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72章 生亦何哀,死亦何苦
    “啊啊,该死!”

    封要离狂怒,额上青筋暴起,怒吼道:“传于何人?”冷剑冰霜上荡出阵阵寒意,直指而下。

    “呵呵,天行有常,你就不用操心啦。”

    百轮结衣淡淡一笑,双手合于丹田,缓缓念道:“来时无迹去无踪,去与来时事一同。何须更问浮生事,只此浮生是梦中。”

    “死到临头,故作镇定,无药可救!”

    胤羽怒斥一声,知道再也问不出结果,顿时指爪落下,插·入百轮结衣头顶,五道血柱顺着指尖流下。

    百轮结衣嘴角浮现笑容,安详的闭上双目。

    “以为死了就一了百了吗?以本座之能,强行搜你魂魄根本不在话下!”

    胤羽面露狰狞,左手一掌拍了过去。

    封要离面色大变,怒斥道:“老东西的尸身给我!”

    一剑荡下,冰封万里,时空为之一滞,仿佛停住了一般。

    封要离瞬移而下,冷剑冰霜就往胤羽手上斩去。

    “当!”

    突然一道劲气破开冰封,直·射而来,震在剑身上,立即斩落一空。

    韦无涯修为瞬间攀至虚极神境,一手屈指弹出,同时一手握成虎爪,出现在封要离身后,整个空间随着他的动作而转,抓向封要离右肩。

    “该死!”

    封要离大怒,右肩猛烈一震,空间之力尽数破碎,面色一下狰狞,化出祸斗真身,头一转,双角猛然顶出!

    “什么?祸斗?!”

    韦无涯吃了一惊,两道雷电奔袭而来,金银双色不断旋绕转动,长空被撕裂出两道极深的裂缝。

    韦无涯不敢托大,右手凝掌,左手握拳,成抱山式轰了过去。一片异色在拳掌间张开,凌厉非凡。

    “嘭!”

    两道雷球瞬间被轰碎,韦无涯身影一闪就欺身而上,力量攀至巅峰,轰的一拳砸落!

    浩浩荡荡,没有任何技巧,全凭力量凝聚,往封要离身上击去。

    五霞山一战中,他见识过殇的厉害,若是太极封天印施展出来就麻烦了,故而学李云霄当时的应对之策,抢攻而上,让对方没有任何施展的机会。

    “嘭!”

    封要离大怒,冷剑冰霜横在身前,剑身一转,反射出刺目强光,将那一拳之力拦下。

    但浩浩拳威轰的剑身荡漾,他也手臂一麻,偌大的身躯往后退了数步。

    “什么?虚极神境?!”

    封要离吃了一惊,见韦无涯再次逼攻而上,猛然身影一闪,就从原地遁开百丈,再闪之下连退千丈之远。

    韦无涯这才一颗心放了下来,修为境界瞬间跌落回掌天境,他也不想和对方殊死搏斗,只要拦住别影响胤羽便可。

    封要离退开后,站在千丈外,变回人身,阴沉着脸看那胤羽搜百轮结衣之魂。

    一道道黄光从百轮结衣的脑海中荡出,各种零散的碎片记忆,如浩瀚烟海奔袭而来。

    胤羽不敢大意,那些记忆碎片上参杂着大量的太初之力,他亦是如履薄冰,火中取栗,小心翼翼的读取着那些碎片。

    突然一阵恍惚的景象在双眼前浮过,只见百轮结衣手持金杖,正打开时光洪流,在推演天数。

    同时,一块碎片上,散发出极强的青色之光,白云流转,天地异色。

    胤羽浑身大颤,猛然睁大双眼,努力的观望下去。

    碎片中景象立即收了回来,随后便是百轮结衣取出一枚拳头大的金简,将信息烙印其上。

    随后的讯息破碎不堪,纷杳而来,胤羽大急,不断搜索下去,“玉简,金色玉简,在哪,在哪里……”

    突然他瞳孔骤缩,终于在一小片记忆景象上看见,那金色玉简在一人面前倏然破碎,化作无数点点金芒,消散天地。

    “轰!”

    突然一股浩瀚之力卷起那些记忆碎片,化作龙卷风奔袭而来,直接灌入胤羽灵台识海!

    “啊!”

    胤羽猛然惨叫一声,双手从百轮结衣的脑中取出,捂住自己头颅。

    他双手上全是刺目的鲜血,立即污了双耳和脸颊,变得面目可憎,抱头呻吟。

    “哈哈哈!”

    长空上,封要离猛然大笑起来,嗤声讥讽道:“跳梁小丑,不自量力!”

    “啊!!该死,该死啊!!”

    “该死的百轮结衣,该死的金色玉简,是谁,到底是谁掐碎了那玉简!”

