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至尊 > 第1948章 汇合
    真魔巨灵怒目圆睁,抬手便抽出阿含斩骨刀,凌空劈了下去!

    怪物浑身一颤,眼里露出惊色,口中发出啸音,将小红震开,这才飞身后退。

    “轰隆!”

    阿含刀斩了空,但刀芒却是裂地而去,将怪物锁定。

    那怪物终于不可退,振臂一挥,拳芒轰上去。

    “砰!”

    刀之罡气被那一拳轰碎,但怪物也受到震荡,再次后退数步,身躯有些踉跄狼狈。

    “天尊者一人有些吃力,一起上!”

    穆庄冷眼一闪,便加入战场,往怪物攻去。

    曲红颜也是持剑而上。

    此刻那些银虫再次振翅飞旋了起来,就像是一片银色的光芒,看去赏心悦目,却要人命。

    万一千等人脸上都闪过惊慌,但这个时候也只能咬牙拼命了。

    飞鸟基本死绝,就还剩下几只强悍的走兽,也发狂的吼叫起来,冲向众人。

    就在此时,众人所处的地底空间之上,一道猩红色的血芒激·射而下,落在山峰上,化出陌的身影。

    他凝目四下望去,眉头微皱,那血珠的感应似乎就在附近,可神识扫过方圆万丈,并无李云霄的影子。

    突然,长空上浮现出无数光芒,像是流星雨划过,顷刻间就在山峰前方现身而出。

    陌脸色大变,眼前落下数百人之多,而且尽是人族高手。

    除了天堑涯主人南丘雨外,还有大量圣域强者,多数都在五霞山中会见过。

    “嗯?苍妖一族之陌!”

    公羊正奇瞳光骤缩,神识一下将其锁定。

    圣域之人都是惊怒之下,“哗啦”一声散开,把整座山峰都包围了起来,上百道神识落在陌的身上。

    而圣域之中,那手拄铁拐的傲慢老者则是脸上浮现惊色,似乎没有心思在陌的身上,只是与身后青年男子望了一眼。

    那青年男子瞳中同样闪动精芒,老者一看之下,似乎情绪稍微稳定了些,但依然眸光闪烁,满腹心思。

    陌双手抱胸,站在山顶上,环视而立,冷冷道:“本座今日没空与你们战,咱们各走各路,你们该干嘛就干嘛去,休要惹我!”

    “哼!”

    公羊正奇眼里射·出冷芒,嗤笑道:“战与不战,岂是你能决定的?”

    陌丝毫不惧,嘴角扬起讥讽来,五霞山一战中他吸了万人之血,踏入虚极神境,这片天空下能够强留他的人几乎没有。

    “战与不战你可以定,但生死输赢却不是你能定的了。公羊正奇,你真要在此地喋血吗?”

    “哈?你说喋血就喋血,当自己是妖皇了吗?”

    公羊正奇身上杀气凌冽,五指一抓便战枪在手,直指向陌。

    此刻人族占绝对优势,就算对方神通逆天也得死在这,只是消耗的代价大小罢了。

    陌瞳孔一缩,爆射·出戾气来,他本就一直以妖皇自居,而且现在得到了梵妖圣功,甚至有信心成为震烁古今的绝世大妖。

    被公羊正奇这般一说,顿时杀心大气,妖气顿时在山巅上爆发出来,震向四面八方,整座山峰都为之晃动。

    “住手!”

    南丘雨立即喝止,道:“此地便是重器塔藏身之处,你们若战,死人和耽误时间我都不管,但若是波及到了重器塔,老夫可就不客气了!”

    公羊正奇道:“大人可与我们一道出手拿下此妖,那么伤亡和时间损失必然降至最低。”

    南丘雨面容冰冷,毫不客气的说道:“天堑涯既为隐世宗门,就绝不会插手大陆争端,不管是人族内部也好,还是与异族也好。我还是奉劝公羊大人,有私怨可等琅嬛天封闭后再行解决。”

    公羊正奇颇为不悦,闷哼道:“出了琅嬛天怕是再无机会攻击此人落单了。”

    南丘雨一拂长袖,淡然道:“那一切随大人自己,我是没兴趣参与的,希望将古司灵拿来一用,剩下的悉随尊便。”

    公羊正奇一挥长枪,横在身前,道:“这么久都等了,再等片刻也等不及吗?”

    他不待南丘雨回答,便身影一闪,长枪攻向陌去。

    整个圣域的武者立即动了起来,围着陌纷纷出手。

    “轰隆!”

    那座山峰立即崩塌,陌双手拈诀,身上血光环绕,将所有攻击挡在身外。

    南丘雨气闷至极,一下闪退千丈远,负手而立,冷冷的看着他们争斗。

    隐世宗门的人也尽数退开。

    “今日便以你之血,祭奠五霞山上的英烈!”

