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71章 两位朋友
    “嘿嘿,果然还没死呢。”

    胤羽眼里寒光闪动,也看出了百轮结衣的状态,冷笑道:“强撑着不死,就是为了见我一面吗?”

    百轮结衣也嘿嘿笑道:“谁说不是呢。”

    胤羽冷哼一声,收敛了笑容,寒声道:“莫非是死前良心发现,打算告诉我了?”

    “告诉你?呵呵,在下不明白大人说什么。”

    百轮结衣轻轻一笑,慈目安详。

    “呵呵,老东西,真的是想魂飞魄散呢,看来本大爷不成全你也不行了。”

    胤羽面色一冷,杀机迸射开来。

    “呵呵。”

    百轮结衣只是淡淡一笑,并不畏惧。

    胤羽盯着他看了一阵,全身杀气这才散去,叹道:“我倒是忘了,你本来就是要死了,而且妄自推算天道,死后也是要魂飞魄散的,的确没什么能威胁到你的。”

    百轮结衣笑道:“若是能被威胁,当年我就直接屈服啦。”

    胤羽眼里充满阴鹫之色,咬牙道:“害得我寄宿在撼龙槌里这么多年,难道你就没有一点良心上的不安吗?”

    “呵呵,东海的雨地,乃是万水汇聚,可这么多年了,还是没能将大人身上的戾气洗掉呀。”

    百轮结衣轻笑起来。

    “老东西,我不与你废话了,快将那地方告诉我!”

    胤羽的脸孔一下变得狰狞起来,寒声道:“我已经感受到了界力在蠢蠢欲动,怕是时间快到了吧?地点到底是在哪?!”

    百轮结衣低眉沉思起来,一阵后才睁开眼,笑道:“我忘啦。”

    “嘭!”

    胤羽脚下的大地瞬间裂开,一股气浪随之扩散。

    他将所有怒火都压入脚下,生怕一不小心就将百轮结衣弄死了,寒声道:“你以为我真的不能读取你之记忆吗?!”

    “呵呵,记忆我自己早已删除,况且我乃是太初真诀的传人,你有把握顺利读取而不被反噬吗?”

    百轮结衣始终淡然,微笑的看着胤羽,丝毫不为所动。

    “老不死的,该死啊!”

    胤羽大怒的仰天狂吼,一道道龙吟声破空而去,震得四面苍穹晃动不停。

    韦青等人皆是面色大变,骇然而望。

    罗青云更是身体如同筛糠一样颤抖起来,面色一下苍白如纸。

    他本是十阶龙血,归真神境的存在,龙威足以压制一切生灵,而此刻竟然在胤羽的一吼之下生生颤抖!

    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惧意,天生灵魂上的压迫!

    这让他大惊失色,除了当年那些活生生的真灵龙族外,实在想不出世上还能有压制他灵魂的存在!

    “你、你到底是何人……”

    罗青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豆大的冷汗从额头上淌下,整个人几乎支撑不住的要拜倒下去。

    但强烈的意志和精神不断支撑着他,与那灵魂深处的恐惧抗争。

    最多不过一死而已,你在害怕着什么!!

    内心强烈的渴望和愤怒不断嘶吼起来,与血脉中传来的那股恐惧抗争,“铮”的一声清脆震响,荒神明月枪一下插·入大地内,支撑着他的身躯,宁死也不能跪下!

    百轮结衣看着罗青云的样子,还有那柄荒神明月枪,眼里闪过一丝异色,赞赏不已。

    胤羽数声怒吼之后,终于杀机毕现,咬牙道:“既然你不肯说,那本座只好冒险一试了,哪怕你删除了记忆,我也有手段能读出来!”

    他一步踏上前,伸手就往百轮结衣的头上抓去。

    百轮结衣始终面带微笑,没有丝毫惧意,只是抬起头来,眼里闪过一丝喜色,突然笑道:“哈哈,真是天不负我,最后一位朋友也来了。”

    胤羽的手停在半空中,也顺势抬头。

    韦青等人皆是脸色微变,往那长空望去,只见数万丈之上,一道魁梧的身影,临风而立,冷冷的望着下方。

    “你是……”

    胤羽皱起眉来,看着那人的模样,似乎有些眼熟,突然想了起来,嗤声一笑,冷冷道:“我倒是谁,原来是当年极北小冰天的亡国之君,用自己老婆性命炼器的封要离啊,怎么,你想救这个老东西吗?啧啧,我倒是忘了,你也太初一脉的传人呢。”

    万丈之上的那人,正是封要离,听胤羽之言,顿时脸色大变,怒斥道:“该死的东西,敢胡言乱语,你还当自己是真龙天子了?在吾眼中,不过一条可怜虫罢了!”

    胤羽也是大怒,脸上一片铁青,目露凶芒的盯着上空,“祸从口出的道理你不懂吗?看来今日要将你们太初一脉斩绝了!”

    “哈哈,真是太大的笑话!”