    胤羽暴怒不已,双目睁的通红,猛地身躯一抖,幻化出一条金色的龙尾,打在百轮结衣身上,将他的尸体击的粉碎。

    那条龙尾由金芒凝成,一击之下就消失不见,只剩胤羽抱着头颅,站在原地大口喘气。

    这时他才知道,一切都是百轮结衣布下的陷阱,故意留了一些模糊的讯息在识海中,让自己深陷其中,而就在最关键处设下机关,凝聚最后的太初之力化成风暴,重创自己的神识。

    百轮结衣自然也知道这点手段不可能杀了胤羽,只能算是小惩大诫,也作为冒犯他尸身的一种反击。

    “呜,该死,该死啊!!”

    胤羽再次仰天大吼,身上不断有龙影闪现,四周一片地动山摇。

    所有人都在这股威压下感到阵阵吃惊,特别是罗青云,脸色苍白如纸,他现在几乎可以肯定,眼前这人绝对是真灵一般的龙裔,否则绝无这等可怕的龙威。

    “哼,爬虫就是爬虫,心比天高,命如纸薄。”封要离毫不留情的讥讽起来,满眼都是幸灾乐祸。

    “哼,我是爬虫,你又是个什么东西!连自己老婆都能炼化到剑里的人,现在更是变得人不人,妖不妖的,谁才是可怜虫?”

    胤羽慢慢稳定了下心神,这才抬起头,反唇相讥道:“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他的敌人,他的确没有理由帮我。而你呢?可悲可怜的是,同为太初一脉,百轮结衣宁可将太初真诀传给外人,也不传给你这个他曾经的师弟,哈哈哈!”

    封要离大怒,双目中喷出火来,怒视了一阵,冷冷讥道:“哼,我可怜?就算我再怎么可怜,你都别忘了,我也是身怀太初神诀啊,最后一层功法落入谁手,本座同样可以推算出来。而你呢?哈哈哈,却永远失去了知晓那地方的机会,就慢慢的等待天道抉择,将你扫进垃圾堆里吧,哈哈哈!”

    胤羽一愣,随即呆滞了一下,这才露出恍然的样子,双眸放光的盯着封要离,激动道:“你不说我还忘了,你可是百轮结衣的师弟啊!当今世上除了那捏碎玉简之人,也就只有你能算出那地方的坐标了!哈哈,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封要离讥讽的看着他,嗤笑道:“推演之术,即便再普通,也会招来惩罚,若是窥视天道的话,更会引出天罚灭身。我就连推演太初神诀所在都舍不得耗自己寿元,更何况是你那东西。百轮结衣可是吞吃过三生果的人,再将自己封印于永生之界,寿命远远不止如此,必然是推算了那地方,这才招来天罚,直接被砍掉了剩下寿元。你认为我会舍己为人,用剩下的寿元帮你推算吗?”

    胤羽沉默了一阵,这才道:“世上之事,没有不可能,只有付不起的筹码。也许我能拿出你所需也不一定呢。”

    “哈哈,笑话!”

    封要离讥讽道:“什么筹码能大过自己的性命?只有百轮结衣这种蠢货,才会忍不住去触犯天道。要知道太初神诀的本意,只是掌控时间之力,乃是一种绝强神通,可太初一脉的这些傻子,却用它来窥视过去未来,与天道为敌,活该他早早死掉!”

    “哼,百轮结衣可是有信仰的人,岂像你这般自私自利!”

    胤羽没好气的怒哼一声,讽刺起来。

    封要离忍不住大笑,眼中充满讥讽,道:“哈哈,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怎么就那么搞笑呢?我看你以后被天道废成了垃圾,还可以靠讲笑话逗乐来维持生计的。”

    胤羽一想到这事,顿时心烦意乱,而封要离实力之强,自己根本逼迫他不来,就算联合韦青父子将其擒下,那推演之事的确伤及寿元,怕是他宁死也不会从。

    而等价交换的话,这世间能有何物等价的了自己的性命呢?特别是对于封要离这种自私自利,完全没有信仰的人而言,自己的命就是天,大于一切,是绝不可能为他人而牺牲的。

    封要离大笑数声之后,收起冷剑冰霜,在众目睽睽之下扬长而去。

    韦青等人皆是平静的看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且韦无涯虽得了好处,但也履行了诺言,出手将封要离拦下,现在正捧着那阴阳二气瓶笑得合不拢嘴。

    “不对!”

    胤羽突然叫了一声,猛地一拍自己脑袋,顿时双眼中射出精芒来,就好像一个死人突然复活了似的。

    “哈哈,不对不对,还有人可以推算出的!刚才百轮结衣说太初真诀已经传给了他人,那么得到传承之人,也就继承了九耀星杖,同样有能力算出那地方所在!”

    胤羽眼里不断冒光,盯着封要离远去的方向,寒声道:“现在就等封要离算出那人是谁,而且我还得防着他将那人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