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51章 变故
    “去死!”

    顾青青勃然大怒,猛地一掌就拍向李云霄,“砰”的一声将其残影轰碎。

    李云霄真身出现在十丈开外,皱眉道:“发什么神经。”

    顾青青横眉怒目,斥声道:“还敢说我发神经!”

    非倪连忙飞入两人中间,打圆场,讨好道:“都是夫君不会说话,顾青青大人这叫万古长青,青春永驻。”

    “哼,还是这个小妮子懂事。”

    顾青青这才消了怒火,道:“本姑娘永远也不会老!”

    李云霄一阵无语,暗想这老女人真是可怕,看来自己说话还得小心些,免得触了她哪根神经,弄坏了洛云裳的身躯。

    非倪为了缓和气氛,笑嘻嘻的走上前一把就挽住顾青青的手臂,道:“顾青青大人,永生之界内可还能提取出天凤之力?”

    顾青青似乎感受到了非倪体内的天凤血脉,心中有些吃惊,道:“应该可以的。天凤血脉十分罕见,而且能到你这般程度的更是万中无一。凭借永生之界里的天凤之力,或许你能完成九变之躯,即便不如上古天凤,那也几乎是不死不灭的存在。”

    李云霄没好气道:“不死不灭?真正的上古天凤都消失了,何来不死不灭。”

    顾青青暴怒道:“小子,你故意跟我找茬作对是吧!”

    李云霄眉头皱起,道:“大人误会了,我说的是实情,上古真灵一脉为何突然销声匿迹了,就连真龙天凤这种强大的存在也失去了踪影。不知永生之界内的诸位前辈可有看法?”

    此事即便是聆牧笛也没有答案,的确是天武界一大悬疑。

    顾青青沉思道:“此事的确诡异,我也曾经问过那人,他似乎知道些什么,只是装神弄鬼的不肯开口,待会若能见到那人,你可亲自一问。”

    李云霄好奇道:“那人到底是谁?顾青青大人都问不出来,我又如何可以。”

    顾青青看着他,突然一笑,道:“你可以的,因为……你是界神碑之主!”

    李云霄不做声了,界神碑的关系似乎极大,他也越来越意识到必不简单,沉吟后问道:“既然那人如此厉害,可对当下局势有所研判?”

    顾青青再次说道:“将来之局他是否知晓,我不清楚。但即便知晓,愿意说者也只有你一人,所以我才想带你去见他,因为我对很多事也非常有兴趣知道。”

    非倪笑道:“我也很想知道呢,顾青青大人赶紧打开殿门吧,别耽误时间了。”

    顾青青“嗯”了一声,这才将目光回到那大殿上,盯着那八十一根铜钉思量起来。

    经过刚才的一下变化,八十一根铜钉都回到了先前状态,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陌道:“我看这大殿有些诡异,不行的话就强行破门吧。”

    顾青青忙道:“不可,我怕坏了其内禁制,引起难以预测的结果。我再试试。”

    这次她变得小心起来,没了之前的自信,而是相隔十余丈远,将各种诀印打入那铜门上。

    八十一枚铜钉上再次浮现流光,与之前一般无二,凝出一道法诀,猛地激·射出来。

    “怎么会这样!”

    顾青青吃惊不已,好在早有准备,抽出一柄剑就斩了过去,“砰”的一声将那金芒斩灭,但也震得长剑颤鸣,自己一条手臂发麻。

    李云霄凝声道:“我看这门禁极不简单,你真的记得破开之法吗?除非找到唯一的路数,否则根本打不开。”

    “废话,这破禁之法乃是当年这重器塔的炼制之人告诉我的,岂能有错。”

    顾青青不悦的哼道,一脸自信,但眼光却是垂了下来,似乎也非常疑惑。

    李云霄不置可否,道:“那就奇怪了。”

    顾青青一甩袖子,哼道:“走,我们去另一处地方,找那炼制之人。”

    “什么,重器塔的炼制之人?”

    众人都愣住了,有些恍惚。

    李云霄也是摸了下额头,道:“那人还在这塔内?”

    顾青青哼道:“当然在。”说完,便化作遁光飞起。

    众人不敢逗留,急忙跟着她,往远处而去。

    片刻后,在一座塔形的建筑前落下,那塔只有三层,非常低矮,在这建筑群内并不显眼。

    顾青青带着众人直接踢开了塔门,大步进入,里面是第一层大殿,十分宽广。

    但所有人都是瞬间凝结,猛然警惕起来。

    那大殿中横躺着五具尸体,鲜血还在汩汩的流,显然刚死不久。

    “是圣域之人!”