    公羊正奇长枪横扫,大开大合,划出无数枪芒。

    陌心中颇为郁闷,虽然那枪根本伤不了他,但自己的兵器古鳞双刃被吴大成换走,现在只能空手应敌,拳风赫赫,激在那枪上,不断将攻势击开。

    至于其他之人,在两人的激战下很难插进手来,只是不断围着两人转,寻找间隙出手。

    远处的南丘雨看了战斗几眼,不悦道:“不用管他们了,我们继续找重器塔,应该就在这附近才是。”

    天堑涯长老有琴飞指着下方地形,疑惑道:“涯主,你看下方地势,如波涛起伏,拱卫那山峰,似乎有些怪异。”

    南丘雨捋着胡须,望着下方,道:“我也早发现了,所以才不喜他们在此地动手。这片大地有些奇特,神识探不下去,而且四灵图上显示这片地域根本就没有山峰,怎么莫名其妙就多出一座山峰来了。”

    南丘雨指着前方,那山体在公羊正奇等人围攻陌下,几乎坍塌干净,各种罡气打的地动山摇。

    突然“轰隆”一声,整个大地坍陷下去,就像是下方真空一般,大面积的塌方数百丈深。

    “轰隆!”

    碎石土块崩的漫天都是,南丘雨大惊道:“快住手,有异常!”他生怕重器塔出现,被众人打斗之力波及了。

    公羊正奇等人也是吃了一惊,急忙住手后退。

    就在那崩碎的深坑内,突然恐怖的力量爆开,数道光芒冲天而起,胶着不定。

    “怎么回事?!”

    众人皆是骇然,猛地施展身法,一退再退。

    “云霄公子!”

    南丘雨一直在谨慎的关注下来,立即看清了下面众人,当先惊呼起来。

    此刻那金属怪物与曲红颜、小红、穆庄等人战的不可开交,以一敌三之下并未落得下风。

    而其余武者还在努力砍杀银虫,陷入苦战,并且一名穆家长老防御失守,被银虫吃了个干净。

    场内局势被上空之人一目了然,都是下中震骇,那怪异的金属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李云霄也同时看清楚了几百来人,心中顿时明了,同时也重重的松了口气。

    若是没有援兵过来的话,想要镇压那金属怪,怕是要祭出十二都天神煞阵了。

    那六丁六甲是他现在最大的底牌,但此物出自穆家,穆家之主和诸位长老都在,一旦现身的话必然惹出无穷麻烦。

    虽然他不惧穆家,但彼此关系还是不错的,不想因为此事而变得对立起来。

    “是李云霄!”

    殷峙一看,脸色瞬间煞白,但又看见小红和景七都在,这才松了口气,眼里闪烁出喜色。

    毕竟以他的眼里也看出了李云霄身负重伤,不由欣喜若狂。

    李云霄当即喝道:“南丘雨大人,拿下这怪物,此物与那重器塔有关!”

    天堑涯和圣域之人都是浑身一颤,惊愕的看了下来,原本以为隐秘无比,只有他们才知道的四灵所在,却是被人捷足先登。

    虽然那金属怪给他的震撼极大,但还是忍不住先问道:“云霄公子是如何知道重器塔并且寻到此地的?”

    李云霄心中冷笑,随后胡说道:“我无意中得到一幅地图,上面标明了重器塔所在,这便来了。”

    天堑涯和圣域之人都是呆了半响,似乎不能接受这个答案。

    但局势紧急,也容不得他们多想,南丘雨下令喝道:“拿下那怪物!”他自己也是瞬移而下,五指凝掌就朝那怪物拍去。

    圣域之人则是站在上空未动,只是看着场内诸人,内心盘算起来。

    他们也不担心那金属怪会逃,此地几乎汇聚了当世四分之一以上的强者,若是还让那金属怪逃了,那就真的见鬼了。

    李云霄突然心中一动,抬起头来望去,目光与那铁拐老者身后的青年男子对望了一眼,对方也正好望下来,两人皆是露出愕然和吃惊的神色。

    那青年男子对视了一眼后,便将目光转移,看向战场内的金属怪物和小红,瞳孔收缩,射·出微微精芒。

    李云霄立即明白了,这青年男子正是帝迦所化,至于为何会与圣域之人在一起,他猜不透。

    不过上次在定天城分手,帝迦感应出最后一道魔主分身是在圣域,便孤身前往圣域而去了,莫非他已经得手?

    从刚才对视的一眼中,能够感受到一股精纯而浩瀚的魔力,怕是那魔主分身多半被他所得了。

    围攻金属怪并不需要多少人,大批天堑涯的高手飞落,开始砍杀那些银虫,将万一千和穆家等人解放出来。

    突然一声厉喝,“死吧!”

    殷峙不知何时潜移到了李云霄身侧,双掌凝元,突然发难的拍了下来!