那神丹吃了,回去就说没取到。谁又能说,你我不是那有缘之人呢?”

    “这……”

    孟琢一惊,正要反对,但听得朱钧后面的话,也是愣了一下,沉吟起来。

    朱钧嘿嘿一笑,怂恿道:“凭什么我们就不能有缘?若是丹药落入你我之手,那就是有缘。否则为何不是别人过来,而偏偏派的是你和我呢?”

    孟琢想了一阵,那只独眼也是炯炯有神,点头道:“你之言也有道理。”

    “嘿嘿,本来就是嘛,来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朱钧得意的笑道:“待丹门打开,我们再见机行事。这些人就算破了九宫丹图,也不可能找到这的。”

    孟琢沉思了一阵,突然眼光闪动,道:“不对,北广法天丹已被荆白木所得,他应该被传送出了帝丹塔才是,可却一直未曾见他现身,难道还滞留大殿未走?”

    朱钧也是面色一变,惊道:“滞留大殿作什么?难道……”

    两人对望一眼,一下彼此看穿心思。

    “哼,这老怪真是贪得无厌!十阶神丹也喂不饱他,莫非还想抢天运造化丹不成!”

    朱钧冷冷一笑,眼中也是迸射冷芒。

    孟琢道:“抢天运造化丹倒未必,也许他想碰碰运气,破开这帝丹塔内的空间迷图,进入其它十阶神丹殿。”

    朱钧闻言,将目光投向前方阵法,道:“一共只有九座神丹殿,毕竟全部呈现封闭状态,只有取得丹药后,传送阵开,此地空间才算是打开了。白木老怪若是想横穿迷图,也只有这一座大殿可去。”

    他伸手指向前方一座宫格,其内宝珠,正是那枚刚刚失去光芒,呈碧玉色的珠子。

    而此时,李云霄正在大殿中查探,想试着管中窥豹,一探帝丹塔的内部全貌。

    突然那传送阵上青光变得明亮起来,不断有强大的气息从其内溢出,空间也变得有些恍惚。

    “怎么回事?”

    几人都是一惊,急忙往那传送阵望去。

    只见青光慢慢消散,一道身影从其内浮现出来,一名穿着麻衣的老者,面无表情的出现在阵法上空。

    老者脸色蜡黄,没有任何表情,身上麻衣破损不堪,头发蓬乱,整个人看去给人一种邋遢感。

    但却是一副久居上位的气质,非凡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