    李云霄沉声道,刚才出现过的二三百人,被他一眼扫过后就不会忘记,这五人正是圣域中的强者,身上各自插着一把兵刃,死状极惨。

    顾青青惊愕道:“怎么会这样……难道是他杀的……”

    陌走上前去,抓住一柄长枪,从其中一名死者身上拔了出来,枪上金光闪闪,但却还在滴着鲜血。

    “这枪不错,本座正好缺一件顺手的兵器。”

    陌将枪上之血抹去,随后五指一抓,那五名死者身上爆出血团来,凌空飞旋,最终结成五颗樱桃大小的珠子,被他一吸吞入肚中。

    “嘿嘿,废物利用,味道不错。”

    他还满意的舔了下猩红的舌头。

    非倪等女子都是看的一阵反胃和恶心。

    李云霄走上前去,仔细观察起来,在大殿的两侧摆放着兵器架,上面明晃晃的各种玄器,一目望去,全是九阶品质,锐气逼人。

    而地上几人身上插着的兵器,显然是从那兵器架上取下来的。

    “呼哧!”

    突然一道枪芒在空中闪动,陌手持战枪猛地刺向李云霄后背,毫无挣扎!

    “嗤!”

    那一枪正中背心,穿透而出,只不过李云霄瞬间化雷,整杆枪上立即浮现出雷电流动,还发出“噼啪”电闪。

    “你做什么?!”

    其余之人都是一下惊呼,猛地冲了上去,将陌围住。

    陌的脸上浮现出愕然之色来,怔怔道:“我……”

    那战枪突然自行弯曲起来,原本坚硬无比的金属材质一下变得柔软,猛地枪头回转,再次刺向李云霄。

    “啪!”

    李云霄手臂上浮现金光,将那枪头一下抓住,喝道:“大家都小心,这些武器有问题!”

    话音落下,那四具尸体上的兵器纷纷飞了起来,有刀有剑,毫无征兆,猛然斩向李云霄。

    “笑话!”

    李云霄双指并拢,化作剑势一下点出,击在四柄兵器上,将它们震开。

    随后身体往前一跃,将长枪从体内穿出,再回转身拍出一掌,击在枪上,让它从陌手里震飞出去。

    大殿内传来一阵铿锵之音,两排的兵器架都颤抖起来,上面的数十件九阶玄器都开始被激活,荡漾出强大的器蕴,在殿内波动。

    曲红颜一下掩护在李云霄身侧,关切道:“飞扬,你没事吧?”

    李云霄摇头道:“无大碍。”

    他内心也是有些无语,自从施展出狂拽酷炫之千秋万古溜溜球后,元力大弱,被重器塔突袭的重伤,又被殷峙偷袭一下,刚才又中了一枪。

    好不容易养好的一定点内伤又被撕扯开,跟个病猫似的,虽不致命,但也总不能痊愈。

    顾青青惊呼起来,大声叫道:“穆星老儿,你在搞什么鬼,快出来!”

    声音十分尖锐,穿透那些金属声响,往上层激荡过去。

    但并没有回音,有的只是两旁兵器颤音,以及一道道光芒荡出,整个大殿立即变得杀气腾腾。

    “穆星?”

    李云霄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惊呼道:“难道是穆家之人?”

    顾青青惊怒不已,又大声骂了几遍,似乎没有回应,而两侧兵器已经尽数出架,化作流光飞斩过来。

    “该死,大家小心!”

    顾青青暴怒不已,双掌连番拍出,用罡气将那些兵刃击飞。

    曲红颜紫霄剑一斩,立即化作一片剑罡,将自己和李云霄罩入其内,万兵难伤。

    其余之人也施展出各种绝迹,在无数刀光剑影下护住自己。

    整个大殿全是一片炫光,还有金属激荡声,那玄器的韵律化作有形音波,如春水般荡漾,密不透风。

    非倪惊道:“顾青青大人,怎么样,这些玄器无生无死,这怎么打?”

    顾青青也是一肚子郁闷,没好气道:“我怎么知道,最好的办法便是冲上去,将穆星拖出来打死!”

    她满眼都是愤恨,但内心却是有些担忧起来,似乎情况有些不对。

    突然一片白色光芒在众人中央升起,李云霄扔出界神碑来,无数流光飞转。

    大界神诀化出成篇的摩诃古字,在玉碑四周闪烁,浩瀚器蕴弥散开。

    顾青青瞳孔骤缩,内心惊骇不已,她也是第一次见到界神碑之威,那种神圣之感令人仰望。

    漫天飞舞的兵器突然一下停止不动了,像是被定住了般,彻底失去了锐利之气,静静的悬浮虚空。

    众人都知道这是玄器的等级威压,那些九阶玄器被界神碑的器蕴震慑住了。

    殿内金色的刀光剑影与多彩琉璃的碑文混合在一起,李云霄双手掐诀,猛地拍在界神碑上,顿时一股吸力狂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