    封要离嗤笑着讥讽道:“谁生谁死真的很难说呢,吾之利剑,今日便斩你这爬虫!”

    他手中光芒一闪,一股寒意顿时遍布长空,冷剑冰霜铮然而出,光亮照人。

    罗青云一惊,他与李云霄交手不知多少次,那剑自然认得,惊骇不已,不明白为何会出现在此人手里,而且看样子似乎比之前更为锋锐厉害。

    胤羽面色阴沉如水,回头望着韦青父子,道:“你们先替我拦下此人,待我施展神通搜了这老东西的魂魄再来斩杀他!”

    韦青内心的震惊难以言喻,不仅是胤羽的实力之强超乎他预计,那封要离更是隐约给他一种难以匹敌之感。

    不明白天下怎么突然出现了这么多高手,只觉得自己以前待在圣域,实在是坐井观天了。

    只是,他双手束之身后,冷冷道:“凭什么?如此强敌,我有何理由替你卖命?”

    胤羽一怒,道:“我们不是结盟了吗?”

    韦青冷笑道:“结盟只是在寻找凤羽一事上,现在明显是你的私事,我凭什么帮你,圣域可不是你的挡箭牌。”

    “你……!”

    胤羽气结,但此时此刻,也找不出说服韦青的理由,不由得怒吼连连。

    “我手中有无数珍奇异宝,可以用来作为代价。”

    胤羽很快恢复了理智,眼里一片清明,一挥手,顿时身前浮现出十余件各种宝物来,嘴角翘起,得意道:“其中每一件可都是万金难求,有些宝物的价值甚至不在圣器之下。”

    韦青等人凝目望去,都不由得一惊,那些宝物灵光闪闪,威压逼人,无一不是极品,有几件玄器更是器蕴浩瀚,令的众人都为之侧目。

    百轮结衣也浑身一颤,瞳孔收缩起来,盯着其中一件宝瓶模样的玄器,凝声道:“阴阳二气瓶!此物竟然在你手中!”

    “哦,是吗?这东西叫阴阳二气瓶吗,我听人说是叫银羽瓶呢。”

    胤羽托着下巴,嘿嘿笑了起来,道:“怎么,百**人也心动了?只要你将那地方告诉我,这些宝物我全都可以给你。”

    “银羽瓶……阴阳二气瓶……”

    韦无涯眉头紧锁,皱成了一个“川”字,似乎在苦苦思索着什么,目光一直在那宝瓶上,未曾挪动一下。

    那宝瓶有一尺之长,通体散发出银光,上面刻着无法辨识的花纹,还有诡异的符号,一望之下,似乎神识都受影响,令人有些恍惚。

    百轮结衣哼了一声,道:“你何必装傻,此宝的来历你岂能不知。”

    “嘿嘿,那大人可想要?”

    胤羽伸手一抓,那银瓶就落入手中,递了上去,“这工艺,这品质,啧啧……”

    “我想起来了!”

    “阴阳二气瓶!”

    “嗞!”

    韦无涯突然连声惊呼,还猛地抽了口冷气,目光一下变得凌厉,盯着那银色宝瓶,伸手喝道:“将此物给我,我帮你挡住上方那人!”

    韦青微微吃惊,见自己父亲如此激动,那显然是了不得的东西,但自己却似乎没多大印象。

    “哈哈,这里还有识货之人呢。”

    胤羽抓着宝瓶在百轮结衣面前晃了几下,道:“大人,只要你将那地方说出来,这瓶子就是你的了。否则的话我只能忍痛割给他人啦。”

    百轮结衣摇头道:“我是真的忘了,并且连同记忆一道删除,信不信由你。”

    “嘭!”

    大地再次被胤羽踩碎,他猛地将宝瓶一甩,扔给韦无涯,自己一挥手将剩余的宝物尽数收起,满脸狰狞的伸手往百轮结衣抓去。

    “老东西,你是没救了!”

    他怒吼一声,五指上化出青色利爪,直接插下!

    “慢着!”

    封要离怒喝一声,一道剑芒凌空斩下,那剑气浩瀚,直接劈裂长空大地!

    韦无涯正抱着银瓶,满脸激动不已,突见剑光斩落,猛地身影一闪,力量瞬间爆发出来,大喝着一掌拍了过去!

    “轰隆!”

    那掌法并未硬抗剑芒,而是从侧面击在剑芒上,让其斩了个空,直接偏离数百丈外,大地“轰隆隆”的不断被割裂。

    但胤羽还是停了一下,只是指抓轻微的刺破百轮结衣头颅,抬起头来冷笑道:“亡国之主,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封要离面色数遍,盯着百轮结衣道:“太初真诀呢?你反正是要死了,总不能让真诀失传了吧。”

    百轮结衣呵呵一笑,道:“原来你也只练到第八层,缺失了最后一层的法决呀,不过不用担心,全部完整的真诀我已经传给他人了,太初一脉不会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